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

祁霜带头敲门,几个姑娘走进柳华珺的办公室。

邢羽菲的手机还没息屏,和柳华珺一样停留在“千色”团动态的页面。

两两对视,房间里的女孩女人们都噙着泪笑了一下,笑容里有无奈有感动,也有着无法描述的难过和疲累。

“柳姐。”

祁霜顿了顿,“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

柳华珺在这刹那提了提心,她很怕祁霜真的说出“先顾着‘千色’吧”的这种话。

“——我们还不想放弃!”

祁霜垂在腿侧的手紧握成拳,“虽然我知道外面的情势很……严峻,您也很难做,但是我们不想放弃!”

她的表情同样挣扎,满是不甘:

“柳姐,有没有那种海选类的节目?那些,不那么出名的,不会被防爆的,或者,或者土一点,非主流一点,low一点的,总之不被那些流量看上眼的那种!只要我们有舞台上!我们能行的!”

祁霜起先说得还断断续续,后来越说越是激动认真。

只要我们有舞台!

柳华珺拼命眨着眼,长长地吐了口气,上前抱了抱祁霜。

她眉尾还撇着,眼里有泪,却在这时很想朝着刚才那些媒体和他们背后操作的人大喊一句:

看看我们家的姑娘!

什么破烂勾心斗角什么黑幕交易利益互换,看看这些真心实意有梦想敢拼敢闯的好姑娘!

柳华珺感动之余只觉得心疼。

曾几何时因为歌曲软萌讨好而直接闯到办公室表达不满的UNGREY四人,现在却为了能顺利出道甘愿自贬身价,主动请求避开那些大公司,偷偷摸摸地寻找出头的机会。

她们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

几颗娇滴滴的、正茁壮成长的花芽,不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要被移植到污泥里再偷着拼命长大的。

谈什么“你要偷偷努力,到时惊艳所有人”?“不是灰”早就超出了这个阶段,她们就该正大光明地散发光芒!

这样的四个姑娘还要再憋屈着猥琐发育,那就根本不是隐忍,而是她柳华珺不争气让她们受了折辱。

柳华珺用力闭了闭眼睛。

抱住祁霜的这几秒钟里她其实很有一种冲动,那就是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把UNGREY的官网挂上去,谁说的出道一定要有舞台要在众目睽睽下被认可,谁要上赶着去迎合你们这些人的指指点点,我柳华珺说今天“不是灰”出道了那就是出道了!

但是不行。

她必须保持理智冷静,不能为一时的热血冲头做出草率的决定。如若不然,“不是灰”即便名义上出道了日子也不会好过。

固然杨柳娱乐可以把UNGREY的官网信息、姑娘们的全开麦练习室版本以及和“千色”一起的自制团综都放出来,利用起现有的一切资源把“不是灰”带上正轨,但“千色”也才刚刚起步没多久,要是这样操作,柳华珺都能想象得到届时会是什么情景。

“千色”的粉丝会骂UNGREY吸血,骂公司想钱想疯了,“不是灰”的粉丝也会处处避讳“千色”,希望公司尽早厘清瓜葛让姐姐独美,两个团的粉丝乱战一团,真正的双担粉左右不是人,两头不讨好。

届时“不是灰”不见得发展得有多顺利,“千色”也会牵连其中,跟着被舆论拉下水,里里外外一团乱麻。

所以打一开始,柳华珺就没想着让这两个团在初期纠葛太多,秦绝也是这样的态度,姑娘们和小伙子们都有各自为王的实力,他们是共赴巅峰的战友,而不是要靠攀附彼此才能生长的莬丝花。

“两个领域的强者放在一块那叫梦幻联动。”

秦绝当时这么说道,“两个窝的小动物凑在一堆只能说是抱团取暖,卖卖同情分不能再多了。”

柳华珺深以为然。

孩子们已经很强了,既然强,就要走强团该走的路子。

整件事下来唯一令人深恶痛绝的就是底层规则。

“强也是过错”。

难怪有俗语说只有当一个人的各方面水平与他周围所有人都差不多时,他才会被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 热门小说 第1张

群体接纳。

弱了,被欺负;强了,遭嫉妒。唯有大家都相差无几,才能一团和气,其乐融融。

其实何止是“不是灰”,就连“千色”最近也有不少人在背后虎视眈眈,就想着抓出什么把柄来狠狠咬上一口。

一面是谨言慎行、如履薄冰,一面是困于黑暗、还未出头。

柳华珺只觉咽喉艰涩,这是她第一次在偶像团体上放开手尝试,没想到能遇到秦绝这样惊才绝艳的教官,没想到“不是灰”和“千色”能成长得这般出类拔萃,也没想到杨柳娱乐此时会如此四面树敌,万剑所指。

“听我说。”

她放开祁霜的肩膀,视线一一划过“不是灰”四人的脸。

“那些不入流的比赛不适合也不安全,不能走这条路。”柳华珺认真道。

这群孩子可能还没考虑这么多,只想着孤注一掷,总之先在迷宫中找一个可能的出口就好,但她们肯定是会火的,等火起来后再要洗脱这种“出身污点”也不容易。

柳华珺不是看不起短视频平台,也并非对网红抱有偏见。但越是平民的舞台,来参加的人越是良莠不齐。举个不客气的例子,万一与“不是灰”同台竞技的哪个女孩私生活混乱、背地里嘴臭骂脏、随地吐痰,是个黑料一大堆的小太妹,那人们会不会也以同样的眼光去看待“不是灰”四人?

就算这样恶意揣测的人数量不多,那那些就喜欢带节奏挑事情,也不管真相如何只追求嘴瘾的乐子人呢?

网民和吃瓜群众可不会那么友好。

泥潭里盛放的莲花再纯洁无瑕,也是会被狂风吹着沾上泥点子的。

“好了,听话,也别着急。”

柳华珺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淡定,“不过是个开头而已,情势也没那么糟,我正要和你们秦老师商量着要怎么安排你们接下来的日程。”

提到秦绝,“不是灰”四人都明显地有了反应,紧绷着的肩膀一下子放松了。

“嗯,好。”

祁霜几人点头,强撑着的神情里终于有了几分安心,不知不觉间再次红了眼圈。

一阵清晰悦耳的铃声响起,柳华珺立刻拿起手机,用眼神和“不是灰”交流了一下,示意她们先回去休息。

“喂?”

事情还真就是这么凑巧,柳华珺刚说到秦绝没多久,秦绝本人就给她打来电话了。

“——什么?……好,UNGREY,你们等下!”

柳华珺有些怔忡地挂断通话,看向同样茫然里有一点期待的“不是灰”四人。

“呃,嗯,他没说太多……”

柳华珺突然不知道怎么措辞,张了张口才懵中带喜地笑了一下:

“总之你们秦老师现在在宿舍楼下,去吧。”

邢羽菲发出一声仿佛公鸡被捏住喉咙拼命嘶叫又没叫出来的动静,站在最后的楼岚转身跑步开门都没带犹豫的,祁霜和姜卿娥也只用了五秒就从柳华珺眼前消失了踪影。

“……哎呦,这怎么解释得清啊。”

须臾,倚在豪车旁的秦绝摘下脸上的墨镜随意甩了甩,看着飞快跑向自己的、今天刚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们,嘴边扬起一抹含着疼惜与怜爱的笑容,自言自语似的慢悠悠地调侃道。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

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 热门小说 第2张

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