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相国,这就是他们的供词,这些狗东西早就在私下布置,从前年他们就已经和倭人联络。”

九千岁拿着一份供词仿佛邀功的狗狗一样说道。

因为……

这份供词是真的啊!

他居然真的审出了针对杨相国的阴谋团伙。

一个被抓的乡宦过于胆小,结果他一审就什么都招了,弘光朝状元文震孟,翰林陈仁锡等部分南直隶籍大臣,在浙江苏松投降后,失去了在弘光朝的价值,被湖广江西籍官员排挤愤而辞官,然后潜回江浙,继续在士绅间串联并成立了一个叫宗社会的秘密组织。

宗庙社稷。

这些年不少以遗民自居的儒生被吸引加入。

他们从去年杨丰拿下江西后就开始与倭国联络。

宗社会的士绅本来就是之前苏松和浙江那些新兴资本家,他们投降之后越来无法忍受杨丰的暴政。

毕竟他们投降是因为杨丰鼓励工商业……

其实是打不过。

但他们不这样认为。

他们认为自己是被杨丰的开明统治欺骗了,以为这个妖孽改邪归正开始行仁政所以才投降,但没想到投降之后噩梦开始了,各种劳工保护政策让他们完全失去了人生乐趣,而各种严格的税收,也让他们仿佛天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毕竟过去他们搞工商业实际上几乎没有任何税收。

由奢入俭难啊。

让资本家不能十八小时拿着鞭子压榨工人,那简直比要他们命还难受啊。

要他们依法纳税那更是割他们肉放他们血。

资本家嘛!

每一个资本家都有对工人敲骨吸髓的梦想和偷税漏税的热爱,任何一个对百姓负责的政府,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如果还不准他们放高利贷,那就不仅仅是暗无天日,简直就是一个监狱。

禁锢他们自由的监狱.

总之短短几年时间,杨丰就让他们伤透了心。

然后工人行会出现了。

这粉碎了资本家们对杨丰最后残留的一点点幻想。

但问题是现在放眼天下,真的已经找不到能对付这个恶魔的,所以哪怕石田三成这种货色,也已经被饥不择食的他们看上。

江浙商人本来就是主要和他那里贸易的。

双方这些年一直在联络。

甚至他们还向石田三成输出大量新式武器……

杨丰不禁止军火出口。

毕竟那些火绳枪本来也没什么技术含量。

而且不仅仅是石田三成,他们甚至利用过去和葡萄牙人的关系,同样和西班牙人建立起友谊,尤其是那些和传教士关系密切的,甚至开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1张

始筹划跟着西班牙人的商船去欧洲,估计是想看看能不能忽悠西班牙国王出兵大明救民于水火。

甚至他们已经饥不择食到连缅甸人都惦记上了。

毕竟当年莽应龙还是很猛。

总之这个宗社会,这两年一直就在这样饥不择食的,寻找所有他们认为有能力帮他们的。

虽然没什么成果。

但他们也的确是在不断努力当中,倒是极大开拓了大明其他国家的联系。

“意料之中,他们也就是这点本事了,引寇也是他们的常规操作,该抓就抓,该抄家就抄家,左右这次是要给他们一场狠的。”

杨丰说道。

这个没什么值得惊讶。

必然的结果。

就他那套政策,别说这时候,放四百年后的资本家都受不了,他们要是不暗戳戳搞事情反而奇怪了,但无论他们有什么阴谋,这一场清洗之后也都一起解决了。杨相国没兴趣跟他们搞什么抽丝剥茧的调查,直接一场清洗就行,什么毒蛇猛兽,什么虫豸豺狼,一场森林大火统统完蛋。

“可是据他供述,这些年他们在咱们内部,也拉拢了不少人。”

九千岁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那我可不想看到你再犯一次错误。”

杨丰说道。

“相国放心,小的决不会再犯上次那样的错误了。”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2张

九千岁明显很畏惧的说道。

“好好干,别看你是个太监,太监也一样能名垂青史的。”

杨丰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九千岁,九千岁,外面出事了!”

一个内操慌慌张张走进来。

“混账,没看见咱家有客人?”

九千岁喝道。

杨丰依然乔装。

“九,九千岁,外面不少官员和将领去承天门伏阙,向监国上书请求废除百姓可以绑送官员,士兵可以绑送将领之法,说是这样放纵下去各地就都乱了。”

那内操说道。

九千岁看了看杨丰。

杨丰摇了摇头。

“下去吧,又不关咱们的事。”

九千岁喝道。

承天门。

“都闹什么?”

方孟式一身宫装,站在城墙上喝道。

在她脚下是伏阙请愿的。

只不过这场伏阙已经不是过去的士子了。

相反全是红巾军系统的官员和将领们。

青色换成红色。

短短不到十年而已。

同样的场景不过是换了个颜色。

“王妃,如今扬州已经乱了,那些民兵和学生任意搜查官员和民兵将领家,然后抓了他们送军法处,还有送到应天的,军法处都快关不下了,各地官府几乎瘫痪,民兵无人管束,趁机抢掠,还私刑殴打甚至杀人,各地碍于相国旧制不敢管束。”

一名官员跪在那里喊道。

“王妃,您快管管吧,兄弟们都是当年跟着相国出生入死,如今却要受这些小辈欺辱。”

“王妃,求王妃给兄弟们做主啊!”

……

然后一片哭求。

短短两天,从扬州开始的这场风暴就已经迅速蔓延开,甚至镇江也都出现了民兵和学生绑送官员。

各地虽然说官府瘫痪有些夸张,但也的确一片混乱。

说到底红巾军的腐化是普遍的。

从崛起到现在,这支队伍已经过了近十年,不到十年时间急速扩大到了这个帝国实际的最强势力,坐拥整个帝国最富庶的地区,要想不腐化那根本不可能。这依然只是一支类似农民起义的军队,只不过他们有个特殊的领袖而已,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的本质。

同样他们的腐化也被他们过去的战友们看在眼里。

十年也不足以让民兵们被驯服为顺民……

他们当年一起造反。

他们当年一起跟着相国打天下。

现在这些因为相国信赖而成为官员将领的,却辜负了相国信赖,变成了新一代的贪官污吏,甚至和过去的敌人同流合污。

那些过去的战友们怎么可能服气?

更何况还有那些年轻学生。

他们可是真正新式教育,满腔热情要建设新社会。

贪官污吏?

这不打倒还留着吗?

有绑送犯罪官员的铁律,那有什么可担心的?

干呗!

“他们可犯罪?”

方孟式喝道。

虽然公主监国,但实际上公主什么都不懂,就是传统的贤妻良母,准确说连妻都不算,她至今还没和杨丰成亲,毕竟这种事情得由她父母主持的,原本上次是个机会,然而却因为皇帝陛下身受重伤而耽误,而且短时间内估计也不会来主持的。

所以她就继续以杨相国未婚妻身份做监国公主。

但所有事务其实都是方孟式管。

虽然她是侧妃。

但侧妃那也是王妃啊!

“王妃,纵然犯罪也不能这样对待,该检举就检举,抓捕,审问,定罪这些都是司法机构的事,民间擅自抓捕甚至搜查抄家,乃至于私刑殴打岂不是全乱了?

这的确是相国旧制。

但旧制乃对付过去那些贪官污吏用的。

如今贪官污吏都被清除,这旧制也该改改了。”

一名官员说道。

然后其他那些纷纷附和。

他们是真害怕,说到底这种民间大搜查肯定能搜出什么,这些年杨丰经常行踪不定,应天这边守着一片堪称这个世界上最繁华富庶的土地,在和平安稳中做官的,哪个能忍受住各种诱惑?

不能搜查。

真会搜出什么的。

如果走正常程序,那都是些老兄弟们,都是多年交情,谁还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家对相国的忠心都是没问题的。

绝对没有二心。

那么有些小错就遮掩过去了。

求神拜佛啦。

来源不明的银子有点多啦!

和那些富商士绅偶尔喝个花酒啦!

这算什么呀?

这天下都打下来了,怎么还不享受享受,大家只要对相国的忠心不变就行了,没必要搞的那么严格,互相遮掩一下就行了。

可这种全民大搜查不行啊!

搜出什么直接拿出来展览,所有民兵都现场看见了,罪证确凿,人脏俱获,遮掩都没法遮掩,军法处的人再老交情,也不敢遮掩。更何况那都是几百几千民兵押送,这人赃俱获众目睽睽,军法处想遮掩,那是觉得这些民兵不会连他们一起抓了直接来敲登闻鼓是怎么着?

所以解决办法就一个。

把这个百姓可以抓住犯罪官员押送司法机构,士兵可以抓住犯罪军官押送军法处的铁律改了。

从根源解决。

方孟式站在城楼上看着外面。

她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然后……

“让一让,让一让,咱家这里有相国钧旨。”

九千岁在内操护卫下,捧着一个卷轴在人群后面出现。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