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北地郡,北安府,新成立的布政使衙门外。

一队骑士停在外面,为首之人乃是闫建章,他现在仍任北地都司都指挥佥事。

在都使未到任的情况下,闫建章就是北地都司最大的官。

刚才他在府城外,检查北安卫的训练情况,却被属下传信说王府使者来了,让他到布政使衙门外迎接。

下马之间,闫建章未作停留,而是径直往衙门内走路去。

新成立的布政使衙门,虽然砍去了些无用部门,但各号官吏加到一块儿,足足有二十多号人。

这也多亏了理政学堂,多亏了他们不断输送人才,北地军各级衙门才能搭建起来。

进了布政使衙门,只见大堂内各级官吏已经聚,见他到来众人目光都聚了过来。

见此情形,闫建章不由感到诧异,难道这是专门等自己?

此时,罗伦从大堂内迎了出来:“闫佥事来了!”

闫建章连忙上前,同时问道:“罗大人,听说王爷使者来了?”

罗伦转身一指道:“没错,在大堂内等着!”

闫建章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太监装束的青年坐在上首,目光之中满是冷厉之色。

可惜闫建章不认识林全,若他知道林全等着自己,一路上心都得悬起来。

毕竟林全凶名在外,已经有不少官吏栽在他手里。

罗伦在一旁介绍道:“这位是王府林公公,是殿下身边伺候的!”

“见过林公公!”

虽然看不起太监,但闫建章面子功夫做得很足。

林全微微点头,丝毫没把闫建章放在眼里,后者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只能憋着。

只见林全站起身来,对现场众人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就准备接诏吧!”

赵延洵花费了第一季度的技能点,给北地郡各府县建立了通讯网络,一般来说不需要人力传送消息。

如今林全亲自带着诏书而来,显然是有重大事情宣布。

想到此处,众人连忙站好队列跪在地上。

只见林全身旁小太监打开一个锦盒,林全从里面拿出了一份诏书。

站到书案前,面对前方跪着的一众官员,林全朗声念道:“大王诏……”

“今兵马司十五卫,皆已渡河部署陇右,北地郡各项事宜,当由诸文武官员署理……”

“今为明其权责,特作如下安排……”

说道此处,林全声音稍微停顿,却把所有人好奇心勾了出来。

明其权责,还要做如下安排,肯定是有关人事上的调整。

“免去闫建章北地都司都指挥佥事之职……”

似乎有意捉弄,念到这里林全停顿了下,让闫建章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甚至有些万念俱灰。

“授北地都司都指挥使之职!”

这句话,又把闫建章从深渊里拉了出来,让他高兴得差点儿叫出来。

从今天起,他便是正牌的都指挥使了,也算是得偿夙愿了。

紧接着,林全继续念道:“免去罗伦北地布政使之职,授北地巡抚之职……”

从布政使到巡抚,虽然品级上升了,但在北地这一穷二白的地方,其中没有任何差别。

正当这二人以为,诏书已宣读完毕时,林全却接着念道:“加枢密副使衔!”

加罗伦为枢密副使,这里面区别可就大了。

按王府现在制度,各地卫所皆由枢密院掌握,如果给罗伦加上枢密副使的衔,那他就有了干涉军事的权力。

“太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热门小说 第1张

安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五!”

诏书宣读到这里,才算是真的结束了。

只听林全说道:“两位,往后北地郡军政之事,王爷可就交给你们了!”

只听罗伦答道:“臣等定当竭尽全力,维护北地稳妥平安!”

他是北地巡抚,还挂了枢密副使的职衔,这个时候当然该他答话。

但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以至于让罗伦更多了几分谨慎。

…………

陇右,元阳,雍王府。

谨身殿东北角,赵延洵的书房内,此刻他坐在椅子上,书案前摆着一张屏风。

屏风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排排名字,许多名字上已经画了圈,后面还加了备注。

此刻,赵延洵盯着这面屏风,看了已经足足有半个小时。

这种大规模的人事安排,让他必须要慎重再慎重。

反复思索,确定没有遗漏后,赵延洵说道:“霍安,收起来吧!”

“是!”

房间内,也仅有霍安一人侍奉,只因他这人嘴巴最紧。

霍安忙碌时,赵延洵又说道:“你安排一下,明天上午去讲武堂,不要走漏了消息!”

“是!”

这些收编后的千户及以上军官,如今都在讲武堂接受“改编”。

赵延洵明天过去一趟,算是对这些人最后的面试。

“面试”过程中如果不出意外,刚才确定好的人事安排就不会变。

如今十五卫大军已改编完毕,赵延洵手中军力空前扩张,他已迫不及待想将这股力量利用起来。

所以,将各卫所人手补齐,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

接下来东出镇西关,攫取更多的土地和人口,是他变得强大的必经之路。

收拾好东西,霍安退出了房间去,赵延洵吩咐的事他要尽快去安排。

此刻,赵延洵从椅子上起身,在书房内来回踱步。

他在思考接下来要面临的,让他一直感到非常纠结的问题。

打出镇西关,穿过河内郡,下一步就到了京畿郡。

如今皇帝老爹在,父子二人关系该如何处?或者说赵延洵和朝廷的关系该如何定?

让他交出权力?那是万万不可能的,除非他死。

若不交权,依朝野上下对他的厌恶程度,朝廷必会派大军清除他这“叛贼”。

这个问题,赵延洵一直都在逃避,但这一刻他的目光变得坚定。

“父皇,即便你对我还不错,真要到了那一步,我父子二人怕是免不了兵戎相见!”赵延洵的喃喃自语,他已做好与朝廷开战的准备。

只有将整个国家纳入统治,获得大量升级名额后,他才有能力真正肃清乱世。

“父皇,到时候您可别怪儿子不孝,您去做太上皇也没啥不好,至少不用再受朝臣们的气了!”

事实上,赵延洵对太安帝有感激之情,毕竟这便宜爹对他着实不错。

走到书桌前,赵延洵拿起斗笔,运笔如刀写下四个大字。

看着纸上狂放的字迹,赵延洵哈哈大笑起来,他已经决定好自己要走的路。

就在这时,书房外响响起了动静,赵延洵感知能力一开就知道是谁来了。

“启禀王爷,王妃娘娘来了!”

赵延洵迈步迎出去,此刻薛宝筠在两名侍女陪同下,已经来到了书房外的过道。

站在书房门口,赵延洵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薛宝筠问道:“何事让王爷如此高兴?”

赵延洵答道:“春耕圆满完成孤又岂能不高兴,爱妃此行何事?”

薛宝筠笑着答道:“臣妾今日过来,是想跟王爷借样东西!”

拉起薛宝筠的手,赵延洵亲切问道:“什么东西?”

这种亲昵动作,薛宝筠从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已勉强能接受了。

但终究外面人多,于是薛宝筠迈步进了书房,随即说道:“臣妾是想给王爷借点儿时间,去看看宏儿这孩子!”

听到这话,赵延洵不免尴尬起来。

他的事情太多,确实对儿子的关心不够,以至于都要薛宝筠来催了。

在他将要答话时候,却听外面霍安禀告道:“启禀王爷……两位长史两位枢密使求见!”

这让赵延洵更加尴尬了,眼下十万大军进入陇右,人吃马嚼各种事多得不得了,这四人联袂而来肯定是为此事。

“爱妃稍后,孤去去就来!”

“王爷别误了正事,臣妾方才所说不过玩笑话!”遇到正事,薛宝筠总是知情识趣的。

而在赵延洵离开后,薛宝筠并未着急离开,而是在书房内游览起来,这地方薛宝筠来的次数不多。

书房内有各种书籍字画和摆件,以及一些小玩意儿,但吸引住薛宝筠目光的,却是桌子上的那副字。

“唯我独尊!”

来到书案前,薛宝筠不自觉念出声。

薛宝筠书法上亦有造诣,从书桌上四个字里,她感受到了丈夫的雄心。

那是凌绝顶时,目空一切的豪气,亦有自身无比自信,看淡艰险的沉稳。

拿起书卷,薛宝筠喃喃道:“有夫如此,吾之名讳,怕是将辉耀千古了!”

王府如今兵强马壮她知道,赵延洵雄心勃勃她也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她已能猜到。

太宗皇帝赵洪章,文治武功光耀古今,他的皇后张氏也成了一代贤后。

此刻,薛宝筠想起自己嫁入王府时,第一次进皇宫时的情形。

喜欢末世从封王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