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鬼面蔡被踹倒在地磕掉牙齿,啐一口血水出来,擦了一把嘴!

“蒲你阿母,边个敢踹我?”被人这么一踹,鬼面蔡酒醒了一大半。

“你爷爷我!怎么地?”丁永强一只手臂抱着凯瑟琳,一只手指着自己鼻子,一脸的嚣张。

鬼面蔡回头一看,认识!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爆头神探”丁永强!

丁永强自从在警界出道以来以“爆人头”著称,不管是当水警的时候,还是在做便衣的时候,都喜欢将犯人一枪爆头—-包括上面的大头,和下面的小头!

这搞得道上所有人都知道丁永强凶名,鬼面蔡也是在道上混的,当然也人听说过丁永强名号!

此刻鬼面蔡猛地咽口唾沫,心里骂道:“怎么会遇到这位瘟神?!”幸好这丁永强只是踹自己一脚,要是一枪爆自己头,那就死翘翘了!

凶人怕恶人,恶人怕恶鬼!而丁永强却是比恶鬼还要可怕的存在!

当即鬼面蔡,怂了!

“我以为是边个?原来是强哥呀,误会纯粹是误会!”鬼面蔡笑呵呵爬起来,走到丁永强面前还想再唠两句。

丁永强一脚踹在他小腹上,“误会你老母!”

鬼面蔡没想到丁永强会这么狠,直接又挨了一脚跪在地上!跪在丁永强面前!

周围那些胆小的差点尖叫出声。

凯瑟琳躲在丁永强怀中更是吓得捂着嘴,她怎么也没想到身边这个男子会这么彪悍,简直比美国西部牛仔还要威风!

鬼面蔡被踹得胆汁都快吐出,觉得嘴巴里苦苦的,他忍着疼痛,猛地抬头道:“有无搞错?我已经认错,还打?”

“是你欠打!”丁永强鄙视道,“像你这种废物,乐色,人渣,败类!打你都嫌脏了我的手!”

这个年代差佬有足够嚣张资格!

皇家御准!

港督亲批!

有牌照的流氓!

边个不服?

鬼面蔡咬牙切齿,“我可是混十四K的!我大佬是葛天王!”

丁永强盯着跪在面前鬼面蔡狞笑:“你混十四K?老子我混香港皇家警队!你大佬是葛天王,老子大佬是港督!怎么样,要不要比一比?!”

鬼面蔡再次认怂!

“你到底想要怎样?”鬼面蔡嗓门低了八度,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丁永强。

丁永强一只手揽着凯瑟琳,一只手指了指门口,然后鼻孔朝天道:“呐,很简单!我这人做事很有原则,你得罪了凯瑟琳小姐,先同她道歉!道完歉就从这里爬出去!”

这简直欺人太甚!

鬼面蔡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人物,如果照着做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怎么,不愿意?”丁永强抖着腿,直接撩开衬衫露出插在腰间配枪,“我这把枪可不长眼!”

鬼面蔡咬牙切齿,再怂!

“好!对唔住了,凯瑟琳小姐!是我错!我饮醉了酒!我该死,我受罚!”鬼面蔡朝着凯瑟琳大声道歉,然后双膝跪地转身朝着门外像狗一样爬了出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忍!

凯瑟琳目瞪口呆,被鬼面蔡像狗一样爬出去举动惊到,反过来更突显了丁永强的威风霸道!

这是个真男人啊!

凯瑟琳扭头望着丁永强,第一次蓝宝石般的眼眸中闪烁小星星。

丁永强瞅着还被自己揽在怀中的凯瑟琳,觉得这洋妞长得还不赖,虽然脸上有些雀斑,却波大臀圆,包生儿子!

“你能不能先把我松开?”四目相对时,凯瑟琳对丁永强说道。

丁永强这才醒悟过来,忙松开手臂,随即上下打量凯瑟琳道:“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谢谢你!”

“不用客气!”丁永强抓抓头,“我是警察,你是外宾,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呵呵!”一脸傻笑。

“你样子好傻。”凯瑟琳忍不住笑道。

“我绰号就叫傻强嘛!我阿娘说傻人有傻福!”

凯瑟琳噗嗤笑了,伸手递出打包盒说:“给你,快吃吧!”

丁永强忙接过去,然后傻傻地望着凯瑟琳说道:“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凯瑟琳竟然羞涩起来,转身离开:“胡说八道!”

“我没胡说啊!你对我真的很好!像我娘一样!”丁永强踮着脚尖,大声叫道。

周围众人纷纷看向他。

丁永强叉腰,亮出配枪,“看什么看?没见过靓仔?”

众人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热门小说 第1张

噤声。

……

下午三点钟。

按照之前计划好的行程,在石志坚的陪同下一起赶赴港交所,参加那边的欢迎仪式。

港交所主席吉尔哈特虽然是个混蛋,却也知道这次洛克菲勒来香港是个莫大的机遇,如果能够和洛克菲勒旗下财团缔结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么港交所就可以在香港渣打,花旗,还有汇丰三大银行之外,又有一个新选项。

何况,据他所知如今洛克菲勒正在计划把大通银行打造成一个世界性的投资银行,那么搞不好洛克菲勒会投资香港股市,而港交所无疑是他最好选择。

正是因为这些缘故,一直能屈能伸的吉尔哈特才会不顾丢脸主动邀请洛克菲勒来港交所参观。

为此,哈特还为洛克菲勒准备好了欢迎大会,设计了舞台让洛克菲勒发表演讲。

洛克菲勒是做生意的,对于哈特的安排很满意,于是就在舞台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投资无所不在,香港之行对我的启示》的重要演讲。

在洛克菲勒演讲期间,作为港交所负责人的哈特在舞台下面却想了很多。

这次他拉下面子,甚至委曲求全目的就是想要抓住洛克菲勒这位美国大亨,让他选择港交所,投资港交所!

如果失去了洛克菲勒这个“名牌”,新成立的远东证券交易所就无所谓了,想要在他们这些英资交易所抢饭食,只会扑街!

如果远东证券所扑街了的话,那么那个可恶的石志坚呢?他会不会也跟着扑街?他那新上市的建筑公司会不会死的很难看?

上帝呀,那该多么悲惨!

哈特忍不住得意地瞄了一眼台下正在倾听洛克菲勒演讲的石志坚。

石志坚一袭白色西装,脸上笑眯眯地望着舞台上面,再加上他俊朗面容,完全是鹤立鸡群!

哈特有些嫉妒地狠狠剜了石志坚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很讨厌石志坚!尤其讨厌他脸上那股子淡淡的笑容,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又好像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内!

记得不错昨天可是有很多股民被他哄骗,不但没兑现自己手头股票,还把石志坚新增发的股票买光!

哈特幻想起来,记得不错再有三天春节就要过完,香港股市正式开市,到时候石志坚在远东证券所上市的股票没有暴涨,而是暴跌的话,会不会把那帮股民吓死?那些疯狂股民会不会追斩石志坚?

一想到这里,哈特就开心的不得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就主动走到石志坚身边想要与他“聊几句”。

……

如果说在此之前哈特对待石志坚的态度是不屑和轻蔑,此时表面上至少客气许多。

“不得不承认!石志坚先生,这次你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哈特背着手说道,“你能把洛克菲勒这样的大人物从美国邀请来香港,这是我没想到的!不过—-”

哈特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你的努力并不会改变什么!你真以为自己的建筑公司在远东交易所上市之后股票就会大涨?如果没有洛克菲勒的名气加持,恐怕到时候也是个空头弹!”

“你的意思是洛克菲勒先生不会投资远东证券所?”石志坚笑问道。

“你以为呢?”哈特一脸傲慢,“洛克菲勒先生是个务实的人,就算他真的要投资,也会选择那些规模巨大拥有超强实力的大公司!”

石志坚笑了,“既然规模已经够大,实力已经够强,那还需要什么投资?”

石志坚笑眯眯地望向吉尔哈特,“就像你们港交所,还有新成立的远东证券交易所,你说如果我是洛克菲勒的话,我会投资哪一个?”

哈特愣住了。

石志坚伸手肆意地拍了拍哈特肩膀:“好好考虑一下吧!”

哈特神色变了又变,见石志坚离开,忍不住怒道:“我信你个鬼!三天后再看,如果开市你股票能够暴涨,我吉尔哈特就从港交所三楼跳下去!”

“不好意思,哈特先生!你为什么要从三楼跳下去?”说话间,就见利雪炫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

利雪炫手中拿着一杯鸡尾酒,她也是被哈特邀请过来参加欢迎会的。

对于利雪炫来说,近距离和这位美国大亨洛克菲勒接触一下没什么不好。

他们利家虽然财雄势大,却还没有达到可以无视美国超级财阀地步。

“我和姓石的打赌!三天后他股票暴涨我就跳楼!”哈特赌气道。

利雪炫笑了笑,把鸡尾酒递给哈特道:“那么我祝你获胜——饮杯酒先!”

“这怎么好意思?”哈特嘴上说着却色眯眯地接过利雪炫递过来的鸡尾酒,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到利雪炫娇艳无比,却又冷若冰霜的脸上,心说这样一个美人要是能压在身下,那该是何等享受?!

利雪炫是什么人,哪会看不出来鬼佬哈特不怀好意的眼神,不过现在她有求吉尔哈特,只能忍着恶心,装作没看见,嘴上说道:“哈特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利小姐请说!”哈特饮了一口鸡尾酒笑眯眯道。

“那个我想要邀请洛克菲勒一同就餐,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忙?”

“呃,什么?”哈特楞了一下,然后把鸡尾酒交还给利雪炫说道:“不好意思,利小姐!你让我帮什么忙都可以,可就是这件事儿我做不到!”

“为什么?”利雪炫奇异道。

“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要借助和洛克先生食饭谈合作或者投资的事情,很多人都有你这种想法!比如我—-”哈特指了指自己鼻子,“我私人也很想要与洛克先生聚餐,可是在请求的时候却被他给拒绝了!”

利雪炫愣住了,“真的吗?怎么会这样?”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哈特叹口气道,“也不知道那个石志坚施展了什么魔法,告诉洛克菲勒先生暂时不可以和任何人一起会餐!就连今天中午,也是洛克先生一个人吃饭!那些香港大佬大亨,没有一个有机会凑上去!”

利雪炫这次是真的讶然了,美眸闪烁不解光芒:“这个石志坚到底在搞什么鬼?!”

“是啊,他在搞乜鬼?一顿饭而已,搞得神秘兮兮!”哈特大声骂道。

……

港督戴灵芝很愤怒!

是的,他很愤怒!

他好心邀请美国金融大亨洛克菲勒来港府聚餐,却被洛克菲勒拒绝,准确地说被婉拒了。

洛克菲勒对他的诚意邀请回复道:“因为计划的行程比较忙,暂时没有时间接受港督大人您的邀请!”

在拒绝他邀请之后,港督戴灵芝却在报纸上面看到了洛克菲勒的行程介绍,说这个洛克菲勒一口气参加了两场大会,一场是远东证券市场开业盛典,一场是港交所特意为他准备的大型欢迎会。

这些报纸针对洛克菲勒的参加盛会的场面大肆报道,还配有各种图片。

一时之间全香港人都知道美国大亨洛克菲勒来到了香港,也知道了洛克菲勒拒绝了港督邀请,却跑去剪彩,给人家做演讲!

有时间出席这样的场合,却没时间陪同他戴灵芝一起在港督府吃饭,简直岂有此理!

你是美国大亨又如何?

我可是港督!

这里我最大!

港督戴灵芝暴跳如雷!

就在全香港人都在等着看热闹的时候,香港《明报》上面却独家刊登了一则新闻。

篇幅很大,不过才寥寥几句!

上面写道:“正式拍卖与洛克菲勒先生单独聚餐机会!起拍价,十万港币!”

“拍卖单位,香港洛氏慈善基金会!”

“任何有意参加竞拍者都可以与洛克菲勒私人秘书凯瑟琳小姐联系!”

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什么,吃顿饭也能拍卖?有无搞错?!”

面对这则信息,

全港愕然!

喜欢重生:崛起香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