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齐太子到底是何人所杀,至今都没有一个说法。

无极阁这边没有追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齐皇宫那边也同样如此。

沈未白到达泰宁的第二日,星鸾例行来向她汇报时,就提到了被禁足在宫中的齐皇后,因为追查不到杀死太子凶手一事,而大发雷霆。

“齐皇后在宫里闹着要见太子,见母族的父兄,但都被齐皇给驳了回去。也怪她自己,趁着齐皇昏迷时做的事,落了那么大的把柄,就算如今皇后的母族想要为她说话,也说不上。不过,今天宫中传来消息,因为丽妃从中说话,齐皇已经答应,在太子出殡当日,让皇后出来送太子最后一程。”星鸾道。

沈未白并不在意齐皇后如何,一个人做了什么事,自然要能承担起这件事的后果。

她比较好奇的是——

“齐太子遇刺一案,真的一点线索都查不到?”要知道,这件事不仅是无极阁在查,齐皇也在查,恐怕都出动了所有的皇家密探在查这件事,齐国那些大臣,暗自里怕也是在查这件事。

然而,那么多人,那么多势力在查此事的幕后真相,竟然什么都查不到?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过蹊跷!

“这幕后之人,应该策划已久。也极为小心,狡猾,在动手之前,就已经抹掉了所有线索,无论成与不成,都是那批人。所以,当时参与刺杀的人都死了之后,就等于线索断了。朝廷密探,把那些尸首都拖了回去,严格检查,甚至把皮都剥开,还开膛破肚,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星鸾神色微凝。

那么多年来,她也是第一次碰上如此棘手的事,难道他们无极阁可查天下事的口碑就要被打破了吗?

“只要做过,就一定有留下痕迹。哪怕再如何小心,都没有用。查不到证据,可以从结果反推。”沈未白提醒道。

星鸾不解的问:“结果反推?”

沈未白颔首。“对,你问问自己,齐太子一死,对谁有好处,谁就有动机。”

星鸾眨了眨眼。

沈未白又继续道:“世上杀人者,无外乎几种理由。利益,情杀,仇杀,误杀,以及买凶杀人。但,买凶杀人追其真正的理由,也是出于前三种。误杀也显然不可能,那些死士分明就是冲着齐太子而来。这样一来,就只剩下前面三种可能性了。”

星鸾恍然大悟。“所以,我们可以根据杀人的动机,先锁定有嫌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热门小说 第1张

疑的人,然后再找证据一一排除?到了最后,剩下的一个,哪怕再不可能,再没有证据,也是最可疑的一个,我们只要继续盯着他,总会找到破绽。”

“孺子可教。”沈未白欣慰的笑着。

其实,这件事没有那么难想。

只不过,齐太子身份特殊,涉及到沈未白划定的这个范围内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之人,谁敢没有证据之下就去怀疑,调查?

所以,事情就卡在了‘证据’这个环节!

但无极阁不同,他们的情报网本来就在暗中,虽然无法像朝廷密探,大理寺那样光明正大的查案,但也有着优势,那就是可以无视所有嫌疑人的身份问题,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属下明白了!”星鸾仿佛找到了新的调查方向。

但旋即,她脸色微变,试探的问:“主公,若按照刚才所说,那公子……也是在嫌疑之列。”

风青暝是北齐的一品齐王,又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

虽说,皇室有祖训,不能让有他国皇室血统的皇嗣继承北齐皇位,但如果齐皇的儿子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个,那还让不让他坐?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齐王风青暝与二皇子,瑞王风青云都同样有嫌疑。

“既然要查,自然要公正。我相信阿炎没有做过这件事,你们尽管去查吧。”沈未白并未生气。

星鸾这才松了口气,告退离开。

……

齐太子的棺椁灵柩安置在东宫的正和殿里,大殿里挂满了素缟,灵堂中还有大臣来轮流守灵。

一大早,归海鸿卓和归海卿云就进了宫,来灵堂吊唁。

两人穿着一身素色的衣服,站在齐太子棺椁前,上香。同样穿着素衣的风青暝陪同在侧。

等两人上完了香,风青暝回了礼,三人便去了偏殿谈话。

今日,只是简单的吊唁一下,按照规矩,他们二人会留在北齐一直等到齐太子出殡结束后,才会择日返程。

“南卫那边也送来了国书,卫皇派了辰王来吊唁皇兄,应该再过几日就到了。”风青暝语气有些伤感。

皇后虽然恨他,甚至想要杀了他们母子,但是太子在世的时候,对他还是很好的,是一位不错的兄长。

有几次,在风青暝少年时,被皇后刁难,太子还出面维护过他。

“阿炎,母后一生最爱的男人,就是父皇。而父皇最爱的女人,却是你的母妃。所以,我能理解母后的恨。身为儿子,我无法开解母亲,也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热门小说 第2张

无法改变父亲的心意,这让我很愧疚。但,那是他们上一辈的事,我和你之间今生既然有缘分成为兄弟,我就希望做一个合格的好兄长。”

这几日,风青暝操持着灵堂的大小适宜,夜深人静时,时不时会想起当初太子对他说过的话。

也就是因为太子真的做了一个好兄长,风青暝才会不争不抢,心甘情愿的做一个闲散王爷。

当然,他的本性也不喜欢这些,对权利并没有太多的在意。

但,若太子是口蜜腹剑,阴险狡诈之辈,想要迫害他,他为了自保也会去争一争。

“阿炎,你还好吗?”归海卿云担心的看着他。

风青暝点了点头。

归海卿云又小声的道:“未白随我们一起来了,不过没有入住四方馆,她说在泰宁有住处,你可知道?”

听到沈未白也来了,风青暝的眸色一亮,心房暖了起来。

他迫切的想要见沈未白,可是现在却不是时候,只能强制冷静下来,点了点头:“嗯,知道。”

事实上,风青暝并不知道沈未白在泰宁的住处。

但是他知晓,沈未白的势力极大,既然在南卫和蓟国都有,那么北齐也不会落下,要找个住处,那是极为简单的事。

“你知道就行了,我还怕她骗我。”归海卿云这才放下心来。

归海鸿卓这时道:“阿炎,我们想见姑姑。这次出发前,父皇让我们给姑姑带了些家乡的东西。”

风青暝道:“我一会带你们去。”

这时,有脚步声进入偏殿。

三人立即停止了话头,一起看向来人。

而来人,也因为三人的目光驻足在原地,有些尴尬。

“皇嫂。”

“太子妃殿下。”

认出来人后,风青暝与归海卿云姐弟都开了口。

齐太子妃并非是独自一人,在她手里还牵着一个四五岁,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只是,小男孩的眼眶通红,神情也恹恹的。

他就是齐太子和太子妃的独子,目前齐国唯一的嫡皇长孙,风佑。

齐皇室不知是不是因为以前的杀孽太重,风家一族世代镇守北疆,世世代代不知与北漠的归胡人打了多少仗,杀了多少人,所以在子嗣上一直都不是很繁茂。

齐皇那一辈,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一个兄弟。

到了风青暝这一代,也只有三个皇子。

齐太子妃与齐太子成婚多年,也只生下了一个风佑。风青暝最小,也一直未成亲。瑞王倒是成亲了,但这些年也只生了一个小郡主,还是侧妃所生。

所以,风佑这个皇孙的地位,在北齐就显得格外重要起来。

“蓟太子,大皇女,齐王。”齐太子妃容貌清丽脱俗,气质清雅方正,丧夫之痛,在她脸上还残留着几许哀伤。

“齐皇叔。”皇孙风佑也小声的道。

“听闻蓟太子和大皇女远道而来吊唁太子,本宫心中感动,特携了佑儿来感谢二位。”齐太子妃松开风佑的手,款款行礼。

归海鸿卓和归海卿云也回了礼。

一番寒暄后,齐太子妃才带着风佑离开,只是离开时看了风青暝一眼。

归海鸿卓不觉如何,归海卿云却若有所思的盯着齐太子妃的背影,直到风青暝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我带你们去见母妃。”风青暝道。

归海卿云笑道:“灵曜也在吗?”

风青暝颔首,“她一直与母妃,父皇待在一起。这几日,也是憋闷得狠了,知晓表姐你们来,肯定会开心。”

“我们也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小丫头了。”归海鸿卓笑道。

三人说着话,朝偏殿外走去。

风青暝又交代了几句后,才带着他们前往齐皇居住的宫殿。

……

归海卿云姐弟进宫的时候,沈未白就住在这五进的大宅子里,喂鱼浇花,过得和一般的千金小姐一般无二。

但,刚过了晌午,星鸾就急急忙忙的跑来。

沈未白将手中装着鱼饵的陶盅递给丹井,擦着手问:“出了什么事?”

“主公,刚刚得到消息,瑞王遇刺了!”星鸾沉声道。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