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了太深了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大喜大悲,总是让人心跳加速的,宛如过山车一样刺激。

生活。

本来就是喜欢开玩笑的一种东西,它不光会开玩笑,还会嘲笑,还会讽刺。

一不注意,还会给你惊喜,当然也可能会打你一巴掌。

钻心疼那种巴掌。

它能把人压到泥浆你,让你满身浪狼狈,他也能把你抬到天上,让你祖坟爆炸。

总有人为了一日三餐焦虑奔波,也有人为了纸醉金迷欢笑迷失。

无忧无虑,永远只是少部分人。

这个世界,绝大部分都是平凡的普通人,普通人的烦恼……一样能压死人。

三旬社。

李想匆匆忙忙的进了唐钰办公室,和唐钰说了一声借车,唐钰把车钥匙给她。

拿了唐钰车钥匙的李想,就脚步匆忙离开公司了。

看她着急,唐钰还问了一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能帮忙的话,就和她说一下。

结果李想在门口摇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拿着车钥匙就走了。

还笑了一下!

唐钰:??

办公室里,唐钰倒是满肚子的疑惑,不过想到李想没有说明,那就大概是自己的私事。

私事,大概是帮不上忙的!

她就继续把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毕竟还有一大堆事情,等她办呢!

不客气的说,公司离开她,起码要瘫

够…够了太深了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热门小说 第1张

痪好一段时间。

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当副总,哪有那么容易的?

算是劳心劳力了。

叮咚……叮咚……叮咚

看着电脑屏幕,那个微信绿色图标闪烁着,唐钰挪动一下鼠标,点开聊天页面。

看了一眼以后,又伸手点击一下鼠标,箭头点了一下×,把聊天页面收起来。

隐约之间,还可以看到一行字【唐小姐,唔系认真的!】

“还只是阴魂不散的!”

“有点后悔了!”

突然之间,脑子里闪过一个直接删掉的想法,过滤了一下以后,唐钰就把这个想法丢掉了。

还是留着一条狗命。

她还是想看看,对方到底能玩些什么花样,有哪些花招!

毕竟她确实是没谈过恋爱,累计一下经验也是好事,万一以后遇到合适的人,也不至于被动挨打。

什么都不懂,以后怎么办?唐钰,向来谋定而后动。

她打定主意,把对方当经验宝宝了,虽然对方看起来傻乎乎的,想来比自己要强。

学霸,都是善于学习的,取长补短,三人行必有我师。

另一边。

路上!

开着唐钰的迷你车,李想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

【市医】

距离十二公里!

刚好车子她熟悉,要不然也不会借唐钰这个车,毕竟李想以前的车也是迷你。

“哎,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呐。

够…够了太深了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热门小说 第2张

李想叹息了一句,眼睛盯着红绿灯,读着秒!看着红绿灯的绿灯亮起。

李想一脚油门踩在加速踏板上,转速针骤然提高了不少,到了3000的位置。

多少有点暴力驾驶的嫌疑。

当然,迷你车也是第一个,从停止线冲出去的轿车。

赶时间。

“开慢一点,要注意安全,不能能因为比较急,就开这么快,到时候老公知道了,会被说的!而且急也急不来这两分钟。”

自言自语,哔哔叨叨。

李想又把她第一次开车的,那种生物本能捡起来了。

一边开车,一边自己对着自己说话,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她车上有其他人。

实际上开车的,说话的,都是她自己。

李想第一次上路的时候,就是这样一边给自己说话打气,提醒自己什么地方要注意那些。

那时候的李想,可没有男朋友,没有人会在旁边给她提醒,你应该打转向灯,你应该按喇叭,你应该减速。

她还是个单身狗,万事靠自己。

那是一段让人记忆深刻的岁月,比起现在,那时候的她,可怜兮兮的。

速度不满,距离就越来越近了。

李想开着车,看着导航逐渐从绿色变成黄色,再变成红色。

“法~”

本来还有几公里的距离,没想到,反而是越到后面越堵车。

最后,李想看着长长的车龙,忍不住想拍一下方向盘,又停下手,她想起这不是自己的车。

借人家的东西,没道理这样做。

又把手收回来,李想拍了拍自己额头,叹气:“唉~”

本来想着早一点到,结果越是这样想,老天爷就越作弄人。

就让你堵着。

明明就没有多少的路程了,还遇到个堵车。

这个情况,整的李想有些烦躁了她还急着去医院呢!

铃铃铃……

看着来电页面亮起,又看了看前车近在咫尺的车屁股,李想按下接通,打开免提。

“怎么样了?到了吗?”

听到这个询问,李想叹气:“马上到,这会儿堵车了,你别急啊,等我一下!”

“我本来也不急!”

李总:“……”

小丑竟然是自己,白担心了。

“挂了!”李想说道。

对方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李想:“……”

“就你特么最不注意安全,好意思说我!”

“安全不一样!”

李想:“……”

挂了电话以后,李想跟着车流,一点一点的慢慢挪动着自己的车子,就像是乌龟排队一样。

看着旁边的人行道,连行人都比车子走的快。

开车居然没有走路快?

李想:“艹!”

一路慢慢挪动着。

一点点爬,前方就是看不见尽头的车流,一水的车屁股刹车灯亮起。

总算是在20分钟以后,李想才到了医院,在根本就没有多少停车位的医院停车场里,勉强找到了一个停车位。

真是完事不顺,平时这些小麻烦,都是叶修安排的,他就做的井井有条。

太依赖老公了,突然才发现他把自己养废了。

在停车场停好车子以后,李想就急匆匆的,往医院的门诊主楼跑去。

一路火花带闪电的。

到了门诊部以,李想才发现病人不少,排着好几条长队,扫视了两圈以后,总算是在人群里发现了汤可。

没错,打电话就是汤可。

三步并两步的,走到汤可身边,李想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汤可,低头问道:“你挂号没有?”

她来得早很多,到了才给李想说的。

汤可点点头,晃了晃手上的票据:“都弄好了,在等你呢!我已经问过医生了,说要去产科门诊!在三楼。”

毕竟是自己的事情,她到处打听了一下情况。

李想点点头,呼了两口气,她跑累了。

汤可站起来,把位置让给她李想:“先休息一会儿,前面还有不少人排队,我们不急,辛苦你了想想!”

看着李想气喘吁吁的,汤可有些不好意思。

李想不介意这些。

从到公司,收到汤可那张照片以后,李想就一直提心吊胆的,见到她本人以后,总算没有那么担心了。

汤可状态好像挺好的。

要说累,只是小事情,李想是担心其他的问题!

比如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女人。

“大概不是错误吧?”李想问她。

汤可很清楚她问的是什么,立马摇摇头:“肯定不会错的,今天就是来确定一下情况!”

“毕竟健康很重要!这段时间又没有注意这个,查一下才能放心。”

听着她说话,李想看了看她,有些欲言又止。

汤可知道她表情里的信息,是什么意思。

姐妹多年了,毕竟不是塑料的。

“其他的,我回去给你说!本来没有这个事情,就准备当个小事情过了,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样。”

“我也没想到,”

李想看着她毫无压力的表情,放心了一些。

休息了一下,李想就站起来了。

“走吧!我们先去检查,检查完了以后,其他的回去再说。”

还是先办正事要紧,休息什么时候都可以休息,不把这个事情办完,李想觉得心里不踏实。

汤可答应一声,挽着李想的手臂,两人从门诊部电梯上三楼,去产科门诊检查。

三楼的产科门诊门口,已经有不少坐在椅子上排号,等候的人。

女子居多。

多是男人陪着,或者母亲陪着,或者姐姐陪着,有些肚子已经微微凸起,还有一部分已经显怀很厉害了,也有的还出不出来什。

这些人大概,都是为了一个事情来的。

肚子里的事情。

李想偏偏头,看了一下汤可的号码,前面大概还有七八个人。找了个空余的位置,两人坐在椅子上等着。

“这会儿倒是圆梦了!”李想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吐槽了一句。

汤可摇了摇李想肩膀,笑着说道:“这是好事嘛,总不可能让你把老公分给我一半吧?”

“借?你又不同意!”

李想:“……”

听着汤可的这个言论,李想盯着墙上的显示器,她已经无力吐槽了。

万万没想到,电视,小说当中的狗血情节,这样发生在身边,而且还是发生在她朋友的身上。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再多都是于事无补,还不如坦然接受。

对汤可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毕竟李想很多东西都可以借,有些东西……她确实不能借。

比如蝌*蚪和老公,或者老公的……反正这肯定是不行的。

没有这样操作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李想回答。

汤可看了看她:“没事,刚好,我想静静!”

李想:“……”

等候的时间并不短,李想通过和汤可聊天发现,她的心态其实还是蛮好的。

显然……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现在的工具,测出来的结果,基本上是100%的。

很少会出现偏差,或者不正确,这种情况下,汤可其实心里大概已经有了结果。

而且这一段时间里,足够她做好面对这个结果的方案。

只是面对这个结果!

今天给李想发信息,喊李想陪她一起来医院,只是为了确认一下时间和健康问题,仅此而已。

毕竟,粗枝大叶的她,才确认不久。

从发现到现在,汤可并没有出现过什么过激的想法,有没有出现过什么不好的念头。

甚至,她已经做了很多准备。

两人一直聊着天,直到墙上的显示器变化,最前面的名字变成汤可的名字。

墙上的喇叭里,也传出声音。

“请0120号,汤可,到诊室就诊!”

“请0120号……”

李想和她听到声音以后,立马就站起来了。

推开门,两人进入诊室,办公桌背后的主治医师,是一个中年女医生。

面带微笑微笑的把上一份报告收到,看着两人。

“是哪位要诊断?”中年女医生问道。

李想指了指汤可,让她坐在椅子上,李想站在她背后。

面对汤可,她先观察了一下情况,然后才开口。

“具体是什么情况?”医生问道:“是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良反应?检查过吗?”

什么都不知道的李想:“……”

什么都没有做过汤可:“……”

听到医生的问题,汤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回复她:

“医生您好,今天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具体的查一下健康情况。大概是上个月,姨*妈就没有来,然后这个月也是,测出来是两条杠!”

“这几天才知道情况,还没有检查过,想检查看看。”

医生疑惑的看了看她。

两个月了?

才发现没几天?

闹呢?

不过现在的病人,什么特别的情况都有,有些话,医生也不能很直接的去问,会让病人很尴尬。

医患关系,也不要过于尴尬,以免影响对结果的判断。

她在诊室这么多年,遇到过年龄不大的,也遇到过年龄很大的,遇到过已婚的,也遇到过未婚的。

一个人来的,还有一群人来的。

有些东西,是不能去深究的,病人就是病人,不管病人是什么情况,她只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上一次00XX是什么时候?”医生开门见山,毫不尴尬。

雷到的李想:“……”

尴尬的汤可:“……”

怎么说呢?

这话题,真让人脸红呢!

“都是女人,你就直接说!不要不好意思!”医生见汤可脸红,怕她不好意思:“我是医生,我得问清楚!”

“六月20!”

“现在是8月二十,那就是刚好两个月了!八周半了!”医生看了看日历,算了一下时间。

汤可看了看她:“我是难孕体质,就没有往这方面想,我想检查一下,看他是不是健康!”

“难怪!那就做个检查!”医生明白了:“我应该恭喜你!”

汤可笑了笑。

“这段时间里,有没有过ooxx?”

汤可尴尬的摇摇头。

“剧烈运动呢?”

汤可摇摇头。

“有没有出血的情况?”

汤可摇摇头。

“疼痛的情况有没有?”

汤可依然摇摇头。

“那就好!”医生大概有自己的判断了。

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很多情况,几个问题就能弄清楚,对应的可能性也能判断出来。

然后女医生又和她聊了很多话,包括日常的各种习惯、作息习惯,饮食习惯,还有职业等等。

可能会涉及到影响的方方面面,医生都和她聊了一下,并且把不对的地方,给她进行了纠正。

“这么多年,还是第二个接触到全职女作家!”

“一定要注意啊!特别是你这种特殊情况,有一个本来也不容易!”医生告诫。

“好的,我会注意的,谢谢医生!”汤可回答道。

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一个B超,主要是因为她的职业习惯,要查看一下位置正不正,有没有可能宫*外*孕。

长期久坐,并不好。

“看得到吧?那么小一点,这个时间,他才两厘米多一些,情况很好,完全没问题,你平时一定要主要饮食!”医生一边说,一边看着显示画面。

听着医生的叮嘱,汤可时不时的点点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显示画面,露出从未有过的柔和和温柔。

仿佛能融化所有的温柔,李想都是第一次看到她这种眼神。

看着看着,汤可的眼泪就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连着线一样。

“谢谢医生。”汤可柔声的再次道谢。

这么多年,大概很难有人,去切身的体会到,这个世界对她有多么的残忍。

作为一个女人,几乎丧失了做妈妈的权利,汤可一度对整个世界,都是失望的。

她的世界,就像是那种只有一个颜色的灰暗,只有那么一点点彩色。

后来,她一直劝自己要坚强,世界这么美好,她还没有看够,她一样也有父母,不想给父母带去噩耗。

还有好朋友,这些都是她坚持的动力,但她还是差点抑郁。

她从心底来说,这个世界很美好,但是下辈子,她真的不想再来了。

那是以前的汤可。

现在的汤可,感觉世界都绚丽的,美好的,灿烂的。

看着画面上那个小小的轮廓,让她心里有了无限的喜悦,激动还有动力。

仿佛把曾经那些堆积起来的怨恨、抱怨、失望、失落,所有的负面情绪。

全部化成了燃料,燃烧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

从今以后,她也有了自己的依靠,她也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她也有了自己奋斗的目标。

她当妈妈了!

她也当妈妈了!

她一定要当一个好妈妈!

中年女医生看了看汤可,微微的叹气,伸手给她把眼泪擦掉。

她见过几例汤可这种情况,都是喜极而泣,压抑太久了,哭一下也好。

孩子对于女人来说,那种重要性很难解释。

如果孩子生病了,可以一命换一命,天台上,会有很多妈妈排队。

从那么小小的,就在身体里长大,然后出生,养大。

那种感情比任何情绪都浓烈。

“做妈妈以后啊,你就得坚强了,以后你就不是一个人,这个小家伙会慢慢在你肚子里长大,以后会从这么大一点儿,长得比你还高,你还得把他照顾好呢!当妈妈不容易的!”

医生轻言轻语的话,让汤可收敛了一下情绪。

不过,她更坚定了。

“我不怕,不管多难,我都不怕!”这是她的希望。

从绝望里爬出来的人,对于希望,他们会抓的比任何人都紧。

“加油!”医生说道。

汤可微笑的嗯了一声。

医生给她检查好了以后,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嘱咐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开了一些药品。

还和她说了,她需要戒掉的习惯,包括给她推荐一些必要的食物,前前后后耽搁了不少时间。

道谢以后。

汤可才和李想从诊室出去,被汤可挽着手臂的李想,一直在旁边陪着她,全程也没有多说话。

不过,李想由衷地的替汤可感到开心。

或许这个事情,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的话,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个累赘,但是发生在汤可身上,对她来说这就是希望。

因为她身体的特殊性,汤可对孩子的渴望,比其他正常女人,要多很多倍。

今天,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收获了一个宝宝,大约对汤可来说,所有的东西都不重要。

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开心吗?”

汤可疯狂点头:“没办法表达,开心雪蹦了!”

李想:“……”

“你看到没有,他才那么大一点点,真是神奇!”汤可说道,她有点激动。

“看到了,才两个月嘛,本来就那么大,以后会长的越来越快的!到时候能气死你!”

汤可:“……”

他才不怕这个呢,要真的是男孩子的话,调皮一点就调皮一点吧!要是女孩子的话,外向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不在意男女,对他来说,孩子性别无所谓,都可以的!

站在医院门口,汤可感觉深市挺好的。

这个城市,给她带来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感觉,而是多了一些温柔。

感谢送子观音,感谢老天爷,感谢三清,玉皇大帝,月老和耶稣,还有奥丁和丘比特。

感谢茜茜。

汤可开始胡思乱想了。

“走吧!回家,下一次检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再陪你来!”李想说道。

以后大概率就是李想陪着她来,做后续的检查,还有办其他的手续。

李想也算是,她肚子里孩子的半个爹了。

汤可开心的笑了笑:“谢谢你,想想!你最好了,好像把你抢过来当压寨相公!”

李想:“……”

压寨相公?

叶修知道了,怕是连你也抢回去当二房。

一孕傻三年,诚不欺我。

李想看着傻乐的汤可,忍不住也笑起来。

汤可莫名其妙的,也跟着笑。

两人又去了医院停车场,找了半天车,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

车太多了,找了半天。

轻轻起步,轻轻过完,轻轻刹车,轻轻变向,轻轻……真难开啊!

开着车回到三旬社楼下,一路上李想开车,都是小小心翼翼的,那模样,看的汤可忍不住笑。

汤可摸了摸小腹,李想就和他爸爸似的,小心的很,又宝贝的很。

所以啊,好这种东西,都在行为上,而不是在嘴巴上。

三旬社楼下的停车场,把唐钰的车停好。

“你等我一下,我把车钥匙还给人家,马上就下来。”李想说道。

汤可笑了笑:“好!不急的!你慢点!”

看着急匆匆上楼的李想,汤可哈哈笑。

看了看旁边的奶茶店,她又摸了摸肚子,摇摇头,钱包倒是前所未有的鼓,就是肚子不允许。

要戒的东西好多哦!

唉~都是为崽!

李想上楼,去了唐钰办公室,把车钥匙交给唐钰以后,辛苦她今天得多操心一下公司的事情。

李想说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要有什么情况,就给她打电话。

说完以后,又急匆匆的从公司离开了。

唐钰:???

她很疑惑,李想这是怎么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神秘兮兮的,开始和她老公学了吗?

摸鱼休,可是大名鼎鼎啊!

三旬社楼下。

马路边。

李想两人又重新打了个出租车,坐着回到汤可的住处。

上车李想就叮嘱司机,要开稳当一些。

安全到家。

进门以后,两人把包包放在一边,坐在柔软沙发上。

都松了一口气。

“医生说的那些东西啊,记得要注意!不要忘记了,弄个备忘录什么的。”李想告诫。

汤可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都不用李想提醒,汤可自己很清楚,那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她一定会特别的注意。

毕竟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她比谁都要小心翼翼的。

多难她自己最清楚。

感谢那个家伙,挺致命的!

“话说,你这是什么情况?你和我说一下!稀里糊涂就来了,他爹呢?”李想问道。

憋了一路了,李想总算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她好奇的很,这个事情太突然了。

汤可:“……”

她沉默下来。

主要是这个事情,她也不知道怎么和李想说,还得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要怎么说呢?

有点尴尬。

让人脸红。

“别装哑巴,说话!”李想强调。

她低着头,脸红了半天,李想提醒她得坦白从宽了。

汤可呼了口气,豁出去了:“大概是两个月以前……你刚被求婚不久,以前的一个女同事过生日。”

李想:“……”

过生日……还真是,恰如其名!

这个开头满分。

“因为和她关系还比较好,平时也有联系,刚好她也是一个兼职作者,就去参加了她的生日宴会。”

“盛情难却嘛!”

“我记得那天,来的男生,就只有两个人,因为女生比较多,大家就要起哄喝酒,想把他们灌醉。”

“大概是想看他们出丑来着!”

“但是喝酒他们又是菜鸡,就是菜鸡互啄,就我一个人能喝,结果…不知不觉…他们就一群人喝我一个。”

“最终,我高估自己了!”

“一群人,我还是受不了!”

“然后我就差不多断片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和*一个男人,一起*躺*在*陌生的地方,躺在陌*生的床上。”

“干干净净!”

李想:“……”

老实说她不相信这个话,一定还有什么没有说。

“锤子,喝醉酒以后,都成烂泥了!”李想看着她:“说实话。”

她是实验过的,在自己老公哪里,结果她很清楚。

无骨鸡柳,未冰冻!所以李想很清楚,她这话不对。

汤可尴尬。

“半夜,我酒……醒的差不多了!我先醒的……”

李想:“……”

“你……”

简直了啊!

矜持这些东西,时不时结婚以后,都掉地上被打扫了?

要是说反过来,好像还有点能理解。

怎么能因为不犯*法,就这样呢?

汤可摆摆手,说道:“毕竟离婚这么久了嘛,我看了一下,厘米数还行……就……你懂的!”

李想:“……”

拍了拍脑门,李想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内心的MMP了。

“你都不考虑注意安全?”

汤可笑了笑:“我这种情况,需要吗?”

李想:“……”

真是一语中的!排除其他的不说,她这个体*质应该是大部分男人,都喜欢的。

零距离。

随地吐痰。

没罚款。

环境安全。

听她说完整个事件以后,李想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汤可说的也没错,离婚这么久,那种情况对她来说,确实算是一种诱惑,然后……她也没扛住这个诱惑。

怎么说呢?

人家大概是回家的诱惑,她属于开门的诱惑。

她就禽兽不如了一回。

再加上对自己体质的自信,毫不担心结果,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发生了这个事情以后,她就当妈了。

结果得到了,她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

“枪*法*真好啊!”

汤可点点头,深表赞同。

她当时都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毕竟对方死狗一样。

“本来只是想占了便宜就跑路,我走了他都不知道,现在……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汤可问道。

现在确定孩子很健康,就改想想,孩子他爹,应该怎么面对了。

毕竟,借了人家不少。

现在收益有了,股东怎么办?

李想沉吟一下。

“对方是什么情况?人品你了解吗?家庭情况呢?”

汤可想了想,拿出手机,打开一个小说软件:“一个写小说的,成绩好像还行,成绩还可以,人品…家庭…这踏马谁知道啊!”

李想:“……”

真是人才!

什么都不知道,就把人……唉~

汤可现在也没想好,这个事情该怎么办,按道理来说,人家也有知情权利。

但是……他要是抢自己孩子怎么办?

不得不防啊!

她现在很小心翼翼的,孩子是她的,天王老子也别想抢走。

她真的会拼命。

汤可现在能确认的,就是知道孩子他爹是谁,还有就是,那个男人长得还可以,酒量不是特别好,而且他住的地方,就在她那个朋友家楼上。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就准备不说?”李想问道。

汤可沉默。

“我是想不说的,万一他抢我宝宝呢?宝宝是我的。”

李想:“……”

担心这些有的没有的。

李想觉得大可不必。

“我们家律师团是吃素的啊?你没钱,老娘没钱?就是我也没钱,我老公也没钱?砸死他!”

汤可:“……”

她笑了笑。

砸他……可太*硬*了!

拿过旁边的手机:“硬!我问一下我那个朋友,她了解的比较多!先看看情况。”

李想点点头。

汤可打电话给她朋友,电话没响几声,对方就接通了。

“喂,汤圆大佬!找我什么事啊?”对方的声音,通过免提传出来。

李想:“……”

汤可也是大佬?

她算个锤子大佬,就是个lsp。

“茜茜啊,问一下,上次你过生日,住你楼上那个朋友,他是什么情况啊?”汤可问道。

叫茜茜的女生一愣:“啊?何必啊?”

怎么会问这个?

看上人家了?话说……写书还没有汤圆大佬厉害呢!

“什么何必?”汤可疑惑。

“我们那个朋友啊,就叫何必!”茜茜回答她。

何必?

这破名字!真是草率的很,他爹取名字都不认真的吗?

汤可:“……”

李想:“……”

“他是单身啦,好像29了,全职小说作者,平时不出门那种,人倒是很善良,也很热心,大佬看上他了?”

茜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她觉得很有可能,汤圆大佬毕竟也是单身,上次见过面,喝过酒,就是她喝多了,后面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

女人问男人,向来是事出有因的。

茜茜脑补了一部五十集,青春都市偶像电视连续剧。

汤可看了看李想,李想摊手。

“不是,就是好奇,我看他书呢!你有联系方式嘛?给我一个!”汤可问道。

茜茜没迟疑,把联系方式给她。

看书?她是不相信的,女人爱看男频开车的书可是很少的。

汤圆大佬以前就说,不看男频。

说谎啊!

应付了半天叽叽喳喳的茜茜,汤可才提出有时间一起吃饭的邀请,准备挂电话。

不过她倒是把这个何必的情况,透露得干干净净,毫无保留,事无巨细,清清楚楚。

两人挂了电话以后,汤可把手机放在一边。

大眼瞪大眼,两人面面相觑。

“宅男……也有这种……枪*法?”李想疑惑。

自己老公……应该没问题,其他人……她也不知道啊!

汤可害羞的回答:“我当时……五!”

李想:“……”

你踏马真是虎啊!

不愧是你,这个lsp!

汤可和李想在聊天的时候,浑然不知道刚才和她打电话的茜茜,这会儿在点开微信页面,疯狂和和其中一个人发信息。

说了一大堆。

城市的另一边,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看着聊天界面的消息,他有些发呆了!

好久,他才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床,他沉默了许久。

仿佛在回忆那天起床以后,看到的狼*藉,和奇怪气息,还有乱七八糟的纸*团,以及五处印记!

历历在目,印象深刻,抹不去的回忆。

毕竟他那还是,NO.1!

很重要的好伐?不明不白就没了。

一直想找罪魁祸首呢!

“找我?不出意外……就是她了,那个榨!汁*姬!”他摸了摸下巴:“会不会……应该不可能吧……万一呢?”

一会开心一会失落的,宛如演员一样,他看着满地的健身器材,感觉脑子里都是乱的。

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写小说那个吹牛劲,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他看了看屏幕,久久没有人添加他微信,他感觉这个消息……是不是有问题?

假消息?

楼下那个开火箭的同行忽悠他?

“闹着玩的话,没必要啊!”他坐在工程椅上,转圈圈。

叮咚……叮咚……叮咚

声音响起,他急忙转动椅子,坐正身体,有点发抖的点开微信。

结果……

老娘【再不找对象,你今年就不要回来过年!】

老娘【你爹也同意了。】

老娘【你这个三十的没对象扑街】

男人:“……”

“我去抢啊?”他气呼呼的关掉微信界面。

他又气呼呼的说道:“而且我不是扑街!”

“心累!比写小说累多了!”

……

汤可家。

“你不准备加他?”李想问道。

汤可吃了口蔬菜:“我考虑考虑再说,不急!”

她要想想怎么说,有个应对方案才行。

关乎自己的宝宝,不能莽。

李想点点头:“自己考虑好!要去的见面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我们带上律师!”

汤可点点头。

为什么她一个一直都比较吝啬的人,对李想会那么大方,原因很简单,因为李想对她也很好。

甚至很多时候,汤可都不知道要怎么样回报李想。

报答不了。

汤可遇到事情,李想总是第一个出主意,想办法,安慰她的。

就像李想刚才说的,她自己要是没钱,他老公有,能让李想说出这句话的,都找不到几个人。

因为这代表着,李想要找叶修拿钱,做她一直在抗拒的事情。

“想想!你说要是他嫌弃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安安心心的自己养?”

她想到一个自己最想要的可能性,从未有过如此期待对方是渣男。

李想看了看她:“如果他不嫌弃,还很高兴呢?还手舞足蹈的呢?”

汤可:“……”

那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现在这个情况,反而让她纠结的很,汤可不知道要怎么样做,才能从当中找到一个最优的方案。

要是不知道他住哪里,长什么样子,是什么人就好了,就不需要考虑这么多。

自己什么都不用想,安安心心的,心里没有愧疚感。

不知道,就不亏欠。

知道了,没有说过,就像是自己偷的一样,虽然也是偷的。

不告自取,即为偷。

李想看着她端着碗,拿着筷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搅拌,就知道她一定是又想多了。

汤可她一直都是这样,特别容易想多,情绪变化极快。

“我跟你说,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不管结果是怎么样的,这不还有我呢吗?不管是好是坏你怕什么?老娘给你撑腰。”

汤可:“……”

“以后孩子认你当干爹!”

李想:“……”

确实可以这样,孩子认干爹,不一定是认男的当干爹,女的也可以。

“那这个干儿子我就预定了!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成天胡思乱想的,特别容易影响孩子发育。”

汤可:??

她认真的扒饭,不想这些了,一但涉及到孩子,她立马变得乖乖的。

什么都没有孩子重要,包括孩子他那个只见过一面的爹。

李想忍不住笑了笑,给她夹了肉!虽然汤可闻到肉味就想吐,但是还是咬牙吃了一些。

一切为了孩子。

李想在汤可家里一直待到晚上,汤可催了她好几次,她都赖着不走,一直到叶修差不多回家了,李想才说离开。

从汤可家离开,汤可送她出门,李想在路边打了个车。

“该注意的东西,一定要注意啊!别忘了!”李想临走之前叮嘱:“我会每天问你的。”

汤可:“……”

她点点头,和李想挥手告别。

目送出租车离开以后,汤可才慢慢悠悠的哼着歌,往回走。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茜茜推荐的那个微信名片,汤可想了好一会儿,还是点了个添加好友。

对方秒通过!

汤可:“……”

怎么办?

我*落*网了!

……

…………

李想回到家以后,轻轻的打开门,眼里是明亮的灯光,鼻尖是一阵炒菜的香味。

忙活了一整天的李想,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笑容,悄悄的换好鞋子,蹑手蹑脚的去厨房。

站在厨房门口,李想伸头看了看,此刻叶修正在炒菜。

还是她喜欢的那道青椒肉丝,韩姨教他的做法,是李想最喜欢的几道菜之一。

旁边的锅里,放着一个蒸笼,热气腾腾的,不出意外的话,叶修应该是在蒸包子。

看着叶修全神贯注的样子,李想也没有打扰他,在门口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

直到叶修注意到她:

“媳妇儿,回来了啊!今天工作是不是很忙?都没看到你发个信息。”

李想开心的扑过去,抱着叶修不撒手。

“今天去了趟医院……”

“怎么去医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医生怎么说的?具体是什么情况?”

李想还没说完话呢!

叶修连珠炮一般的发问就开始了,在他脸上,李想看到了满是焦急。

有些感动,李想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一口。

“不是我!”

叶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李想:“……”

真是对比强烈,好无情啊!

“汤可今天去医院检查!”李想说道:“我陪她去的,我今天都没有上班!”

叶修:???

“她怎么了?”叶修把菜夹给李想尝了一口:“缺调料不?”

“好吃,不缺啥,老公厨艺很好!”李想夸奖:“我还没有说完呢,不要用吃的打断我!”

叶修笑了笑,示意她继续说。

“她怀孕了!”

叶修:??

我去,居然怀孕了?

“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汤可怀孕了?”叶修诧异。

他还记得李想和他说过,汤可的那种身体体质,是很难怀孕的。

但是这才转头没多久,李想就回来告诉他,汤可已经怀孕了!

这是重新买了一个体质吗?

易孕体质?

“你没听错,就是汤可,怀了两个月了!”李想说道。

叶修:“……”

叶修有点欲言又止,显然想到了其中一种可能性。

但是他觉得汤可,应该不是那种女人,所以这话,叶修就没有说出来。

个体,群体,这个想法有些龌龊了。

叶修反思。

李想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到其他地方去了,当然,李想也这样想过。

挺打脸的。

“就是一个意外,她参加朋友生日宴会,喝多了,然后……她先酒醒了……没抗住诱惑……吃了*五回……然后就这样了,她说发誓,离婚以后……没有其他人!”

听完了李想说的,叶修表示他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这种事情怎么说呢?大概就是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

活该她当妈!

“好事嘛!什么时候把那个男的约出来,说清楚就好了!”叶修说道:“不过她那个性格,担心的应该很多吧?”

李想点点头,叶修一语中的。

汤可现在就是想的很多,本来个性就很敏感,她特别容易钻牛角尖。

“需要我做什么,你就说!我知道你们感情好,你不会视而不见!”叶修揉了揉李想的脸蛋。

李想嘿嘿笑。

她了解叶修,一如叶修也很了解她,这是互相的默契。

李想今天和他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叶修很清楚,所以叶修很明白的,跟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帮!

“不被欺负就行,要是他敢欺负汤可,我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李想的底线就是这样。

她没想过过分别人,当然别人不能过分汤可。

“因为菊*花*爆*满山!才红!”

李想:“……”

“正经点!聊正事呢!”

叶修点点头:“好的,来,喝口汤看看味道怎么样。”

吸溜!

李想挠挠头,我要说什么来着?

不能欺负汤可,对,就是这个。

关于汤可的这个事情,李想和叶修聊了半天,李想提出了各种假设和一大堆可能性。

当然,李想现在的这些假设,都是没有证据支持的,而且都是偏向于汤可的。

更多的是把那个男人,设定成了一个比较坏的人,叶修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

有可能,人家根本就不坏呢?

“你有没有想过,人家乐于接受呢?”叶修问她。

李想点点头:“想过!和你学的啊,先把坏的想好,再去想好的。”

叶修:“……”

虽然这就是事实,但是叶修是不会承认的,他纯良的很。

不过叶修但是没想到,那个哥们儿还是个*枪*法高手,连汤可这种密不透风的长城,都被他给渗透了。

突破很强啊,NBA加起来就不行。

他更没想到,汤可会那么虎,差点就是六啊!

当然,五也很过分了。

“行了,你也别想太多,先吃饭吧!遇到什么情况,我们再慢慢解决,优势在我们,懂吧?”

叶修把最后一个菜装盘。

准备吃饭了。

李想拿着两个菜盘子,往餐桌端:“我知道,我又不傻!”

叶修看了看她,感觉这话水分很大。

不过,没关系!

喜欢财务自由后的日常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