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叶安想离开东京城并非是一天两天了,在这处大宋繁华之地待的久了,自然会觉得乏味和无聊。

满眼皆是纸醉金迷,各处无不歌舞升平,快速发展的东京城有着无数的机遇,穷人到了这里会努力打拼,读书人到了这里一门心思的钻营,在这里生活很快会让人忘却其他的烦恼,只想着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好。

这本事蕞尔小民的朴素思想并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但让人忘却最初的目标,改变你心中曾经胸怀天下的抱负。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儒学的豪言壮语会被大部分的读书人在见识到高官厚禄,白马金裘抛的威仪后抛到九霄云外,或是被残酷的现实击的粉碎。

连叶安自己都在这繁华的东京城中逐渐“堕落”,只要你想,东京城几乎都能满足你的一切欲望,酒池肉林,妻妾成群,绚烂之舞,靡靡之音,无论是高山流水或是下里巴人,在这里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

这样的舒适生活很容易形成一个安逸的闭环,让人觉得没有必要做出多大的改变,但就是在这繁华的东京城中,在那庙堂之高上,有人看到了溃堤的蚁穴。

叶安是真心佩服这个时代的改革者,他们能从生活的苟且中,能在安逸的朝堂上愤而起身,打破僵局,用自己的行动给世人展现一个美好的未来,单就这一点叶安便佩服的五体投地。

虽然他们最终还是被士大夫阶级中保守派“打”的体无完肤,他们都政策和变法无疾而终,但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无论他们变法失败后多么的悲哀,但他们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

当然造成东京城出现这般“舒适圈”的原因也是赵宋天家自己造成的。

一国养一城可不是说说而已,为了保证王朝的强大向心力,以及集权的稳固,从太祖开始便在努力加强东京城的一切。

经济自不用说,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热门小说 第1张

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必然是政治文化以及军事的中心,历代王朝都是如此,帝王们恨不得把国都变成一个“国中之国”。

但大宋做的更彻底,地方财政全部上缴中央不算,还推行各种“纲贡”,生辰纲,花石纲,甚至是盐纲,茶纲等等。

所谓的“纲贡”就是大量的生日礼物运输,大宋的节日中有一种独特的存在,帝王,皇后的生辰会被定为一种节日,太祖的生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热门小说 第2张

日“长春节”,太宗的生日“乾明节”等等,每增加一位帝王皇后便会增加一个节日,同样也会增加一次“纲贡”,从金银财宝到地方特产,凡贵重之物无所不包。

在经济上的集中给予了东京城无限的繁华,这其中漕运占据了首功。

汴河、蔡河、金水河、五丈河“四水贯都”,尤其是汴河横亘中国,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力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这使得来自大宋各地的货物集散于此,也使得东京城的财富多的惊人。

有了庞大的经济支撑,加之有事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老赵家的人便立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保住东京城,那其他地方无论是出现造反还是动荡都不会影响天家的中央统治地位。

于是强干弱枝的军事政策,成为了老赵家的首选,看看现在的东京城,虽说城中的禁军已经增加到了近四十万人,但每年还有大量的厢军边军中遴选出的精锐填补到禁军之中。

如此一来便是老赵家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也是大宋极为特殊的兵制。

对内枢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诸军,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而对外则是居中驭外、强干弱枝,内外相维。

如此大宋的东京城空前强大,集权,安定。

不得不说老赵家是把封建帝王的统治加强到了最大,没办法,只要是经历过五代十国的人都会对那段不断上演篡权夺位的历史记忆犹新。

连叶安都不得不佩服老赵家的这套维稳策略相当出众,这才是真正做到了“朕即是国家”,只要东京城一日不破,只要皇帝还在东京城的皇宫中安然无恙,那大宋就是安定的,即便是地方州府再动荡,也能通过时间和耐心平定。

但历史也证明了另一个道理,一旦东京城破,这个国家便半截入土……

叶安所做的一切,谋划的一切都是在避免让这个王朝重蹈覆辙,但保守的士大夫阶层却给了他“迎头痛击”,他没有范仲淹那般众多的盟友,也没有王安石那般的执拗可以至百姓于不顾,所以他干脆利索的承认失败。

不过在别人为他惋惜或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叶安自己却并非一无所获,他看到逐渐看清了自己的对手,也明白差距所在。

士大夫阶级无论什么派别对他来说都是“敌人”,谁可以相信并成为盟友?答案是朝堂之上,衮衮诸公,无一人可用!

自己还是天真了,即便是范仲淹都曾劝过自己茶榷之法不可为之,为何?那时因为他知道那些人的强大,强大到连试一试都胆量都没有,没错,在编篡茶榷新法的时候叶安找过范仲淹,人家老范在拒绝的同时便下了定论。

范仲淹还只是个秘阁较理,但他已经有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豪言壮志,只可惜现在的他并未看到改革的阻力,相比那位执拗相公王安石,他的主张还稍显温和。

这样的朝堂还变个屁的法?叶安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与其在东京城中麻木的赚钱度日,不如去甘凉二州,在那里同样能赚钱,还是进出口的“外贸生意”只要做得好,不会比在东京城赚的少,并且普惠商号也应该开始拓展业务了,北方要站稳,南方市场要打开,而西域甚至是那条古老的丝绸之路更是叶安心中的桎梏。

树挪死,人挪活,叶安打算离开了,秦慕慕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再到后来的理解和支持,心理的变化还是挺多的。

但最后让她转变的还是所谓的自由,在东京城有许多无奈,作为阳城县君她要得体,不能穿猎装,不能骑马,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在叶安最终在叶安的“诱惑”下,连铁牛和王帮都想离开东京城了。

至于云中君侯府交给了侯三打理便好,他听闻消息哭着喊着要侯爷带上他,在他看来没有叶安就没有糖果铺子,更没有他今日的侯三。

只不过叶安还是要寻一个信得过的人在东京城中接应,至于打点普惠商号……根本不用特意委派谁,因为现在的普惠商号已经完全能独自运行,各个部门在掌柜的领导下完全可以托付,若是遇到大事,则有被叶安称为“掌柜联席会议”的决策机构。

并且叶安还挑选了几个信得过的掌柜让他们带着普惠商号热销的货物以及大量资金南下,开拓南方市场,叶安特意交代并不一定要限于东南,整个南方遍地开花最好,而主要的目标则是与大理国,南越国做买卖。

当然叶安想走不是能随意走的,他需要上奏疏,自请出外,而这一般是罪臣稍微体面退出朝堂的“台阶”……

喜欢长歌当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