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大国师为什么要安排这一切?

为什么这个人见到她,会喊她公主?她可不认为是这人真的疯了,认错人。

而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掩下所有的疑虑,将失忆进行到底。

女官将顾宁嫣带到正殿门口,自己便退到了一旁。

“大国师在殿中等着顾小姐,殿中供着神女像,奴婢身份卑微,不能入内。”女官恭谨道。

顾宁嫣看了她一眼,有些无语。

神佛难道不该庇佑众生,怎么还搞高低贵贱这一套呢。

这么想着,顾宁嫣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大国师感观就不怎么好了。

她未再言语,只带着雪狼王跨入正殿。

大殿中空旷而寂静,两边立着无数铜灯,上头燃着黄烛,满殿都是一股沉郁的中药香气,深吸一口只觉得心神清净。

“看顾小姐的样子,竟是喜欢这味道?”一道御姐音在殿中响起。

顾宁嫣回身望去,只见一位美人身着天青色的衣裙,缓缓从侧殿中走出,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女童。

美人云鬓高挽,乌发泼墨一般,只在发间插了一只色泽通透的紫玉簪。一身衣裙多以纱制,并未有繁复的花纹,却堆叠出一种云雾间的感觉。

她应该有些年岁了,可偏偏岁月未在她脸上留下半分痕迹。面容清丽脱俗,脂粉未施,透着一种不容冒犯的气势。

顾宁嫣只看了一眼,便依着规矩朝着大国师行了一礼。

“见过大国师。”

“顾小姐无须多礼。”大国师淡淡道,说话间,便已到了顾宁嫣跟前,“听闻顾小姐前些日子伤了头,损了记忆,不知如今可好了?”

“多谢大国师关心,伤势已经好了,只是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顾宁嫣幽幽地叹了口气。

“那真是可惜了。”大国师淡淡说道,“我也懂一些医理,顾小姐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顾小姐看看。”

顾宁嫣第一个反应便是拒绝,开什么玩笑,这个大国师虽然长了一副超凡脱俗的御姐脸,可全身上下都透着虚伪。

让她替自己看伤,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呢。

她眨了眨眼,立刻露出一副伤心不已的模样,“大夫说,我这个病不大好治,就……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1张

她原本是想拒绝的,可对上大国师的眼神,她忽然就改主意了。

“劳烦大国师了。”

这个大国师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是在对她的试探,那么她干脆就让她看个够,也省得后续麻烦。

大国师似乎没料到顾宁嫣会这般爽快,竟是微微一愣。

殿中那沉郁的味道似乎更重了,顾宁嫣躺在后殿的榻上,感觉着大国师的手指按过她的后脑,只觉得舒服得仿佛要睡着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一梦醒来,意识到自己在哪儿,猛的坐起身。

糟了,她怎么睡着了?

“醒了。”大国师道。

顾宁嫣有些戒备道,“对不住,我睡着了。”

“无碍。”大国师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2张

一脸高深莫测道,“你这伙伴倒是忠心得狠,见你睡着了,竟是半步也不让我靠近。”

顾宁嫣有些疑惑地看向床榻一侧,只见雪狼王蹲坐在她的榻前,犹如威风凛凛的守卫。

她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亲昵摸了摸雪狼王的脑袋,“谢谢你啦雪儿。”

雪狼王这才放松了一下四肢,享受般的微眯了一下脑袋。

大国师再度神色莫明,“在西戎国有一个传说,相传雪狼王是西戎国的圣物,每一代的雪狼王都会挑选自己要侍奉的主人,终其一生不离不弃。而被雪狼王选中之人,便是西戎国的圣女,受万民敬仰。”

顾宁嫣摸着雪狼王的手抖了抖,虽然她知道穿越必出金手指,可也不用一出场就这么逆天。

废材升级也好过这种一上来就被架到高处的强,总让人感觉下一秒就要被炮灰。

大国师目光灼灼,还在等她的回答。

顾宁嫣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只能装傻道,“大国师也说是传闻了,既是传闻便不可尽信。”

虽说雪儿是很有灵性了,但将挑选圣女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一只动物做主,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草率。

“原本我也以为只是一个传闻,毕竟雪狼王已经消失很多年了。可今日,我却又不得不相信,真的有天命一说。”大国师说道。

“若西戎国能迎来新一任的圣女,国力必将昌盛无极。”大国师的眼中闪着热切的光芒,看得顾宁嫣后脖子一阵凉意。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引得别人垂涎三尺。

“我会奏请陛下,奉顾小姐为西戎圣女。”大国师又道。

顾宁嫣瞬间急了,措辞一番道,“大国师,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可能是雪狼王一时看走了眼呢?我觉得我可能没那么大的本事。”

什么劳什么子的圣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差事,她半点也不想当。

大国师的神色变了变,正欲说什么,只听见殿外传来宫人恭敬的声音,“国师大人,陛下传了旨意来,请顾小姐过去。”

顾宁嫣没有错过大国师眼中一闪而过的愠色,看来,这个大国师内心并不服从西戎女帝。

“我知道了,下去吧。”

大国师应了一声,转头对顾宁嫣道,“想来陛下也是想见一见未来圣女,我这就命人送顾小姐过去。”

“有劳国师大人。”顾宁嫣淡淡一笑。

出了国师殿,仍是方才领她来的那名女官侯在那儿。等走过了那座石桥,顾宁嫣转头看了一眼这座建在湖中心,好似遗世独立的殿宇,总觉得处处都透着怪异。

西戎是女帝的西戎,所有的权力都掌握在帝王的手上。而偏偏,却还立有一个国师,象征着信仰的归属。

那么,皇权与信仰,真的能共存吗?

看起来超脱于皇权之外的大国师,真的甘心只做一个困于一殿中占卜星辰日月的棋子?

顾宁嫣只觉得自己这双眼睛,看透了太多。

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她回看国师殿的同时,大国师冷佩儿同样透过那密阖着的窗棱在审视她。

一个读不出命数的女子,被千方百计地弄回到西戎来,到底带来的是生机还是灾厄。

喜欢穿书后,男主跪求我不要和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