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台湾女rapper18岁

雨秀急匆匆的离开了。

屋内独留下曲绿琴和她身边的丫环,以及另外一个英王府的小丫环。

曲绿琴的丫环上前一步笑着对一边站着侍候的小丫环道:“这里有没有雨前龙井?我们小姐最喜欢喝的是这种,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奴婢去看看。”小丫环应声道,转身也往外行去。

主仆二人对望了一眼,曲绿琴的丫环上前在窗口处站着,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曲绿琴看了看床上,床上的“曲莫影”一动不动,自打她进来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动静,可能就是在昏睡。

她站起来,快步到曲莫影放置在床前的桌上,拿起面前的一个空的茶杯,从袖口处掏出一块帕子,在茶杯里仔仔细细的擦了几遍,而后把茶杯重新放玉,帕子塞进袖口,依旧握着之前的那块帕子,这才退回到之前坐的椅子前。

整个过程,动作极快,几下就完成了。

再回到自己椅子前的曲绿琴松了一口气,目光再一次落到纱帐中的曲莫影的身影上,不觉得这个时候曲莫影会醒来,就算是醒来又如何,难不成还能看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原本就是要死的人。

心里这么想的,终究还是不放心,曲绿琴又站了起来,举步往床前过去,想确认一下曲莫影现在的状态。

“小姐,来人了。”丫环忽然低声示警道。

曲绿琴马上重新坐下,拉了拉裙角,看着和方才一般模样。

雨秀急匆匆的进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走到床前,掀纱帐往里看了看,之后眉头皱了皱,退了出来。

曲绿琴站了起来,关切的道:“王妃怎么样了?”

“还是这个样子。”雨秀低声苦笑道。

“要不要换大夫看看?”曲绿琴提议。

“太医的医术,还有什么不相信的。”雨秀无奈的摇了摇头,咬了咬唇,看得出是强压悲恸。

“太医的医术虽然是最好的,但可能并不专治这一块,可以请一些名医再来汇诊,总比现在这种情形好一些,我过来这么久了,王妃就用药膳的时候起来了,连午膳都不用吗?”曲绿琴的声音压得极低。

“王妃的身体……很不好,也用不进午膳,绿琴小姐先去用膳吧。”雨秀道,轻叹一口气。

“都……这个样子了?”曲绿琴问道。

雨秀这一次没回答,眼眶红了起来,她只是一个丫环,急的不行又如何,现在也只能祈祷上天。

曲绿琴心里已经对曲莫影的身体重新评价了一番,觉得这事应当就快了,得让祖母那里早早的派人过来对曲莫影说此事。

这件事情由曲莫影来说,比起曲氏一族自己提好多了,如果曲莫影到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也得让面前这个丫环认同。

这会更是要交好这个丫环,在曲莫影不能说话的时候,这个丫环能做一半的主。

曲绿琴抿了抿唇,看着也是六神无主,忽然道:“王妃这个样子,我也吃不下,我午膳不吃,晚膳也不吃,一会沐浴更衣,我今天晚上替王妃祈福,说不定还有些用处。”

“这……有用吗?”雨秀抬起眼睛,惶惶然的道。

到了这种时候,只要是觉得有些用处的,都会去尝试,哪怕之前觉得很荒谬的话,雨秀显然也是心动了。

“应当有些用处,抬头有神明,英王妃这么好的人,不应当遭遇此劫,必是神明没注意,向过往的神明拜祭,让他们能看到,说不定王妃就能得救了。”曲绿琴道,“这种最好是血亲去祈福,我跟王妃是同宗,算起来也是血亲,由我去比较好。”

“这……就麻烦绿琴小姐了。”

“说什么麻烦,这原本就是我份内之事,我过来就是为了让王妃快些好起来,若王妃一直这样……我……我又有何面目回府。”曲绿琴头低了下来,用帕子抹了抹眼角,把眼眶抹的微红。

雨秀也跟着默默的垂泪!

“你也不必太担心,王妃这么好的人,必然会好起来的。”曲绿琴又道。

“王妃……”雨秀心里悲痛,话说不下去了。

小丫环进来,手里拿着一罐茶叶,正是方才曲绿琴叫的雨前龙井。

她还没说话,曲绿琴身边的丫环已经一手接过,伸手在唇边摇了摇,示意她别说话,别惊扰到床上睡着的英王妃。

小丫环会意,退后依旧站在边上。

雨秀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小丫环送过来的茶叶,没怎么在意。

“方才……外面是什么事情,这么急?”茶叶的事情安然度过,曲绿琴就问起方才雨秀匆匆出去的原因。

“我们王爷要来了。”雨秀抹了一把眼泪,道。

“英王殿下要过来?现在吗?”曲绿琴一惊,站了起来。

“这会在来的路上,应当马上就要到了。”雨秀道,“管事的让奴婢这里先准备着,免得一会惹得王爷不喜。”

都这种时候了,这位英王还只关注着让他喜欢不喜欢、顺心不顺心,曲莫影的身份地位可见一斑。

曲绿琴心里嘲讽,脸上却不显,优心忡忡的道:“既然王爷要过来,那我先回避吧!”

雨秀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曲莫影”,又看了看曲绿琴,为难的道:“绿琴小姐 也可以不离开的,您在这里是照看王妃,而且也是王妃同意了的。”

曲绿琴义正辞严的道:“我来是照顾英王妃的,既然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台湾女rapper18岁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里用不到我,我就去为王妃祈福,要准备沐浴更衣的事情,还得在庄子里找找合适的地方,就先不拜见王爷了,况且没了王妃开口,我这么留下也与礼不合,男女有别。”

“王爷过来的时候,奴婢会叫醒王妃的。”雨秀劝道,“到时候有王妃说明,绿琴小姐也算是正了名,王爷应当不会怪罪的。”

“就算是王爷不会怪责,这个时候还是先找地方才是,英王妃难得醒过来,总得跟英王殿下说说话,我留在这里算什么,还是以后再说吧,等王妃以后的身体好了,自然有机会再见王爷的。”

曲绿琴柔声道,完全是站在曲莫影的位置说话。

雨秀对她的好感更盛了,感激的看着曲绿琴,又是深深一礼:“绿琴小姐,奴婢代替王妃谢谢绿琴小姐了。”

“一家姐妹,说什么谢不谢的。”曲绿琴摇了摇手,回头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身影,“英王殿下既然来了,要不要先让王妃起来,休息一下,英王就到了,总得再整理整理。”

躺在床上这么久,一直一动不动,整个人昏睡着,若是想醒来,也的确得先叫醒了,或者还得上点妆,总得可以见这位英王才是。

曲绿琴这话也算是说的理所应当。

雨秀点点头,“那我先叫醒王妃。”

说着往床榻过去,伸手把纱帐半掀起来,身子钻进去,纱帐落下,听到她低声的呼唤:“王妃……王妃……”

唤了好几声,这才听到床上的一丝动静。

雨秀伸手去扶床上的人,一边柔声道:“王妃,您小心,您的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床上的声音很低,低的几乎让听不清楚,就算曲绿琴拉长了耳朵,也只听到低低的近乎耳语的声音。

可见床上之人气虚到什么程度。

气虚体弱,就这么一副破败的身体又怎么能占得住英王妃的位置,看吧,病成这个样子,还得起来整理一番,才能见英王。

心里嘲笑曲莫影这个英王妃当的就只剩下一个名头了,脸上却依旧一脸的关切,站起身走到近床的桌前,伸手拿起一个空的茶杯,倒入水进去,水放了一会,并不烫,她稍稍摇了几下,感觉差不多了,这才上前一步,凑过去道:“先喝口水,缓一缓,别急。”

雨秀应了一声,把纱帐内的人缓缓的放下,给靠了一个靠垫,然后从掀纱帐出来,伸手从曲绿琴手中接过水杯,道了一声谢之后,看了看曲绿琴,犹豫了一下道:“绿琴小姐要不要帮着奴婢给王妃喂水?”

“一个人不行吗?”曲绿琴看了看依旧落下来的纱帐疑惑的问道,“这纱帐是不是不太方便?”

“王妃身体不好,太医说不能太过扑风,但是这种天气又不能把窗户全堵起来,这么落下纱帐,还是有些效果的。”雨秀解释道。

“这地方太小,我如果也进去,恐怕转身不便,还是你一个人吧,我现在就去找合适的地方,晚上可以祭拜祈福。”曲绿琴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雨秀也就是客气一下,两个人挤到床前,又是在床前有纱帐落下的时候,的确是很挤。

“绿琴小姐先去忙吧,一会我们王爷过来,奴婢自会向王爷说明此事。”雨秀点头道。

这话说的曲绿琴很满意,她不急着见英王,曲莫影一死,这以后有的是机会,又何必急在一时。

雨秀的示好让她很满意,曲莫影现在病成这副样子,再用了自己擦入杯中大济量的致人虚弱的药,时日无多,可能就在这两天之内了,雨秀这个丫环就至关重要了,她得让这个丫环以及所有人看到,她对曲莫影的这一番情义……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