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时间,如同少女的丰满,一晃,便是十五年过去了。

建安二十年,太庙之内,那个开创了大汉三兴,建安盛世,一手建立理宗的,被许多百姓称之为人间神祇的大汉天子刘协,却是在一水儿的祖宗牌位面前,亲手为太子加了冠礼之后,却是实在忍耐不住,当即在满朝文武的面前哭了个稀里哗啦,痛彻心扉。

“十六年,十六年了啊!朕,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儿子啊儿子,你可算是终于成人了啊!你要是再不成人,我可实在是拦不住你外公退休了啊!”

说罢,刘协将刘禅抱在怀里放声痛哭,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啊~

十五年来,大汉的发展真的可以用蒸蒸日上这四个字来形容,出了皇宫,入目所及的洛阳城可谓是一片繁华,远远超过了北宋时期的所谓清明上河图。

甚至可以说除了没有高楼大厦之外,繁华程度已经超过刘协上辈子去过的一些以旅游为主业的三线城市了。

科技的发展带来社会的进步,十五年以来水泥的价格连年下跌,却是终于跌入了平民百姓之家,至少洛阳的绝大多数房子都已经是砖石水泥三层房了,有几栋比较高的小楼更是高达六七层之高。

当然,都是筒子楼,是河南尹自建的廉租房,住的都是贱民,洛阳城内的贫富差距问题暂时来看还是无解的。

每天早上刘协在遛马的时候总能闻到洛水之上的脂粉飘香,河水里油腻腻的全都是橱窗街胭脂水粉的味道。

由于西边买来的女人体味比汉族女子相对还是更重一些,所以,胭脂水粉的使用量也难免多了一些,那扑鼻而来半城飘香的香气之下,已经数不清这是埋藏了多少罪恶。

据河南尹自己的官方统计,洛阳城常住的勋贵及官员常住人口现在是二十七万左右,而每年卖进洛阳的异族风情女子则高达三十五万。

换言之,每年每人娶一个,那还剩出来不少,鬼知道他们是怎么玩的,但总之,每年至少要死上十几万的异族女子是肯定的,十五年了,洛阳城里几乎没有人见过异种女子老去之后的样子。

勋贵阶层堕落和腐化的速度远远超过刘协的预料之外。

当然,大汉作为仁义之师,是绝对不会亲自参与捕奴贸易的,那太残忍了。

所有的奴隶都是通过奴隶贩子经过几经辗转,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买过来的。

西边大国安息与更西边的大国罗马,本来就已经矛盾重重,征战频频,在大汉的蓄意劝和之下已经成功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关系。

实话实说,罗马的女奴隶比安息的女奴隶还是要更加畅销一些的,而国力上罗马也确实比安息要更强一些。

武器换奴隶,成为大汉与安息的最主要的商品贸易,官方舆论不遗余力的将罗马人宣扬的非常邪恶,是坏人,安息人是大汉的朋友,友谊地久天长。

卖给朋友武器,让朋友抵挡野蛮人的侵略,这很正义,汉朝卖武器卖的一点心里压力都没有。

而安息能给大汉的,除了香料、骆驼等大型牲畜、宝石等贵重奢侈品之外,也就只剩下奴隶了。

安息人抓罗马人为奴用以支付大汉帝国的欠款,卖的自然也同样是心安理得。

于是安息人为了保持战争优势就不得不大批量的朝汉朝购买武器,让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于全民皆战的国战,而为了支付武器费用他们就不得不越来越多的抓捕罗马奴隶,这就又导致了罗马对他们的仇恨一日胜过一日,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大规模国战,又逼迫着他们越来越多的向大汉购买武器和其他工业制成品,甚至是在国内为西域大都护府建设了租界。

这个,就叫做良性循环,双赢。

不过一路上经罗马、安息、西域,最终辗转成功运送到洛阳的女奴却是耗损颇多,一般来说只有漂亮的才会被运输,姿色一般的,大多都在安息内部消化了,然而由于中西方在审美上往往出现差异,有时候安息人将他们认为漂亮的女奴好不容易运送到雍州,甚至于运送到洛阳之后还要面临退货,赔得是血本无归。

被退货的女奴有些直接杀了干净,有些会被释放,但由于大汉官方法律以及民间整体舆论并不认可其作为人的身份,这些女人终究是很难活得下去的,活下去的往往也极为悲惨。

换言之十万个女奴到洛阳,往往意味着至少三十万以上的罗马女人死在了这一路上。

感谢安息友人的帮助,将洛阳建设成了人间天堂,反正但凡是个外国使者,回去后都这么说,刘协也看过几本外国人写洛阳的游记,直接就是好家伙,好像这里遍地黄金似的。

而,男**隶被卖进大汉的数量,却反而是女奴的十余倍至多,这个真没办法,十五年了,大汉的牛价虽然降下来很多,但依然高得离谱。

真的是没办法,所以只能拿人当牛来用了,慢慢的,形成了路径依赖,以至于现在在牛价大规模回落之后,还是有许多汉人觉得罗马奴隶比耕牛更好用。

这就有点反人类了,但朝廷也管不了。

况且朝廷这十五年里几乎没有一日停止了兴修水利,导致奴隶的消耗确实是大,而除了方便了运输之外,越来越多的良田随着水利工程而被开垦,就导致那耕牛是怎么养都不够。

罪恶的循环啊!

也由于安息帝国这样一个大客户的存在,大汉现在的冶铁和武器制造产业已经极为发达,焦炭高炉炼钢法早就已经发明并普及,大汉已经出现了好几座钢铁拉动的城市了。

禁军在前些年的时候已经全部换装板甲了,现在军委那帮混球们正在丧心病狂的提议给府兵也全部换装板甲,这样他们淘汰下来的盆领铁铠就都可以卖给好朋友安息了。

什么叫丧心病狂,这特么就叫丧心病狂!

大汉的府兵有八十多万,八十多万副板甲,你们这是要疯啊!

一个巨大的,连刘协都已经感叹难以驾驭的军工复合体已经诞生,且根本没有抑制的方法。

每次一想到大汉如今的繁华是建立在罗马人的血肉之上的,刘协的良心就好痛啊,这样日日夜夜被良心煎熬的痛苦,折磨得他都胖了。

繁荣之下,必有危机,刘协现在就已经能嗅到危机的苗头了,尽管朝廷再如何努力,终究是做不到汉人与西方人的生殖隔离。

混血儿在这十五年里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并且数量不少,这玩意就是柴火,数量少的时候问题还不会太大,但早晚有一天会堆积如山,一把火烧塌半边天。

当然,西域大开发的好处远不止奴隶-武器的简单贸易,目前,印度北部地区基本上都已经沦为大汉的殖民地了,更往南的土地也不是打不下来,而是实在是看不上了。

目前这里已经是大汉最重要的甘蔗种植和蔗糖生产基地,由张飞作为总督在此坐镇,地位仅在曹纯之下。

于是张飞莫名其妙的就又成了文官了。

每天就是种甘蔗,吃甘蔗,运输蔗糖,再拿这些甘蔗渣酿酒运回去。

亦或是拉拢分化本土土著,扶持利益代理人和买办阶级,从他们手里收土特产和大型牲畜,再赔钱卖给他们粮食。

没办法,这里的土地和农民都种甘蔗了,粮食根本就没法自给自足,这也就导致了本地虽然也爆发过几次造反想撵走他们,却是轻而易举的就被张飞反手镇压了。

反抗军根本就形成不了规模啊,毕竟他们的粮食生产已经无法自给自足了,张飞也知道,这既是他来钳制原住民的手段,也是朝廷钳制他的方式,可如此规模的反抗,莫说是问曹纯求援,一丁点打仗的乐趣都享受不到啊!

过几年回朝,真的要进尚书台做尚书了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热门小说 第1张

欺人太甚了啊!我也想进军机处啊!

还有一些西域地区的其他殖民地,已经成为了大汉的棉花种植中心,与张飞这头大同小异。

大汉军队现在的装备越来越精良,军事素养也越来越高,宿卫和洛阳禁军中甚至已经出现了万人规模的,类似于波兰翼骑兵这样华丽却死贵死贵的铁罐头,但真的需要打仗的时候反而越来越少,好不容易见着点能打仗的机会,军中这些将领们就会跟苍蝇见到屎一样的扑上去。

真没仗打啊!

这些经济殖民地也确实是让大汉的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直线提高,城市里的工人们每天工作大概四个时辰左右,工资收入就足以养活一个六口之家,孩子还能免费无偿的受到教育。

村里人则无不是以进城当做人生奋斗的目标,虽说劳作依然辛苦,但至少衣食无忧,几乎家家户户每天都能喝得起茶,每个人每天平均要吃足足两块蔗糖,喝一到两瓶酒。

一些年长者回忆起当年天下大乱人相食的惨状,再想想现如今这天堂一般的美好生活,简直是恍如隔世一般。

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民间为什么会对刘协掀起一股在他看来不正常的,畸形的忠诚。

不,那不是忠诚,那简直就是变态了的,宗教式的个人崇拜。

尽管刘协已经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的展现自己的亲民,但是毛用没有,甚至反而起到了反效果。

道教那帮牛鼻子说自己是什么,开元无极万圣十方无量天尊,佛教那帮秃驴说自己是什么菩提伽耶万佛之主。

远传进来的天主教徒说自己是……不重要,那就不是个“人类”会去信奉的教,目前只流传于奴隶之间,而且只能偷偷摸摸的搞,一经发现就地处死,特别的残暴。

不过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传播的速度和规模都不怎么样,鬼知道大汉现在百姓现在信的这个算是什么教。

百姓普遍认为刘协真的是天之子,在朝廷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前提下,各地城市和县城里还是各自树立起了自己的石像、铁像、铜像。

一开始,每天都会有老百姓给他的人像上香,却是让刘协觉得格外的晦气:我还没死呢啊!

结果后来他们就改膜拜了。

据说,许多百姓在吃饭前和睡觉前还会对着洛阳的方向再叩拜一次,以感谢天子带给他们的美好生活。

也不知道怎么传的,传来传去就传出来一堆礼仪和规矩。

更诡异了啊有木有!

有点类似于倭国的一神教了啊!再这样下去我要成天皇了啊!

奈何刘协下令查了好几年,校事府那帮废物却始终没能查得到这个邪教的教主以及骨干都是谁。

这个邪教的势力在国内已经是愈发的大了。

当然,这也就导致了不管是臣民百姓还是军官军将,都在疑惑同一个问题:陛下为什么还不发兵统一吴蜀呢?

是的,十五年了,赵韪和孙策依然还活着呢。

军中将士们等得眼睛都绿了!

蜀么,其实倒是也还好,已经是到了嘴边的一块肉了,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咽而已。

因为蜀地产茶和蜀锦,这两样东西在中原实在是太好卖了,又是豪强政治,本地豪强基本上已经垄断了整个蜀地的方方面面。

于是蜀地大量的种桑种茶,却是粮食的产量一年低过一年,需要大量从中原进口,基本上已经算是被朝廷给半殖民地化了。

最最关键的是,朝廷方面认为蜀道难,不利于大规模贸易,为了保证商路的畅通,实质上已经彻底沦为买办阶级的蜀国权贵,逼着赵韪已经把剑门关都给拆了。

赵韪也想得比较开,反正你刘协要打,我肯定扛不住,索性也就躺平了,不但早就已经遣子为质,而且将益州全部的军队几乎都放在了南部地区,一门心思的去开发蛮夷之地去了,顺便为中原王朝再多提供一些宝石香料药材等土特产。

朝廷呢,隔三差五的找茬管他们勒索一番,使得益州的王庭根本无法积蓄国力之外,就没做过别的事情了。

好像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认同赵韪这个蜀王的地位一般。

而之所以留着赵韪,说来却也是因为一个堪称好笑的理由:朝廷,需要赵韪来供养孙策。

喜欢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热门小说 第2张

!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