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这一次中忍考试,因为大筒木一族的潜在威胁,有更多的忍村派出忍者参加。

某种程度上,要比大和、鼬他们那一届,更加精彩。

单单是鸣人和佐助这两名引发了轩然大波的超级新生代,就已经万众瞩目。

再加上那些不甘示弱,跃跃欲试想要挑战鸣人佐助的年轻人一同参加,注定了会无比精彩。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个村子的队伍相继抵达木叶村,准备参加考试。

“这就是爸爸给我们安排的新身份?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中走出的下忍和上忍?”

博人和佐助又重新走了一遍木叶大门,老老实实地递交上了伪造的邀请函和文书。

“时之村……?”

钢子铁和神月出云狐疑地看着这两人,反复检查着邀请函,确认这是真的。

“只有一名下忍参加考试吗?”神月出云问道。

“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一个人参赛的话,基本没有赢的可能,这一期的天才非常多,刚才过去的那个音忍村的红莲,实力非常强劲,都带着两名队友参赛。”

“我们是小村子,没有什么更多的优秀人才了,强行派过来也只是让他们送死。”

“说的也是……”神月出云在文件上盖章放人。

“不要在村子中擅自争斗,这是原则,一旦违反,就算你们跟鸣人的关系不错,我们也不会手软的。”钢子铁警告道。

两人点头,进入了村子。

博人低声道:“看样子他们手中掌握了我们的部分情报。”

“当然,不要太小看忍界第一村,鸣人在训练你的事情,在有心人那里不是秘密。”佐助平静说道。

“啊!那怎么办?我到考试中肯定会使用螺旋丸的,这是爷爷开发的术,他老人家要是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就说鸣人教给你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鸣人。”

两人以合理的身份进入了木叶村,等待着考试时间的到来。

越来越多的队伍进入木叶村。

但没有人真的敢嚣张,十多位影级强者压阵,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一位影级就能撑住一个村子的时候,木叶村已经悄然间拥有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体量。

“这里就是木叶村……哼,赶快开始考试吧,我都等不及了。”

红莲握了握拳头,肆无忌惮地左顾右盼,用挑衅的眼神跟每一个人对视。

“红莲大人,我们还是低调点比较好吧,这里可不是我们的村子,而且我们音忍的身份也很敏感,木叶的人一定会盯死我们的。”头上缠着绷带的多斯小声道。

“没错,木叶的人早就知道音忍村是大蛇丸大人的村子,我们还是……”

“闭嘴,就算真有影级强者出手,我也不怕!”红莲喝道。

多斯和萨克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无奈和不忿。

但红莲是首领,他们没有办法。

“次郎坊大人,您是带队上忍,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多斯转而看向了沉默寡言的次郎坊。

次郎坊一脸冷酷:“我不在乎你们最后是死是活,就算死在考试里也无所谓。”

“哼,你这死胖子死了,我都不会死!别以为你是带队上忍,就敢用这种语气对我指指点点。”红莲冷冷看着他。

“啧,麻烦的女人。”次郎坊闭上了嘴巴。

真打起来,哪怕用上咒印进入状态二,他也不是红莲的对手。

红莲的晶遁能把忍术都晶化,非常难对付。

“嗯?黄毛的小子,那家伙就是漩涡鸣人?去打个招呼。”红莲看到博人,立刻走了过去。

“喂,你应该认错了。”次郎坊慢吞吞说着,却没有任何阻止的举动。

红莲非要作死,那就去死好了,他不理会。

“……我不是鸣人,你认错人了。”博人看着盛气凌人的红莲,谨慎道。

佐助看了红莲一眼,立刻就认出来了。

原来是她,当年在大蛇丸手下,不断挑战他,想要吸引大蛇丸宠爱的家伙……

“博人,不要理会她,一切等到比赛的时候再说。”佐助道。

红莲不耐烦地看着佐助:“你又是谁?”

“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忍者罢了。”

“那就滚开,我没有在跟你对话。”红莲冷冷道。

佐助微微摇头,这家伙倒是一点都没变,自尊心过于敏感,迫切想要表现自己,吸引大蛇丸的关注。

唰!

一道石头打来,直扑红莲面门。

红莲迅速结印,当即抓住这石块后,将其变成了一块粉色水晶。

“进了这个村子,就要守这个村子的规矩,不要随便挑衅陌生人,而且他真的不是鸣人,只是在面容上有些类似罢了。”佐助从树上跳了下来。

嗯,少年佐助。

成年佐助下意识拉了一下头上的绅士帽,拨弄了一下自己厚厚的头帘,遮住了半边脸。

“宇智波一族的族徽……你是宇智波佐助?”红莲精神抖擞。

少年佐助却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走到了博人身前。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热门小说 第1张

听说鸣人那个笨蛋一直在训练你,你跟他是什么关系?老实说,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还以为四代大人偷偷摸摸生二胎了。”佐助道。

“啊这,你这么编排当今火影,真的没问题吗?”

“四代脾气很好的,才不会在意这种小事……能让鸣人那种傲慢无比的家伙专门抽出时间来训练你,看来你有很大的潜力,我期待跟你交手。”佐助主动道,露出了亲近的笑容。

“……”

博人无所适从,下意识看向了另一个佐助。

原来少年时的老师,这么自来熟吗?喜欢跟陌生人交朋友?

“……”

佐助把帽子拉的更低了,他看到这样的自己,觉得辣眼睛。

反了,完全反了。

这个自己,为什么会给他一种鸣人的感觉?!这种别扭的亲和力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这时候的自己所能拥有的吗?

“没有失去父母和鼬,没有失去族人,一族的力量被死死压制,压根就不敢考虑发动叛乱的事情……说不定,这样的我,才是正常成长后所拥有的性格。”

成年佐助努力安慰自己。

可每多看一眼,看着这个仿佛少年自己跟少年鸣人结合而成的怪胎,他就感到一阵恶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为什么你看到我就要露出很难受的样子?而且,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感觉你有些眼熟。”少年佐助陷入沉思。

“你认错人了。”

“这样啊。”

这里的热闹场景,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咯咯咯。

背着葫芦的少年走了过来,一脸暴虐。

眼组织派来的神秘少年斯玛鲁,也悄无声息出现在不远处,看着这场冲突。

氛围变得紧张起来。

轰!

大地中有一棵棵大树钻出,逼的众人各自退开。

“你们在干什么?擅自交手会被取消参赛资格,不要忘了你们各自的任务。”

大和用一张面瘫脸望着这些人。

“没错,要是违规的话,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哦。”兜也悄然出现,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看着这些人。

“大和,兜,居然是这两人……”

“这就是木遁啊,传说中最能克制尾兽的力量之一。”

“写轮眼和木遁都在木叶村里,过去最有威慑力的尾兽,对木叶的人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威胁了。”

很多外村的人脸色一变,露出了忌惮之意。

更有少数人,却注意到了兜,惊疑不定。

“这个人,难不成就是那一位的第二个弟子?”

“据说他从忍校毕业后,音讯全无,应当是加入了根部……现在终于现身了。”

大和的实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这种查克拉量再搭配木遁,还有那一位的多年教导,少说也是个精英上忍。

要是忽然爆发一下,展现出影的力量,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反而显得理所当然。

“这,木叶的强者也太多了吧……”

“最让人绝望的是,这些影级强者覆盖了各个年龄段……那个宇智波鼬也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这个大和拥有强大的木遁。”

“这两人就像是当年的初代和宇智波斑一样。”

“其实我更关心兜的实力,他当年似乎对医疗忍术感兴趣?说不定走上了媲美纲手的道路。”

各个村子的带队上忍们神色各异,无比嫉妒和无奈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会断的 热门小说 第2张

木叶的强者源源不断诞生,强大到让其他村子绝望。

“兜……”

别人还不觉得什么,可成年佐助看到这家伙,脸色立刻就是一变。

这混蛋当年可带给他不少心理阴影。

还将当时刚获得了永恒万花筒的他,给狠狠毒打了一顿。

“兜……”

“嗯?”

兜意外地看了成年佐助一眼,笑容温和。

可就是这满是虚伪的微笑,让成年佐助厌恶无比。

“看来在你的观感中,我是个非常糟糕的人啊……”兜推了推眼镜,有些好奇未来的自己对佐助做了什么。

按理说不应该,他可是玄逸的二弟子,跟三弟子佐助的关系就算不怎么亲近,也不至于敌视才对。

“哥哥说过,这个人所处的时间线,跟我们这个时代的时间线截然不同……真是好奇。”兜暗中思索着。

另一个时间线中的自己,对佐助做了什么糟糕的事情吗?

在强大力量的威慑下,众人散去。

耐心等待着中忍考试的开始。

与此同时,浦式也打算行动了。

“嗯,一尾已经送到木叶了?”浦式随口道。

“已经送到了,你知道的,凭我爱罗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在那个恐怖的村子中做出些什么来。”千代不解道。

浦式不屑一笑:“凡人,你搞错了一件事,我根本就没有把一尾放在心上,我爱罗的死活我不在乎。”

他需要一双优质的眼睛,最好是有进阶潜力的眼睛。

浦式盯上了雏田和花火,整个日向一族,只有雏田和花火的眼睛最为合适。

“不过,这个时间点上的雏田,居然被封印了双眼,日向这个分家简直就是一群傻瓜。”浦式一脸轻蔑。

高度纯净的白眼,在大筒木一族中都很有价值。

结果日向一族居然废掉了一双纯净白眼?

“舍人那个家伙曾经得到了花火的眼睛……”浦式念叨着。

“浦式阁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舍人不是早就死了吗?花火还很年幼,她的眼睛也完好无损。”

“老太婆,闭上你的嘴巴。”

浦式勉强站起身来,打算先看看雏田的状况。

据说笼中鸟之术很棘手,但浦式非常自信,他相信自己拥有突破封印的能力。

要是雏田不管用,他就只能对花火下手了。

“可惜找不到日向火门或者眼组织的鬼,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浦式有些遗憾。

挖来一双净眼装上,也很不错。

浦式耐心等待着时机。

等众多考生进入木叶森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进行考试的时候,就是他下手的时机。

攻击雏田,挖走眼睛,顺手再夺取鸣人体内的九尾,这一趟就圆满了,他可以发动犁,返回他自己的世界。

至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式会不会同意他这么做,这个时间点上的自己急匆匆赶过来后又会是什么样……这些,浦式都顾不得了。

还是赶紧逃回未来,跟桃式金式汇合比较好。

他们三个联手,再把那个时代的一式找出来,不信抓不到所有的尾兽!

“一式带着一只十尾的事情,也要尽快告诉小桃。”浦式算计着。

在中忍考试开始的时候,打算做些什么的不只是大筒木浦式。

还有其他的家伙,打算趁着所有人的精力都被吸引到木叶的时候,展开行动。

“刹那那家伙被长门他们袭击了?那个神秘的轮回眼强者再次出现?”

黑绝看着眼前的白绝,心中惴惴不安。

这个轮回眼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不成又是一个因陀罗的转世身?

那岂不是完蛋了。

“浦式那混蛋还没有死透,我也不知道母亲所提防的同族,究竟有多少人……”

黑绝下定了决心。

“你打算怎么做?带土他们也不再信任你,还恨不得杀了你,你把好好的局面搞成这个样子,已经很难收场了。”白绝问道。

“你这个低劣的工具,在责怪我吗?我能怎么办?大筒木族人接连出现,我能怎么办?我还要潜入眼组织获取情报,摸清这个群体的底细才行!除了摘走长门的一只眼睛,我没有别的选择。”

黑绝低吼道。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

“不能再等了,我要着手准备复活那个家伙,带土玄逸什么的全都就靠不住,还是让他自己来执行月之眼计划。”

黑绝极为暴躁地说着,身形就开始缓缓钻入地底。

喜欢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