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江词第一次来一起念佛的时候就与谢芫儿严正声明了,道:“话先说在前头,我虽陪你念佛,但我不吃素的啊。”

谢芫儿似有似无地勾了勾嘴唇,应了一声:“嗯。”

江词道:“该喝的酒我还是照喝的。”

谢芫儿道:“好。”

随后谢芫儿在他身旁的蒲团上坐下,手里拨着念珠,江词看了看她,道:“你不打算给我讲讲,这佛经应该怎么念?”

谢芫儿道:“你真要学?”

江词道:“那不然我在这里干什么?”

谢芫儿见他如此诚心诚意,当真拿了一本佛经来与他,他一边翻看,她就一边给他讲解。

他看两遍就能记住,但就是毫无悬念地觉得枯燥无趣。

他道:“看来是我还是适合凡尘俗世,真要是入了你们佛门,自己都要把自己闷死。”

谢芫儿道:“那现在是不是后悔了,你也可以选择不必花半个时辰的时间耗在这里。”

江词道:“后悔我是不后悔,起码前半个时辰我是爽过了。”

谢芫儿:“……”

这话怎么听怎么怪怪的。

前几晚,江词还能耐心地了解了解,但紧接着他发现,佛经就那么些,他一一过了一遍之后,就是反复揣摩领悟。

谢芫儿能静下心来修行,他不行。

所以后来谢芫儿打坐修行之际,他就偶尔帮谢芫儿点点灯上上香,又拨弄拨弄她的念珠,敲敲她的木鱼。

啥都碰过一遍以后,江词便百无聊赖地坐在蒲团上,手肘抵在腿上,单手支着头,歪头瞧着谢芫儿。

谢芫儿忽而睁开眼,转头就对上他的视线,问:“看甚?”

江词道:“你如何知道我在看你?”

谢芫儿道:“感觉。”

江词道:“看样子你也不十分专注嘛。你要是足够专注的话,是感觉不到我在你旁边的,也就更加感觉不到我在看你了。”

谢芫儿:“……”

诚然,这确实是个问题。

谢芫儿发现,自从江词跟她一起进佛堂了以后,她是明显感觉到注意力没有以前那么集中了。

就是她再怎么心静,也抵不过旁边有个干扰她的人啊,一会儿胡乱敲两下木鱼,一会儿拨拨她的念珠。

谢芫儿平心静气道:“我承认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1张

,是我修行不够。”

然后谢芫儿便与他打商量道:“要不你还是出去?”

江词继续支着头看她,道:“我不是跟你约定好了吗,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言而有信。”

谢芫儿默了默,道:“我是不是应该为你的言出必行感动一下?”

江词道:“那就不必了,又不是外人。”

不过江词也没有过分干扰她,他总不能因为自己信守承诺来陪她念佛反而使她没法专心念佛吧,这不就本末倒置了么。

所以后来江词要么带两本兵书到佛堂里来看,要么白天忙公务倦了,便支着头阖眼小憩。

两人互不相扰,倒也莫名的融洽静好。

眼下,谢芫儿修行完,睁开眼来,身旁一直没声儿,她转头一看,他可不就又睡着了。

他始终支着头微微侧着脸面向她这一边,灯火将他的脸淬得明暗深浅有致,整个轮廓线条也十分流畅,端的是干净俊朗。

谢芫儿便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约摸也是有感觉,江词忽然就睁开了眼,眼里浸着淡淡的睡意,对谢芫儿道:“结束了?”

谢芫儿道:“结束了,回房睡觉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 热门小说 第2张

吧。”

江词是个武痴,天天想着干架,他在家里很难挑唆到苏薄跟他干一仗,所以基本把主意都打到了谢芫儿头上。

光晚上练半个时辰的功哪能够。

平时的日常生活中,他是抓住一切机会想跟谢芫儿过两招。

比如早上起来,他突然就对谢芫儿来一掌。

但有了之前的经验,他边出掌就边提醒道:“接招,不然我这一掌可能又会拍在你胸脯上。”

谢芫儿一听,顿时瞌睡全醒了,在他一掌推下来之前,侧身往旁边一躲,于是江词就一掌拍在了她方才躺的床褥上。

这往往让江词更加兴奋。

她一躲,不就表示她肯接招了么。

那必须得交个手啊。

江词反应也忒快,当即朝她反掌攻来。

谢芫儿是被逼着跟他在床上打架,打得床褥衾被一团凌乱。

最后谢芫儿实在招架不了了,躺床上挺尸,认命道:“你拍吧,你这一掌想拍哪儿就拍哪儿,我没意见。”

江词蹲在她身边鼓励她:“别这样,你也可以拍我。”

谢芫儿幽幽看他一眼,道:“我拍不赢你。”

江词见实在煽动不了她,而且早上起床的时间也有限,便不再耽搁了,道:“也罢,看来晚上还得加强练习。”

随后他就起身更衣了,等花枝打水进房来侍奉谢芫儿更衣洗漱之际,一看那满床凌乱,直接就震惊了。

震惊过后,又是一阵狂喜。

趁着江词出了房间,钟嬷嬷进来收拾床榻,也是一脸的姨母笑。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