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bgmbgmbgm老太太毛多多

回到杏花胡同后,他们准备了下,将该带的东西放进车里,下午三点的时候,苏白开着车,向着孙店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自己开车,走孙店这条路线是最快的,整整比走涡城那条路少一个小时。

苏白当年在亳城上学时,放假回家都是车接车送的,因此对于这条路是熟悉的。

行过半途,天阴了下来,紧接着下起了小雨。

“上午大晴天,还说这天气预报错了呢,没想到这还真的下了。”苏白道。

“天有不测风云嘛。”姜寒酥道。

苏白打开了雨刮器,道:“带了这么多东西,如果雨下大了,车子不能开到你家门口就麻烦了。”

姜寒酥他们村从村西到村东的那条乡间小路是没有修的,一旦下雨变成泥路,车子可进不来。

而从村西到姜寒酥的家,偏又有不小的距离。

车子继续行驶,雨下的也越来越大。

因为这条路走的是近路,多小道,少大道的原因,苏白发现他高估自己了。

他对这条路确实是熟悉,但那是小时候在亳城上学时的熟悉,加上前世,他如今对小学的记忆已经过了十几年。

而且,这几年时间里,村里的改变也很大。

再加上大雨,看不到太远的距离,苏白走错了好几次路。

还好有导航在,虽然一些小路现在还没有加进去,但只要偏航,转过头从大路走,依旧能走回正轨上。

但从大路绕,要经过花沟,楼集等镇,从这里走,要比走涡县那条大道更远。

如果说走涡县那条道回去要三个小时的话,那走花沟,就需要最少四个小时。

而如果苏白不走错,从亳城到孙店的这条近路,只需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

再又走错了几次后,苏白不再走原先那条道,直接跟着导航,走起了大路。

这要是再想着抄近路,如果再走错几次,那恐怕就算是到明天也走不回去。

还是老老实实走大路吧,有导航在,最起码走大路不会错。

不过因为走错了好几次路,他们已经耽误了三个小时时间,这从大路回去,还得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他们是下午三点走的,现在已经六点多了,这到家,没有九点是不够的。

“怪我,小时候是认识这条路的,但过去那么多年了,有些地方都变了,让我给忘了。”苏白道。

“没事,不急的。”姜寒酥道。

苏白在一个路边停下,然后拿着伞,从后备箱里拿了些吃的和喝的。

关上门,苏白走回了车内。

“这里有水果还有些面包,先垫垫肚子吧。”苏白道。

中午他跟姜寒酥都没吃多少东西,那几口菜能顶什么饿,所以到现在肯定都有些饿了。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拿了个苹果吃了起来。

苏白吃了几个小的软面包,然后又喝了口水,便开始继续上路了。

姜寒酥将那个苹果吃进肚子里后,剥了个橘子,然后掰开一半,喂到了苏白的嘴边:“给。”

苏白张开嘴,将她手上的那半瓣橘子吃进了嘴里。

苏白吃完,姜寒酥将剩下的那半瓣橘子也喂进了他的嘴里。

虽是夏天,但因为大雨的缘故,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苏白打开车灯,继续往前行驶。

两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到了临湖。

从临湖到苏家村就快了,最多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到。

此时,姜寒酥又接了个电话。

“又是林婶得来的吗?”苏白问道。

林珍因为担心姜寒酥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到家,此前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bgmbgmbgm老太太毛多多 热门小说 第1张

就已经打了好几通电话。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苏白看了看外面丝毫没有停下迹象的大雨,道:“雨那么大,你们村口的那条路已经进不去了,现在都快九点了,泥路坑坑洼洼的,天又那么黑,走也不好走,不如在我们家住一夜吧,等明天上午,我再送你回去。”

“不行的。”姜寒酥摇了摇头:道:“那些书本被子什么的可以先放在你家,但是我得回去。”

“我说行就行。”苏白没好气的说道:“这么大的雨,你走回去鞋子陷在泥里,以你那点力气恐怕提都提不上来,还有,要是伞一不小心再被风给吹走了,你就等着明天上医院吧。”

“还有,林婶现在肯定在家准备接你呢,你只要到了村口,不管外面风吹得再大,雨下大的再狠,都肯定会去接你的,这大晚上的,先不说被雨淋湿生病这件事了,这泥路那么滑,你们俩要是有人栽倒了怎么办?”苏白问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其实没有谁比她更知道一下雨,她们村的那条小路有多难走。

关键要是那条路离家近就算了,还那么远。

整整要走半个小时呢。

这么大的雨,到家衣服肯定也全湿了。

关键要是她自己倒是无所谓,淋湿就淋湿了,只要能回到家就好。

但是就像是苏白说的那样,自己要是到了村口,母亲肯定会来接自己的。

母亲才生过一场大病,可不能再让她遭罪了。

“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姜寒酥道。

“我来吧。”苏白停下车,给林珍拨了个电话。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bgmbgmbgm老太太毛多多 热门小说 第2张

寒酥怕林珍淋着摔着,但林珍又何尝不怕呢?

这一对母女,谁又比谁吃的苦少,谁又比谁的身子强得多呢?

苏白将情况一说,林珍便同意了。

“苏白,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别伤害她。”林珍道。

“放心,我比你想象中更爱她。”苏白道。

“再过两个月你们就要上大学了,有些事我也不想问了,但我这个女孩的性格我知道,她只要喜欢你,是会喜欢一辈子的。”林珍道。

“林婶,时间会证明一切的。”苏白笑道。

“是啊,时间会证明一切。”林珍也笑道。

挂断电话后,苏白启动了车子。

“母亲同意了?”姜寒酥问道。

“嗯。”苏白道。

“那你们最后又聊了什么?”姜寒酥问道。

苏白笑了笑,道:“秘密。”

“讨厌,连我都有秘密吗?”姜寒酥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你妈让我别伤害你,我说,我比她想象中更爱你。”苏白道。

“哦。”姜寒酥轻声道。

……

喜欢从2012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