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陈义山把一切都猜了出来——

地面上的那株桃树肯定是神分身所种的,也就是遗留在上古时期的自己栽培出来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触之如亲手所植的感觉?

回想起来,自己和白芷遗失在上古时期的时候,乾坤袋里还有几颗从颍川老家带走的仙桃,陈香是吃过的,桃核也留存的有。

在自己和白芷被盘古祖神送回到原本的时代之后,神分身与陈香经历漫长的等待,一定会多方寻找自己和白芷的下落。

他们知道自己和白芷是来了昆仑虚,所以他们也必定会来昆仑虚寻觅。

神分身虽然没有吉光羽衣,可是本尊会的一切神通,神分身也都会,凭着逆空神通,带陈香登上此岛,虽然会有颇多困难,但只要有心为之,多花些时间和功夫也不难做到。

他们来的时候,昆仑虚当然早就成一片废墟了。

不难想象那时候他们是何种心情!

他们艰难寻找,但是在地面上肯定找不到自己和白芷的踪迹!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和白芷已经被盘古祖神送回了三千六百余年之后的世界!本尊和分身虽然是心意相通的,但也有例外,譬如说被某种强大的法力隔绝,被某种强大的宝贝束缚,或者,被时空隔绝,感知,便无从谈起了。

所以,神分身与陈香肯定认为自己和白芷死在了这一场诸神之战中!

那么,尸体应该是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下吧?

于是,神分身施展土遁神通,带着陈香潜入地下寻找,结果当然还是一无所获的。

可他们却在无意中发现了这座保存完好的寝宫。

他们必定也看见了九天玄女娘娘为陈义山所绣的像。

或许是心灰意冷了,他们接受了自己和白芷身死并尸骨无存的结果,在这个有绣像可以凭吊的地方,他们建造了一座自己和白芷合葬的坟茔。

没有尸体,坟茔中埋得应该是自己和白芷穿过的衣冠吧,或者是自己和白芷留下的其他物品。

所以,这座坟墓是衣冠冢啊。

……

原本来昆仑虚是为了打听洛神娘娘的行踪,顺便帮无极天尊清理门户,解决掉守常恶仙而已,在来之前,陈义山绝不会想到,他自己会站在自己的坟前!

这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又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啊!

陈义山很想大笑一通,又很想大哭一顿。

一场意外的逆空而行,到头来居然弄得父子相隔,妻离家散!

“盘古祖神啊,你害陈某不浅!既然将我夫妇都送了回来,为什么独独撇下我儿?!”

陈义山仰面大声喊了一通,发泄着心中的愤懑,低下头来又叹息了良久,忽然手起一道罡风,将那坟茔掀开,但见里面是一口大大的玉质棺材。

他伸手揭开棺材盖子,往里面张望——有一只乾坤袋,那是自己当初留给神分身用的,却又埋在了这里。

还有一个金项圈以及一对金手镯,都是自己亲手打造,当初给陈香佩戴的。

另有一件羽衣,是白芷亲手所织,被顽皮的陈香索去做了披风。

又有个薄薄的小褥子,是白芷用仙草编的,当初用来包裹初生的陈香所用,如今都在这里了……

果然,是个衣冠冢。

睹物思人,回想前尘旧事,陈义山只觉得恍若一梦!

在上古时期那些年,虽然过得荒唐,却也很幸福愉快。

看如今,自己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孑然一身的站在这里,既走失了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妻子,也没有了儿子,真不知道当初求盘古祖神送自己和白芷回来是对还是错。

思到深处,陈义山不禁悲从中来,再也难以克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伤感良久,陈义山才擦了擦脸颊,把金项圈、金手镯以及羽衣披风都拿了出来,装进了那只乾坤袋里,系在自己腰上。

儿子留下的东西,就带走吧,等找到了白芷以后,也让她看看。

……

定了定神,陈义山又回到了九天玄女娘娘的闺房,坐在床头仔细思量,还有一些事情是他想不明白的。譬如说,神分身为什么要种一棵桃树在这里呢?是为了缅怀,还是另有别的特殊意义?盘古祖神降下大劫,锁镇一切先天神种,各大神明与所有神兽、神禽都不能幸免于难,连自己也差点遭了“毒手”,那么拥有大量先天元炁的神分身又是如何逃过此劫的?

想了半天,陈义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此时,他忽然听见了一道细微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陈掌教,听见贫道仙音入密的话,请速速回来花厅汇合!我等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陈义山一愣,这是无极天尊的声音啊。

好家伙,他仙音入密的法力竟如此了得,居然能透过百尺土层,深入此地!

想来是自己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他们三个都等着急了。

也罢,上去吧。

陈义山收拾好心情,起身去照妆台上的那面古镜,看看脸上是否还有泪痕,但是看着看着,猛的瞥见古镜里竟有一抹异光快速的闪掠过去!

“哎?!”

陈义山吃了一惊,连忙往后退却,再看,古镜中已经毫无动静。

仿佛刚才所见是错觉。

陈义山犹疑了片刻,暗暗忖道:“这座寝殿是被一层结界所庇护,因此才得保全,而此结界又是由先天神光所造就的,那么,释放神光的先天神物在哪里?莫非就是这面古镜?”

他睁开慧眼,仔细凝视那面古镜,渐渐发觉,古镜上有一层淡淡的幽光荡漾了开来,就好像是平静的水面上起了一层涟漪!

果然有古怪!

陈义山忍不住伸手去摸,却听那古镜“嗡”的一声颤响起来,惊的他连忙缩回了手!

颤动了数下之后,古镜便又安静了下来。

“涟漪”已经不见了。

镜面也似乎是消失了。

只剩下一个镜框,内中深邃,犹如虚空!

而虚空里,突然飘出了一根大大的黑色羽毛,落在陈义山的跟前。

陈义山下意识的往后退却,失声说道:“这是——”

但见那羽毛如花一样绽放了开来,渐渐幻化出成了一道人影!

是个女人。

她披着一袭玄色的羽裳,纤腰束裹,看上去不堪一握,长身玉立,亭亭如出水芙蓉,肌肤细腻白皙胜雪,瞳仁漆黑明亮如点墨,五官精巧的好似天工雕琢出来的一般!

陈义山惊喜交加:“九天玄女娘娘?!”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