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宋慈终究是心里存了事,以至于晚上也睡不沉了,天不亮就醒了。

她一有动静,就睡在她床榻脚边的小榻上的宫嬷嬷就醒了,翻身坐了起来,问:“太夫人?是要水吗?”

“嗯,闹着你了?”

“老奴本就觉浅。”宫嬷嬷起来,走到桌边,从暖壶里倒了一杯温热的水送到宋慈那边,服侍她喝了,又把灯罩给盖上了,道:“您再睡吧,离天亮还久着呢。”

宋慈说道:“这年纪上来了,觉也睡不沉了,你要是不困,也上来我这边躺着,咱们说说话?”

“您要说话,老奴坐在这里也是可以的。”宫嬷嬷不肯。

宋慈任性地道:“躺那脚踏有什么舒坦的,动也不好动,快上来,不然我可就要出去散步灌西北风了。”

宫嬷嬷:“……”

我从未见过如此刁蛮任性的老太太。

算您狠!

她掀了被子,躺到了宋慈身边,看着帐顶。

“是不是比睡脚踏要舒坦多了?”宋慈笑着问。

宫嬷嬷看着帐顶道:“也习惯了,小时候伺候宫中贵人,也都是这样的,当宫女的永远也睡不沉,也不能睡沉,脚踏上能躺着已是主子恩赐,有的只是坐在床尾,身上只能围一条毯子。噢,寝屋外的,也只能睡在宫门边呢。”

“那岂不是很苦?”

“当宫女的哪有不苦的,都是熬出来的,若是睡沉了,听不到主子动静,出了问题,丢活事小,就怕丢命,所以哪个当宫女的都不敢真正睡沉了。”宫嬷嬷轻声道:“若是睡沉了,管教姑姑也会给你几个板子让你长长记性,这记性长多了,也就不敢了。”

宋慈侧过身子,道:“也是难为你了。”

“都习惯了,现在也挺好的。”

宋慈沉默下来,忽然小声问:“宫嬷少时可见过闵亲王?”

宫嬷嬷侧过头来看她一眼,道:“您还记着今日桑儿的话?您这忽然的从那学了这嘴型来。”

宋慈含糊地道:“就是病得昏昏沉沉的,仿佛有人对我这么说。

宫嬷嬷皱眉,道:“老奴也只在小时候见过一眼,那会儿他还小呢,他六岁就被遣去封地了,再见他,也都是近两年再回京的时候,您若问我可对他有何了解,老奴却是不知的。”

宋慈大胆地道:“那依您看,这闵亲王会真的是先帝之子么?”

“太夫人慎言。”宫嬷嬷捂着她的嘴,小声道:“自然是的,别看姬太妃傻乎乎的,她对先帝是动了真情的,断不会背叛先帝,而且宫中素来严谨,妃子生产,且不说多人看着,就是太后娘娘也都会派人守着,敬事房的也都不错眼的盯着,就是为了避免出现有人以假充当皇室血脉的事。”

宋慈不服,道:“百密也有一疏,狸猫换太子的戏剧也有演呢。”

宫嬷嬷失笑:“戏剧终究是戏剧,难道您认为闵亲王是个假货,旁人装扮的?这不可能,若是假的,先帝不可能如此爱重。”

“那若是先帝不在后变成假的呢?”宋慈冲口而出。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热门小说 第1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