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这地村的村长,见识到了迁徙者乙的身手,他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若不是海神派来的,就不会有如此一般的厉害!

在这个村子里,迁徙者甲乙被捧成了“钦差大臣”。既然是由海神派来的人,就是这么一回事。

已经受了伤的村长,手脚不便陪上他们俩,便叫了身边的两个小看护追了上去。

迁徙者乙一见过来引路的两个小看护,问了其中一个,村子里有什么好玩的去处?这一问让此小看护吃惊了一跳:海神派来的两个“钦差大臣”,只是来玩山游水,不是来办正事的。

迁徙者乙手舞足蹈的说:“我们在金村,观看到了那里的金山光海,在你们地村应该也有好玩的去处!”

接着迁徙者甲神彩飞扬的道:“自他们发现金山以来,我是第一个爬上金山的人!”

这两个小看护,对他们俩的夸夸其谈,什么金山、什么光海,由于没有见过,根本就听不懂,对着他们两个只是嘻嘻哈哈的笑着。

迁徙者乙生气了:“我在问,你们村子里有什么好看好玩的地方吗?”

“这个……”跟在后面的一个小看护,靠拢过来,张着嘴要答话,却迟疑了一会,后嘻嘻一笑,刚出喉咙的话又咽了回去。

迁徙者乙马上安扶着他:“不要紧张,请不要把我们当作是海神派来的什么‘钦差大臣’,只是跟你们一样,一大哥,一村民。”

对方是强装着笑脸相迎,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着脑,一边还口里念着:“大哥,叫您大哥?”

迁徙者乙笑了:“对,叫我大哥。”一指身边的这个“甲”道:“也可以叫他大哥,他是‘甲’大哥,我是\’乙’大哥。”

这小看护试着唤了一声:“‘乙’大哥。”

迁徙者乙回应了一声:“耶。”接着问道:“兄弟,大哥问你,你们地村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吗?”

对方像是思索了一会,答道:“在我们这里,全是小山头,树林,没有什么好玩的,”停了一下,略有所思的:“在我们这里,倒有一处……一处好听的地方!”

“有好听的地方?!”迁徙者甲乙听后,不同而约的追问了下去。

迁徙者乙念道:“只听说有好看好玩的地方。倒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好听的地方。”

“好听的地方?”迁徙者甲一时也弄不明白,这句话是怎么的一个意思。问道:“什么是好听的地方。”

“在我们这里,村东有一个奇怪的峡谷,只要你进入那里,在耳边就会响起一些稀奇古怪的声音来。”这小看护像是鼓足了几下勇气才回了话。

“稀奇古怪的声音,是人的吼叫声,还是天上由于天体发生了碰撞,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声,或者,还是狂风掀起风暴时,发出‘呜——‘的怒吼声。”迁徙者乙绘声绘色的说着。

这小看护摇了摇头回道:“不是那些。从那里听到的,而是任何力作用所不能发出来的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呢?”迁徙者甲再问。

“那些响声,我们根本摸仿不出来,到了那里,亲身体验一下,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是不是撞到你的敏感点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就知道了。”这小看护有些不耐烦了。

迁徙者乙来了兴趣:“请你带我们到那峡谷,去听听那里的声音。”

这小看护吱唔了一会:“在没有得到村长的允许下,这只怕不行。”

“别拿村长来推脱,我们是海神派来的钦差。”迁徙者乙吼着声。

这小看护犹豫了好一会,还是答应了:“好吧。”

“请在前带路……”迁徙者甲乙催促着。

“可以了。”这小看护很乐意,接着征求意见道:“先进我们的村子,稍作休息后?”

“不行、不行!要快些!”迁徙者乙有点急。

“进了我们地村后,先安排住处,村长是这么吩咐的。”这小看护有些怯生生的说道。

“先到那个峡谷,去听听声音。”迁徙者甲抢先在“乙”的前面。

这小看护瞥了他们两个各一眼:“这只怕,要请示村长。”

迁徙者乙侧了一下上体,探出一只手臂,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往上提了提,对方感受到了向上悬浮的力,显然是力量的展现,让这小看护有了害怕,还在耳语的说着:“你们这个地村,从进入里来,就已经让老子的手痒痒的了,我们是海神派来的,不要把我们的请求,当作耳旁风,我们会很生气的,知道吧!”

这小看护本来就有些恐惧之色,加上迁徙者乙的恐吓,已是胆颤心惊了。连忙答道:“好、好、好,我……我领你们,你们去,去就是。”

迁徙者乙松了手,还一旁说着:“乖乖听话,就好。”

这小看护在前继续引着路,当然先要走一段进村子里的路,同时也是到听发声音的那个峡谷去的方向。

另一个小看护,见识到了迁徙者甲乙的要挟,知道这两个人不好惹,在后面跟着,慢慢的越来越远,灰溜一下钻进了草丛里,再一会儿不见了人影。当时的迁徙者甲乙,两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领路的小看护身上,后面的那个,就没有去管他了。

却说在村口的几个地村的人,村长受了伤,只要不是伤筋动骨,还不要紧,但眼下的行动,不利落。

由几个看护七手八脚的搀扶着,找着一个地方落座了下来。

对面的金村,待在山口的一些人,随着迁徙者甲乙进入地村之后,陆陆续续的散了开去,回村子里了,剩下的,守在这里继续做着看守村口的工作。

坐下的地村村长,此时体能已得到了恢复,口里在念着:“在我们村,遇到了五百年之前,从未有过的事。”

有一看护头目问:“五百年之前,是怎样的一个状况?”

地村的村长略有所思一会,后道:“我父母遗传给我的记忆里,自从金村传来\’最后一个迁徙者’的出现,我们在等待着未来海王的一呼百应,以至长达近一百年,反对最早一批迁徙者的暴政,。”

当身边的看护听到村长后面的一句话,都不由得全身肌肉紧收了一下。有几个从嘴里惊呼一声:“最早一批迁徙者!真的那么的可恶!”有几个看护嘴里念着:“刚才那两个,好像是什么一批迁徙者!”

“什么刚才那两个,声称最什么一批迁徙者不是。”此时地村的村长也弄不明白了。

喜欢唤醒的巨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