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嗯,嗯,今晚就回去,别催啊,我连明天的工程奠基仪式都推掉了,村里都不回了,今晚开完会马上就走,飞机票都买好了,不用接了,大概夜里十二点就归队了……”

傍晚五点不到,江森随便吃了两碗泡面,就当晚饭糊弄过去。盒装的面碗里,第二碗的面汤还在蒸蒸冒着热气,他就接到了老苗的连环夺命扣。

距离26号从申城出来,满打满算,已经是第四天。

比老苗要求的“争取三天之内”回来,时间上拖后了一天,可江森也没办法。他自己这边,已经把效率提到了极限,只是县里头反复又内部开会商议,却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而且非常实在地讲,瓯顺县这回的反应,也已堪称“体制内光速”,从双方确定意向到细节商定,从人事构架到资金准备,最后一直到今天准备好公布结果,只短短四天就完全搞定。

这特么要不是江森自己亲身经历,他保准打死都不信地方政府干活儿能干脆利落到这种程度。更别提,这还是在年关将近的时候——换了别的地方,极有可能是要拖到年后去的。

“今晚马上走?”江森放下手机,奉命作陪的老孔,不由惊讶问道。

“嗯,太忙了。”江森点点头,让叶培把泡面碗拿出去扔掉,二二君科技制药生态开发公司三楼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他和老孔两个人,说话都带着回音,“今年……也说不定以后回来的机会,全都不多了,估计也就过年过来看一眼。过两年这边的生产稳定下来,公司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营销上,总部应该会搬到市区或者申城,再不济也该搬到县里。”

“那这边就是个种植园?”

“不止,我打算再弄两条生产线过来,把加工厂也留在这边。种植和深加工一条龙,瓯顺县负责产品的所有上游。以后这边的公司还得拆分,种植和加工要分开,不然容易管理混乱。等小军大学毕业了,如果医院的工作不好找,这边还能给留条路。”

“嗯……”老孔有点欲言又止,心里觉得孔军应该自力更生,可又憋了回去。

他这个县教育局副局长,其实已经能给孔军提供不小的帮助了。再不济,去教育局下面的事业单位当临时工都行——毕竟县里那么多所乡中学,他只要耍点小手段,孔军今后混个乡中学领导干干难度都不大。可问题,是这么干,有违他的原则立场。

江森今天这么提一嘴,算是给他留了另一条后路。

而如果江森不主动说,他这个老党员,肯定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的……

“以后这边的事,就交给县里关照了,我师父还有吴晨他们,也会替我看着点。只要供货不出问题,我就安心当我的甩手掌柜……”

“放心好了,县里现在对这个事情,重视得不得了,都已经规划要修路了。”老孔的语气中,多出几分憧憬,“从青民乡直接修一条高速到瓯顺镇,四十分钟路程,这边的货运到闽江省走海运,四十八小时内就能到申城。以后借着你这个招牌,可以把别的山货也都运出去。”

江森笑着接道:“还可以开个旅游专线,弄个大邮轮,海上逛几天,再从闽江市下来,拐到咱们这边温泉两日游,青民乡再顺便建个酒店,我可以入股……”

老孔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热门小说 第1张

先设想一下嘛,想想又不用花钱。”江森果断打住,“告诉什么时候开始修?”

老孔道:“过完年先调研吧,调研论证,规划立项,再到资金筹集、施工设计,找各方面的人和关系,施工动工……快的话,两三年内应该可以开工,五年内应该能修起来吧。”

“那慢一点呢?”

“慢一点,那就不好说了……”

“……”

江森和老孔,双双沉默。

五年时间,确实夜长梦多。怕就怕等这一届领导论证出来,刚好赶上岳书记任期满,然后调过来一个新领导,重新再来上一遍,或者项目干脆被停摆。

而且或许也不见得会是人为因素,天灾也说不定。

东瓯市台风频繁,瓯顺县山区又是历来的重灾区,山沟沟里随随便便一个山体塌方、泥石流、山洪,搞不好论证时间就延长了。还有施工也一样,开山的难度极大。

“江森,老岳他们来了!”吴晨突然从外面走进来,大喊了一声。

江森和老孔对视一眼,“接客!”

2008年1月29日傍晚,一支车队冒着皑皑白雪,喧闹地驶入宁静的青民乡,给这个东瓯市的边陲小镇,带来了不同往日的勃勃生机。

省扶贫办、市扶贫办、市农业局、市工商、县里的主要领导,加上东瓯市电视台、瓯顺县电视台,县里的各负责部门,上上下下二十多个单位的车辆,直抵青山民族自治乡派出所隔壁的三层小楼门前,几十辆挂着公务牌照的车,把大楼门前不大的空地,填得满满当当。

由于公司的总经理兼行政总监刁芝灵女士还在休产假,江森不得不亲自出来迎接,把一批批的领导和媒体记者,请到楼上三楼,宋大江和叶培也笨手笨脚,跟着县里的秘书一起招呼客人,招待方面,显得准备极不充分和专业,潦草得一塌糊涂。

可饶是如此,现场也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山区的民营企业,在招待事宜上显得笨手笨脚,非常符合他们内心对这家企业的想象。

偌大的会议室里,很快就坐满了人。

省里来的扶贫办大领导,居然也没上主席台,而是在台下第一排就坐。还有焦思齐、刘乡长、邓方卓这些直接跟项目对接的,则陪在省领导和市领导的边上。

等到六点半,马瘸子换上一身纯白的丝绸马褂,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在一身轻熟打扮的张楠的搀扶下,两个人在四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一起走上了主席台。台底下的领导们问了下身边的人,得知张楠才是这回的出资主力,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江总他师父,跟这女的什么关系啊?他女儿啊?”

台底下,郑悦小声询问方堂静。

方堂静很淡然地回答:“马老代持了张总的一部分股份,两个人签了秘密对赌协议。”

郑悦好奇追问:“什么秘密对赌协议?”

方堂静瞥他一眼,“我要是知道,还叫秘密对赌协议吗?”

“也是。”郑悦咧咧嘴,然后望向坐在前排的两个市领导。

这两位,级别还没他爹高呢。

话说这么大的项目,怎么就没老子一份?

郑悦看着坐在主席台上的四个人,有点不快地磨了磨牙。

江森这个小子,办事不厚道!

我帮你打了那么多官司,现在开公司,连个独立董事都不给我!

“喂喂,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我们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会场里喧闹了十几分钟,在县委曹秘书长的主持下,逐渐安静下来。

江森和岳书记坐在主席台中央,马瘸子和张楠坐在两侧。等曹秘书长说完激昂的开场白,便马上到了签约环节。四份合约,被县里的秘书送上来,江森有过上回跟耐克签约的经验,这回越发熟稔和干练,在台底下一直不停在闪的强光灯下,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二二君科技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全新构架,也正式敲定下来。

岳书记代表瓯顺县、青民乡和十里沟村,名义上出资600万和部分技术、土地、配套设施及工程,拿下二二制药共计40%的股份,其中瓯顺县20%、青民乡10%、十里沟村10%,但共用一席董事席位,并且只有监管权,没有决策权。该董事席位今年起由曹秘书长挂名,由刘乡长代行该席董事权力,但日常会议和董事职责,大概率会由吴晨或者邓方卓来具体出面。

老板在车里要了7次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热门小说 第2张

马定国同志名义上出资3000万,外加出具核心关键技术,持有15%的股份,获取一席董事席位。由于这部分资金是由张楠女士无息贷给,因此张楠同样取得一席董事席位。

马定国担任公司技术总顾问,张楠任财务总监。

最后就是江森自己,名义上出资3500万,手握最后35%的股份,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并承诺在公司存续期间,有条件按合同价格,回购他所承包的两万亩土地上所产出的所有黄芪,并全权负责后续销售事宜。

“年少有为啊!我感觉你没多久前,才刚刚参加完高考呢,这下又要去参加奥运会了吧?”

“是,是,感谢国家的培养……”

公司请了青民乡招待所的餐厅师傅,在公司楼下搞了点简单的自助餐,签约仪式结束后,江森在楼下被省里来的大领导拉住,尽可能耐心地聊了半个多小时。

从高考说到奥运,从项目聊到小说,一直扯到七点半,实在是赶不及了,才连忙道歉:“郝主任,不好意思,我今晚十点钟的飞机,要回队里报到。”

省里的大领导这才惋惜地放过他。

“大江,你初四直接去市区动车站。”

宋大江大年初四的车票,叶培老早已经安排好。

在这陌生又嘈杂的环境里,宋大江满心恐慌地点点头,远远看着江森和马瘸子说了几句话,就带上方堂静和叶培,快步走出了餐厅。

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听着四周的笑声和高谈阔论,脑子里正嗡嗡响,马瘸子这时缓缓走了上来,问道:“孩子,离正月初四还有十来天呢,要不跟我回村里住几天?”

“呃……好。”

宋大江有点被吓坏似的,动作机械地点了点头。

几个市里的领导,这时又朝他走了过来,大声喊道:“马老先生!幸会幸会……”

马瘸子露出微笑,立马迎上前去,握住领导的手。

四周随即响起一阵阵“名师高徒”的肉麻吹捧。

马瘸子眼中含笑,看着眼前这烟火撩人的人间景象。

不过是在合同上,一笔签下个名字。

十里沟村那个被喊了几十年的死瘸子,就摇身一变,成了人人恭维的马老先生。

活得久,可真特么有意思啊……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