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茧h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猿三改与虎魁并没有在五川停留太久,与陈先生喝了两杯茶水,又闲谈了几句后便接着往南下去了。

既然都已经回来了,倒不如回趟重山。

一别经年,也不知重山如今是何种模样了。

临别前虎魁还放下话来,约定着等来日有力在身,必与陈先生一较高下。

陈九自然没有拒绝,他倒也很想看看,往后虎魁能走到哪一步。

自重山走出来的妖王,没有一位是给重山丢脸的。

“陈先生再会。”

陈九点头答应了一声,说道:“山水有相逢,来日还会相见的。”

猿三改抱拳道:“告辞。”

“告辞。”

眼前两道身影腾云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边。

陈九眺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口中念叨道:“真是巧了……”

珠子竟跑到了北方樊山。

只是让陈九没有想到的是,那颗金光宝珠居然选了一只妖怪。

罢了,这珠子生而有灵,既然选了猿三改,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运是如此,躲也躲不过。

狐九眺望着,嘴里念叨到:“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这样厉害?”

“你啊。”陈九摸了摸它的头,说道:“还早着呢。”

“是吗……”狐九嘀咕着,可先生口中的这个‘早’,到底又有多早呢?

陈九舒了口气,说道:“行了,我们也该走了。”

“去西北吗?”狐九抬头问道。

它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当初在镇北城楼之上所见一幕。

厮杀,呐喊,死亡……

镇北铁骑出门迎敌,不死不归,大战过后,城外皆是尸首。

所谓战争,便是这般残酷。

狐九不喜欢,就像它不喜欢杀人一样。

云游大乾一年有余,那次,也是它唯一一次真的动了剑气。

先生像是知晓它在想什么一般,轻声说道:“莫要再想了,这世上总是有不如意的地方,可就算再差,那又如何呢,在这乱世之中,能够独善其身,便已是最好。”

狐九望向先生,点了点头。

先生迈开步子,小狐狸立在先生的肩头,二者顺着河岸离开了五川坊。

落日的余晖落在清河之上。

似是将这片天地,都烧红了一般。

.

.

入夜苍凉。

如今虽已至春时,但在西北之地,夜晚还是依旧冰冷,西北之地土地贫瘠,且时常与风沙作伴,干旱,燥热,严寒,都聚集于此地。

镇北府王府后院。

少年身上披着狐裘,嘴里吐出的热气结成水雾。

凄凉的箫声自少年的嘴边传来,他一手拿着玉箫,一边吹奏着那苦涩的箫声。

身后忽的传来脚步声。

一位身着长衫的老者走到了少年的身侧,静静的听着那箫声。

箫声中尽是愁绪,在这寂寥的夜里途增了几分萧瑟之意。

片刻之后,少年放开了手中的玉箫,叹了口气。

一旁的白发白胡的老者这才出声道:“世子殿下何时学会吹箫了。”

萧无双咳嗽了一声,扯了扯身上的狐裘,说道:“闲来无事,学了些许,反倒是郭先生,怎的这半夜都没有休息?”

郭才思遥望明月,说道:“殿下莫不是忘了,我亦非凡人,睡或不睡,意义都不大。”

萧无双无奈一笑,说道:“倒是我记性不好了。”

“世子今夜怎的这般伤怀?”郭才思问道。

萧无双收起了玉箫,叹息道:“与北漠一战已有数年,边关困苦,形势越发焦躁,如今又有异士来投,若是再这么打下去,就算是胜了,亦会死伤惨重。”

郭才思点头道:“世子殿下的担心并无道理。”

仙人下凡以异士供奉之位入镇北王府,届时虽能在沙场上大放异彩,但亦会卷起风波,仙人与凡人,终究是难以比拟的。

一片沙场,便卷入了两座江湖。

“如今老头子身体愈发不如从前了,现在都要靠着参汤每日吊着,北漠兵卒更是不断来犯……”

每每提起萧无双心中难免会有些担心。

郭才思低头道:“王爷吉人自有天相,必定是不会出事的,世子放心便是。”

萧无双摇头说道:“虽说这样的话说出来是大不敬,但我不得不防备着,上一次老头子重伤昏迷,险些就被北

作茧h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热门小说 第1张

漠破城而入,这样的事,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郭才思神色凝重,说道:“殿下又是如何打算的?”

“打算……”

萧无双思索了片刻,却是忽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咳咳…”

郭才思见状渡了一口玄黄法力入萧无双体内,这才让他稍微平复些,面容也红润了许多。

“多谢。”萧无双深吸了一口气,自嘲道:“我能不能活的过老头子都说不定呢,打算啊…有倒是有,可也不见得能实现的了,我这副病殃殃的模样,老头子手底下的武将也不见得能瞧的起我。”

郭才思说道:“您是世子,镇北王府世袭替罔的镇北王嫡子,他们不敢不听世子的。”

萧无双笑着说道:“武将可不是文官,他们从来不讲道德礼遇。”

他最担心的,便是此事,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还真不一定能收服那群老将,到时候军中出了问题,老头子一生心血也将毁于一旦。

“郭先生。”萧无双回过头来,看向他道:“当初陈先生让你为我护道,从江宁归来那一路上,也得多亏了郭先生出手相助,不然小子早就没命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郭才思摇头道:“殿下言重了。”

萧无双喘了口气,说道:“只是可惜,小子自陈先生哪学得了道理,却无用武之地,愧对了陈先生,若有朝一日你与陈先生再会,问起我来,便说我是个无用的人吧。”

郭才思眉头一挑,正色道:“殿下莫不是放弃了?”

萧无双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从来没有,只是岁月等不了我了。”

余下的时间,不多了。

萧无双不想再说下去了,他便道了一句:“郭先生早些休息吧,瞧这月色,明日兴许天色不差,城外大抵是不会安宁了。”

郭才思目送着萧无双走进了门去。

他叹了口气。

他又何尝不是无奈呢。

文道没落,在这乱世之中,他却依旧找不到自己能在何处发力,只能静静的看着。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