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乾坤正道的精锐弟子们就要围攻上来……尤其是那两个阴神境的强者,必然可以对王弃造成巨大的影响。

而就在这个时候,泰山仙派的神门道人也不含糊,他直接喊了一声:“众弟子听令,随我一同守住王小友……我泰山道统今日是否能保存,全在王小友一身了!”

泰山弟子没有迟疑,立刻全部冲到了王弃的身边,与那些乾坤正道的弟子们接战了起来。

说起来,这些泰山弟子都是经历过上一次泰山大劫的,虽然说是被狠狠修理了一顿,可知耻而后勇,这些时日各自修为的提升也不容小觑。

他们欠缺的只是高层战力,当时整个泰山的高层战力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了神门道人独自一人。

此时两伙人战做一团,倒是也短暂地僵持住了。

只是乾坤正道的人心焦啊,他们知道自己拖延不起……若是五神山的玉磐子或者任何一个紫府强者及时赶到,他们都将会万劫不复。

无邪子咬紧牙关甚至准备拼命,就见他周身黑气浮现,他所施展的火焰也带上了这么些魔气,一副邪恶大魔王的样子。

而无恨姬则是叹息一声道:“师兄,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听师妹一声劝,等此间事了就将门内事务交还给乾元那孩子,你随我修身养性可好?”

无邪子冷然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度过眼前之难关……此子不除,我心难安!”

王弃淡淡地看了他一样,盘算了一下自己恢复的真气,然后猛地又是一跺脚……

下一刻,他的脚下就有一头‘隆隆’咆哮着的土龙拔地而起!

地龙印法!

又是一条法术神龙出现了,这当即使得全场所有人都是头皮一紧……

还来?

以一敌三竟然还不是他的终点?

按照之前那三条法术神龙的表现来看,这全新的地龙印法似乎也能够独自应对一名紫府?

然而王弃却在这个时候笃定地说道:“你们有四个紫府吗?若是有,我就输了。若是没有,那么你们就得做好准备了……我的死敌们。”

他的语气揶揄,仿佛稳操胜券。

因为在稍稍的喘息之后,他便再次施法,召唤出了第五条法术神龙……木龙印法!

五行神龙阵,这算是他给这一整套法术的命名了,也算得上是他五神山的最高秘法……甚至都可以算是和‘五神山’之名无比契合。

土龙与木龙立刻横扫而出,以土龙撞开了无邪子的火焰巨虎,又以木龙给被无恨姬纠缠住的蟠龙解围。

至于那刀织龙则完全不需要过帮助,直接就能够自己脱离……五条法术神龙就这么一通环绕在王弃的周围,一霎时给人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尤其是,他们注意到这五条法术神龙以特殊的顺序并列时,相互之间似有气机共通……一霎时,原本像炎龙以及蟠龙这种在纠缠中消耗较大的法术神龙竟然都得到了恢复,又回到了全盛的模样。

不,它们甚至变得更强了!

因为这五龙齐聚的时候,便会五行流转生生不息。

无邪子、无痕姬以及无明子见状都是有种进退不得的感觉……怎么办,现在的王弃好像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应对得了的了。

的确,现在他们要面对的问题是……王弃是不是会放过他们?

要攒这一波五行神龙阵不容易啊,王弃又是布下聚灵阵又是嗑药的,要是就这么轻松放过了,那才是真的对不起自己呢。

他看向对面三人,然后果断伸手一指,五龙便同时腾飞而起,以张牙舞爪之势向那三人追咬而去。

这三人相视一眼,忽然间极有默契地分散而逃!

终究是都是紫府修士,思维都是转得很快。

他们一眼就看出了王弃这招的缺点……这五行神龙要合在一起才能够发挥碾压般的威力,而一旦分开就又会回到先前的状态。

他们准备不管怎么样先想办法返回宗门……

王弃见状也是有种无奈的感觉,这种情况还真就是他此时不好应对的。

不过他的应变也很快,干脆地直接操纵五龙猛然间往中心交汇碰撞。

而后五龙一同湮灭,纯粹的五行生杀之力骤然释放开来,如同浪潮一般。

这个时候王弃又展现出了元神级别的操控力。

五龙一同湮灭释放出的元气潮汐那便是五行纠缠充满了破坏力的攻击性能量,他竟然能够在这一刻将之均匀得分成三股,然后各自操纵往那三人逃遁的方向追袭而去!

元气潮汐也因此一下子全被抽空,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这便是元神级别的操控力,在斗法中一切被施展出来的元气都在操控之中,不会因为法术的溃灭而失去掌控。

如此,情形自然是使得那三人大为惊诧,也几乎是同一时间被这三股五行元气的洪流给追上。

无明子御剑而遁,结果身上的遁光被毫无悬念地磨灭殆尽。

他本身就不怎么擅长防御,被这五行元气洪流冲刷过去之后,只是僵持片刻便被分解成了数不清的基本颗粒。

无明子,死。

王弃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种很了不得的攻击法门,以五行生克之理催发,汇聚大法力轰击,可磨灭万物。

当然,这只是他偶然所得,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具体该如何开发才能够彻底成型……姑且,就称之为‘大五行灭绝神光’?

而此时无邪子面对这‘大五行灭绝神光’时的表现就要比无明子好多了,他至少能够多扛一会儿。

可是他没有能够扛过太久,眼看就要气力耗尽……

说时迟那时快,无恨姬竟然一下子从旁边蹿了出来,她的身后,那‘大五行灭绝神光’还远远地追踪过来。

她是个正经依靠自己进入紫府的人,在这个时候也凸显了这种按照正道晋升紫府的优越性。

无邪子和无明子两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笨重,对自身的真气、法力操控都不是很得心应手的感觉,这才会避无可避地被王弃的‘大五行灭绝神光’给追着打。

而无恨姬则是可以不断地闪避来避免与那‘大五行灭绝神光’直接接触,一身的修为施展起来得心应手毫无挂碍。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其实真要是和这无恨姬单对单的话,王弃的优势也没有那么明显。

他显然是属于‘炮台流’的,若是对方足够灵活能够令他无法击中,那么也是徒然消耗。

只是王弃不明白那无恨姬为何在能够自保的情况下还要将去救无邪子……难道她不知道,这么做只会将她自己陷进去吗?

王弃那是相当的果断,直接就放弃了对那无邪子的追击,转而两股五行神光左右开弓,一同向无恨姬发起了围剿。

只是一道‘大五行灭绝神光’的攻击无恨姬还能够勉强躲闪,可是两道一起她就一下子被逼到了死角。

她大约也是没想到,王弃竟然还能对这两道法术进行如此精妙的操控吧……

无邪子见状,神色仓惶,却是连忙兀自逃离,只是匆匆给了无恨姬一个惊恐的眼神。

无恨姬眼中的光渐渐淡去,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一下子下跌了许多……或许她已经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真当这一刻来临时她还是充满了失望吧。

她几乎要闭目等死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是绝对抵挡不了两道五行神光。

可是这两道‘大五行灭绝神光’在合拢前的一刹那却又忽然分解了开来,变成了纯正而无害的五行之力漂浮在四周。

王弃一步就来到了她的面前,伸手遥遥一点,那分化开来的五行之力又在他的操控之下猛然变成五道锁链,将无恨姬给死死地困缚住了。

大五行结界!

这是一道防御法术,同样也是一道极强的封印法术。

凭着对五行的理解,五行之力在王弃手中或攻或守来去由心。

无恨姬茫然地睁开眼睛,她的面容苍老,让人觉得王弃在欺负个老人家。

可是王弃却觉得这很反常,毕竟无恨姬和无邪子是一辈人,就算是原本寿元将尽也就是三百来岁,一旦突破紫府之后自然可以枯木逢春。

“你留着老身,是想要挟本派吗?那你可就想错了,他们是不会因为我而有任何迟疑的。”

无恨姬语气淡漠地说道,完全不像是个阶下之囚。

王弃没有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热门小说 第1张

搭话,只是控制着无恨姬回到了泰山仙派,他的事情还没完成呢。

……神门道人带着一众弟子恭恭敬敬地等候着王弃的归来,至于那些乾坤正道的弟子,则是早就都逃走了。

“王道友,乾坤正道弟子皆已退去,我等未能留下他们。”

他看到了王弃背后被囚禁的无恨姬,表现得就更客气乃至有些卑微了。

王弃见状则是和气地说道:“不碍事,想必他们接下来也不敢再来找你们麻烦了。”

他是真不在意那些弟子如何了……说实话,因为先前与乾坤正道的善缘,他至今都没想好是否要对这个门派赶尽杀绝。

神门道人立刻抱拳道谢:“多谢王道友前来相助,若非此次有王道友及时赶来,我泰山仙派的传承怕是已经要断绝了。”

“此乃存续之恩,我泰山上下感激不尽,若有所求但提无妨,只要是在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泰山义不容辞。”

王弃这次的施恩的确是够了,他点点头说道:“不瞒神门掌教,本人的确有一物想要求取……虽有挟恩之嫌,却也是不得不如此。”

神门道人转瞬之间皱了皱眉,可随后还是坦然道:“不知王道友所求何物?若是能给,我泰山仙派绝不迟疑。”

谁知王弃觉得正谈得好好的呢,他身后的俘虏无恨姬就冷言冷语:“还以为五神山高足会是个大义凛然之人,结果依然是有所求……神门掌教你可要小心了,别躲过了硬刀子,反而被别人的软刀子给割死。”

神门道人对此不动声色,仿佛完全没听到这无恨姬的话。

王弃也是烦恼地瞪了这老太太一样,然后无奈地说道:“神门掌教放心,在下所求者并非泰山传承之类,而是一件对于泰山仙派来说的无用之物。”

神门道人依然不动声色,或许王弃越是这么说他就越是不敢怠慢。

王弃见状也是颇为尴尬,随即懊恼……好好的气氛都被那无恨姬给破坏了。

他无奈,只能直言道:“那我便开门见山地明说了吧,我知这泰山之上有尊青州鼎,此乃人道祭器,于仙门无益,还请问神门掌教能否将此鼎交予在下?”

“万万不可!”

那无恨姬猛然色变道:“这五神山正在扶龙庭,老身也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将主意打到了九州鼎上面……原本以为他们只是烈火烹油盛极个一两百年便是了,却没想他们想要以九鼎镇压气运!”

“若是神门掌教将这青州鼎交给了五神山,那对于贵派来说可是百害而无一利。”

“非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将自己的气运自然牵扯到人道王朝中去……届时那王朝崩塌,泰山仙派自然也受到影响。”

无恨姬语速极快,在王弃看过来之前就一口气将话都说了出来。

然后她才面对王弃的眼神道:“若你现在才动杀心,那也已经晚了!老身相信神门掌教当有自身判断。”

王弃摆摆手道:“当时没杀你,现在就不会再杀你了。”

他再转向神门掌教问:“不知掌教考虑得如何?”

神门掌教从茫然中醒转,随后神色有些莫名地问:“不知王道友,从何处得知我泰山仙派中有青州鼎?”

王弃看了看他,也不知这一问是什么意思。

他只能答道:“在下先前向天问卜九州鼎之事,而后便看到这边有云柱冲天而起,便知青州鼎定然是在贵派这里了。”

神门掌教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说:“贫道非是质疑王道友的‘问卜’之能,只是贫道在这泰山仙派一百三十年,也未曾见过青州鼎啊……师门典籍之中或许有所记载,只是先前一难之后这些传承典籍多有缺失,如今怕是……”

总结一下意思,就是他不知道这回事,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哈哈哈……”无恨姬放声笑了出来,在她眼里王弃如今所行之事尤为可笑。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