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

青莲天下,烟雨宗。

宗主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名为杜关山。

如之前刘万霞和孙忠等人所说,杜关山也是年岁已久,甚至和无梦生是同一个辈分的,两人应该还可以互相称一声师兄师弟。

但是杜关山的境界和实力比起无梦生来,差得太远。他在极仙世界也好,甚至是在青莲天下也罢,所拥有的名声也不太好。倒并非是杜关山为非作歹,或者是以神道身份被人厌弃。反而是因为此人太过低调,差不多有一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姿态。整个烟雨宗也是极为低调。这千年之间,烟雨宗做过的唯一一件称得上大事的事,便是在乾坤院之后,宣布脱离了神道势力,自立山头,那时候才有了烟雨宗这个说法。除了这事之外,烟雨宗像是具有隐身的天赋一般,在青莲天下很少被人提及,倒是让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宗门的传承来自神道。

如果有心人去查阅关于杜关山的过往,就会发现这个男人并非是想象之中那般唯唯诺诺,在更久远一些的时候,神道势力成为天下之地,杜关山也数次厮杀,虽然杀力不高,境界不够,可是一身血性,是难以湮灭的。

怎地今日却成了外界传闻那般不堪?

许多人猜测杜关山其实是跌镜了,因为常年的厮杀,或许在某一次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

也有人认为杜关山是老了。

对于修道者来说,老了的意思往往意味着心力不济,道心受损。

可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杜关山并非是这样。他非但没有老,反而老当益壮,非但没有道心受损,反而古井不波。之所以如此作为,不过是为了厚积薄发。

此时杜关山便坐在烟雨宗祖师堂最高的那一把椅上。

祖师堂的房门紧闭,杜关山头发苍白,但是面容依然慈祥,一双眼睛清澈无比,比起少年少女的双眼要更加灵动。这样的老人,居然还有这少年的锋芒。

但是祖师堂在座的其他人,个个胆战心惊。

因为老者比起传闻中来说其实是两个人,和看上去更是判若不同。杜关山其实一直是个老谋深算,而且杀伐果断的家伙。唯独这一次,他似乎比谁都犹豫。

“宗主,既然上面已经交代了,现在那小子又受了伤。这正是我们出手的机会,免得夜长梦多。”一个中年修士低声说道,“何况,即使陆阳铭不受伤,都不用老祖你亲自出手,我们就能将他杀了。”

“你懂个屁。”老人微微一笑,“那小子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下面的人都很不服气。

一个神道的后生,有什么了不得的?也就是一个合道巅峰境界而已,似乎有些体术修为,可即使是这样,难道真的抵得住整个烟雨宗的攻势?

老者闭上眼睛。

他自然是比徒子徒孙们要看得更加长远一点。

神道出生的后辈,似乎当真没有那么了不得,何况他们也是神道出身。

但是……

老人总觉得这些事情有些不对劲。

之所以要对付陆阳铭,倒不是杜关山和陆阳铭之间有什么仇怨,他甚至一开始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年轻人。那是上面的意思。

至于上面这两个字的意思……

杜关山想起便是一阵体寒。

整个极仙世界大概都对刘玉此人怀有极强的恐惧,杜关山同样也是,但是刘玉比起杜关山所侍奉的那人,依然有差距。他这些年低调至极,便是上面的意思。

而上面点名道信,要让他杀了陆阳铭,这么一个神道势力的晚辈。

一开始杜关山不解。

直到陆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阳铭那家伙从妙木山中走出,连刘万霞和孙忠两人竟都没拦住,他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再等等。”杜关山说道,“一定要确认那小子受伤,我们不是去决斗,而是去暗杀。用不着这么着急,也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反正杀了他之后,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

这时一个年轻女子站起来说道,“师尊,我已经派人混入了去围剿陆阳铭的队伍,并且就是以我们烟雨宗的名义。这样的话也说得过去。而且一有消息,我马上就会收到飞剑传书。等到刘万霞和孙忠和陆阳铭真的打了起来,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老人欣慰一笑,“还是婉儿比较聪慧,比起他们这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好多了。”

众人都是低垂着脑袋。

上官婉儿。

杜关山的关门弟子,同时也是烟雨宗之中身为长老但是年岁最小,却又修行天赋最高的弟子。一直便是杜关山的心头肉。

而且只有上官婉儿知道,之所以围杀陆阳铭,可能和那位失踪五千年多年的神尊有关。所以她比其他人更加戒备也更加谨慎。

喜欢大风水师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