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轰隆!”

一场惊天变故发生,那鲜艳亮丽的秩序神链被挡住了,人们预料中的身死道消的场面并未出现。

“劫罚依据每一个人的实力而动,总是高于被罚者上线,从而毁掉,可他却挡住了……”

王明嘴角露出一缕冷笑,所谓的劫罚不过如此,比这更凶险的事都遭遇过。

鲜艳的秩序神链震动,苍穹上顿时电闪雷鸣,出现成千上万道的劫光,全部打向王明与鼎。

“天劫,上苍震怒了!”

并未有人突破境界,没有妖孽渡劫,只是因王明亵渎了道之源,于青天白日降下神劫。

可怖的光飞舞,炽盛的电芒闪耀,将这个地方淹没,成为一片如同泽国般的电海地带。

哧哧……

闪电成片,神芒亿万道,交织成一片光的世界,这里被大范围的笼罩了,让很多人都变色。

无穷的雷海降临,恐怖的天劫涌现,镇杀一切阻挡,这像是有一个天神在怒吼,要撕碎世间万物。

众人莫不变色,他们都是一方人雄,各个法力通天,见识非凡,许多试炼者来自古老的星域,自然都不是凡俗,皆度过雷劫。

一些人心惊,失声叫道:“这简直就是神劫,雷海太浩大了,无法抵挡,有几人可度过这样的天劫?!”

轰隆!

雷海恐怖,每一条都如一道星河坠落,大气磅礴,神威盖世,这岂是血肉之躯所能抗衡的。

无论是魔国、神国、九天国度,还是走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莫不倒退,与他划清界限,生怕被连累。

许多人胆颤,如此景象预示了王明肯定是被上苍所不容,被诅咒了,今日多半要应劫。

“可惜了,此人之实力如此强大,绝对是这一批人中的佼佼者,为一代翘楚,却难以活命了。”

“只怪他不知进退,敢亵渎上苍,强掠道之源,自然要遭受惩罚,殒落是他应得的下场。”

有人暗道可惜,自然也有人讥笑,一个强人的殇去,对这些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魔国、神国等人也在低语,见证了这等可怖的场面,谁能寂静,这个世间,天劫是最可怖的力量之一。

“这数十年来,倒也见证了一些试炼者渡劫,有几批人当可应对如此威势的雷劫,不知他能否抗过。”

然而,让许多人毛骨凉气嗖嗖的是,在那万丈雷海中,王明根本就没有一点惧意,他盘坐在那里,引雷电入体,眉心前更是出现一个金色的小人,吞吐电光。

“引雷入体,以天劫淬炼真身,这还真是……逆天!”

众人惊憾,忍不住倒吸冷气,这等人物实在少有,在整条星空古路上都应有一席之地。

预想中的骨碎肉毁的场面没有出现,王明的肉身、金色的小人、鼎将无穷雷海引来,用以淬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热门小说 第1张

炼己身,给吞纳了!

“真是让我意外。”王明自语。

他刚才还真以为天地有意志,要针对他而罚,仔细体悟过后,发现这应该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秩序之力。

道之源,确实应该是逆天的东西,摹刻下了整片宇宙最本源的东西,至于那道模糊的意志……有些诡异。

禁仙六封奏效,他以鼎将此道之源吞入当中,重聚成一团光,感受到了内部诸多符号,恐怖而神秘。

那道模糊的意志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不过这团光对他有排斥,难与他相融。

禁仙六封发威,彻底封住了道之源,深埋鼎中,与外界隔绝了气息,劫罚顿时消失,漫天雷光退去。

王明完好无损,屹立在天穹下,衣袂猎猎,头上悬有一口鼎,古朴自然,垂下的丝绦将他护住。

“竟然无恙,不可思议!”

“那鼎……天啊,是以源根铸成!”

王明并未遭天谴,平安度过,让人惊诧,此时他们的注意才从道之源转移到鼎上,自然有很多人认出。

古之仙王的专属仙料,无论在何时,无论在哪里,都注定会引人瞩目,化为风波,成为焦点。

“真的是……混沌精粹!”

人们震撼,口干舌燥,许多人被惊住了,头脑中隆隆作响。

“道之源被他重聚、收进鼎中,真能强行容纳不成?!”

一些人眸光炽热,这简直是一种仙缘,夺鼎亦能夺道之源,若能到手,还论什么恩怨情仇。

一道血剑无声的劈向王明的后脑海,这是要一击毙命,将他袭杀于此。

同一时间,其他各种兵器也都闪烁神辉,从山脉中、从云端上打了过来,不少强者出手。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这等逆天的东西。

“杀,留下道之源,你不被上苍认可,将它交出来!”

这场杀劫,来的是如此的突兀,宁静的战场顿时喧沸了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热门小说 第2张

,人们同攻王明,要将他留下。

“捅了老天爷的屁股蛋子了,该死的,这么多人围杀,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龙马诅咒。

王明大开杀戒,走上星空古路,本就是遇强越强,在无尽高手中争锋。

对于真正踏上仙王路、想走向绝巅的人来说,这本就是一条血路,注定会脚下伏尸,血流成河,脱颖而出。

历代诸强都是一路战下去、以赫赫威名闯到终点的,没有什么其他捷径,不然也就丧失了闯星空古路的本义。

“杀!”

王明手持黑色长枪,挑天裂地,每一次出击都会有人被钉死,果断而利落。

“噗”、“噗”……

一具、两具……三十七具,全为大魔,最后足足有五十四具大魔伏尸,倒在了他的脚下,每一个人都是额骨被洞穿。

“啊……”

神国的人亦惨叫,王明手中的暗金长枪迅疾如闪电,被击杀六七十位高手。

这是一场杀劫!

鲜血满空,诸多土著还有试炼者,在王明的矛锋下一个个的毙命,鲜血淋淋。

最后,古圣都参与了进来。王明打出了震怒,通体发光,异象展出,短暂的合一,仙王、金色苦海、混沌青莲等融为了一体,恐怖滔天。

“噗”

当他将一名古圣徒手撕裂时,整片世界都安静了,他沐浴圣血,杀出了这片战场,无人敢挡。

在此后的半个月里,整片古地都不宁静,到处是血战,王明遭遇了一批又一批人的阻击,他铁血杀戮。

到了最后,打到日月无光,天地失色,许多山河千疮百孔,不复存在。

这是一场浩劫,王明在此屠圣,镇住了许多人,后来竟无人敢寻衅,不敢找他的麻烦。

当然,也有几次危机出现,有神国、魔国的圣王出现,被他避过去了,未能遭遇一战。

半个月下来,以王明的体质来说都有些疲惫了,与试炼者、异族等轮番大战,躯体上出现了暗伤。

他杀了不下千人,沐浴鲜血,所过之处,诸雄伏尸其脚下,大战到人胆寒。

“终于结束了。”龙马龇牙咧嘴,对它来说这是一种煎熬,战到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清澈的湖水,莲香清幽,这是一个水雾弥漫、犹如蓝宝石的美丽湖泊,他们在此静养,恢复了旺盛的血气。

“这道之源到底是什么东西?”

湖畔,金色的麒麟草生长,灵气四溢,灿烂一片,更有药果,芬芳扑鼻,龙马吃了一堆灵果,向王明询问。

王明摆下欺天阵纹,将道之源释放出来,仔细观察,感觉它深不可测,内有各种符号流动,蕴含了无穷的大道至理。

这一次,道之源并未传出什么意志,但却在第一时间碎裂了,化成一缕缕祥和瑞气,想要逃散。

王明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道之源果真不认可他,竟然百般逃避,不让他参悟。

龙马嘿嘿笑道:“看来你前途不明朗,道之源对你不屑一顾。”

王明施展禁仙六封,重新将道之源聚为一道光团,使它不能离开身边,被牢牢的禁锢在此。

“你打算怎么办?”龙马问道。

“洗脚!”王明冷笑道。

他竟真的这样做了,封住这团光,脱下战靴,将双脚融进这团如水般柔和、如月华般神洁的仙物中。

“我戳,别啊,你……真亵渎它?!”龙马想要阻止,但却来不及了,已成为事实,它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王明坐在湖边的一块卧牛石上,以道之源洗脚,泡在当中,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道之源剧烈挣动,想要分解,冲向上空,但是在禁仙六封这种盖世源术下,它无法走脱。

龙马先是看的目瞪口呆,而后气急败坏,道:“你真拿它洗脚,败家子,天打雷劈的货!”

“不就是道之源吗,它算什么,我的道何需它来认可。”王明坐在青石上一边赏湖中美景一边洗脚。

仙光四溢,光团剧烈挣动,宛若沸腾了,但是却无法逃脱,王明身体舒畅,以它泡脚,浑身毛孔舒张。

“感觉怎样?”龙马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

“真的很舒服!”这是王明的评价,笑了起来,他知晓道之源有大用,可这种不朽的仙物却不认同他。

“你也来试试看。”王明说道。

“算了,以后再说吧。这……太疯狂了,别人恨不得拿它当亲爹祖宗供起来,你却拿它来洗脚!”龙马没脾气了,寻问他接下来做什么。

两日后,王明出手,开始争夺这片古战场的地盘,因为他已经听说,还有几股道之源。本应为一体,这一次却分成了数股,散在各片古战场中,而今正被人追寻。

半个月后,历经上百场血战,以及施展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无上源法,王明再夺一股道之源。

翠碧的山谷内,鸟鸣清脆动听,王明一枪刺死一名大魔,进入当中,开始再一次修整。

谷中植被丰茂,巨木参天,更有几股清泉,非常的怡人。

“王明!”

山壁前有一个古洞,从中走出一个年轻人,清秀单薄,正是苗玮,身上带着丝丝血迹。

他进入这片战场后历经几次血战,而后便隐伏了下来,因为将族人自星空深处迁徙到一颗生命古星才是他最大的目的。

“我听闻天仙王十三骑中的二首领要对付你,正在拉拢人,寻找最强种子级人物联袂杀你。”苗玮告诉他这样一则消息。

这片古地无比的浩大,共分为几大区域,这段日子以来王明一直在中部地域征战。

同样,在西部地域、南部地域、北部地狱等一样传来了道之源的消息,他还没有来得及赶去。

这片区域以王明为尊,试炼者被他所慑,不敢与之争锋。而拓跋玉、穆广寒、苦头陀、欧冶魔等人亦各主一方,还未曾与他交手。

天荒十三骑亦是如此,独尊一处古战场,寻找道之源,无人可撄锋,听闻王明在这一方,似要有所动作了。

“他们的二号首领是一个心狠手辣、不讲规矩的人,为了杀你会不择手段,有可能会请动非常厉害的人物。”

王明闻言点头,表示谢意,他正要寻这几人呢,不曾想听到了关于他们的消息。

在此休整了两日,他再一次上路,跨越过一道又一道莽荒山脊,来到了另一片生机勃勃的古地。

可惜,天荒十三骑走了,离开了这片区域,王明倒是与另一人欧冶魔隔着一片山脉对望了片刻。

苗玮曾告诉他,此人非常的强大,横扫了西部地域,以一杆黑金魔戟连劈三尊古圣,震动了西野。

欧冶魔隔着数十里看着他,最终提着那杆可压塌天宇山河的大戟远去,消失在地平线上尽头。

而后,王明进入南部地域的战场,大战、小战不断,到处都是战火,近几日神国、魔国等都疯狂了,只为了得到道之源。

王明的到来引发一场骚乱,他横扫了中部地域,而今跨区域而至,让诸多强者紧张。

“你就是那个得到道之源的试炼者?我曾听闻天地并不认可你,可否将它交出,我给予你一定的补偿。”一位骑坐圣兽上的青年男子问道。

王明摇头,并未说什么。

“轰!”

突然,恐怖的攻击到来,这个男子发难,祭出一张巨网,璀璨夺目,铺满了天空,要将他擒杀。

喜欢国医大师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