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可以进rapper现场吗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工业。

从汉字来释意,业:行为。

工业就是“工”行业。

以东方文化统治哲学来看,当一种行为被允许大规模存在,变成“行业”。那么必然是有利于安定的助力,

所以近古时代在东方,工业被大力扶持的理由是:安定社会。继承的是古典时代“以工代赈”的道统。

工业在西方英文词汇中为“industry”,有勤劳,工匠生产,作坊的意思。

在西方社会学中,工匠聚集起来统一工具生产,重点在于创造财富。如果工业不能创造足够的财富,那么其社会运转就很难维持。

在二十七世纪,地球主流文明对工业概念的认知基本源于上述两类。

西方观物哲学能认准并抓住了物质运转核心,开启了工业革命,而东方“人文哲学”的社会协作、共同参与,也能让工业规模膨胀到史无前例。

而在这样一个异世界中

工业神格,如果由地球上不同文明理念的穿越者来托举,会因为一开始时着眼的目的不同,而产生巨大差异。

~

3572年,鲜歌镇,雪荡河被截断,一座水坝建成了。随着水坝的合拢,由小镇工匠铺打造的一台缠绕大量线圈切割磁感线的转子发电机,开始采集这里的电能,然后输送到一个个石墨烯构建的电容中。乡土的说法,叫做魔力池。

哦,这剥离石墨烯,然后将其排列好的工艺,需要依靠这个世界奥术的才能规模化地做到:只需要二环法术,就可以使得自然界不规则的石墨快速有序的进行微观上的排列。

这个位面上奥法师们梦寐以求的知识,卫老爷系统资料库中是不缺的。

~

电能充沛后,自然就是用于锻机了。卫铿大约借了五千枚金币作为启动资金。

虽然作为继承人,能否继承这片领地还是有变数。但是对商人们来说,倘若未来真的变成领主,没借钱的那可就是完蛋了。

拿到钱后,作为出资方的卫铿和新芽教会这个大坝修建中的出力方签订了一个契约,契约中确定了农具的贷款和农产品收购的方法。当然,契约没有那么死,若农民因为天灾,病害等情况欠收,也会有贷款的减

未成年可以进rapper现场吗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热门小说 第1张

免。

这个世界的天灾和病害很大程度上都归咎于神或者诅咒。传统契约概念上是不管这些的,遇到这些倒霉事,算神没有保佑你。

新芽女士不是什么强力的神祇,教会组织也颇为松散。

由于世界有造粮术这种饿不死人的东西。种田这件事也不是完全由新芽来决定的,季风,光辉,还有大地等神祗都有参与,她的神职只是最后一步:让种子顽强的发芽。

卫铿:如果未来无土化栽培,构建温室。新芽女神的神职也许会强一些吧。

~

3572冬天,粮食成功的种植出来了。

作为未来的领主,卫铿履行了承诺,只收取农民粮食。随后请来了泰尔神殿的牧师并与这边的神殿达成了一个新的契约,新建的粮仓将处于这位正义之神的庇护下。

因为啊,粮仓在防水,防火,防虫,干燥的基础上,天知道还会不会有某些邪恶神祇的信徒来搞事情。至于正义之神的牧师们也不会白干,契约上明确约定了足够的报酬。

纵然,神殿组织中会存在一些贪渎,但是卫铿觉得:给予了足够的报酬,又压上了自己神术根源的信仰,总不会没事把粮食全坑了吧?

系统提示:“如果在你的统治区外围出现了大量饥荒,正义之神的祭祀们也许会寻找绕过契约的方法,例如拿捏住你的其他要害,逼迫你放开契约口子,放弃粮食的所有权。”

卫铿:“嗯,的确。不过,如果那样的话,可以好好商量,正义的善举我也是乐意的,只要分划好责任的分配,可以再补一个契约。

嗯,如果我愿意,秩序神也愿意,那么中间就不应再有聪明人操作的余地,除非有阴谋和谎言信徒的插手。”

系统停顿了数秒后,回应道:“神没有那么柔和,不会与你打太极。”

~

高大的粮仓在神殿牧师的祝福下剪彩。

看着一车车粮食运送到仓库中,人们因自身财富所系,所以更加默信泰尔这位正义神祇能够给予公正。

而正义呢,也必须在某些重要的事物上有所体现,得到尊重。

在鲜歌镇中,信仰之力弥漫。

在神殿内的牧师们一副崇高的样子,显然是得到了他们神祇的回应。——貌似,这位神还投影了。

卫铿与这位正义之神的契约很受到重视,这位神好像想让这场交易更进一步。

~

监察者空间中。

白灵鹿:“等等,情况不对。”

秦晓寒这边也没有否认白灵鹿,而是配合的查找资料。

白灵鹿打开界面,和卫铿进行了对话。

白灵鹿:“恭喜你,你帮助了一位神明。”

在物质界的卫铿吐了一口气:“达成契约?这是必要的发展方向。”感觉到白灵鹿莫名其妙的话中,可能有询问的意思,进一步解释道:“这个世界的神祇存在是客观事实,想要发展一些事情绕不过他们。”

白灵鹿点头,将秦晓寒那边查到的资料调过来,看了一眼后说道:“这位神祇的力量已经聚集了,并且开始指示他的信仰者去做一些事情。”

卫铿:“嗯,针对我的吗?”

白灵鹿:“是的。”

卫铿:“要搞我?”

白灵鹿:“想把你扶持成领主,当然如果你乐于更进一步,他们会支持你成为帝国继承人。作为拥有神眷的你,的确是潜力股。”

卫铿:“这是,助力?”

白灵鹿:“凡人与神进行交易,向来都是神占据便宜。”

说完这句话,她给卫铿留下反应的时间。

卫铿看了界面一会,搓了搓脑门:“我脑子没那么清楚,你还是仔细的说说吧。”

白灵鹿:“神与凡人做交易时,往往是凡人帮神拓展信仰力的,而神给予凡人保佑:让其有强大的魔法,亦或是极高的社会地位。但两个你都不缺。”

卫铿作为穿越者,不能算普通凡人,并不在这个世界上追求力量和财富。

至于社会地位什么的,一个能安心卖几十年煎饼的人,会在意什么社会地位?

一个能直接横推星空战场的意识,其本身就是镇压一方气运的存在,用得着神灵来给予承认?

这就好比,近古时代,工业总产值全球第一,超算、航天都朝着全球最高水平贴近的存在,还用得着自由媒体进行价值观点评后,才能如非洲小国那样,获得法统地位吗?

国格与国格是不同的,人格和人格也是不同的。

~在诸多位面中穿梭的主世界,与奥法存在的多元宇宙是对等关系。

而卫铿这类在位面大战中最顶级的意识存在,与这个世界的神祇也是对等的。只是卫铿的性格太老实!容易被这里的家伙真给当成凡人了。

~

卫铿顿了顿:“的确,我都不缺,但是现在这么做?拒绝?”

白灵鹿:“请保持距离。和神祇打交道,一定要警惕十足,他们给的东西,必然会让您付出代价。哪怕再宣扬秩序正义的神祇,都精于算计。”

在街道上,卫铿看着那些手放在胸口朝着神明祈祷的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卫铿:“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做事情,不能求顺风顺水。任何以我为主推动的事情,神在其中掺和多了,在结果达成后,我的“要素”在整个事件的链条中比重将下降。”

白灵鹿没有继续长篇大论,点了点头:“对头,那么不打扰你了。继续你的计划吧。”

……

在监察者空间这边,当白灵鹿挂断后,秦晓寒不禁问道:“你怎么没对他说那件事情!”

白灵鹿表情平淡:“对他,该说的都说了,别的也用不着说,说了反而讨人嫌。”

现在监察者团队对卫铿任务的总体分析如下:

卫铿达成工业概念的行为,很可能形成弱神力神祇,运作好一点也有可能是中等神。但其实,如果按照最有效的攻略去做,是可以到达强神力神祇的。

这是因为,卫铿完成工业概念时,需要多方合作。

比如农业的合作上,以及以正义神殿信誉为基础的仓库上,卫铿都留有余地,而这些“余地”都会被其他相关神祇拿下。

白灵鹿所谓的“该说的都说了”,其实也就包含了与神祇合作达成工业概念,会让神力削弱。

例如新芽女士一样,她只能管植物发芽,新生等少量的职能。所以做不到东方“社稷”这么个霸气的概念。

卫铿将工业看成稳定社会的必要程序,是心善的体现。

但是心善,有时候是成神的绊脚石。

地中海系方面确定“工业”神格,能创造大量财富,同时也能掀起战争。

这样的神职,更能激发信众的愿力,更强大。

~

这其实也是东西方哲学的差异性。神格是西方对重点概念的概述。而东方则是讲“道”,“道”不是什么重点,道是无处不在的一种要素,道不是孤立的。

这就如同东西方作画艺术差异:西方的画上来就有一个中心观察点,而在欣赏时,则是挂在画展上,让每一幅都具有观察中心的画相互对比。东方则是画卷,卷轴中缓缓展开的山水画,采用的是环视全局的视角。

卫铿不是不懂得历史上工业什么时刻表现的最有冲击性(近古时期,几次世界大战是工业冷酷强大的具现化),但还是站在全局概念中挑选了一个最和谐的。

~

所以对这次任务,白灵鹿平淡下是不爽的!

因为安排给卫铿的这个工业神格,筐子太小了,压根就显现不了卫铿这货固有的全局展开能力。在潘多拉位面卫铿有多强?工业,农业,科技,教育,军事,谋略,固然每一项都是他自己讲的所谓中人之姿,但是整合在一起是排山倒海。

所以在穿越前,白灵鹿对自己的姑姑埋怨道:“秦天放是瞎指挥。多元宇宙根本不适合卫铿展开。这次投放,多半是平平无奇。要是有那么一星半点展开了,他(卫铿)就能把我们看似简单的事情,搞得惨烈无比。”

~

视角转回物质位面这边,

十二岁的卡瑞特(卫铿)骑着白马在河畔游览自己名下这一排排平房工坊。这些工坊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让自己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大资产家。

哦,虽然自己还欠着几千金币的外债,但是没人会怀疑自己还不起。

储存的粮食,还有生产的铁器,都是畅销货,不可能卖不出去。具体的信誉表现是,这时候要是发债券,肯定被抢购,说明信誉坚挺。反之,如果必须强制摊派才能卖出去,那就说明是在透支统治信誉。

但是啊,这对一个法师来说是不划算的。奥术师建造能源站(魔法塔)的目的,可不是给凡人浪费的,凡人的拥护,对奥法道路来说毫无用途。

奥术师自己才是最有潜力的工业消费者,越强大的奥术师消费的能源就越大。

故奥术师们赞美知识,但是不会致力于传播知识,或者分享探索知识的能力。

这就像近古时代的美帝治下的全球技术,掌握高科技的鹰酱愿意分享价值观,但是谁要分享他的能源(石油),马上就翻脸。

卫铿这个魔法塔,对大奥术师们来说,没什么稀奇的。

稀奇的是能源分配。

卫铿签订契约中,自己只能使用百分之十的能源,其他的全部用于领民的日常用品生产。

不少领主法师也用自己的奥法让领地繁荣过,正常,正常。嗯,只是契约中,居然将自己的份额压缩到百分之十,是卫铿舍得啊。

~

突然,卫铿在一个工坊前停了下来。十六点的感知,让他察觉到异常。随后卫铿眉头紧皱。

卫铿走进了工厂中,一位位工人正在流汗。而监工的人员看到年轻的过分的卫铿走进来,立刻上前弓腰陪同。

~

在刚刚一米七,身材良好的未来领主即将成为人群中心时,卫铿推开了他们,径直走到生产线边上。

在靠近工人的时候,这些工人显然受到了影响,如同驯兽一样安静地等待着询问。——这是高魅力属性带来的效果。

卫铿拉起来工人的手看了看,然后对每个工人问了问工钱的情况。

哦,这个过程让后面的监工们脸色一变。

在问完话之后,卫铿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给每个工人发二十个铜板的误工费。很快生产线重新启动。

卫老爷没有在现场训斥监工们,秀一下统治魅力。极高的“魅力”数值,随意表现的态度,都会在人群中产生精神影响效应。

半个小时后,卫铿当着监工的面,跳到了工厂的高墙上,拿出了一个探测水晶放了上去——这是在安装摄像头。同时,拿出了榔头,在工厂走道的视角盲区,把“举报信箱”给钉了上去。

做完这一切后,卫铿揉了揉头,一边查询系统资料,一边走向了工厂办公室,留下了内心想对底层工人们发作,但不得不收敛的监工们。

~

卫铿自言自语道:人是有精神波动,而在这个世界的环境下,负面的精神波动积累会产生污染。难怪没有法师让大量凡人参与自己的奥法生产,大多倾向于用构装机械的魔动力傀儡进行生产。

卫铿叹了一口气:“工业生产中的人们需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才行。只是凡人们能做到嘛?”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