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rap梗996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

血色黎明圣殿之中。

阴蛇魔姬用联络玉佩,继续与赤媚沟通了一番,嘱咐赤媚将东西收拾收拾,等她去接应时迅速撤离。

过得半个时辰,赤媚传回消息说东西都准备好了。

血童魔君这才祭出了他的魔道器。

那是一件血色披风,披风表面仿若血液一般泊泊流动,又有一枚枚的道纹在其中流转,散发出了滔天的凶戾之气。

血魔披风!

阴蛇魔姬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忌惮和羡慕。

这件血魔披风,据说是剥了一头凌虚境巅峰血魔的皮炼制而成。非但防御惊人,还能额外大幅度增加遁速,实乃优秀的保命道器。

而且据说血童魔君一共拥有三件道器,这只是其中一件而已。

可怜阴蛇魔姬才晋升凌虚境没多久,直到现在还在可怜巴巴地用着神通灵宝。没办法,道器太贵了,可不是眼下的她能用得起的。

“桀桀桀~~血童小子,你总算舍得把老子放出来了。”血魔披风在血童魔君背后摇曳飘飞,宛如一头张牙舞爪地蛮荒凶手,声音嘶哑深沉,充满了邪恶疯狂的意味,“好久没能饱餐一顿弱者的献血了。这次的对手是谁?”

血魔披风十分强大,但它也有缺点,那便是需要大量智慧生灵的鲜血来祭炼和蕴养。不过这种缺点对魔道人士来说压根不算什么。

不就是血祭么?压根就没有心理障碍。

“这次的对手是三只凌虚境血巢战士,十几头神通境,数十头紫府境……”血童魔君分身说道。

“血童小子……我%%¥”血魔披风破空大骂了起来,“你

老太太rap梗996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热门小说 第1张

当老子是真魔器啊?这玩意儿哪件魔道器能顶得住?不干不干……”

眼前来的终究只是血童魔君的分身,与本尊相比,对血魔披风的控制力明显要弱了许多。

他只好劝诱道:“我们只要坚持一炷香时间,事成之后,在我从东乾撤退时,挑个几万人的镇子给你血祭。”

“几万人哪行?我要十万,不,二十万人。”血魔披风讨价还价道,“那可是要顶一大堆怪物。”

“行。”血童魔君分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二十万平民人类的性命,在他眼里和二十万蝼蚁压根就没有区别。若是在真魔殿,消耗自己辖下的人口他还要稍微心疼一下,但如今是在东乾国,他就连这一丁点的顾虑都没有了。

随后按照计划。

阴蛇魔姬施展身法躲藏了起来,而血童魔君则是控制了一个血色之球,在血巢战士堆里炸了一波,将血巢战士群全部吸引了过去。

随后,他便化作一道极速血影,拉着怪物群逃跑周旋,并且大喊道:“阴蛇魔姬,快!就是这个时候!记住,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魔君放心。”

阴蛇魔姬施展开身法,整个人化为一团灰色的阴影掠过通道,速度极快地来到了“宝库”面前。

不等她叫门,赤媚魔使就第一时间从内部将“宝库”门打开了。

“赤媚,咱们速度打包,准备回家……”阴蛇魔姬“呲溜”一下窜了进去,声音急促,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愣了一下,“呃,你把门关上做什么?”

“师尊。”赤媚魔使“噗嗵”一声跪在了阴蛇魔姬面前,眼泪汪汪,楚楚可怜,“师尊,咱们回不去了。”

“什么?回不去了?”阴蛇魔姬心头“咯噔”一下,眼神直勾勾地瞟着赤媚魔使,“你,你,你这是叛了?”

“我,我叛了……”赤媚魔使瑟缩了一下,弱弱地说。

“你这孽徒,当真是好大的胆子!”阴蛇魔姬被气得怒发冲冠,手一扬,澎湃的能量波动瞬间升腾而起,“老娘要清理门户!”

“师尊饶命啊~~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赤媚魔使吓得一哆嗦,连忙紧紧抱住了师尊的大腿,凄惨戚戚地说,“我行动失败,被困在这避难所里生不如死,不降也是死啊!”

“生死相关就能降啊,你,你还有没有点节操?”阴蛇魔姬怒不可遏道,“你这不但是坑了自己,还坑了咱们这一脉。”

“师尊,咱们这一脉有什么好的?”赤媚魔使红着眼,语气中不乏怨气,“说好听点,咱们也算是真魔殿凌虚一脉。但是咱们谁都知道,咱们不过是真魔殿豢养的一群牲口,养肥了,哪位大佬有需求了,就拿我们去充当鼎炉冲关!”

“就像师尊您,不是早就已经被小魔尊预定了……”

“那也不能叛啊!”阴蛇魔姬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关于鼎炉那事,为师已经在想办法了。这一次只要帮助血童魔君完成任务,他定会设法从中周旋,帮助咱们摆脱鼎炉位置。”

“血童魔君?我呵呵哒了。”赤媚魔使冷笑道,“就凭他那点本事,也想和守哲家主争锋?他看起来强势,实则每一步都被算得死死的,完全就是在被牵着鼻子走。如今守哲家主更是早已布置好了天罗地网,他今天就算插翅也难飞。”

“师尊!我实话和您说吧,这血尊者遗迹早在数十年前就被王氏搬空了。现在就剩下个大空架子,那也不过是为了给你们挖坑才专门留下的!你们这数十年内得到的情报,每一条都是王氏故意传递给你们的。”

“什,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阴蛇魔姬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头皮发麻,脊背生寒,就连脑子都是木的。

所有的消息都是假的,那还有什么是真的?!

如果赤媚所说是真,那她与血童魔君这数十年来,岂不是都被人玩弄在了股掌之间?那个守哲家主的手段,未免太可怕了!

就在师徒两人磨磨叽叽间。

先前还威风凛凛的血童魔君已经硬扛了凌虚境血巢战士数下攻击,更是在引怪时,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暴击。虽说有魔道器血魔披风的守护,却也是着实有些吃不消了。

口中溢着鲜血,将怪物们拖火车一般地重新拖回到了“宝库”门口,血童魔君厉声喝道:“阴蛇魔姬,你们师徒两个好了没有?”

避难所中,阴蛇魔姬的脸色阴晴不定,显然是已经动摇。

“师尊,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赤媚魔使抱着师尊大腿,凄凄楚楚地说,“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宝库,而是逃命用的避难所,除了空间储物柜中的那些食物,啥都没有!”

“您要是把血童魔君放进来,咱们全都得死。”

“咣咣!”

这时候,血童魔君也意识到不对劲了,拼命躲闪周旋之际,还抽冷子轰了两下“宝库”大门。

只可惜,这宝库是血尊者为了应对末世而建造的避难所,哪怕是真仙来想轰破它都得费点功夫。以血童魔君的实力,想在短时间内破开它几无可能。

“不好,这是出事了。”

“阴蛇魔姬!里面出什么事了?!你说话!”

他阴沉着脸,一下又一下地轰击着血色避难所的门,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期待。

万一阴蛇魔姬只是被里面的机关缠住了呢?

万一再过一会儿,阴蛇魔姬就过来给他开门了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外面的砸门声越来越响,血童魔君的声音越来越不耐烦,阴蛇魔姬的表情也越来越摇摆不定。

到了最后,她终于狠狠一咬牙,闭上了眼睛。

罢了~现在开门就是死路一条,不开门,虽然之后肯定会面临血童魔君的报复,但好歹还有一线生机。

“拼了!”阴蛇魔姬下定了决心。

血色避难所外。

随着冲击避难所大门的力道一次强过一次,那道大门却始终纹丝不动,血童魔君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眼神也愈发狰狞。

他不甘心!

他筹备了这么久,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等来了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眼看着就要得手了,居然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然而,眼前的大门却像是一道天堑一般难以逾越,而本该在里面给他开门的阴蛇魔姬也仿佛消失了一样,始终没有回音,就算他再不愿意相信现实,也明白事情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

“轰~!”

“轰轰轰!!”

三具凌虚境血巢战士的攻击连绵不断地朝他冲击而来,澎湃的威势震得整个通道都在微微颤抖。

血童魔君一边要冲击血色避难所的大门,一边还要应付三具凌虚境血巢战士,饶是有道器在手,依旧非常吃力,体内玄气的消耗更是如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出。

只这么一小会的功夫,他的脸色就已经愈发苍白,身上的伤势也更重了几分。

“该死!再这么下去,别说圣蛊宝典了,我这具分身和道器搞不好都得交代在这里。”

“没办法了,撤!”

血童魔君终于下定了决心。

下一刻。

一只妖异的巨大血色虚影蓦然出现在了他身后。

它的整个身躯都淹没在浓郁无比的血色雾气之中,透过血雾,只能依稀看到无数扭曲纠缠的血色肢体,粗壮的血管,以及一对遮天蔽日般的巨大肉翼。

猩红的眼眸在血雾中缓缓睁开,滔天的威势弥漫而出。

一瞬间,血童魔君浑身的气势蓦然暴涨。

衣袂飘飞间,他那双黑色的眼眸中也泛起一抹赤红,一具又一具蠕动着的血色光影自他身体中脱离,裹挟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势朝那群血巢战士冲了过去。

瞬时间。

血色光芒爆发。

“轰隆隆”的爆炸声接连而起,巨大的冲击波震得整个通道都颤抖起来。

几乎是眨眼间,就有好几头紫府境血巢战士被血影撕裂,那些靠的近的神通境血巢战士也是直接被震得倒飞了出去,瞬间遍体鳞伤,就连那三头凌虚境血巢战士都被炸得连退了十几步,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血口,其中一头,甚至连一条胳膊都被炸成了碎片。

原本紧紧包围在周围的血巢战士,硬生生被他轰出了一个缺口。

趁此机会,血童魔君身形一闪,瞬间化为一道血色的雾气冲出缺口,朝着遗迹入口疾速飙射而去。

那些血巢战士哪里会放过他?见他要跑,立刻轰隆隆追了上去。

因为不能撕裂空间逃遁,血童魔君如今又消耗巨大且身受重伤,遁速也没比那三具凌虚境的血巢战士快到哪里去,一时间根本没法把他们彻底甩开,只能带着他们一起冲向遗迹大门口。

几十具血巢战士像是开火车般在他身后紧追不舍,闷雷般的脚步声在通道中不断回响,远远看去,那场面简直堪称壮观。

“快到了!”

一番险象环生的你追我逃之后,血童魔君终于看到了来时的入口。

他知道,像血巢战士这样的护卫极有可能是了守护遗迹中的宝物而被创造出来的。只要他逃出了遗迹,这些血巢战士多半不会追出去。

到时候,他只需要撕裂空间立刻就能远遁千里,即便遗迹外的青龙老祖察觉不对,也很难再追上他了。

然而。

眼看着血童魔君化成的那团血光就要冲出遗迹,逃出生天,遗迹外的空间蓦地一荡,一柄黝黑的玉尺凭空出现。

无形的力量波动从它身上跌宕开来,瞬息间弥漫充斥了周围的整片空间。

下一刻。

夺目的金光绽放而出。

与金光同时传来的,还有一声暴喝。

“给我回去!”

话音落下的同时,玉尺狠狠拍下。

瞬时间。

整片空间都仿佛随着玉尺的挥动而重重压了下来,恐怖的威势弥漫开来。

仿佛能镇压一切,粉碎一切。

血童魔君只觉眼前一黑,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兜头拍中,竟生生被从遁法化成的血雾状态里拍了出来,重新化为了人身,并被狠狠震退了好几步,直接闷哼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

能有如此威力,这尺子分明是一件道器!

“量天尺?!”

血童魔君瞬间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看向门口,果然看到了姜震苍那眼熟的身影。他不禁脱口而出,“你不是去青萝卫驱逐作乱的龙鲸王了吗?”

姜震苍伸手一招,量天尺便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一手握着量天尺,一手负在身后,就那么站在遗迹门口,身形如苍松般,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姜震苍看着他,淡淡道,“血童魔君,你身为真魔殿魔君,既然敢潜入我大乾搅风搅雨,就不能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落下,几十头血巢战士已经一窝蜂地冲出了甬道,轰隆隆地朝着血童魔君冲了过去。为首的三头凌虚境血巢战士更是一马当先,宛如三道离弦的箭般嘶吼着咆哮着扑向了血童魔君。

血童魔君腹背受敌,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狰狞:“姜震苍!”

然而,还不等他继续说下去,无数血巢战士的身影已经将他淹没。

他没办法,只能专注地对付起了那些重新将他包围的血巢战士。

血童魔君的悲惨命运,仿佛才刚刚开始。

隆昌大帝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出征者大厅门口,就杵在阵法之外,笑眯眯地说:“哟,这不是魔朝大名鼎鼎的血童魔君……的分身么?”

“隆昌!?”血童魔君心头一凉,更生绝望。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不是在驱逐龙鲸王么,为什么会在这里?”隆昌大帝背负着双手,满脸嘚瑟地说,“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朕在骗你的,为了就是引诱你一脚踏入陷阱。”

那表情,那姿态,活脱脱的就像是个奸计得逞的大反派。惹得姜震苍不由对他暗翻了下白眼,这是你想出来的计策么?

这分明都是守哲的安排好不好?

血童魔君凄惨无比,苦苦地抵御着群怪的围殴,若非有血魔披风在身,他早就已经被活活打死了。但是他更多的是愤怒,没想到,没想到……

“龙鲸王,出来和血童魔君打个招呼。”隆昌大帝杀人诛心般地说道,“你之前和老祖龙对手戏中,那怪物的咆哮声演得可真好。”

“血童魔君你好~”蓦地,一个肌肤白皙、成熟妩媚、身材火爆的女子凭空出现在了征战者大厅门口,她还真的老实地打着招呼,“我以前很少和人类接触,也没有取人类名字。不过,鲲儿给我取了个人类名字,叫做龙晶晶,你可以叫我晶晶。”

在她身边一道微微的空间波动,化作丈许长的王宗鲲从空间缝隙中游走出来说:“晶晶姐,咱们不需要和反派套近乎,尤其是一个快要死的反派。”

“好的鲲儿,姐姐都听你的。”纵横大海的霸主龙晶晶,此时小鸟依人般的偎依在王宗鲲身边,言听计从道。

“晶晶姐,不要这样……咱们还没成亲呢。”大头鱼状态下的王宗鲲弱弱地说,“爹爹说,要等我族学毕业,并且成年后才允许成亲。”

“就是蹭蹭,你放心,姐姐不会吃了你的。”龙晶晶笑眯眯地看着宗鲲道,“鲲儿,姐姐年龄也不大,可以等你长大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姐姐会独自霸占你,像你这样英俊而血统高贵鲲儿,就应该多找一些血脉不错的对象,将优秀的血脉扩散出去。”

“对了,你还在上学也没啥空。这样吧,姐姐四处溜达溜达,帮你物色后宫团成员。”

我谢谢你啊。

王宗鲲眼睛翻到了天上去,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我还小呢,对什么后宫团压根就没兴趣。

“太过份了!”

被困在怪物堆里的血童魔君已经忍无可忍,再次咆哮了一声,试图冲出出征大厅,却又被姜震苍和隆昌大帝联手封住,逼退回去。

“看样子,这种情况似乎用不到我了。”与此同时,玉灵真君和老祖龙同时出现在出征者大厅门口。尤其是玉灵真君,瑶鼻轻轻皱起。

“仙朝的玉灵真君,还有青龙老祖?”

“噗!”血童魔君失神之下,再次被血巢战士轰中,吐血不已。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脾气。对方为了对付他,竟然动用了足足五个凌虚境。

而且状况很明显,阴蛇魔姬和她的徒弟们是叛徒,是她们在不断的传递假情报蒙蔽他。

“真君放心,我委托姜圣主和陛下请您过来,只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王守哲的声音响起,身材颀长的他显得风度翩翩而卓绝不群,“无论结果如何,答应玉灵真君的报酬一个角子都不会少。”

玉灵真君皱起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我最喜欢的,就是守哲家主这等爽快之人。”顿了一下,她又解释道,“不是我玉灵贪财啊,只是虽然我和姜震苍他们同为凌虚境,但境地状况却不同。”

“我这可是要冲真仙的凌虚境,花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既然说到这个话题,王守哲也是略有好奇道:“真君真如传言一般,乃是真仙转世么?您是否还残留着上一世的记忆?”

“记忆?普通人的绝大部分记忆都是储存在脑部之中,一旦肉身死亡会很容易忘记生前之事,神魂也孱弱而极快消散。但是修士会有一部分核心记忆会逐渐转移到神魂之中,因此一些高阶修士死后,神魂状态还能生存,并且能拥有大部分记忆。”

玉灵真君侃侃而谈道,“但是转世重修的话,首先境界得到真仙境,且通常只能保留神魂最核心的真灵烙印。而真灵烙印中储存的信息元素,才是一个生命最本质本源的存在。真灵烙印里很多很重要的东西,例如核心生命印记、部分积累的大道感悟、核心功法、以及少量的核心记忆。”

“依真君所言,转世的话无法携带记忆?那真君又是如何确定自己是真仙转世?”王守哲微微皱眉不解。

“一个真仙活那么久,记忆信息太过庞大,真灵烙印中根本容纳不下。”玉灵真君说道,“要判断自己是不是真仙转世,首先看血脉。”

“真仙转世后,因为在娘胎里时真灵烙印就会释放血脉信息,出生后的血脉会和上一世一样,且会直接变成先天灵体。当然,不是说每个先天灵体都是真仙转世,事实上有史以来绝大多数先天灵体都和真仙转世无关。”

“还得看他能不能经常出现上一世的大道感悟让自己突飞猛进,以及能否回忆起自己的传承功法。”

王守哲心中一突,大道感悟,回忆功法?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