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到了第二天中午,小武给张向北打电话,吴欢和周若怡也在张向北的办公室,三个人正在商量上海的事情,上海公司筹建的时候,周若怡参与了整个筹建工作,她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张向北特意把她叫了过来。

看到小武的电话,张向北知道小武肯定是要和他说,他和二货在上海调查的情况,张向北和小武说,吴欢和周若怡也在我这里,有什么事你说,师父。

张向北按了免提,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小武和他们说,上海这边的事情都搞清楚了,丁勉力确实不是一个人,还有上海分公司客服中心的总经理韩松,和他是一伙的,这些家伙真是胆大包天,还吃着我们锅里的饭,他妈的就在砸我们的锅。

“怎么了,师父?”张向北问。

“很多的小区物业和单位大客户,他们和‘每日鲜’签的协议,就是韩松这个家伙,带着‘每日鲜’的人过去签的。”

小武和他们说:“还有,他们知道我们和‘锦绣服务’的关系不一般,‘锦绣服务’管理的小区,不要通过物业,直接去找业主委员会,也是丁勉力帮‘每日鲜’出的主意。”

“这帮混蛋!”吴欢一听就骂了起来。

“师父,你们有证据吗?”张向北问。

“当然有,我们去拜访了客户,客户证实了,还有,这个家伙自己也老实交待了,他和丁勉力做的事情,他全部都说了。”小武说。

“这么老实?”张向北问。

“这家伙是二货的老乡,最早还是二货介绍进来的,昨天二货气坏了,揍了他一顿,他要是再不说,家里和村里都回不去了,他们村里,都是给我们供菜的菜农,他这也是在挖他们村里人的墙脚。

“还有,丁勉力的助理,其实一直盯着他们,见我们来了解这个事情,他就提供了很多的证据。”

“什么证据?”吴欢问。

“猎头公司的人请他们吃饭和去KTV,照片和视频都有,‘每日鲜’也有人在场。”小武说。

“特么的令人发指啊。”周若怡骂道。

“怎么办?”吴欢问张向北。

“还有什么怎么办的,当然一脚踢,让他们滚蛋,丁勉力这王八蛋要是在这里,特么的我现在就请他吃巴掌。”周若怡愤愤地骂道。

张向北沉吟不语,没有马上表示。

“二货有个建议。”小武说。

张向北问:“什么建议?”

小武说:“这个韩松,当然是要马上开掉,留着的话,整个分公司的客户中心,肯定会一团乱,很多的客户,现在正在看我们笑话,我和二货去的时候,他们和我们说,见过吃里扒外的,但还没见过这么吃里扒外的。

“我们这里开掉之后,还不能放他出去,这个时候放出去肯定会接着捣乱,大捣特捣,二货说,把人交给他,他安排这家伙去物流基地当装卸工,一方面是看着他,一方面也让他劳动改造。”

张向北看了看吴欢,和小武说:“好,就这么办,手续等会吴欢会让人力资源部出,还有,师父,你有没有物色到合适的人?”

“马建可以。”小武说,“我们也了解过了,他一点也没有和丁勉力他们沾边,相反,丁勉力一直在给他小鞋穿,只是马建下面人缘太好,搞他搞厉害了,下面人会闹,丁勉力才没有办法。”

马建是他们上海分公司的车间主任,张向北和吴欢见过几次,印象不是很深刻,这个人话不多,不是那种特意会在你面前表现什么的人。

“我也觉得马建可以。”周若怡说。

周若怡是帮助筹建上海分公司的,当时,杭城的布局完成之后,周若怡就带着人去上海拓展市场,她对上海分公司的人员,可以说是很熟悉,包括马建,也是她亲自招进来的。

“他的沟通能力怎么样?”张向北问,“我记得他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当分公司的总经理,不会沟通可不行。”

“冇,他只是不喜欢和你说话,你是老板,马建这个家伙有点傲,看不起逢迎巴结的人,在其他人面前,他不要太会说,说起来头头是道的,连车间里那些洗菜的中年妇女,都很听他的话。”周若怡说。

小武赞同,他说没错,这人就是这样的。

张向北点点头:“那可以,不巴结我,骂我都没有关系,只要他能把团队带好就可以。”

张向北想了一下,说:“那就这样,准备任命他当上海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总经理还是丁勉力。”

“什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晚安 おやすみせっ在线观看くす 热门小说 第1张

么,这个王八蛋还留着?”周若怡睁大了眼睛。

张向北说:“我也不想留,可是没有办法,如果我们开除他的话,竞业限制协议里的禁止性条款也同时失效,他正好可以去‘每日鲜’,我们等于是给‘每日鲜’送了一个大礼,继续留着,把他调到其他岗位,他还是会使坏,只有在上海原岗位待着,他才会老老实实。

“当然,光这样不够,我们还要把他的后路断了,同时给他一个明确的信号。”

张向北和小武说:“师父,可能要辛苦你一下,在上海多留一段时间,先挺过第一仗。”

小武说好,上海这里不稳定,我也不放心回去。

张向北说:“你让马建今天就来杭城,我和吴欢和他沟通过后,要是可以,就任命他当上海分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这是我们‘宅鲜送’天字第一号的副总经理,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丁勉力也知道,这样,上面有师父你在那里,下面有马建,丁勉力这个总经理……”

“我们等于是花这么多钱,白养着一个白眼狼!”周若怡骂道。

张向北笑笑说:“白养也要养着,总比放出去一只老虎强,再说,现在大敌当前,什么地方的人员都不适合大面积调动,那样会搞得下面人心惶惶的。”

“我同意张总的意见。”吴欢说,“要开也是等过了这最关键的一段日子再说,先把他架起来,现在,放在其他地方,还不如放在原来位子最合适,上面有武总,下面有马建,本来就和他不对付,韩松又被开了,丁勉力自己也知道,我们知道他干了什么。”

“还有,给他那个助理,职级和待遇都提一级。”张向北说,“不允许丁勉力开除他,也不允许调岗,丁勉力当一天总经理,他就必须一直是他的助理。”

吴欢笑了起来,她说:“这一招看起来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张向北也笑了,说:“我主要是让丁勉力明白,他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想不老实他也不敢。”

“好吧,那我也去上海。”周若怡说。

张向北疑惑地问:“你去上海干嘛?”

“韩松被开除了,你们现在有上海客户中心总经理的人选?马上就要打仗了,那么多客户需要维护,你们就准备让客户中心群龙无首?韩松再有本事,他管车间可以,管物流配送也可以,不行还有武总,但他可是一天也没有和客户打过交道。

“我去当上海分公司客户中心的总经理,上海的市场我熟悉,那些大客户,本来就是我发展起来的,他们一定也会给我面子。”

张向北和吴欢听着,觉得周若怡说的句句都在理,确实,现在这个时候,客户中心是他们最关键的部门,‘每日鲜’上线之后,他们受到最大冲击,压力最大的肯定是客户中心。

上海这块市场,本来就是周若怡打开的,她这个时候去担任这个客户中心总经理,是最合适的,肯定也能稳定住局面。

“可是,你一个总公司的CMO,去担任分公司的客户中心总经理,那是连降了好几级。”吴欢和周若怡说。

“什么降不降的,要是需要,特么的让我去搞卫生都可以,就这样了,调我去上海,上海要是没守住,我特么的提头来见。”周若怡说。

张向北想了一下,和吴欢说:

“那就这样,周若怡还是总公司的CMO,让她兼任上海分公司的客户中心总经理,周若怡,你去了上海之后,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尽快带出一个客户中心的总经理。”

周若怡说好,她站了起来,和吴欢张向北说:

“那我现在就出发,开除韩松的文,和任命我兼任上海客户中心总经理的文,等我到上海后一起发,我到了就组织客户中心的人开会。”

吴欢和张向北说好,周若怡走了出去,小武说:

“那我去安排一下,让马建也马上出发。”

“师父,你把你们掌握的,丁勉力和韩松他们,和猎头公司还有‘每日鲜’的人勾结的证据都发过来。”张向北和小武说。

小武说好。

办公室里,只剩下张向北和吴欢两个人,张向北和吴欢说:

“光这样还不够,我们要把丁勉力的后路断了,也让‘每日鲜’中止继续挖我们墙脚的念头,我不知道公司里还有没有和丁勉力一样被‘每日鲜’盯上的人,我感觉是还有,我们要想办法,让这些人都死了这条心。”

吴欢点点头,她也同意张向北的判断,从昨天丁勉力马上就知道他们在会议室里开什么会的情况来看,除了韩松,公司里还有人,韩松并不掌握昨天会议的情况,能把这个情况通报给丁勉力知道的,肯定是昨天在线上线下参加会议的那三十多个人中间的一个。

没办法判定他或她和丁勉力是一伙的,但至少可以断定,他或她和丁勉力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不然,就是傻子也知道,丁勉力到了杭城而没有让他参加会议,这个会,肯定是把他排除在外的。

“你打个电话,让虞律师过来。”张向北和吴欢说。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