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这个边境哨站原本就是为了对付海盗和走私犯建立的。上面的武备足够威胁那些能通行深渊星云的中小型船只。最先进的深空探测器虽然不能保证可以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无死角地监控帝国的边境,但至少也能把漏网的法外之徒降低到了一个帝国政府可以控制的水平线上。

当然,既然主要对手是求财的黑(喵)道人事,这样的装备也就足够了。毕竟就算是也帝国的制造技术和财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边境星系都摆上能怼泰坦的擎天堡要塞嘛。

可现在,从星际大航海时代开始,就被帝国军方视为常识的现状,就此崩塌了。

奇形怪状的巨大战舰,从那猩红色的星云之中冒了出来,宛若幽灵一样跃入了他们这个偏远的星系之中。它们虽然长得极为丑陋,但哨站上的士兵们绝不敢怀疑,这其中每一艘都完全可以在数百万公里之外将他们抹杀掉,就像是随便踢开落到他们身边的小石头似的。

这些士兵们并非承平日久长时间没有见过血的穿制服的公务员,可是,他们这些深渊星云方向的前线哨站,要负责的对手都是走私犯和海盗,真的没有想过,这里会出现这等规模的大舰队。

那种感觉,就像手中紫装备了轻武器的高山哨所的守卫,看到成群结队的59从对面至少70度的陡坡上冲下来似的。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要吓破了胆的帝国士兵,自然是已经没时间琢磨,这些出现在本星系中的巨舰,其实一大半压根就不是战舰的问题了。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或许是因为这个哨站是伪装在一个小行星之内的,咋看倒是和所有亿万年都漂浮在宇宙中的太空垃圾没什么区别,倒是没有引起掠夺者的注意。

“光是战巡和母舰就有超过二十艘了啊!这还是我们这个星系的!其它星系会有多少?”

“必须马上通知荣耀之门方向啊!”

“可是,舰队主力不是已经赶往极疆方向了吗?”

“倒是听说斯列恩王殿下还在绿洋星坐镇,而且已经向全部星区颁发动员令了。他手里还是有一些舰队的。”

“总而言之必须要上报啊!”

他们不知道的是,除了自己之外,和深渊星云接壤的十几个星系的边境哨所,也都向着星区政府首府和军区司令部所在的绿洋星发布同样的信息

当然,他们同样也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因为斯列因王的遇刺,绿洋星的司令部也已经乱成一团了。

不仅仅是他们,就算是刚刚抵达这里的托米泰莉大可汗其实也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什么?斯列因王遇刺了?”大可汗目瞪口呆地看着全息投影背后的少女,过了好一会才道:“夏莉,你说你也有你的计划,不会就是这个吧?我知道你和晨曦家族有仇,但现在就动手,是不是太激进了一点?”

夏莉没好气地大声道:“我还在想是不是你安排的呢!结果这么一来,我的计划完全乱了啊!现在我都只敢躲在海沟里面,大气都不敢喘啊!”

现在,小主宰和她的第一艘虫群利维坦,已经先一大可汗的主力舰队一步,作为先锋前哨悄悄地抵达了绿洋星。这一路上,为了穿过进入全面戒备状态的荣耀之门星区,她已经不知道遭遇多少次危险了。最危险的一次,她的利维坦只能缩在小行星的背后纹丝不动,把自己伪装成一块石头,而一艘泰坦舰,就正从小行星带中直接传过去。最近的时候离她最多只有一万公里。

好在,为了实现自己“存在就是一切”的战略目标,在深渊星云的行军过程中,夏莉便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强化自己的第一艘利维坦母虫战舰。

她用光了自己从狮穴一战收集到的所有生物资源和矿物,却连火力和装甲都没有点,倒是把潜行和速度点满了。

现在,这艘已经成长到了一万多米长,堪比一艘巡洋舰的利维坦虫舰,在宇宙中航信的时候,动静甚至比大多数小型走私船还小。其外壳也点出了类似光学迷彩一样的功能,几乎做到了肉眼意义上的隐形。

就这样,夏莉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先一步抵达了绿洋星。

按照她和托米泰莉大可汗商量的原计划,夏莉是要先在绿洋星搞点事情的。

她准备偷偷潜入绿洋的海洋中,在大海中放上几百上千万枚源虫之卵和噩梦病毒,顺便再生产一些傀儡虫什么的。

绿洋星的浩瀚大海中,存在着不少强大却又性情温和的巨兽,是当地旅游业最富盛名的景观之一。可一旦被傀儡虫和噩梦病毒植入体内,便足可以化为真正的天灾了。

这样便足可以把荣耀之门星区的大本营搞得天翻地覆了,也可以给大可汗的舰队制造可乘之机。此外,绿洋星这颗物产丰富的海洋星球,也能为夏莉提供大量的生物资源,还能再制造出一批新的军队。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真能乘机弄死斯列因王,那就是天下太平。可是主宰和可汗都只是想想罢了,真不敢有如此奢望。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斯列因王居然就这么死在自己的官邸里了。更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斯列因王的死,绿洋星就这么闹起来了。

“我是知道,最近莱格巨人自治领的日子并不好过,那群长毛大猩猩都憋着一肚子火,可问题是,帝国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那些大猩猩凭着蛮力也是可以在帝国军里混一个前程的。现在,就因为一个乡绅被带走调查,就直接暴动了?这不合理。”可汗依然难以理解。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些莱格巨人的“府兵”中本就包含了相当数量的内应,而且个顶个的业务精熟。

“反正近地轨道上的空间站,还有港区附近的驻地,都开始了。临近军港的城区也正在着火。我的侦查虫就趴在绿都的城市海滨乐园,看得一清二楚。”想到这里,夏莉觉得自己似乎理解了什么,压低了声音道:“所以,这真的不是您的设计?”

“怎么可能?我在银心,就连粮食都时常供应不上。除了科研技术人员和第一线的战兵,其他人都只能混个半饱呢。能攒出这些兵力,压服贝阿人和迈山达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有心情考虑在莱格巨人这边布置一道闲棋。”

不是没压服吗?要不然怎么会有狮穴那样的情况?我可是已经听说过了,狮穴那边的掠夺者已经全军覆没了。夏莉想。

“而且,我们的状况你也知道。哪来这样的高手,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潜入藩王的官邸将其刺杀的。呃,我听说,斯列因王可是很风流的,光是公开的情人就有将近十个。不会是哪个情人因为给他戴了绿帽子,所以下毒毒死了吧。”

你们掠夺者的情报收集做得还真不错啊!夏莉没好气道:“是啊!如果有**和小视频曝出去就更好了,让堂堂的大选帝王社死,绿洋星可就更乱了。可问题是,他是死于外伤的,我有条侦查虫已经爬到官邸的草丛里了,听到有人在这么议论。”

“……所以,夏莉,真的不是你做的?”

“以现在的成长进度,至少还要十年。”夏莉一本正经地道。

不过,那时候,自己一定已经是手握几十上百亿虫海大军的主宰了,存在的本身便是整个族群的希望,又怎么会轻易以身犯险呢?

可汗却觉得对方是在凡尔赛,顿时翻了个白眼。她本人只是个“探索”,就算是升到八环以上都不可能有这等战斗力。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才有这样的高手……”

可汗和主宰在这时候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顿时都觉得心中一凉。

“好像,只有这种可能了吧?”夏莉嗫喏了一下嘴角,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她现在是虫群的主宰,身上已经没有毛孔这种低效率的器官了。

“除了神秘的时主,那些蛇首们谁有这样的能力?”大可汗问道。

“你问我吗?你为什么要问我啊?”

“你只是和他们合作了几次,但曾经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可是你唷。”

“……要,要不是看你姑且对我还算有救命之恩,我现在就鲨了你哦!真的鲨了你哦!”

两位堪称这个宇宙中最有权力的女士之一,这时候表现得就像是刚看完一场恐怖片的小女孩似的,这时候大约只能靠斗槽来回血了。

这时候,夏莉又想到了什么:“会不会是那位‘现在’女士亲自出手了呢?她是不是对你说过,要给我们留些礼物?”

大可汗认真思忖了一下,觉得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很高的。

或者说,相比起“蛇首中高手如云,随便出一个就能在万军从中取走大选帝王性命”这种让人惊骇震恐的可能性,“时主亲自出手”还更好接受一些。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其实也是蛇对帝国的全面报复啊!我们只是恰逢其会而已。”

夏莉挂着僵硬的笑容,安慰道:“这不是正好吗?比起共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热门小说 第1张

同利益,有共同敌人的联合关系,也还是很牢靠的。就像我们这样。”

前提是,这个共同的敌人不会被打倒。而帝国,确实就是这个几乎不可能被打倒的敌人。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热门小说 第2张

可我依旧觉得窝心啊!我苦心经营了十载,这才总算是攒下了这样的兵力。我拿出了先祖的宝物,才从那位‘不死的魔人’手里换得了药和那份宝图。然后,又牺牲了十多位最优秀的灵能探险者,才终于从那处遗迹中拿到了深渊星云的星图,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幕。我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族人谋一个未来罢了。”大可汗咬牙切齿,脸上满是屈辱。

我又何尝不是呢?夏莉觉得自己很有共情。

她现在明白,自己为什么和大可汗一见如故,能处出这种仿佛闺蜜一般的感情的原因了。

“可是,我一切的谋划,却好像只是蛇的棋子而已。”

“我爸爸说过,棋子和棋手的立场是会互换的。关键便看棋子有没有摆脱命运的决心了。当年我只是个弱女子,一样能从蛇的控制中逃出。而你手里还有一支大军呢。除了帝国和联盟,全银河又有几个国家能拿得出同等规模的军队?”夏莉冷笑道:“至少现在,一切都是向好的方向进行的。我们现在就只能一步步走下去了,无论是遇到了多么……”

说到这里,夏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无论是遇到了多少挫折和伤害,都必须要走下去了!只有这样,才有资格把握命运!”

大可汗觉得这姑娘前半段的馊鸡汤实在是没什么建设意义,但后半段姑且还能算是正确的废话。

她笑道:“那么,‘现在’女士说要给你的礼物呢?坐标我已经发给你了。”

夏莉不由得再次哆嗦了一下:“……还,还不到时候。合适的时候,我会去的。”

可汗不置可否地哈哈一笑,就掠过了这个话题,用狠辣的口气沉声道:“”那么,我们就要抓紧时间了。夏莉……还是按照原计划,让绿洋星更乱一点!”

“我明白。”

绿洋毕竟是拥有三十多亿人口的宜居星球,而且风景秀丽资源丰富,更是帝国最重要的几个零元素矿场之一。只要这里更乱,就一定会牵扯他们的兵力。

大选帝王虽然已经死了,但夏莉可以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或者说,正是因为他死了,可以做的事情便更多了。

可汗看了看夏莉杀气腾腾的表情,心中不由得一软,又道:“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保证自己安全为前提的。”

这话一说出来,她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这确实不符合自己掠夺者铁血大统领的人设。

不过,夏莉却当场一怔,随即展颜一笑:“我会小心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要是还不懂小心,早就化成宇宙垃圾了。倒是你。你的战略进展他顺利了。可我爸爸说过,越是顺利的时候,便越接近倒霉。”

说到这里,夏莉的嘴角再次不自然抽动一下,感觉藏在仿生皮肤下面的甲壳都要绷不住了。

她又道:“比如说,那个人,这时候会在做什么呢?”

“什么人?”可汗一怔。

“就是那个以未来的时主为目标来培养的家伙啊!他之前可是和帝国的快速舰队一起行动的。在帮助苏琉卡王收复了狮穴之后,此间大事,又会做出什么动作?”

“‘现在’女士是站在我这边的。”大可汗虽然这么说,但表情却凝重了下来,若有所思。

“你看,我们现在除了能确定他是强大的蛇首之一,‘时主’的重要候补之外,其余的却什么都不知道。”夏莉也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可汗,我们要快!”

托米泰莉可汗点了点头,露出了血气弥漫的笑容:“放心,我们的埃罗人的军队,唯独在这个方面,动作快得很!”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