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第三天的比赛现场就比较好玩了,上场的全是怪招烂拳的晋级者。

陈野平与文心竹相互对视,又同时从嘴角边挤出一丝异样的笑容。旁边的大众评委们似乎找到了谈资,纷纷议论这次比赛的看点,有的支持以脸作画的吴绵仁,有的支持以手为笔的端木言,还有的支持比鬼脚七还黑的脚画者王阙字。至于狮吼者沈劲炳,他的支持者最多,他那一惊一乍的鬼哭狼嚎不得不说举世无双却又惊涛骇浪,凡是被他惊吓的参赛者只要是听到川剧的开场锣鼓就浑身的不自在。不自在也没办法,谁叫他们遇上了沈劲炳呢?

“原本以为像往常一般,一场比赛就定乾坤。没想到我们的羽新老弟搞了个三局两胜制。”陈野平苦笑道。

“这点我要为他澄清,羽新老弟压根就没打算搞三局两胜制,再说,对外宣称负责本次比赛的都是我。要不是遇上这些个神仙,他决然不会在我们跟前显身。”欧德海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了陈野平和文心竹。

“看样子这次比赛的难题不是作品的质量,而是评奖的水平。”陈野平难得露出一丝笑颜,可这笑却不怎么开心。

“这就要看媒体的导向了。是他们鼓动大众评委们提出异议,要求我们将原有的赛制修改成现在的赛制,以此来突出本次比赛的卖点。他们还以此为砝码,不达目的直接退出评审团。”

“哎。难怪这些大众评委有恃无恐。”文心竹叹息一声。

“老欧,那咱们就做做花瓶吧,免得扫了媒体的兴致。”陈野平似乎看透了,他也不在乎这次评选出来的所谓的冠军是些什么样的人。

“行,咱们从没装聋作哑过,今天就遂了媒体的意吧。”欧德海点点头,欣然同意。

方案既定,三人也不做声,彻底的来了一次无线电静默。

沈劲炳一上场就猫步轻移飘到了案几前,只见他拿起笔就是一声吼,随即手脚配合着一连串的动作,宣纸上弯来倒去的一阵涂鸦。

其他参赛的都知道他比较猛,所以十分小心的提防着他的开场吼,等他吼过之后才慢慢的运笔作画。然而他们并不清楚沈劲炳还有第二声吼、第三声吼,防火防盗防不了沈劲炳的大喊大叫,平地一声炸雷,便终结了与他一起参赛的选手。这次他任然画的是一只猴子,只不过这个猴子比那天的猴子要小许多,经过仔细辨认才看懂他所表达的意思:猴子捞月。

木讷片刻的大众评委对此也感到不满,画来画去都是猴,看来并没有带给他们快感十足的惊喜。然而同组的其他人都被沈劲炳吼出局了,只好宣布沈劲炳本轮胜出。

接下来,吴绵仁、端木言、王阙字也在自己的小组里平庸胜出。什么叫平庸胜出?就是所画内容并无新意,可以说就是上回比赛的翻版。这时大众评委们坐不住了,要是按照现在这个赛法打脸的可是自己呀。

在决赛之前,大众评委们找到了欧德海,也表述了他们的意见。

“各位,你们背后的媒体都请示过了吗?”欧德海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们是本次大赛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评委,向他们请示做啥?”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热门小说 第2张

“对呀,我们是独立的,又不是媒体的人。”

“呵呵,我劝大家稍安勿躁,最好是向你们身后的媒体知会一声,免得到时候说咱们的比赛缺乏公平公正。”欧德海义正言辞的拉长了腔调,暗地里戏谑一番。

“不会的,这个决定我们还是可以做的。再说都是投票,谁也不可能集体作弊。”

“那行,你们就按照自己的心去投票吧。不过这次比赛的水平真的是,算了,不说了。”欧德海本想再踩上两脚,可他话到嘴边却忍住了。

“一切以你们大众评委的投票为主,我们会严格按照投票的结果宣布本次比赛的冠亚军。”陈野平也是一刀稳稳地补上。

甩锅了,呵呵。文心竹立马表示赞同,同时还说了一句:我保证你们的投票分毫不差。

这些个评委见状,竟无话可说。只好回到评委席上继续下面的决赛。

“继续吧。”陈野平对欧德海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比赛继续,由各组胜出的沈劲炳、吴绵仁、端木言、王阙字四人会战本次大赛的冠亚季军。

吴绵仁当仁不让上台就是埋头一碗墨,整个脸瞬间比乌贼还黑,接着就开始在纸上蹭画。

端木言五指蘸墨,随手就是那么一甩,动作看起来比较优雅。

王阙字紧跟其后,跳上案几将右脚浸在墨里,玩起了金鸡独立。

沈劲炳却不慌不忙的瞅了他们一眼,依旧我行我素的闭目遐思。

大众评委们一阵纳闷,平时吼得厉害的沈劲炳怎么啦,怎么还不动手呢?难道是到了无画可画的窘境?其他三人快完成时,沈劲炳才双脚一并,一纵一跳的吼道:“哈咦!哦哈!”

接着,他的招牌动作,左边睁眼,右边睁眼,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上三圈,一黑一白,泾渭分明。他见其他人并未受其影响,又是一声旱雷吼:“哇!哈!咦!”

吼完之后,没啥效果,便无趣的在纸上画了几个圈圈,随意的点上几笔淡墨,画面顿时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三只猴子争抢一个桃子,其中一个脑袋上有包,龇牙咧嘴,张狂恶劣,估计是被另外俩猴给揍了;另一猴蜷着身子,一只胳膊无力的下垂,估计是打折了;还有一只独腿撑天,手里抱着一个硕大的蟠桃,那小表情简直是醉了。

这画一画完,沈劲炳又是一声乖张的狂叫:“哦!奥利给!”

画一完成也惹出了众人狂乱的爆笑。不言而喻,这三只猴非常给力。因此沈劲炳拿到了这次比赛国画组的冠军。

端木言的指间山水获得了国画组亚军,而吴绵仁和王阙字并列第三。

同时,书法组也产生了冠亚季军,以狂书季墨岩为首,小篆冯旭为次,魏碑石林生殿后,三人中规中矩的书法技艺算是给这次比赛增添了亮彩。

欧德海协同陈野平、文心竹又从起初晋级的国画组选手中挑选了十幅作品,冠以特别奖来弥补他们失去的梦想,并同时聘请他们成为广御轩的书画教员。

这一宣布顿时让那些失落的选手们重新燃起对书画的热爱,并通过广御轩积极地投身到社会的公益事业中。

社会上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广御轩让大家开了眼,国画还可以这样画;一种是广御轩不过如此,网罗一批歪瓜裂枣来参加比赛。当然除了这两种声音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声音,那就是这个稀泥和得有水平,没有让真正的书画爱好者们寒心。

喜欢瓷界无痕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