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征天王大卫·克莱恩切断了与服务器的连接后,脸上浮现出一丝怒容。

但大卫很清楚,自己也仅仅只会呈现出一丝怒容了。

况且,那实际上是几分钟之前的事情。那些人格覆面进行预处理的对话数据,现在才呈现在这边这个生物脑的意识之中。

已经结束好几分钟了。

大卫站了起来。这是一间非常古典的办公室,接近二十一世纪初流行的极简风格,纯色的哑光桌面。而他自己也是一副智人的样貌。

甚至周围看上去也很像地球。

但是,这里位于火星极地。

征天王的私人领土。

大卫在一百年前刚刚搬到火星的时候,就圈了一块地,并在这里一比一的重建了超人企业在北平周边盖的第二座大楼——也就是他们后来科技园区的核心建筑。这是大卫的私人居所。

除开第九武神事件,他曾亲自带领军队与第九武神对阵,以及数次拦截小行星带内的侠义势力之外,其余的时候他都很少离开这里。哪怕是第十武神在火星出没的消息也没能让他行动。

平时与科研骑士团的几名大骑士长开会,他也宁愿选择线上,或者远程操作义体。

八十年前,哈特曼从敌人那里得到了“人格覆面执行信息预处理”的概念之后,他就沿着这个思路做了下去。现在,他已经可以将行星内远程对话的延迟降低到常人无法察觉的地步。

火星的尘土干燥又寒冷。大卫对这样一个地方没什么感情……

啊,好像也不对。

21世纪初,身为NASA工程师的大卫·克莱恩心心念念的就是火星与月球。

“太阳系的皇帝封你当火星的王”对那个时候的大卫来说,就是个充满cult味的美梦,是无数太空狂想白日梦中的一个。

——实际来了,也就那样。

这是九十年前大卫对火星的想法。

火星的太空也不如地球那样湛蓝。在这里,太阳很小,风沙很大。

但最近,大卫又开始觉得,看上去很小的太阳也很好了。

至少这里距离万机之父很远。

向山死了,死了两百年了。约格莫夫疯了,而且越来越疯。

还有其他人也疯了。陈锋和祝心雨疯狂程度让人感到害怕。还有英格丽德……自己以前真的以为,英格丽德那种人是不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事情的。

很久很久以前,向山就说过,能够被机器取代的劳动方式,大概很难作为先进生产力的前进方向。

稍晚一点,向山又说,一切能够被机器代劳的力量,都是对统治者更有利的力量。想要反抗,就得依赖“短时间内没法被机器完全取代”的技术。

武功的算法被设计成一种“人脑理解起来很简单,但是计算机处理起来很消耗很大”的形式。这是向山的想法。

那个时候向山还是很天真。他居然没想到“把人脑作为计算机外设”的点子。

用计算机内的人格,去驾驭作为外部设备的人脑,用这个大脑去辅助处理武道算法。

为了避免大脑内存在的干扰,还需要用还丹酶消解掉原本的意识。

这个过程甚至还需要自愿、

那个后来被称作“第二武神”的亡骸,就是这样一个怪物啊。

约格莫夫疯了。但是大家都疯了。疯狂仿佛是一种传染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热门小说 第1张

病,在两方中同时传染。

大卫觉得,自己肯定也疯了。

他习惯性的抬起脑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然后,他坐回椅子上。

“算了,就这样吧。哈特曼那条狗怎么想,没必要在意。”大卫摇摇头,然后闭上眼睛。

这具义体只是他用来与物质世界交互的。他的生物脑现在也不在这里。

大卫的意识这一次没有进入任何一具义体,而是进入一个建模之中。

那也是他过去的样子。一个胖乎乎的大胡子男人。

场景是超人企业科技园区的酒吧。

大家都在这里。向山,约格莫夫,他自己,英格丽德,阿纳托利,祝心雨,陶恩海……

好多人都在这里,在这个场景。

大卫快速阅读了一番本地的记忆。这是他们在庆祝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圆满结束。酒吧的投影仪里正在播出陆轩宇一路过关斩将的视频。

约格莫夫还是那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他就捏着一罐什么酒坐在一边。而其他人也都在随意的交谈着。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喧闹的酒吧突然就安静了几秒。

“怎么了?”大卫端起了酒杯。

这里的所有AI都是人格覆面,非常厉害的人格覆面。

与第二武神多半完全不同的那种,标准的AI。

为了营造出这个幻境,他花了十年的时间去研究向山的记忆。大卫一直只研究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这三十年内的记忆。这份记忆的长度与他的生命相比并不长,而且他也是这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不是那么容易受到影响的。

约格莫夫为了消除向山这个人物在大众眼中的“神性”,所以放出了手中的向山记忆——他分给诸王的那些量子硬盘数据,后来他又都复制过。据说诸王也有私下里交流手中量子硬盘数据的。

为了防止约格莫夫在这个过程当中扭曲事实,修改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热门小说 第2张

历史,所以向山的其他朋友们也上传了自己的相关记忆作为注脚。

然后……

这些数据整理之后可以用来训练AI进行角色扮演。

大卫甚至用心理学、行为学的研究方法,花了十年的时间去整理那些数据,根据视角将部分记忆归纳到某个信息源名下——也就是将祝心雨上传的向山记忆标注为“祝心雨”,将英格丽德上传的向山记忆标注为“英格丽德”。

这些记忆是“关于向山的记忆”,同时也是“这些信息源自己的记忆”。

用英格丽德的记忆训练英格丽德的人格覆面,用祝心雨的记忆训练祝心雨的人格覆面。

不够的部分,就用“其他人眼中的相关记忆”来进行修正。

抛去第二武神那个原始而残忍的仪式,真正意义上的“假性人格覆面”,就是他支使众多科研骑士团一点点完成的。

喜欢赛博英雄传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