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黑色巨蟒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张宠急不可待地叫了起来:“到底说了什么啊?”

疏勒亲卫笑道:“神说,火公主的夫婿有个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长着一对大酒窝。”

张宠差点晕倒在地。

长相,是张宠一直以来的一块心病。

倒不是不漂亮,而是实在太漂亮了。眉毛眼睛鼻子都长得非常秀气,皮肤比女孩子还白嫩。

张宠觉得,这和自己“铁血硬汉”的形象实在是太不配套了。为此还专门顶着太阳晒了一段时间。

可是,就算皮肤能晒得黑点,被风吹得粗糙点,脸上那两个该死的酒窝却没办法解决。平常人还要笑了之后才出现,可他的酒窝就算说话吃东西的时候都会显现出来。

张宠有时候在想,如果是两个鼓出来的包该有多好,那我就一刀切掉。可问题是,酒窝是凹陷进去的,也没办法补啊。

就在这时,身穿黑袍的大祭司带着两队人已经到了面前:“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不等张宠回答,疏勒亲卫就抢着说了:“他叫张宠,宠就是疼爱的意思。”

周围的人都欢呼起来。

大祭司鞠了一躬:“请随我上台,让公主确定一下。”

张宠还想拒绝,被身边的亲卫小声提醒:“现在找不到黛拉夫人了,咱们在这边闹出乱子了可不好。”

张宠心里哀叹一声,只能跟着大祭司一行人上去。心里想着这个老巫师不是说还要公主确定吗?神仙保佑,等下上去之后,那个什么火公主说不是啊。

这么想着,很快就到了台上。

红公主从面纱后露出的两只美丽大眼睛只是看了张宠一眼,就开口说道:“没错,这就是神为我选的夫婿。”

张宠怪叫一声,扭过头就想往台下跑,发现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黛拉!

张宠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黑着脸叫道:“是不是你搞得鬼?”

黛拉答道:“你现在不要想这么多,先去见公主吧。有什么事我过后给你解释。”

张宠怒道:“我不听!”

黛拉沉着脸说道:“你是想夫君无法通过吐火罗吗?”

张宠怔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们这些话都是用汉语说的,吐火罗那边的人完全就不明白。

大祭司过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黛拉笑道:“受到上天疼爱的男人,实在是太激动了。他知道自己受到神的疼爱,但还是没想到神会把火公主赐给他。”

大祭司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以恭敬的态度对张宠说:“火公主请你过去。”

张宠问黛拉:“他说什么?”

黛拉答道:“他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得自己过去和公主说。”

张宠鼓起嘴叨念了一句“说就说”,气鼓鼓地走了过去,黛拉紧随其后。

走到火公主面前,张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来的方向:“我是从五星市来的”。

为了让对方听得更明白些,他伸出右手摊开巴掌不断晃动:“五星市,五,明白吗?”

火公主睁着两只美目,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是很明白。

张宠急了,马上对黛拉说:“你快翻译一下。”

黛拉朗声说道:“他说他是从太阳升起的地方来的,之前没有想到幸运

军人的黑色巨蟒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热门小说 第1张

之神会降临在他身上。所以会让人准备五千两黄金、五千只牛羊、五千匹丝绸、五千套瓷器,作为给公主的聘礼。”

台下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了。

这么多年的战争,让原本就多山的吐火罗穷困潦倒。现在说的这些聘礼,就算是把吐火罗所有部族的资产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么多。

本来对选定一个外人,吐火罗人心里还是很不满的,现在也都不这么想了。

且不谈别的,在金钱方面这个叫“疼爱”的汉族年轻人,随便一出手就可以把任何一个族中王子秒成渣渣。

火公主眼中也是露出惊喜之色,开口问道:“这些聘礼我可以分给我的族人吗?”

黛拉转脸对张宠说道:“火公主问你,是不是从于市长那里来的?”

张宠心想:嘿,这公主还知道点啊。既然这样,那应该就知道咱们的厉害。

当即傲然仰起头答道:“没错!于奇正就是我姐夫。”

说话间,看到台前一对看上去是姐弟的小孩,先是指了指弟弟,又指了指姐姐,然后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张宠心想,这下该知道什么是姐夫了吧?

黛拉笑着答道:“他说,如果你们成亲了,就都是一家人了。不管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你的族人就是他的族人,大家相亲相爱生活在一起。”

火公主眼中喜色更甚:“那你会一辈子对我这么好吗?”

黛拉翻译:“公主问你要去哪里。”

张宠一只手先指五星市,又指着西方:“我要护送我姐夫去波斯。”

为了强调自己是“护送”,张宠专门做了个带刀侍卫的动作。

黛拉翻译:“张宠说,不管是太阳升起,太阳落下,他一生一世都会爱惜你。如果有任何人要伤害你,他会不顾生命的保护你。”

火公主一双美目不断眨着,甚至隐约可见晶莹的泪花。

就在她准备站起身时,台下传来一声高呼:“怎么能让一个外族人当我们的王呢?”

开口的是一个族中的王子,本来自以为自己是很有希望的,谁知道会是这样?现在见火公主已经准备正式宣布,于是赶紧跳出来阻止。

台下立即吵成了一团,吐火罗人分成了两派。

其中一部分人认为应该严格遵守当初的约定。任何人都不得干涉火公主的选择,而且她选出来的这个人就是吐火罗之王。

而另外一些人认为,这是当时约定没说清楚,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来当吐火罗的王呢?

黛拉走到台前:“因为他能让吐火罗安定祥和,所有人过上幸福的日子。”

台下立即有人叫了起来:“就靠那些聘礼吗?又能过多久?”

又有人叫了起来:“就是!再说了,说是这么说,有没有都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黛拉说道:“聘礼最多一个月就能到,不过我们现在就可以证实一件事。”

台下人问道:“什么事?”

黛拉说道:“天神赐予张宠的神力。你们可以选派一个最厉害的勇士上来和他比武,就可以知道了。”

台下人看着一脸秀气的张宠,无不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张宠也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走过来低声问黛拉:“怎么回事?”

黛拉轻轻叹道:“那些人都是反对让我们过去的。”

张宠怒从心头起:“他们想怎么样?”

黛拉看了张宠一眼:“现在也只能看你了。如果你和他们比武能打败他们的勇士,让他们知道拦不住咱们,这事就搞定了。”

张宠一听马上明白了,低声咕哝了一句“又是一伙给脸不要脸的蠢货”之后,走到台子中间双手环抱胸前,不屑地看着台下。

他这副态度引起了原本就不满的那些人的愤怒,一个牛高马大的魁梧汉子跳上台来。

张宠不屑地伸出食指比了个“一”之后摇了摇,接着对台下做了个勾手指的动作。

这次他的手语被所有人看懂了,意思就是“一个不够,再来。”

三四个人同时跳上台来。

张宠依旧摇头表示不够。

在不断挑衅下,跳到台上的足有十来人,个个都是各部族中的勇者。

张宠这才把腰刀交给了疏勒亲卫,示意可以开始了。

火公主一脸担忧地望着张宠,要多紧张有多紧张。

第一个上台的魁梧汉子冲了过来,迎面就是一拳。

碗口大的拳头带出的劲风,让台下前排观战的观众都听得到。

众人只见眼前一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魁梧汉子就抱着自己的手腕,在地下痛苦地打着滚。

这个魁梧汉子在吐火罗是有名的勇士,不说第一也是第二的那种。

原本还不想以多欺少的勇者见到这个情形,就知道自己单打肯定也不是对手,当即发一声吼,一起冲了上来。

张宠的动作已经快到根本看不清的地步,就在转眼间,十来个壮汉全部躺在地下,不是抱着手腕肩膀,就是抱着小腿打滚。

“还敢冒犯神宠爱的孩子吗?”黛拉冷声说道。

台下有部分人纷纷拜倒,各个族中最勇猛的战士,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就像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三岁儿童一样,如果不是神赐的力量还能是什么?

张宠扬起下巴,对着台下傲然说:“还有谁?”

所有人都震住了。

张宠微微一笑,转身朝火公主方向走去。

显然,火公主也是非常激动。刚才张宠比武的时候,她紧张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张宠已经快走到她跟前了,正准备说“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吧”的时候,火公主一个

军人的黑色巨蟒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热门小说 第2张

动作让他整个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仅是张宠,现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有很多人不由自主地流出了长长的哈喇子。

完美而没有任何瑕疵的一张脸出现在世人面前。

张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心脏会跳得如此剧烈,就像是有人在他胸腔里面急促地重擂着一面巨大的鼓。

火公主走到张宠面前,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拉住了他的手,缓步向上走去。

张宠脸上像是被火在烧一样,脑中茫然一片,像是个木偶一样,跟着一起走到了最高处的宽大座椅前,一起坐了下去。

台下吐火罗人再次拜倒。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次是所有人都拜倒,异口同声的颂着:“恭迎吾王!”

张宠并不傻,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但看到这个场面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他鼓起最后的勇气准备说出拒绝的话时,火公主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一阵似有似无的异香钻进张宠鼻端。

这种香味就像是在秋日正午的暖阳中,躺在一大片油菜花中一样,熏得人懒洋洋地不知今夕何夕。

直到回到王宫,火公主去换洗时,张宠才醒过来了一点:“黛拉在哪里?我要见她!”

这个要求得到了满足。

“张宠,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这是黛拉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

火公主选中张宠之事,确实和黛拉离不开关系。

其实黛拉和火公主在去年就认识了。

当时,波斯人送黛拉嫁入白羊族时就从此经过。

一个是待嫁新娘,一个是很快就要为自己选夫君的未婚少女,两人初相识便一见如故。

火公主对黛拉说了一件一直压在心里的担忧。

这是个非常清醒的姑娘,她对于自己是“神赐给族长们共同的女儿”这个说法深表怀疑。

火公主觉得,这就是阿支叶护为了实现让吐火罗族不再陷入无休止的战争设计的一个计谋。

这个计谋也是因为发现了当时还是婴儿的火公主。

虽然一直战乱不休,但吐火罗内部族群之间也难免不出现的情况。

火公主极有可能是从祖父辈甚至更早就是混血儿的情况,到了她这一代时,身上就有了多个部族的血缘关系。

巧合的是,各个种族明显的面部特征都出现在她的脸上。

接着阿支叶护就用了个障眼法,造成了“在火中诞生”的假象,欺骗过了所有人。

当然,对火公主来说,这是最好的命运。

在吐火罗,混血儿基本上都是最低等的奴隶之间,或者是被主人侵犯的女奴生下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虽然被所有人都奉为神女,但火公主知道对自己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祸根。

因为辗转于各个种族间长大,火公主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各派势力均衡的工具。那个誓约能不能所有人都遵守,是个完全不确定的问题。

将来选夫婿,明面上是王和王后,但实际上却非常难处理。

虽然自己是“共同的女儿”,不会偏向任何一方,但夫婿那里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夫婿偏向他自己那一族,时间长了之后其他族群肯定不服,又会回到原来的状态。

如果夫婿公平处理事务,那么没有得到照顾的本族人就不会支持他。

还有一种就是选择和自己一样的混血儿,但那种本来身份就低微的人,怎么压得住那些族长?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