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老太太rap梗996

(感谢我是——11、书友20170818155926615、江上清风、安林萧萧、斦囙彣弡月票鼓励)

“刘老师,最近咱们接诊的一些患者,好像都有一些阿尔兹海默症的症状呢。”刘依清说道。

“没办法,这个病是防不胜防。”刘半夏说道。

“所以你从现在开始就锻炼大脑吧,没事摆摆拼图啥的,或者整点乐高的积木摆一摆,我看那玩意也挺有意思的。”

“刘老师,我才多大啊,就算是会得这个病,那也是很多年以后呢。”刘依清无奈的说道。

“哎……,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也做上一轮基因检测,到时候我好歹也有个心理准吧。”

“哪里用得着啊,基本上家里边没有相关病史,就不用太在意这些。”刘半夏笑着说道。

“其实很多病症啊,还真的跟家族遗传性的关系比较大。让你玩乐高,是因为你玩完了以后,还能给我们家大宝和二宝玩。”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老太太rap梗996 热门小说 第1张

依清翻了个白眼,“大宝和二宝的玩具还缺吗?那一屋子装着的都是各种玩具。对了,师母说要给大宝和二宝准备座驾,准备得咋样了?”

“哎……,你师母啥性格你还不知道吗?那是非常有行动力的。”刘半夏叹了口气。

“已经订完了,找的木匠纯手工打造。估计再有几天就能做出来了,花了不少钱呢,我都心疼。”

“哈哈,到时候可别忘了拍照片啊。也用不着,师母肯定会发朋友圈的。”刘依清乐呵呵的说道。

相较而言,她和许一诺还是喜欢跟乔乔在一起。别看是叫师母,相处的时候就是很瓷实的闺蜜。

跟刘半夏就不行了,刘半夏别看平时都是笑呵呵的,牵扯到了医学上的问题,那是说翻脸就翻脸。

你的表现如何你自己说了不算,得是在他心中认定的标准才行。他觉得你应该掌握这些知识了,你吭哧瘪犊的才回答上来,这就是不合格的。

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反击,也就是敲刘半夏的饭卡了。要不然就是偷摸跟师母告状,告了也没用啊。

“刘老师、刘老师,你猜那一家最后的决定是啥。”

这时候许一诺又跑了过来,一脸的严肃。

“从你走路带风,很严肃的表情来判断,肯定是选择做透析了。”刘半夏说道。

“哎呀,刘老师,你咋就不会配合一下呢?”许一诺郁闷的说道。

“那还咋配合啊?你的表演水准太洼。要是不同意的话,你应该是失望的表情。同意的话,你应该是开心的表情。”刘半夏耸了耸肩膀。

“你说你整了一个严肃脸,就算是刘依清看到也知道你这是故意装的啊。那么就代表着,他们肯定是同意了。”

“因为作为咱们医生的角度来考虑,其实还是希望能够帮患者延长一些生命的。哪怕很多时候都是告诉自己应该保持一个中立的心态,可是在生死面前,我们还是倾向于生啊。”

边上的刘依清点了点头,证明自己也看出来了。

许一诺瞪了她一眼,“你就是个傻清清,你的心思才不在这上面呢。”

“啊?你看出来了?”刘依清诧异的问道。

这次轮到许一诺很无奈了,这就是刘依清啊,你能把她怎么样?

“刘老师,就说这位患者,透析后清醒了会怪咱们吗?”许一诺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咱们只是听到了他大儿子的口述,并没有看到具有法律意义的证明文件。而且现在还是他们家属全体同意,所以跟咱们是没关系的。”

“其实作为子女的,谁又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放弃治疗啊?相对而言,我倒是很佩服患者的大儿子。”

“因为我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我要是到了那么一天,我差不多也会跟患者相同的选择。但是我会把文件做周全一些,不让我的子女为难。”

“好,刘老师,到时候也给我提个醒。”刘依清说道。

“咋地?认准我也得老年痴呆啊?我非得活精神儿的。”刘半夏说道。

“哈哈,不是那么意思,我是怕我到时候忘了嘛。”刘依清笑呵呵的说道。

“刘主任,陈主任有请。”

这时候梁晓琳走了过来。

“你可以当作没有看到我吗?”刘半夏无奈的问道。

“我觉得这是不成立的。”梁晓琳笑着说道。

“不过也没啥,应该就是想跟你聊聊,让你帮他树立一下信心。这台手术,也真的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听我嫂子说,昨天晚上回家在书房里呆了好久。晚饭都没有好好吃,还跟李院长通了好长时间的电话。”

“啧啧,老陈同志也感受到了压力啊,看来我真得在精神上好好的支持他一下才行。”刘半夏说道。

“别忘了啊,那我就去手术室替他了。”梁晓琳说完就往手术室跑。

“刘老师,加油,争取中午混来加菜。”许一诺挥舞起了小拳头。

“刘老师,要不然我先跟周经理打个电话,提前准备上?”刘依清问道。

“妥妥的,这个菜必须得加。”刘半夏笑着说道。

心里边其实也是觉得很好奇,从梁晓琳的话里能够感受到陈学海的紧张,这也是蛮罕见的。

来到了心外的办公室,又等了一会儿后,陈学海才一脸疲惫的走了回来。

“你说我的决定是不是有些冒失了?李院长也觉得这台手术的成功率不高。”陈学海说道。

“咋了?想打退堂鼓?”刘半夏笑着问道。

“那倒是没有,只不过总觉得心里没底。设计了几个手术方案,总觉得还有些不满意。”陈学海说道。

“那有啥难的,就选你第一个手术方案就完事。”刘半夏无所谓的说道。

“你是因为过于在意,所以才不好下决定。但是对于你这样水准的外科医生来讲,我觉得第一个方案就是最好的。”

“因为这个方案里边会有你的直觉在,哪怕这个直觉说不清、道不明,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

“就像昨天那位垂体瘤的患者,我觉得肖主任最后还是会选择开颅手术。因为这样的术野好,对患者的预后好。”

“你真的这么想啊?”陈学海问道。

“是啊,真的这么想。”刘半夏点了点头。

“其实我在遇到常规入路不能够妥善处置的手术时,也会有犹豫的时候。但是经过仔细比较之后,就发现每一次都是第一个设计方案是最好的。”

“虽然那个方案可能也会有一些瑕疵,修补一下就可以。毕竟在手术的过程中,我们都可能会遇到一些意外的情况。”

“而这时候呢,我们的第一套方案,就是最能应付这些突发状况的。你们心外的手术,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觉得你只要把速度稍稍提起来一些,这就没什么问题。”

“帮个忙吧。”陈学海说道。

刘半夏就很警惕的看向他,“帮啥忙?咋帮啊?这么大的手术,我能干啥?再说了,我还有手术啊,也是明天的。”

“你也不用干啥,就在手术室呆着就行。”陈学海说道。

“就像上次的那个巨型粘液瘤,我之所以做得那么成功,就是因为有你帮忙了。这台手术啊,可能会有很多凶险的地方。”

“涉及到的手术部位太多,尤其患者还有胎儿。我们需要做的努力就应该更多一些,这个事你可不是在帮我,你是在帮患者。”

刘半夏很无助的看了他一眼,掉坑里了。

如果陈学海要说是帮他自己,刘半夏就能找很多理由。但是现在陈学海把患者给抬出来了,还有小宝宝,就把他给拿住了。

因为别看他不是心外的医生,但是他在缝合上有着自己的技巧。

这台手术呢,不仅仅要看处理的精巧,更是需要减少手术时间。手术时间太长的话,很可能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啊。

可以说这台手术同时面对的是两个患者,这两个患者不管哪一个都不能出现闪失。

“中午和明天你随便点,成了吧?”陈学海又找补了一句。

“那我那台手术咋办啊?”刘半夏问道。

“我跟石医生说了,可以临时调整一下。反正你们是两台半肝切除,无非是换一下主刀刀顺序而已。”陈学海赶忙说道。

“我知道了,你这是有预谋的啊。你预计这台手术得做多久?”刘半夏问道。

“大概在八到十个小时,如果你能够分担一些缝合的任务呢,这个时间咱们就能压缩很多。”陈学海说道。

说完之后,他就眼巴巴的看着刘半夏,很怕他再拒绝。

“我研究一下吧,回头安排人给我买几个猪心去,我练习一下。”刘半夏说道。

“我就做过一次心脏缝合,当时还紧张得不行。然后你再把这台手术的缝合技巧给我传一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好,我这就给你去发过去。”

陈学海喜滋滋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到电脑上操作起来。

现在的刘半夏就觉得这是真掉陈学海兄妹的坑里边去了,这已经不是预谋的事情了,还是连环坑的那种。

要不然咋就这么快给自己传?

这需要整个手术方案,每一步的技术要点都囊括了。要是没提早准备,可不会马上就发出来啊。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