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猎潮者数以百万年的时光都被迫“安居”于深渊之喉的元素疆域中,尽管偶尔可以通过物质世界的水元素们观察这个曾经被元素主宰的世界,但水元素之王并不热衷于这项活动。

作为旁观甚至亲自参与过和泰坦守护者们的战争的“古神副官”,见证过世界重塑的古老神灵,它对于弱小生物的无聊生活并没有兴趣。

如果不是纳迦在过去千年中频繁试图进入深渊之喉,骚扰耐普图隆和它的疆域,水元素之王估计连艾萨拉这个萨拉斯语的名字都记不住。

但也就是这样了。

猎潮者知道艾萨拉是纳迦的首领,也听闻那是个活了万年的生命。

但这又怎么样呢?

对于天生永恒的元素君主来说,一万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而血肉生命天生羸弱,他们有自己无法突破的瓶颈。

这些“凡人”们终其一生苦苦寻求的超脱,在元素君主看来也不过和一个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1张

笑话一样。

说实话,猎潮者从没有把那些大胆而狂妄的纳迦视为对手。

软皮蛇们还不配!

看看它们原来的对手吧。

先是源于虚空的光暗聚合体,也就是肩负着腐蚀世界重任的上古之神们,其次又是身居泰坦力量的泰坦守护者和他们无穷无尽的钢铁大军。

元素君主们曾经是以整个世界作为战场攻伐彼此,又联合起来对抗过创世的力量。

有这样的经历之后,区区纳迦而已。

因而,猎潮者的傲慢是有理由的。

不过,在脱出囚笼,亲眼看到碎裂的潮汐之石后,耐普图隆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它在向纳迦的帝国宣战之前,没有谨慎的做出一番战略上的思考。

这个艾萨拉…

好像有点强啊!

猎潮者居高临下的看着摆放在幽灵船甲板上碎裂成五块的潮汐之石碎片,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高戈奈斯的潮汐之石,这可是一位泰坦使用过的魔法物品。

它的威能或许不是创世之柱中最强大的,但它的坚固性绝对远超于这个世界能诞生出的任何奇物。

在猎潮者看来,也就那些当初击败封印了它们这些元素君主的守护者们,才有可能使用泰坦的奥秘,破损这神物。

但听海盗的描述,艾萨拉女皇似乎是徒手击碎了这石头,还利用它爆开的泰坦能量释放了一个大范围的诅咒。

这就意味着,那位纳迦的女皇已经掌握了只属于泰坦的奥秘。

她是怎么做到的?

“潮汐之石能被艾萨拉打碎,肯定不是因为艾萨拉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泰坦,她没准只是掌握了一些泰坦魔法的奥秘。

这肯定是萨格拉斯大人告诉她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布莱克似乎感知到了沉没的猎潮者在思索什么,便急忙做出了解释,免得眼前这个“谨慎”的元素君主被女皇的力量吓得偃旗息鼓。

自己费了这么大劲把它放出来,可不是为了让它和艾萨拉“划江而治”的呀。

因而臭海盗便解释到:

“艾萨拉实力强大,兼具魔法的威能,但她到底是个凡人,在真正力量的领域中,在这片无尽之海上,绝不可能是您的对手。

您唯一需要小心的,是艾萨拉和她的新主子勾结在一起,使用古老又邪恶的虚空力量来暗害您。

众所周知,对付您这样的元素生物,极具腐蚀性的虚空力量是最恶毒最有效的办法。”

“嗯?”

布莱克的话惊醒了耐普图隆,它眼中的光再次变化几丝,说:

“我早就注意到了那些纳迦不正常的形体。你刚才说,它们的女皇和虚空势力有勾结?而且在这片大海之中。

所以,纳迦们背后的力量,是千须之魔恩佐斯?”

“不愧是拥有大海般智慧的猎潮者陛下!您轻易的就猜到了整个艾泽拉斯无数人都猜不到的真相。

您无上的智慧让卑微的我感觉到发自心底的畏惧。”

布莱克言辞夸张的吹捧了一番,也证实了耐普图隆的猜测,这让水元素之王更加感觉到骑虎难下。

它在数百万年前可是为上古之神们服务过的。

它深知一名上古之神有多么难缠,更何况这次要面对的,还是上古之神中最狡猾最善于使用阴谋的恩佐斯。

一个通晓泰坦奥秘的艾萨拉就够难缠啦!

猎潮者在心里咆哮到。

自己今天还真是倒霉,但现在海达希亚水元素军团已经派出去了,以元素生物们对于命令的执行力,这会瓦斯琪尔的纳迦估计都被干掉三分之一了。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2张

现在再说停战怕也来不及了。

不过尽管心里非常焦躁,但猎潮者表面上依然维持着稳重的威仪,它如雷鸣般轻笑几声,说:

“你这狡诈的凡人,似乎很期待我和纳迦成为死敌。这符合你的利益,对吗?看来你将我和我的军团释放出元素疆域之外,也有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思。

我问你,那些纳迦是怎么惹到你了?”

“它们没有惹到我,实际上,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和纳迦们维持着互不干涉的局面。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愿意做艾萨拉女皇的朋友。

我说真的,不开玩笑。

谁不想拥有一个实力超群、高贵冷艳又拥有真正水蛇腰的触手娘做朋友呢?”

布莱克摊开双手,很是坦然的对眼前的猎潮者说:

“但遗憾的是,某些事情或许是在事情开始之前就已经被决定了。艾萨拉的纳迦帝国秘密支持着一个我必须铲除的势力。

所以从一开始,我和艾萨拉女皇以及她的纳迦们就注定做不了朋友啦。

我承认,耐普图隆陛下,我将您从深渊之喉释放出来,确实有我的目的。

但考虑到纳迦们已经开始真正意义上入侵您的国度,身为统治者的您也没有石母那样的好脾气,对于这样下贱的入侵,您是必须要以战争回应的。”

臭海盗咳嗽了一声,他总结说道:

“您和纳迦们也注定不是朋友。

既然如此,拥有共同敌人的我们,为什么不能联合呢?

恩佐斯或许确实是个麻烦,但相信我,在泰坦封印解除之前,它除了在沉睡之臣尼奥罗萨里碎碎念,画着圈圈诅咒我们之外,它什么都干不了!

囚笼里的古神,狗都不如…

它可能会派出来攻击你我的,不过就那么几个人,您块头大,力量强,您来对付艾萨拉和她的纳迦们。

我实力弱,但我也有我的优势,我会负责对付恩佐斯的另一个狗腿子。”

说到这里,布莱克将自己脖子上的传奇项链拿起来挥了挥,他说:

“实际上,我已经和萨维斯不死不休了。”

“说得好啊,凡人,你一定很擅长说服别人。我都快被你说服了,就差最后一点。”

猎潮者觉得眼前这个海盗挺有意思。

它发出哈哈的声音,引得天地色变,海域之上黑云滚滚,在雷电交鸣的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压抑黑暗中,水元素之王停下了笑声。

它低头看着布莱克,说:

“但还差一点。

你既然熟知上古之神的秘辛,就该知道在古老的黑暗帝国时期,我们这些元素君主是服务于那些上古之神的。

尽管在我们的失败,和它们的失败之后,这种服务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但我和它们之间的联系,依然要比我和你之间的联系更紧密。

瞧,恩佐斯已经在对我发出召唤了,凡人。”

水元素之王活动了一下手指,在水流翻滚之中,一条怪异的深海鱼从水中跳出,摇摆着尾巴悬停于猎潮者和幽灵船之间。

那条鱼的外表并不出奇,但它的眼睛里闪耀着冷漠怪异的光。

在注意到这条鱼的眼睛诡异的转向自己时,萨拉塔斯留在布莱克体内的虚空精粹神力主动活跃起来,在布莱克精神之外构建出了一层坚固的“壁垒”。

让恩佐斯的窃窃私语被死死的挡在布莱克的精神之外。

“咦!你居然不受上古之神的思维侵蚀的影响?”

猎潮者看着在恩佐斯的低语攻击下毫发无伤的布莱克,它诧异的说:

“你还真是个神奇的凡人。但你看到了,恩佐斯派出了它的信使,邀请我重归黑暗帝国的阵营。

它向我许诺可以调停我和艾萨拉之间的矛盾,并许诺和我分享这个世界,与无数被虚空吞没改造的世界。

相比你的许诺,我觉得我的‘老朋友’更有诚意一些,而且它确实比你厉害多了。”

“哈?调停?”

布莱克发出了讥讽的笑声,他说:

“所以猎潮者要向艾萨拉女皇跪地请降了,还真是被守护者们评价为‘软弱’的元素啊,难怪当年洛肯和米米尔隆用一双镣铐就束缚了你。

你现在还带着他们‘送’给你的镣铐,是要向旧时光表达怀念,还是害怕那些守护者们突然跳出来再揍你一顿呢?

何等愚蠢的人,才会相信一群失败者的许诺?

如果我是你,我接受这被羞辱后的调停的唯一条件,就是恩佐斯亲手将艾萨拉捏死!

但它会那么做吗?

不。

它不会。

在恩佐斯眼里,艾萨拉这个新的‘合作伙伴’,可比当年被泰坦守护者们击败的你们这些废物元素有用多了!”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凡人。”

猎潮者发出了愤怒的呵斥。

它能理解布莱克这是在用语言激怒它,挑拨它的情绪,好达到自己的目的,在当年的元素混战时期,喜怒无常的驭风者奥拉基尔就很擅长这一套。

布莱克也并不畏惧愤怒的猎潮者。

因为他能理解为什么耐普图隆要在这时候把恩佐斯的信使释放出来,这狡诈的水元素之王在给它争取更多的利益。

它并不愿意回归上古之神的阵营,但这不妨碍它用恩佐斯的信使来压迫布莱克。

这也证明耐普图隆将臭海盗视为有资格公平与它谈话的角色,大概是因为布莱克和死亡之翼的那一场纷争给海盗大大的长了脸的缘故。

一名能让灭世者重伤的凡人,怎么也有那么几两油水可榨的。

不愧是四元素君主里最狡猾最擅长伪装和谋略的家伙。

“你欠我两个人情!猎潮者,我现在用掉其中一个,让你接受我‘忠言逆耳’的建议。为什么再次俯身给恩佐斯当狗呢?

黑暗帝国时期的上古之神对你们很好吗?

在泰坦守护者来袭的时候,它们可是把你们推出去当炮灰的。我觉得,这种被派去送死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你觉得呢?”

海盗反问了一句。

猎潮者不为所动,海盗见状只能叹了口气,佯做无奈的说:

“那我就只能启用我的‘杀手锏’了,我会向你证明,和我合作要比屈辱的接受恩佐斯的‘调停’更有价值。

我会为您做到很多您不方便做的事,比如,我知道,尽管四元素君主都曾为黑暗帝国服务,但你们之间也是有矛盾的。

其中最突出的矛盾,便是水元素和火元素之间的不息战争。如果我告诉您,我可以为您带来一团萨弗拉斯之火呢?”

“嗯?”

猎潮者那张模糊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极为感兴趣的笑容。

它说:

“你是说,你要为我征服火焰之王拉格纳罗斯?说实话,我不觉得你做得到。”

“我确实做不到,我连走入火源之界都做不到,我会在进入那里的一瞬间就被永燃烈焰焚烧成灰。”

布莱克耸了耸肩,说:

“但卑微的我为您征服火焰之王的一个力量幻象还是做得到的。您并非第一个突破元素疆域的元素君王。

在数百年前,您的死敌拉格纳罗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将一个灌注了烈焰精华的力量幻象隐藏在这片大陆的地底深处。

它在物质世界寻找了一批仆从护卫它,作为未来它打破元素疆域壁垒的‘钥匙’。

我想,如果我亲手毁掉了它,这一定会让火焰之王无比愤怒,也会让您无比愉悦。”

“成交!”

猎潮者几乎没有犹豫一秒。

它居高临下的对布莱克说:

“我要在今日和你定下元素之契!我会派出海达希亚军团帮助你,你要帮我拿回一缕萨弗拉斯之火。

只要你能做到,我和整个深渊之喉都会在你与纳迦,你在这片大海上的战争中忠实的站在你这边。”

耐普图隆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幽灵船上的布莱克。

这就是它渴望榨出的“油水”。

这样的交易和合作才是它希望看到的。

为了保证双方的联合,先去宰一个火焰之王的化身作为“诚意”的证明吧。

更难得的是,这条件还是这个凡人主动提出来的。

猎潮者语气愉悦的赞赏说:

“你真的是很懂得如何说服并取悦他人,托尔巴拉德的布莱克,我被你卓越的交谈技巧说服了。”

“你真是个神奇的凡人。”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