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1一3续

吴乡长和刁总的孩子出生,江森不去看一眼,是绝对说不过去的。顺路买了个中看不中用的大果篮让叶培提着,江森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乡人民医院。

时过境迁,江森走进医院大门的那一刻,颇有些穿越时光的感慨。

话说上回过来,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那会儿江阿豹瘫痪在医院里,还能搞风搞雨,搞得江森在备战高考的关键时刻,还不得不每逢长假就跑回来一趟,后腿被拖得紧。

当时江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再次回到这儿,居然会是因为吴晨的媳妇儿生孩子。还有江阿豹,更是连骨灰都扬了……

事实上,那时候的江森,完全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让江阿豹拖后腿一辈子的。

“时间过得真快啊。”

没一会儿,江森就在产科病房见到了吴晨和刁芝灵。

刚被推出产房的刁芝灵还很虚弱,江森让叶培把果篮放下,就果断退出了病房。吴晨跟着江森一起,走到病区外的走廊上,点上根烟,脸上洋溢着当爹的喜悦。

“是啊。”吴晨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抽烟过度所致的黄牙,“不过你的变化更大。我刚碰见你的时候,你才特么是个连吃饭都还困难的贫困生,这才两年,一出手就几千万,啧啧……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小子,何止刮目相看,那是要让人把眼珠子抠出来看,吓死个人!对了,下午那个会……”

吴晨说话的声音,稍微放轻了些。

病区外没人,江森也不避讳宋大江和叶培,小声跟吴晨说起了今天的谈判结果。

吴晨边听边点头,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松开。

作为十里沟村的实际负责人,以及接下来这个项目可能极大的直接对接领导,并身兼项目负责公司总经理的枕边人,算是和这件事利益相关到极致的吴乡长,在听江森说完后,缓缓地叹了句:“唉,又让你吃亏受累了,我替……我全家谢谢你。”

江森笑道:“不是替全村吗?”

吴晨摇摇头,“我代表不了他们,要谢让他们自己谢。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升米恩斗米仇的,古今中外,都免不了。扶贫这种事,根子扶的不是贫,扶的是人性。但人性这东西,最特么经不起考验了……”

“我知道。”江森道,“我也就是给自己积点阴德。”

“阴德?”吴晨一笑,“你特么整天满嘴马列的,还信这个?”

江森笑道:“看怎么个信法嘛。”

吴晨问:“怎么个信法?”

“嗯……”江森想了想,“我不说怎么信,我就说我怎么想吧。你看咱们这个项目,才刚立项,连好多前置工作都还没完成,今晚上就有一大堆县里和乡里的领导给我打电话,要把孩子安排进来。你说我这个项目,要是能做个三十年、四十年,那三十年后,我是不是也该考虑给孩子安排些什么了?或者至少说,留道门,留条路?”

刚有了个儿子的吴晨,觉得这话超级应景,不住点头。

江森缓缓继续道:“如果这个项目,三四十年后还在,以我的面子,让孩子重回这边,找个吃饭的生计,那肯定没问题吧?或者再退一步讲,就算这边的生意最终黄了,但是今天我帮了这么多人,给了这么多人面子,那到时候这些人或者今天受过我恩惠的那些领导的后代们,到时候多多少少,是不是也该帮我解决点困难?如果我到时候,真的有困难的吧?”

吴晨一笑,“那就是靠爹嘛。”

“对啊。”江森笑道,“县委曹秘书长的儿子,不靠爹的话,就是个普通的小胖子,靠了爹,才是刚一毕业,就能进全县最大民营企业当高管助理的青年才俊。

那我将来的孩子呢,如果没那么优秀,我今天在这里做点好事,他起码可以让他少吃一点生活的苦,如果他各方面都还不错,我今天在这里留下的一点东西,也能让他快点走上人生的正轨,少走一点弯路。所以阴德这个词,我是怎么理解的呢……

不是阴阳的阴,是树荫的荫。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子承父业,或者儿子受老子一点恩惠,没什么好指摘的。不过是前一代人,先把后一代人该吃的苦吃了,后一代才能稍微享点福。不然总不能每代人都一辈子吃苦,那特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再乐观点想,下一代要是真的成器,你扶他一把,等他成功成才了,反过来说不定还能帮上你的忙。李渊打天下,几个儿子功劳大吧?朱棣造反,三个儿子也没给他丢人吧?所以说给后代留点起家的资本也好,留点翻身的资本也好,其实也是在帮自己。”

“想得还够远的。”吴晨喷出一道烟柱,眯起眼睛,“树荫的荫,有点意思。”

“当然有意思,唯物价值观与传统文化相结合,化糟粕为精华,妈的简直应该写进教科书里,我都佩服我自己,能把这两个字解释得这么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江森这就开始自吹自擂了。

吴晨哈哈大笑。

半小时后,江森带着宋大江和叶培离开了医院,让吴晨回去陪床。

从医院里出来,宋大江颇为羡慕地问:“森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你女朋友结婚啊?”

“看情况吧。”江森一吹冷风,瞬间就没良心了,“说不定会分手呢?”

宋大江内心深处,想了下安安的模样和身段,嘀咕说要换了是自己,有安安这样的女朋友才不可能撒手。然后再看看江森高大挺拔的身材和帅逼面孔,又不禁暗叹。

好吧,你牛逼,你随意……

这时叶培又插嘴问道:“江总,明天我们干嘛?”

“明天等通知。”江森道,“县里和乡里内部,肯定还需要再分配一下利益的,不过一天时间应该够了。咱们的律师也该到了,需要和县里对接一下,把合同拟出来。我们公司内部也需要开个股东大会,明天公司的股东,我师父他们,都得过来一趟。”

“哦……”叶培点着头,连着两天开会,他光顾着看江森牛逼了。

但实际上,已经有点晕了。

没会儿,三个人很快回到青山旅馆。江森让宋大江先回楼上探风,过了一会儿,确定楼上没人堵门了,江森才和叶培上了楼。时间都十点了,江森实在不想再见那些领导。

小心翼翼到回到房间,江森迅速洗了个澡,给方堂静和郑悦各发了条短信,就马上躺了下去。

次日一早,六点出头,屋外天色还暗,江森起床后拿起手机,看到安安发来一条短信:“来了。”江森沉默了一下,回了句:“天冷了,注意保暖。”

然后麻利起床洗漱,半小时后,乡中学的训练馆里,就又响起了投篮的声音。

青民乡的天色逐渐转亮,早上八点半,训练完回来顺手还码了一章的江森,吃完早饭从楼下上来,正巧遇到谷超豪走出房间。这货把吴晨送来乡里后,就在房间里待了一整天。江森和他聊了两句,这会儿才想起来,赶紧放生,“超豪,这两天辛苦了,你先回市区吧。替我跟钱秘书长说句谢谢,不过过年就没时间去给她拜年了,忙得很。”

“好,你也……注意身体。”谷超豪如蒙大赦,急忙跑路。

江森淡淡然回到房间,打算继续敲字。

可才刚坐下来,思路就突然被从楼下静谧马路上传来的一阵嚣张的轰鸣声给打断了。

接着不到两分钟后,他的房门外,就有人敲响了房门。

江森走到房门后,打开门。

门外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女人,一头波浪卷,烈焰红唇,眼睛很漂亮,眼神却充满攻击性,赫然是五个月前,那个要出一个亿包养他的有钱寡妇。

“江总。”漂亮寡妇露出微笑,在江森做出关门的动作之前,一只脚就先迈了进去。

江森一看这是甩不开这货了,干脆门也不关,就大开着,问道:“姐姐有何贵干啊?”

“别叫姐姐,叫我张总。”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带着香气的名片,递给江森。

江森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东瓯市南飞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楠”几个字,笑道:“好吧,张总有何贵干?”

张楠大步走到沙发钱坐下来,一双黑丝长腿,盘起了二郎腿,反问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江森客气道:“妈的,废话,我特么哪儿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扯蛋?”

“真无情。”张楠一脸幽怨,“你怎么这么冷血啊?”

“因为我只对二十八岁以下的姑娘感兴趣。”江森站在门口没动,“你要是没事,我就报警了。”

“有事!”张楠愤怒了,“找你谈笔生意。你那个二二君公司,我想掺一股。”

江森道:“你特么痴心妄想,我有病吗,干嘛让你掺一股?”

“你是没病,可你也没钱啊。”张楠一只手抵住柔软的沙发,身子微微前倾,眼睛放电地看着江森,“但是姐姐有钱,我投你两千万,只要你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江森道:“滚,哪儿有这种好事。就冲我这张脸,我这家公司分分钟估值十个亿,你还想两千万拿百分之十,赶紧的回去睡觉去,梦里头什么都有。”

“江森!”张楠这下真的不高兴了,一声怒吼,站了起来,“我有那么差吗?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江森看着她凶狠的眼神,稍退一步,“江总,你理智点,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要奔着结婚去的。”

张楠翻了个白眼,“我知道,我就是来跟你谈生意的。”

“哦……那就好。”江森点点头,“我不同意,好了,谈完了,你可以走了。”

“江森你特么……”张楠忍不住爆了粗口,“逼我是吧?”

江森好笑了,“对啊,就是逼你,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你以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张楠也笑了。

江森道:“你要是说,在网上找水军黑我,这套已经过时了,就别再白花力气了。”

“我知道。”张楠说着,慢慢走到江森跟前,“我才不会花那种冤枉钱,我有让你更难受一百倍的办法。”

“你当我是吓大的?”江森很是淡定。

张楠笑了笑,不紧不慢道:“你当然不是吓大的,你是沪旦的嘛,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还知道,你在这里投资这个黄芪生意,是要把黄芪回购回去的吧?”

江森听到这话,顿时微微眉头一皱。

这件事虽然算不上什么商业机密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1一3续 热门小说 第1张

,可是昨天下午才开的会,这个女人居然今天就知道了,这性质可就不一样了。这说明,她今天至少是有备而来。

江森不说话,张楠继续自言自语往下说:“你要收购这边的黄芪,另外再做一款产品。黄芪是这款产品的主料,也会是将来宣传的一个重点。瓯顺县十里沟纯天然中药,富含什么乱七八糟的成分,所以如何如何,广告要打的,宣传要做的,故事要讲的,牛逼要吹的。可是你说,万一,你这个黄芪收不上来,那怎么办呢?要是用别的地方的药材,要是被人举报揭发了,是不是就完蛋了?可要是不用本地的药材,你这个牛逼又怎么吹,故事又怎么讲?”

“妈的,谁特么那么多嘴,跟你说的这些?”

“别问,问了我也不说。”张楠甜甜一笑,“反正你知道知道,就姐姐这个自身条件,加上我手里头的钱,从瓯顺县到东瓯市市区,想睡我一下的人,能排成一条线。只要我稍微勾勾指头,有几个昨天跟你一起开会的人,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江森道:“妈的,放肆,我要报警了啊。”

“你报啊!”张楠往前一步,差点贴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1一3续 热门小说 第2张

到江森身上。

江森赶紧下意识往后一退。

张楠道:“你就算报警,我也要出钱的。等你们明年黄芪成熟了,你出多少,我就多加一成,你看那些十里沟的分包户,到底是愿意卖给你,还是愿意卖给我。”

“我草,你特么买一万亩的黄芪,拿回去养猪吗?”

“我不怕啊,十里沟村的黄芪质量顶好,你师父跟我说的,我转手找人一卖,怎么都保本的。”

“姐姐,这里是山区,运输成本高啊。”

“没事,为了你,我一个亿都愿意搭进去,区区一点运费算得了什么?”

“卧尼玛……”江森没辙了,“你说要多少股份?”

张楠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百分之十,不过你要肯跟我走,我拿百分之一也行。我的人和钱,都是你的。”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往江森身上靠。

好在就在这时,房门外忽然响起好几声咳嗽。

“咳!”

“咳!”

“咳咳咳!”

宋大江、叶培,还有带着姘头女助理的郑悦,齐刷刷用嘿嘿嘿的眼神看着屋内的两个人。

郑悦贱笑问道:“怎么……不关门啊?”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