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狐女被数落的脸色绯红,怒瞪炎颜:“本神女的事你本来就没资格管,你对我和我家老祖如此不敬,我们都还没问你大不敬之罪呢!”

炎颜冷笑:“你狐族祸害我白雾殿数百弟子,全你拜你那块手帕所赐。身为白雾殿殿主,这事难道不该我过问?”

炎颜此言一出,小狐女和下面站着的苗景辰登时全部震惊当场。

苗景辰死死盯住炎颜,满眼的不敢置信:“你何时成了白雾殿的宗主?这,这不可能!”

苗景辰这段时间忙着布局这次行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1张

动,根本没顾上关注白雾殿那边的动静。

他只隐约听闻白雾殿最近好像气运有些转机,但具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清楚。

炎颜担任白雾殿宗主这事儿他更不知晓。

炎颜牵唇一笑:“苗二公子这么意外,是仍惦记白雾殿宗主的位置,琢磨再演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说完,炎颜撇了眼旁边的小狐女,啧啧叹息:“可惜,你那只听话的小狸猫死了,眼前这只又死不认账,没人陪你唱双簧了。”

小狐女同样不敢置信,扭头看向自家老祖宗。

爱染神君亦是一脸无奈,轻轻点了下头。

爱染心里清楚,白雾殿众多弟子被无辜戕害,这件事虽是炎颜做宗主之前发生的事,可炎颜眼下已经是名正言顺的白雾殿宗主,有城中好几百号白雾殿本宗弟子现场佐证。

白雾殿这件事又直接与那块白绢帕有关,炎颜当然有权过问。

这件事想赖也赖不掉。

得到自家老祖宗的肯定答复,小狐女霎时俏脸苍白。

呆呆瞪着炎颜,小白狐显然有点无法接受这么突然的逆转。

“你,你就算是白雾殿的宗主,可我毕竟是青丘的神女,你仍无权审讯我!”小白狐忍不住再次为自己辩护,只是声音已经明显没先前那么有底气。

炎颜挑眉:“那你说说,谁有这个权利啊?”

这话一问出口,爱染猛地打了个激灵,就要开口制止自家小崽子。

可惜,小白狐话赶话被炎颜赶到这个份儿上,情绪特别激动。

就为争口气,小狐狸想都没想脱口便道:“要想审问本神女,除非山海诸神界的法兽獬豸。你区区一截凡间修士,当然没这个权利。”

爱染捂脸。

心里只余一句:这下完了!

小狐女说完这番话,没顾上看自家老祖的表情,见炎颜不吭声了,小狐女颇感得意:“哼,就算你宗门弟子被害,跟我的手帕有关,你身为人族的宗主,照样没权利审讯我。”

“如你这般卑微的人族,虽然听说过众神祇,却根本没资格与神祇对话,今日若非遇上这事与我狐族相关,你也根本不可能见到我家老祖这样真正的神祇。”

说道最后,小狐女有点嘚瑟了都:“所以啊,今天这事儿,你要想亲自为你宗门弟子讨回公道,除非你有通天本事,当下把法兽獬豸请出来。”

说完,小狐女抱臂,傲娇地笑看炎颜:“怎么样?办不到吧?”

炎颜提起手中的酒坛子往嘴里灌了口酒,顺带用手背把嘴角一抹,笑的风流不羁:“得把法兽獬豸请来是吧?嗯,这你说的,你等着。”

小狐女彻底懵逼。

我等着……

我等着你就能请的来了?

獬豸,那可是掌管整个山海界妖兽刑法惩处的堂堂司隶神兽,哪里是那么容易请得动的?

你以为你养的小妖宠呢!

小狐女的惊诧很快转为不屑,自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将脸别向旁边,心里忍不住抱怨,自家老祖宗跟这个小修士废话什么,赶紧回青丘了事……

炎颜轻轻把酒坛放在白鸥背上,抬起一根手指,开始虚空绘符。

这一次,自她指尖流淌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2张

出来的,已经没了金色的空间气息,完全是纯净的青碧色流光。

瞪着炎颜手中渐渐绘成的符纹,爱染脸色越来越难看。

咽了咽涂抹,爱染小声央求:“那个,炎姑娘,炎宗主,我家这小崽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咱有话好好说行不,您看咱们都这么熟了,就不用麻烦别人了吧……”

爱染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炎颜此刻身上流转的,是独属于沧华的神力气息。

是世间最纯净刚正,独一无二的东方甲木之力。

不过任由爱染央求,炎颜始终无动于衷。

刚才那番话她早看出来了,这两只狐狸分明就是投机取巧,只想蒙混过关,根本就没打算为这件事承担责任。

炎颜已经彻底懒得再搭理这俩狐狸。

狐狸,果然秉性狡猾!

爱染见炎颜仿若充耳未闻,目光只专注于眼前的符纹……

她眼底原本留存的最后一丝儿侥幸,被炎颜手上的气息彻底拍灭了。

她刚才一直没吭声,其实也是想探一探炎颜的底牌。

沧华虽然厉害,可毕竟是个只能待在须弥境里的残魂。

她跟炎颜见了这么多回面,连沧华的一丝儿气息都没见他释放出来过。

因此,爱染大胆猜测,沧华十有八九根本就对外头的状况无能为力。

也是因此,爱染才侥幸地想:如果自家孩子能自炎颜处讨得些便宜,她青丘或可免去这场惩罚。

至于阴司鬼域,大不了她改日再带着这小崽子登门赔个罪。

鬼域阎君念在她这位神祇亲自出面的份儿上,定也不好太过苛责,她再私底下许给对方些好处,这事儿多半就揭过了。

可是,此刻,亲眼看见炎颜身上毫无阻滞散逸出来的青木神力,爱染心里最后那点侥幸被瞬间碾得粉粉碎。

她炎颜确实没本事请来獬豸。

可是沧华有!

沧华太有了!

当年,獬豸尚未成为法兽之前,还是经过沧华一番亲手调教,才得以出头。

再早些,山海大界内未有法兽这个神职的时候,这些事就直接归沧华辖理。

就是后来獬豸当上了法兽,见了沧华也恭恭敬敬称呼一声前辈。

此刻炎颜绘制的这个符,爱染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召唤獬豸专用的符纹。

可是这个符纹又跟往日他们这些神祇用的不太一样。

娘的。

这弄不好还是獬豸那厮跟沧华专用的暗号!

喜欢女帝成神指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