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此刻正值傍晚。

六翼天神高坐金色头骨堆砌的神座之上。

他的身高足有三米之高,身后三对洁白羽翼舒展,压满天空,看起来极具压迫感。

听到他的话语,李言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座下的金色头骨,居然全都是反抗成功的苦修者的头骨!?

也就是说,这些头骨也全都是心系圣国,为整个圣国而战的苦修者!?

在苦修者之前,还有这么多个挑战神失败的苦修者?

而他们最终的结局,就是组成了这个神座!?

在洁白的圣光之下,金色头骨组成的神座看起来没有半分阴森,甚至带着圣洁之感。

苦修者听到这些金色头骨的来历后,也立在当场。

而后便是有如实质一般的怒火冲击开来。

那是对神的愤怒。

感受到了苦修者那无边愤怒,六翼天神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如同陈述事实一般道:

“凡人说到底,不过是我圈养的牲畜罢了。”

“你们的波动剧烈的灵魂,便是我的养料。”

六翼天神这句话,让李言都再次惊醒。

他这句话已经直接说明了,人族的灵魂可以成为他的养料。

一念及此,李言忽然想到了那些在神之道路上倒下,灵魂依旧被封印在头盔之内的苦修者。

苦修者特有的头盔之所以能封印他们的灵魂,莫非就是因为这一点!?

李言内心惊异的同时,狂怒的苦修者双拳已经紧握到鲜血潺潺而下。

从前他也是一名苦修者。

因为从小就别教育要崇敬神,是神给了他们生命,所以他对神异常崇拜。

他曾经也坚信神可以拯救他们这些苦难的人。

然而恰恰想法。

正是神将苦难赐予他们的。

正是他们信奉的神,如此轻易的践踏他们虔诚的信仰。

“不可原谅……!!”

“你……,根本就配不上神这个称号!!”

苦修者声音沙哑,这还是见到他以来,李言第一次见到他的情绪波动如此剧烈。

就算是打碎朝圣神像的时候,苦修者都没有如此暴怒。

与此同时,六翼天神缓缓抬起右手,以他那声震高天的声音继续道: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反抗者,只是他们的结局都太过悲哀。”

“每一个都是饱经痛苦的灵魂,最后都会化作我的祭品。”

“现在,你见到了神的真身。”

“你会选择跪拜,还是选择成为反抗者,为你的灵魂在增添一道战败者的悔恨呢?”

六翼天神从始至终都端坐神座之上,俯视着苦修者,询问出声。

当他这句话落下的同时,苦修者已经怒不可遏,飞跃而出,重拳带着无边愤怒,轰然砸在从高天降下的洁白光柱之上。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苦修者右拳断裂,洁白光柱却没受到半分波动。

然而苦修者却如同没有见到这一幕般,继续愤怒挥拳。

鲜血飞溅,洁白光柱被苦修者的鲜血染红,尽管如此,洁白光柱依旧没有分毫波动。

六翼天神的力量,已经遥遥超越了苦修者。

六翼天神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他将抬起的右手缓缓对向苦修者的方向,正欲开口说话,忽的,一道金光忽然照亮天地。

“哐当——!”

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一支金色光箭突兀贯穿而出,猛然间击碎了六翼天神的护体光幕。

“嗤——!”

血肉被贯穿的声音响起,六翼天神举起左手,以手掌挡住了来势汹汹的一箭。

这一箭没入了他的手掌内,第一次让六翼天神微微动容。

与此同时,狂怒的苦修者已经以自己残破的右拳猛然轰出,六翼天神似乎不想自己洁白的羽翼被苦修者的鲜血弄脏,直接飞跃而起,直达高天之上。

到达高天之上后,他才看向金色箭矢飞来的方向。

李言身后,英灵神殿正在缓缓升起,同时在李言身前,三名女武神已经各自出现,立在李言身前。

“居然是这样吗!?”

六翼天神感知到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也感知到了那三名女武神的神色,有着神的气息。

神是独一无二的。

他不允许有其他神的存在。

即便是如此弱小的神也不行。

正在六翼天神如此想到的时候,下空,苦修者站在金色头骨堆砌成的神座之前,越发感知到了那些先代苦修者的灵魂波动。

仿佛痛苦的共鸣,由金色头骨堆砌而成的神座,居然缓缓颤动起来。

而后在六翼天神惊讶地注视下,苦修者那缓缓痊愈的右拳忽然抬起。

而后六翼天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然而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一道漆黑光束此刻已经穿破云层,再次冲击而来,封锁了他的脚步。

只是迟疑了一瞬,一声巨响便伴着一声怒喝传出。

随着这声怒喝,六翼天神金色的神座瞬间分崩离析。

同一时间,苦修者周身血色魔纹瞬间暴涨,爬满了他的全身。

苦修者不仅解放了他们的灵魂,更是吸收了他们的痛苦。

“噗——!”

吸收所有金色头骨的痛苦之后,苦修者终于承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身体瞬间破烂,直直从高空坠下。

轰隆一声,苦修者的身体没有任何防护,轰然砸在大地之上。

感受着那些先代苦修者遭受的苦难,苦修者才明白了自己所受的苦痛还未到尽头。

双眼被鲜血模糊,视线变作血红,苦修者弥留的双眼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1张

看向高空。

六翼天神已经跟三名女武神战斗开来。

神似乎真的愤怒了,他居然仅仅凭借一支光羽,就秒杀了一名女武圣。

如果不是那个奇特的黑球拦住他,恐怕他的怒火已经彻底燃遍大地了。

无边痛苦加身之下,苦修者的思绪都变得模糊起来。

在他身上,无数猩红血色如同火焰一般燃起,甚至将他体内的无边金色能量都全数逼退。

李言此刻都露出惊讶之色。

这苦痛的力量,居然逼退了那些虔诚的信仰!

要知道这名六翼天神,本质还是依靠信仰强化己身的。

然而苦修者身上此刻居然逼退了所有信仰之力,只留存下了无边苦难。

这些苦难生成的能量,甚至将无比纯净的信仰之力都全数排斥出苦修者的体外。

无数金色信仰之力各自飞散在高空,仿佛展开了一个金色的结界,这被逼出苦修者体内的信仰之力,甚至比六翼天神的神光还要耀眼。

金色结界中心,苦修者仿佛即将燃尽的血色残躯遥遥晃晃站了起来。

此刻他终于理解了苦痛的意义。

苦修并不是为了见到神。

苦难的意义,在于救赎。

苦痛即为纯粹。

苦痛就是自己的存在。

对自己而言,苦痛便是力量,苦痛就是奇迹,苦痛,便是自己的一切。

“轰隆——!”

忽地,大地塌陷,板块崩碎翻腾,苦修者化作一道血色彗星猛冲而上,仿佛整个大地都随之崩坏。

“嘭——!!!”

六翼天神甚至来不及躲闪,便在无边狂暴的冲击之中,被苦修者一拳砸在脸上,轰击向高天之上,直飞月亮的方向。

万里云层崩散,高天之上,刚刚升起的银月发出一声传遍大地的闷响,随之崩裂开来。

喜欢我的卡牌又变异进化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