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休命刀内。

随着苏乞年的脸色变得难看,过去身似乎有些心虚,小声嘟哝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这年头,谁对谁负责还说不定呢。”

大意了!

苏乞年脸色顿时一片黑,刚刚光顾着与葬龙谷大帝激战,忘了过去身这茬儿,这就是个不能见光的东西,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众目所视,五荒多少无上生灵在映照这一战,过去身现身的那一刻,怕是就已经曝露了,指不定现在的西荒,生出了怎样的波澜,虽说都是他自己,但苏乞年依然感到一阵肝疼,火气很旺,这是真的自己给自己挖坑,连埋都没有人。

一想到此间事了,他可能会遭遇的一些流言与麻烦,他就感到一阵糟心,连带着看向过去身的目光,也变得十分不善。

“你看我也没用,时光也不能倒流。”过去身撇撇嘴。

“但你可以闭嘴。”苏乞年冷冷道,要不是现在不是时候,他刚刚晋升,还需要有所调整,他想尽快斩三身,完成元神纯阳路十重真如境未尽的修行。

“闭嘴就闭嘴,好像闭嘴的不是你一样。”过去身嗤声道,而后赌气般地甩过头不理他。

我@#¥%%……

苏乞年彻底无言了,这要是不清楚真相的看到,还以为是他霸凌呢,殊不知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属于有苦说不出的那种,跳进黄泉也洗不清。

锵!

有刺耳的金属颤音,穿透神魂意志,苏乞年瞳孔剧烈收缩,透过休命刀,他看到了什么,射日箭那至高的箭锋,竟然没能击穿那葬龙谷大帝的眉心,那如帝瓷般满是裂纹的帝身,竟仿佛比天铁还要坚固千百倍不止,与前一刻相比,似乎生出了翻天覆地的蜕变。

他吞了太古黑血!

苏乞年眼中有无量光明映照虚妄,即便透过休命刀至高的锋芒气息,也窥不破此刻那葬龙谷大帝身上的虚实变化,也不仅是他,五荒大地,多少无上生灵都露出骇然之色,那可是射日箭,放眼诸天,就算是诸皇也不敢仅凭血肉体魄硬撼。

那团黑血,到底是什么?

而以众多无上强者的眼力,又如何看不出,葬龙谷大帝之所以敢将五帝帝运齐聚一身,正是以此来汲取那团黑血,说是化解也好,融合也罢,眼下来看,帝运的反噬,葬龙谷大帝扛住了,那帝身没有彻底崩溃,甚至生出了未明的变化,抵住了射日箭的至高箭锋。

难道,葬龙谷当世大帝已经触及了那至高的皇道领域……

这个念头甫一生出,五荒很多无上强者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且不论其他,在这乱世里,能够更多一位人皇,于整个人族而言,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但他们又很清楚,至高的皇道领域,绝非是那么轻易就能涉足其中,古往今来,多少大帝惊艳了古今岁月,最后也唯有黯然坐化,止步于至高的天壁之前。

再者,世人诟病人龙血脉,对于葬龙谷,也同样有很多争议,毕竟屠戮同族,哪怕有历史遗留的旧怨难消,这么长时月过去,多少人龙世家的族人惨死,已经很难令世人信服了。

但上个纪元四大人龙世家葬龙谷一行的无功而返,又令得葬龙谷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哪怕是诸人皇世家,对其都有所忌惮,加上葬龙谷当世大帝辈分极高,甚少出手,寻常无上传承更是不敢招惹,这一脉真正的底蕴,也就更加无人洞悉,愈显深不可测。

“绝非至高的皇道领域。”

无垠战土内,第一刑天眸光无比凝重,沉声道:“但那团黑血的来历,委实难以揣度,抵住了射日箭,再被那位汲取,化解五帝帝运,这是欲借此更进一步,以另类的方式跻身至高领域,但绝非人皇之位,这世间众生,并未有所感应,有新皇出世。”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热门小说 第1张

“众生无感,诸天未动,他想以力破道吗?”第四刑天沉吟道。

“若仅凭他一人之力,即便触及了天壁也很难成行,但那团黑血,葬在那口黑棺中,至少两个多纪元了,甚至追溯到近古年间也说不定,若全面复苏的射日箭也不能令其俯首……”第二刑天清冷的声音响起,没有再说下去。

但第一刑天四人如何不明白,到时候,恐怕除了五大人皇之外,那位葬龙谷当世大帝,人世间再无抗手。

“太古黑血,竟然在葬龙谷内……”

通明帝族内,一身白袍,身姿英武的剑帝通明喃喃道,他眸光沧桑而悠远,此刻流溢出几分慎重之色,又摇摇头:“还不能确定,若真是太古黑血,人间恐有变。”

神农山中,那片幽静的紫竹林里,明轮大帝周身碧血激荡,有浩然正气自每一寸帝骨中弥漫而出,他道心如丹心,眸光凝碧,随着那团黑血自黑棺中现世,他就感到了一身浩然正气的躁动,而随着那黑血被葬龙谷大帝汲取之后,他更是感到了一股浓烈的压迫感,在他永恒道心映照之下,神农山中,似乎只针对他一人。

“那团黑血,还活着吗?“明轮大帝凝声道,源自一身浩然战血的悸动,绝非是无端而生。

葬龙谷前,祁清立在不灭龙船船首上,手中的射日弓颤鸣,却始终不能复苏,他盯住了葬龙谷内,那原本生机全无的葬龙谷大帝,在射日箭被眉心抵住之后,一只手竟缓缓抬起,流溢淡淡的黢黑的血光,握住了射日箭箭身。

吟!

射日箭铮鸣,至高的锋芒迸溅,箭锋铿锵,似可击穿诸天的箭势,却根本撼不动葬龙谷大帝的意志,他那双幽邃冷漠的眸子随即缓缓抬起,语气平静而冷冽:“我很感谢这一箭,带来了足够的压迫,令我舍弃帝命,来踏出这一步。”

“还好,我迈进去了。”

他嘴角扯动,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周身黢黑的血光弥漫,那肌体上如帝瓷一般的裂纹,瞬间愈合如初。

“不好!”河老三勃然色变,随着葬龙谷大帝抬头,哪怕有不灭龙船护持,船首上的众人,也在刹那间如坠万古寒渊,从肌体到战魂,都感到了彻骨的阴冷之意。

再观玄黄诸天命,虽然大多修为远不如河老三等人,但他们周身纯阳气息弥漫,看上去竟不比河老三等人更难过几分。

铛!铛!铛!铛!

下一刻,葬龙谷大帝握住射日箭身的五指拂动,每一根手指,都弥漫黢黑的血芒,他五指连弹,像是在演绎天音,一股难言的古韵弥漫,竟令葬龙谷内的掘墓人一脉五方大帝,也感到了一股可怕的重力,即便身为大帝,也举步维艰。

更重要的是,随着此刻的葬龙谷大帝出手,竟有淡淡的至高气息流溢,虽然极其淡薄,但真实不虚,射日箭剧震,箭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灰白色,宛如被灼烫的指印,而后翻滚着横飞了出去。

什么!

祁清手中射日弓颤鸣,接引射日箭回归,但射日箭不回,至高箭势喷薄,在击穿了一角葬龙谷之后,箭锋转动,再次对准了葬龙谷大帝。

“射日箭出,例不虚发!”

大师兄洛生摇摇头,阻止了祁清的接引,射日箭有神,此刻箭魂全面复苏,一如近古年间在羿皇手中,射日箭出,不见血裂魂,绝不归返,无尽岁月以来,从无例外。

祁清沉默,他深吸一口气,是他失了方寸,对于射日箭而言,诛敌是他的宿命,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热门小说 第2张

也是其秉承无尽岁月的荣光,箭内蕴藏的,是一代人皇的意志。

锵!

不仅仅是射日箭,休命刀也动了,沉静的刀锋裹挟着至高的锋芒气息,墨玉般的刀身上,像是映照出了一片又一片宏大的碑林。

“你们仅剩的执着,毫无意义。”

葬龙谷大帝冷冷道,他抬起手,就是一拳打出,淡淡的至高气息在指缝间流淌,黢黑的血芒像是渗透进了帝骨中,隐约间,似可听到河流奔涌的声响,但休命刀内,苏乞年却能够分辨出,那分明就是黑血在天脉内流淌而衍生的天音。

哐!哐!

葬龙谷大帝硬撼射日箭与休命刀锋,拳印无俦,竟打得一刀一箭生生弹起,至高的锋芒气息迸溅,击穿了谷内的黑雾,也令得掘墓人一脉五方大帝再也待不住了,他们退出葬龙谷,三股至高的气息,快要压得他们帝身裂开了,永恒道心都摇摇欲坠。

九天皆黯,而不灭龙船上,有苍茫的龙吟声响起,比星河还要庞大的战船横亘在了葬龙谷上,阻断了迸溅的至高锋芒。

咚!咚!咚!

如黄金浇铸而成的船身剧烈摇晃,船体那一片片比星辰还要庞大的龙鳞晶莹若琉璃,承载了所有的至高杀伐气。

“以力破道,他真的迈进去了!”刑天殿内,此刻第四刑天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沉声道,“他迈进去了一步,撕裂了天壁。”(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感谢白银盟方舟,第三章继续去写,估计要晚点了,凌晨2点左右。)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