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接下来的节目里,直播间的粉丝们没看见穿上西装帅到爆的何依依。

他们甚至看不见何依依出镜了。

粉丝们一开始还在猜测她是不是换衣服去了。

但等到接新娘的新郎伴郎们上门,何依依都没有在镜头内出现。粉丝们坐不住了。

【谁能告诉我,伊少去哪儿了?】

【小殿下去哪儿了?】

【果然明哥哥不在,小殿下就不好好营业!】

【都说了她人不大架子大,从此粉转黑!不解释!】

【黑粉赶紧滚!不要带节奏!】

【小殿下是有些傲娇了,明哥哥不在她连得体的衣服都懒得换了……】

【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吗?小殿下醒醒!男人不重要,我们要搞事业!】

这些弹幕何依依没看到,明景昕却看到了。

一开始他没在意,但在直播间等了五分钟还没看见何依依出镜,他的心里也嘀咕了。

这不正常!

何依依不管在哪一个综艺节目,都是人气流量的保证。

张荔绝对不可能允许何依依这么长时间不出现在镜头里。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明景昕来不及想太多,立刻拿起手机打电话。

其实何依依现在比谁都忙。

因为集体婚礼有四对新人,这就牵扯到八个家族。

一个家族有多少人?

这不是一份宴请单能够统计出来的。因为现场除了新郎新娘的亲友团,还有赶来看热闹的百姓们以及不远千里来的粉丝们。

所以现场有多混乱?

不可想象。

何依依要从这些人里找出携带炸药的人或者已经安放好的炸药,简直比登天还难。

但是再难的事情也要做到。

这不是她个人的恩怨,也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存留,更牵扯到无数的生命安全。

手机响的时候,何依依有点不耐烦,她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什么事?”

“你怎么了?”明景昕一听这声音,心就往下沉了一下。

这明摆着就是出事后,何依依心里不耐烦了。

“是你啊。”何依依缓了一口气,“没事,就是现场人太多了,有些心烦。”

“依宝。有任何事情都不要瞒着我。”明景昕不相信何依依随口的解释。

“没事!节目录完了我给你打电话。就这样,先挂了。”何依依挂了电话之后,直接按了关机。

明景昕再打,电话关机。

一股怒气油然而生,他咬牙把手机拍在办公桌上。

“老板,没事吧?”抱着一摞文件进门的杜悦被明景昕的样子吓了一跳。

明景昕少年得志,不管大事小事都运筹帷幄,从来都是算无遗策,所以也养成了他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她服侍这位小爷多少年了,都没见总裁大人这样怒气冲冲过。

“没事。”明景昕用何依依敷衍自己的话敷衍杜悦,想了想又说:“把我接下来的工作往后推一推。”

“好的。”聪明如杜悦,一个字也没多问。把文件放下就出去了。

明景昕想了想,还是给燕小北打电话。

牵挂的人在千里之外,他就算是现在买机票飞过去,怕也来不及。

燕小北一接明景昕的电话就郁闷。这位爷每次来电话都离不开他那个妹妹,而那位何家姑娘每次出事都是大事。这天都已经被她捅破了,怎么还不消停呢!

“明总,有何吩咐啊?”燕小北揉了揉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

“YL城有可能会出事。”明景昕用一句话把燕小北的睡意轰得无影无踪。

“艹!”燕小北从沙发上坐直,“你确定?”

“不能百分百确定,但也有百分之八十。而且这事儿跟霍氏庄园和时尚之都机场爆炸案紧密相连。你如果不想让这类的恐怖事件出现在我们的国家,就赶紧想办法。”

“你在YL城?”燕小北问出这句话,心里就已经开始盘算怎么办了。

“我不在,我家依宝在。你的人可以直接去找她。”

“我特么哪有那么多人!YL城离我两千公里呢!老子的手有那么长吗?!”燕小北暴躁的起身,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其实心里已经开始码人了。

明景昕很了解燕小北,正因为了解,所以也相信他。于是继续说:“我家依宝身边有二十个安保人员,都是专业的。他们会是你的得力帮手。”

“知道了!”燕小北烦躁的挂了电话,立刻找出一个同事的手机号拨出去。

·

正午时分,来结亲的新郎们已经到了新村居委会,被娘家人拦在门口各种考验。

这是伴郎出力的时候,李文非和翰粱两个伴郎虽然早晨刚到,但也都提前做了功课,准备了点才艺表演。

翰粱又高又帅,是新娘的亲友团里阿姨们正经调戏的对象。

一个阿姨喊着让翰粱唱歌。

一个阿姨嚷着让翰粱跳舞。

还有个阿姨让不善言辞的翰粱来一段脱口秀。

翰粱腼腼腆腆地接过话筒说唱一首歌吧,然后开口一句:“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就把现场炸翻了。

“好!”

“好!”

现场一片叫好声。

连躲在角落里的何依依也觉得惊讶,没想到万灵的眼光那么好,当初给自己选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只可惜她太能作,这么好的男朋友搞丢了。

想起这事儿,何依依又默默地骂了明景昕一句老狐狸!要不是他手快,这个多才多艺的帅哥就是她的人了!

“Boss!”耳麦里传来佐罗的声音。

“我在。”何依依忙轻轻地答应一声。

“婚礼现场那边有发现。”

“是什么?!”何依依转身避开人群,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TNT,两包,大概有一公斤。”

何依依倒吸一口气,脊背瞬间被冷汗湿透。

一公斤的TNT足以把一栋二层楼化为瓦砾!而婚礼现场也就是那个篮球场大小的面积。

如果爆炸,那么梦里的情景就会变成现实。

“能拆除吗?”何依依低声问。

“我怀疑这只是一部分。”身为退役兵的佐罗,此时的内心也是暴躁的。

他见过血杀过人,但那都是战场上,面对全副装备的敌人。

可今天是婚礼现场,里里外外所有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谁能知道死神离他们这么近!

“继续找。还有,一会儿我们按计划行事。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尽快把看热闹的人都劝走!不许出现伤亡!听明白了没有?!”何依依看了一眼被围在中间的翰粱,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明白。”佐罗暂时没动那些TNT,而是找了个爆破手退役的兄弟,悄声叮嘱他盯紧了婚礼现场,自己则去找其他兄弟去了。

新村居委会这边,翰粱唱了两首歌之后,李文非又被程佳佳和玛依努尔喊着跳了一段街舞。新郎才得以进门。

摄像师赵大海一直跟在何依依身边,何依依好几次都想甩开他,但没能成功。

于是瞅了个机会小声说:“赵大哥,我跟张导

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1张

商量好了,我另有神秘人物,这会儿能先不拍吗?”

“你放心,我摄像机就没打开。”赵大海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直接给何依依看录像机的屏幕。

“那你跟我跟这么紧干什么?我又不会跟谁跑了。”

赵大海憨憨一笑,说:“我是您的跟拍摄像师啊,我不跟着你,还能跟着谁?”

“赵大哥,说谎可不好。”何依依笑着摇头。

“你是老板,我哪敢在你面前说谎?”

“我不是你老板。你的老板另有其人吧?”何依依似笑非笑地盯着赵大海问。

“何总,你是这档节目的最大投资人。你是真正的大老板啊。”

“这话没错,但你好像是这一期才来的摄像师吧?谁把你招聘进组的呢?或者说,是谁让你进组的呢?”

“……何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赵大海憨憨的笑着。

“是霍秉琛,还是他背后的人?”何依依突然向前两步,逼近赵大海,盯着他的眼睛问。

“额……何总,你误会了。”赵大海尴尬的吞了一口唾沫。

“误会?那你来消除我的误会吧。”何依依忽然伸手,一把揪住赵大海的衣领,把人拖进了旁边的小偏屋里。

这是一间临时存放糖果糕点等婚礼用品的屋子,现在所有的人都挤着看新郎官给新娘子穿鞋呢,没有人注意到何依依把人高马大的摄像师拖进了小屋。

五分钟后,何依依淡定自若的出来,然后反手把小屋的屋门锁上了。

她知道赵大海并不是霍秉琛的人,他应该是明景昕打发来保护自己的。

但接下来的事情太危险,她不想让这个憨货跟着吃亏,就只好先把他绑在小黑屋里了。

院子里一片欢呼声,四个新郎官抱着自己的新娘先后从屋里出来。

“啪!啪!啪!”两侧有人喷出彩条,五颜六色的彩条落在大家的头上,丁零当啷的很喜庆。接着,院门外有人点了鞭炮。

欢笑声和鞭炮声混杂在一起,所有人都处在一种狂欢之中,亢奋的笑着喊着,簇拥着新郎官把新娘子抱上门外的婚车上。

四辆用玫瑰装点的新能源汽车以及司机们早就待命。

新郎官和新娘子上车之后,车队缓缓启动,再人群的欢呼声中渐行渐远。

按照原计划,车子会载着新娘去胡杨林转一圈,摄影师们给新人们一轮美美的照片,然后卡着时间去婚礼现场举行婚礼。

胡杨林是之前张荔亲自挑选的拍摄点,金色的胡杨林特别适合拍照,节目组应当地父母官的要求,顺便宣传一下胡杨美景,为当地的旅游业做一下宣传。

但婚车载着新郎新娘穿过胡杨林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

“哎?这是什么情况?”新郎官A不解地问司机。

“为了节目效果,我们换了一个地方拍照。”司机平静的说。

“咦?你好像不是我们的司机啊?”新郎官A发现这个司机比原来的帅多了。

“节目组另外安排他去负责别的事情了,我开车很稳的。你放心。”

“哦,我们这是去哪儿?”新郎官B也发现了路线不对。

“节目组准备了一个新的拍摄地点,风景比胡杨林更好。”

“这位大哥,你是歪果仁?”新郎官B看着蓝眼睛的司机,很是诧然。

“怎么,歪果仁不能当司机吗?我好不容易拿到这个工作的。你千万不能投诉我啊!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新郎官B忙笑道:“呵呵,放心。你们节目组免费为我们举办婚礼,我感

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视频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2张

激还来不及呢!想不到我的婚礼还能有个歪果仁司机。对了,咱们合个影吧!”

“司机大哥你不用看我,看路就行。”新郎官B举起手机,直接来了一个连拍。还捉摸着婚礼结束后,把跟蓝眼睛司机的合照发个朋友圈炫一下。

节目组跟拍的车不得不跟着四辆婚车一路疾驰,很多人都不解为何换了路线。但耳麦里有张荔的吩咐:“跟着婚车,不管去哪儿都跟进了!”

大家都是听喝办事的人,很快也都不再抱怨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四辆婚车经过胡杨林之前的五分钟,娇小的身影迅速地闪入胡杨林中。

何依依是跟着一个穿着维族服装的男子到这里的。但是一进胡杨林,那个男人就不见了踪影。

找不到人,何依依也没着急,而是放缓了脚步往里走,然后在一棵合抱粗的胡杨树下停下来。

半晌,她仰头看着茂密的树冠,冷笑道:“下来吧。你引我到这里来,应该不是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吧?”

一秒,两秒,三秒……

树上一直没有动静。

何依依冷笑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弄死我。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是你们最好的出手时机,还躲什么?出来啊!”

茂密的胡杨枝叶哗啦一声响。

一个人从树上跳下来,蹲身站稳后,缓缓直起了腰。

这是一个很强的男人。

他的强并不在于他健硕的体格,而是那种压人心神的气势。

他的眸子是灰蓝色,很平静,不带一丝波澜。

但何依依一跟他对视,就能感觉到这是一双嗜血的眼眸。

真正的恶魔杀人如麻。

真正杀人如麻的恶魔,身上都不带一丝血腥。

“有种。他们终于派了一个敢直面我的人来了。”何依依轻笑道。

“小姑娘,你很激灵,够敏捷。但……抱歉,我还是要杀你。”

何依依笑了笑,说:“如果你能在二十分钟内杀了我,我无话可说。但如果狭路相逢,二十分钟的时间你都没能杀了我,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哈!小姑娘,你很狂。”

何依依微微蹙了蹙眉头,认真地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不是吗?”

“OK。如果这次我没能杀了你,就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

何依依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开始吧。”

随着何依依话音一落,她的身影忽然一闪就不见了。

额?

这也行?

原本准备出手杀人的男子忽然有些懵逼——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跑这么快?

躲在大树后面的何依依压着呼吸声默默地听着身后的动静。

那人原地站了片刻之后,开始朝着何依依这边的方向缓缓移动。他也不傻,很快就猜到了何依依这么快消失一定是躲起来了。而且根据地上的落叶痕迹,也断定了何依依躲藏的方向。

在他距离还有十步远的时候,何依依忽然动了。

欻欻的声音若有若无。

她的身影如鬼魅一样,呈之字形迅速移动,再次消失在男子的视线里。

男子眸色迷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华功夫?

何依依在胡杨林里东奔西走,牵着男子来回遛弯儿。

二十分钟,遛弯儿时间结束。

何依依气定神闲的站在那人的面前,抱着双臂说:“你输了。”

“你耍诈!”男人被耍了二十分钟,感受到深深地侮辱。

何依依笑了:“输不起就直说!一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丢不丢人?”

“Shit!Youmustdietoday。”男人恶狠狠地拿出一把枪。

何依依挑眉,这些混蛋果然是没底线的。

幸亏老娘早就防着这一招。

男人也不废话,抬手瞄准何依依就开枪。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让他怀疑人生。

何依依居然以鬼魅的速度到了他身侧,一脚踹在他的腿窝上,趁他一个站立不稳之时,一个肘击打在他肋下。

“呃……”男人吃痛,一个不防,手里的枪被夺走。

“就你这点本事,也敢说要我的命?简直丢人现眼!”何依依握着那把小巧的3D打印手枪,指着男人的脑门,“我知道这种手枪的子弹没办法穿透你的头骨直接要你的命。但我从这个角度射击,子弹会卡在你的头骨中。那种痛苦……啧啧,我真是难以想象。”

“我输了。”男人咬牙说。

“现在不是输不输的问题。是老娘一肚子火气没处发的问题!”何依依忽然一抬腿,用膝盖猛击男人的腹部。

“呃!”男人吃痛倒地。

“哥们儿,委屈一下,你就当一下出气筒吧!”何依依上前两步,抬脚就踹,依旧狠狠地招呼他的腹部。

“啊……”连续遭受重击,男子暂时失去了反抗能力。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