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弘阳真人轻叹,“洛府真有神人,这精钢网纤细如丝,却比铁更硬,想必刀砍不断。”听他这话,一直在他耳边絮叨的师兄果然安静了下来。

一阵风吹来,依稀听到山洞里有隐约的声音传来,应该是护卫呼唤洛玉瑯的声音。

眼见她准备去山洞,洛诚出声,“夫人,近日刚涨了洪水,洞内泥泞,去不得。”

穆十四娘一听,“那看到家主的脚印了吗?”

洛诚一愣,摇了摇头,师兄却嗤笑一声,“半妖之人,哪里还会踏着泥泞入洞,你当是你府中的护卫啊!”

弘阳真人无奈,“师兄,你有伤在身,不如入定吧!”

“不是我说你,若不是你处处手下留情,何置于让他遁去洞里。”听了他的埋怨,弘阳真人越发无奈,“我的修为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就最浅,上次又低估了虺蛇的功力,损耗许多,我能跟上你们,已是全力。”

洛诚却因此多看了弘阳真人两眼,“两位不用故弄玄虚,安静等着吧。”

弘阳真人闻言,果然扯了师兄坐下,也不管脚下如何泥泞,盘腿之后,居然闭上双目,神态顿时安祥。

师兄看了他许久,最后只得摇头,扫视一周,发现所有的眼神俱是不善,“老道除魔卫道数十载,问心无愧!”

穆十四娘冷言道:“是吗?红崖山有条千年虺蛇,与你烟霞观俱在吴越境内,怎不见你发觉。”

“敢问道长还捉了何妖,说来听听?!”

弘阳真人的师兄却恨恨看着她,始终不再言语。

“坑蒙拐骗之徒,也敢妄称正道。”与弘阳真人相比,于他,穆十四娘实在看不顺眼,若不是他多事,或许事情并不会如今的地步。

她这句话实在太过伤人,师兄轻抚着身上的伤口,语气凌厉,“那邪祟明明并非洛家主,他们或许不知,你却是装作不知,真是,真是令人不耻!”

洛诚喝道:“再胡言乱语,割了你的舌头!”

师兄还想说话,却被弘阳真人拦了下来,“师兄,何苦做这无谓之争,你我身上俱有伤,还是坐等师叔出来吧。”

师兄看向他的眼神中俱是不争气,穆十四娘却是绞紧了手心,师兄的话乱了她的心神,但她能笃定,现在的洛玉瑯就是洛玉瑯,是漫乐,是她的当家的,并不是它。

洛诚看她从谷底穿行而出,一身狼狈,心中不忍,“夫人,寻个地方坐坐吧,我让人烧了热水,就着吃些干粮。”

穆十四娘还是摇了摇头,“里面四通八达,他们寻得到家主吗?”

“夫人放心,我们自有联系的方法,家主一听便知。”

一下比一下深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热门小说 第1张

洛诚安抚道。

可惜等到日已西沉,谷底光线昏暗,凉风阵阵,山洞里依然没出来一人,就连坦然而坐的弘阳真人都朝着山洞的方向打量了多次,穆十四娘有些按捺不住,“诚叔,还有火把吗?”

洛诚知她意图,“夫人,这洞内恐怕有古怪,否则不会无一人出来报信,还是在此静候为佳。”

师兄身上伤口太多,就算上了药,也压不住伤势,弘阳真人探过之后,望向了洛诚,“可否拿些伤药来。”

“此时不行,我不能让家主再因你们置于险境。”洛诚见识过洛玉瑯所遇的奇事,更亲眼见过老道在家中小庙中的施为,武力对峙他们人多不怕,可担心老道再施些他看不懂的法术,会对家主不利。

弘阳真人轻叹一声,出来的匆忙,随身的伤药不多,方才皆已用尽,师兄恐怕要受些苦了。

穆十四娘望着山洞的方向发呆,洛诚递了热汤和捂热的胡饼过来,“夫人,多少吃些,方撑得住。”

她还未接话,烧得有些迷糊的师兄吵嚷道:“我们呢,也拿些来才是。”

穆十四娘一听,立刻接过,狠咬了一口胡饼,“别给他们。”

无惧师兄的怒目而视,挑衅地看着他。

“你们不是自认修仙之体吗?缺个一餐两餐要什么紧?”

弘阳真人听她这样说,又是一声轻叹,弄得师兄转而看向他,“师弟,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师兄,你还是静坐养伤吧。”弘阳真人勉强自己忽略他因为发热而通红的眼眸,相比于自己,洛家主似乎对师兄最是介怀,下手颇重,故而他身上剑伤最多。

“出来了。”穆十四娘循声望去,山洞里果然闪出一个黑黝黝的身影,冲上前去的护卫还未开口,已应数抽出了刀剑,寒光闪现下,又是一阵金鸣之声。

“师叔!”听到动静的弘阳真人和师兄一声呼唤,坐实了穆十四娘的猜测。

洛诚立刻将她护在身后,一个眼神过去,弘阳真人和师兄面前立刻多了几柄利剑。“再伤洛府中人,就要他们陪葬。”

听到洛诚的声音,山洞里终于有了回应,“我虽有伤在身,亦能让你们不能全身

一下比一下深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热门小说 第2张

而退。”

听到无名道长的声音,师兄欣喜地喊道:“师叔,我们无事,你放心好了,想必是那半妖已伏诛,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伤我们性命。”

下一刻就是他的一声叫唤,“往哪刺呢,真想要人命呢!”

穆十四娘看向他,终于明白了广福寺的方丈为何欲言又止,说承继烟霞观的是弘阳真人,而非师兄的他。

这样一个不着调的人,没让烟霞观倒霉,却累及了洛玉瑯。

穆十四娘凭他口口声声想要洛玉瑯的性命,就恨极了他,“拿刀来,我要亲手了结他,为家主报仇。”

“夫人且慢。”无名道长在山洞里喊道:“他尚在洞中。”

“夫人,我们休战吧。”弘阳真人突然说道。

穆十四娘自然不明白,他却是听出了无名道长气息不对,看来在洞中,他们又遭遇了,而且无名道长并未占到上风。

方才还大大咧咧的师兄这会也老实了,洞口缠斗的无名道长也开了腔,“你们家主受了伤,若还想救他,就不要在我这里消磨时辰。”

穆十四娘一听,抢过身边护卫手中的火把,就向洞口冲去。

喜欢穆十四娘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