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醒醒……唐小天……醒醒……”

我听见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徐徐睁开眼睛。

外面有阳光射进来,就像针扎一样,刺得我眼睛生疼。

静默两分钟后,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发现自己躺在病房的床上,隔壁躺着奶奶,床边站着李茜,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我摸了摸脑袋,回想起自己不是晕倒在太平间了吗,这怎么又回到了病房里面呢?

医生拿着一个听诊器,在我身上这儿摸摸,那里按按,然后对李茜说:“没什么大碍,多喝点热水,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医生转身走了出去,李茜握着我的手,一脸紧张地问我:“唐小天,感觉怎么样?”

“感觉……”我皱了皱眉头,撑着身子坐起来,冲李茜咧嘴一笑:“感觉肚子有点饿……”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师兄,我就知道你醒了会饿,所以我专门出去给你买了吃的,尝一尝,新鲜出炉的大肉包!”

二蛋?!

我诧异地看向门口,只见二蛋笑嘻嘻地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提着一口袋鲜肉大包。

二蛋来到床边,打开袋子,从里面取出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递到我面前。

一阵阵肉香钻进鼻子,馋得我哈喇子长流,我也不客气,抓起肉包子,狼吞虎咽。

我一边吃着包子,一边问二蛋:“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二蛋自顾自地拿起一个包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幸好我及时赶了回来,要不然你现在就躺在太平间的冷藏柜里了!”

“啥意思?”我疑惑地问。

李茜说:“昨晚是二蛋救了你!”

我擦了擦嘴巴,皱眉道:“我记得我被迷香给迷晕了,后面的事情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蛋清了清嗓子,手舞足蹈,眉飞色舞地跟我讲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二蛋回到省城,按照我之前给他的地址,来到第一人民医院找我。

二蛋来到病房,看见我不在,就问李茜我去了哪里。

李茜就说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听说我去了太平间半天都没有回来,二蛋起了疑心,立马和李茜一起跑到太平间找我。

两人来到太平间的时候,发现那个守尸人,正把我往一个冷藏柜里塞。

我当时昏迷不醒,一动不动,二蛋以为我被人害了,小宇宙瞬间被点爆,嗷的一声吼,冲到那个守尸人后面,出其不意,从怀里掏出一块板砖,狠狠拍在守尸人的脑袋上。

守尸人猝不及防,被这一板砖砸得头破血流,当场人事不省。

二蛋把我从冷藏柜里面拉出来,抱着我呜呜痛哭。

李茜不相信我就这样挂了,于是伸手探了探我的鼻息,发现我还有呼吸,连忙把我带回了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热门小说 第1张

病房。

我拍了拍二蛋的肩膀,真诚地向他道谢,这么久了,二蛋这小子,总算是帮了我一次大忙。

二蛋潇洒地挥挥手,一脸豪迈地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顿了一下,他搓了搓手,瞅了我一眼:“师兄,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感谢费?”

“大爷的!”我差点没背过气去,不过我这人还是很懂知恩图报的,我掏出钱夹子,随手抽了几千块递到二蛋手里,叮嘱他说:“省着点用啊,别再沉迷网恋了,瞅瞅你这副德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拐卖了呢!”

二蛋接过钱,揣在衣兜里,信誓旦旦地说:“我再也不相信网恋了,妈的,都是些骗子!骗子!”

原来,二蛋这趟出去见网友,竟然遭了“仙人跳”。

对方是一个职业犯罪团伙,由一个漂亮女人专门在外面撒网钓鱼,将这些男人诱骗过去,二蛋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过去以后,那个女人还跟二蛋见了面,吃了一顿浪漫的西餐,女人便主动提出去酒店。

情窦初开,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二蛋,哪里经得起女人的挑逗,还以为自己碰上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热门小说 第2张

了真爱,欢天喜地跑去酒店。

进了酒店,二蛋抱着女人就啃,女人一副欲擒故纵的样子,让二蛋先去洗澡。

二蛋高兴地跑去浴室洗澡,还在浴室里面唱起了二人转,等他光着屁股从浴室跑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竟然多出了好几个壮汉。

那几个壮汉凶神恶煞,满臂纹身,一看就是瘟神。

其中一个壮汉上前拉着二蛋,说二蛋搞了他的老婆,必须让二蛋赔钱。

可怜的二蛋,什么也没做,身上的钱财就被洗劫一空,流落异乡的街头,又不好意思跟我说他的遭遇。

在街上流浪了两三天,饿得实在不行了,这才不得不借了个好心人的手机,给我打来求救电话。

“对了,那个小老头呢?他在哪里?”我问二蛋。

二蛋说:“我把他绑了起来,挂在天台上面,就等着你审问发落呢!”

“好!去看看那狗日的!”我愤愤地掀开被单,跳下床,往病房外面走去。

“师兄,等等我!”二蛋往嘴里塞了个包子,脸颊鼓得跟青蛙一样。

我们上了天台,发现那个小老头被剥光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四肢都被捆绑着,嘴里塞着自己的臭袜子。

看见我们走过去,小老头呜呜呜叫个不停,满脸乞求之色。

我扯掉小老头嘴里的臭袜子,冷笑着说:“真巧,咱们又见面了!”

“兄弟,能不能先放了我?我跟你说,这就是一场误会!真的是一场误会!”小老头厚着脸皮向我求饶,脸上再也没有昨晚的那种得意之色。

我狠狠踹了他一脚,妈的,差点害死老子,还敢说是误会。

我指了指天台边缘,恶狠狠地对他说:“待会儿我把你从上面扔下去,也是一场误会!二蛋,动手!”

“好嘞!”二蛋应了一声,拽着小老头就往天台边缘走去。

小老头吓得哇哇大叫:“不要呀,我错啦!我真的错啦!放我一条生路吧!”

“好!”我点点头,冷酷地说:“要我放你一条生路也可以,你把你做的这些事情,原原本本,老老实实给我讲一遍!”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