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此刻。

岔路口闸道位置正好堵车,马路上全是刹车红灯的轿车。

再加上刘一元刚才拿着AK对着天上来了一梭子,一时间整个现场混乱无比,到处都是四下逃窜的人群。

“全部都不要动!”

钟文泽双手竖在嘴边做成扩音喇叭装,提气大声吼道:“警察抓贼,全部蹲在地上,不要乱跑!”

他的叫喊虽然没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但是近距离的这些混乱的人群倒是有不少人蹲了下来。

“快快快!”

宋子杰招呼着的手下的伙计呈扇形散开,往混乱的人群中扩散搜寻。

“阿祖!”

钟文泽拿着伯莱塔快速的往里面走,对身边跟着的阿祖说到:“臭小子,刚才的车技不错,车子开的很稳,实名夸奖你一波。”

“开玩笑。”

阿祖一脸轻松的表情:“那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港岛最靓的仔,总警司的儿子,跟我做拍档,我能让你丢面子么。”

他拍了拍胸口还嵌在防弹马甲上子弹的位置:“不过有一说一,泽哥你也很猛的!”

“彼此彼此!”

钟文泽暗暗点头。

阿祖这份临危不乱的心态,还是非常值得中肯的。

两人一边商业互夸,一边快速往里面走。

很快。

在往里面走了得有十来米的位置,路边的护栏上发现了一滩暗红色的液体。

“嗯?”

钟文泽伸手在这滩液体蹭了蹭,手指捻了捻,淡淡的血腥味钻入鼻翼:“是血迹!”

继而。

他的目光顺着血迹的位置往外看。

护栏外。

草丛里依稀能看到留在上面的暗红,从这边一直往上,是公路两侧的山林。

“嗯?”

阿祖顺着他的目光跟着往那边看,同时招呼着伙计往护栏外的这块区域搜寻:“你都还没有闻,怎么知道是血迹?”

“你闻闻?”

钟文泽把沾有血迹的手指往他面前凑了凑。

“唏…”

阿祖顿时一脸嫌弃:“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动作好猥琐。”

“滚蛋。”

钟文泽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右手撑着栏杆,脚底点地跟着一抬,轻松翻越过栏杆,对着血迹的位置往里面走去。

阿祖连忙跟着翻越,跟在钟文泽身后。

差不多得有一人高的杂草丛里,两人半弯着腰快速的在里面穿梭着,看着前面被趟过的草丛痕迹,相互对视一眼后脚步跟着放轻。

很明显。

这应该是刘一元他们的逃窜路线。

没多久。

宋子杰带着伙计们也跟了上来,一群人在山林了呈一条直线往前地毯式的搜查。

此刻。

在距离钟文泽他们搜索队伍不过二十米开外。

刘一元一行八人正猫腰快速的在草丛中逃窜,只不过速度却相对缓慢。

一行八人的队伍。

除去一人在巷子中的对射中受伤,另外一人也在面包车上被钟文泽射伤,路上的血迹就是这两人留下来的。

“清理装备!”

刘一元伸手示意大家停下来,把身前装着满钞票的帆布袋丢在地上,坐在帆布袋上喘息着:“把身上不该要的都别要了,轻装简行。”

现场的气氛莫名有些压抑。

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低头整理着身上的东西。

那些背着枪械的帆布袋直接就丢弃了,只要了刚需的子弹跟手雷包,其他的霰弹枪之类的全就地丢弃。

“草,都这么要死不活的干什么!”

刘一元简单的休息了片刻,再度把装着钞票的帆布袋背在了身前,顺手拍了拍帆布袋:“这些钞票在手,就还能买枪再干一票大的,怕什么!”

“好兄弟。”

他压低着声音,目光扫过两个受伤的劫匪:“今天要是能扛过去,我元哥会带着你们再发财的。”

顿了顿。的

他这才说到:“要是抗不过,也没有关系,逢年过节的时候,我烧给你们!”

受伤的两个劫匪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多余的话。

他们这个团队非常很大,但是内部却非常的团结,甚至说团结的有些诡异。

就如同现在。

这两个受伤的劫匪,也没有因为刘一元的话而感到任何的不爽,都能够坦然的接受这个结局。

“走!”

刘一元不再废话,冲大伙招了招手,率先往前面走去。

整个团队非常的有默契。

分出两人分别搀扶着这两个受伤的人,另外的三人一人跟着刘一元走在前面,另外两人则是负责断后警戒后方。

继续往前走了十来米。

眼前豁然开朗。

一行人出现在山顶。

往下。

是一个斜坡。

斜坡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热门小说 第1张

下面,是一条沿海公路。

公路上。

时不时的有轿车开过。

路边上。

还停了一台轿车在公路边上,也不知道干什么的。

“加把劲!”

刘一元看着路过的轿车,不由松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同伙说到:“冲下去,拦台车。”

说着。

他折身向后,过去搭把手把两个伤员往前拉。

“砰!”

一声突兀的枪声忽然响彻在山林里。

刺耳的枪声激起山林里雀鸟乱飞,在山林里回荡久久不去。

刘一元等人听到枪声后,下意识的趴倒在地上,而后回头看去,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山坡上。

刚刚冲上山坡露头的同伙,脑袋瞬间被子弹洞穿,鲜血迸射,他的身子还保持着向前的动作,在子弹洞穿的瞬间,先是继续往前冲了一步,然后这才颤抖了一下继而停了下来。

但即便如此。

他的双手还是对着子弹射来的方向,抬起手里的AK来。

AK被微微抬起一个弧度。

只不过。

瞬间被爆头秒杀的他,身体机能瞬间流失。

身子已经不能再支撑着他端起手里的AK来了。

“噗通!”

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顺着斜坡翻滚了下去。

在他的斜前方的石头后。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出现,手里端着的微冲、黝黑的枪口正冒着寥寥青烟。

“阿亮!”

刘一元睚眦欲裂,低声咆哮一声,看着斜前方石头后面的男子,端起手里的AK来,对着枪响的位置,疯狂扣动扳机。

“哒哒哒!”

他身后的几人,也纷纷抬起AK来,疯狂扫射。

一时间。

山林里枪声大作。

“哒哒…”

枪声响了不过一秒。

刘一元旁边的同伙身子再度一颤,手里正在宣泄子弹的AK再度停顿下来。

他嘴巴微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子弹洞穿他的前胸,伤口正在往外冒着鲜血。

是从后面打过来的。

“后面也有人!”

同伙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整个的扑向刘一元。

“卟卟卟…”

他后背再度炸开一个个血洞,也正是这一扑,帮刘一元把子弹全部抵挡了下来。

身边。

另一个同伙也在须臾间中弹倒地。

只不过数秒。

刘一元的团队瞬间折损三人。

“趴下!趴下!”

刘一元这才清醒过来,低声嘶吼着示意其他同伙躲避:“注意周围,注意周围,有人把咱们给包了!”

“哒哒哒…”

微冲扫射的声音持续响彻。

子弹打在泥地上、树干上,带起一片碎屑。

“呼!呼!呼!”

刘一元趴倒在地上,掏出手雷咬开,凭借着感觉对着枪响的位置随便丢了出去。

接着爆炸的掩护。

他手脚并用,在地上快速的爬了一段距离,侧身蜷缩在树干下张嘴大口大口喘息着,对不远处仅剩的两个没有受伤的同伙说到:“不要慌!都散开一点,听点!听点!”

这时候。

周围的枪声却突然停了下来。

“刘一元!”

山林里。

一声粗犷的男声响起,声音在山林里回荡响彻。

“还记得我是谁么?!”

刘一元趴在地上,手指搭在扳机上,没有说话,脸色阴沉的难看。

“没关系,你不记得我是谁,我可以告诉你!”

粗犷的男声继续响起:“三个月前,你他妈的在码头吞了老子的货,一毛钱都没有敢这么吞我的货,你他妈的卷走了我那么多军火,放眼整个港岛,你他妈的还是头一个,你还真就挺有能耐啊!”

“老子找你很久了!想不到吧?今天你他妈的在这里会被我堵住!”

男人冷笑了一声:“现在,后面有差佬,前面有我,你再跑一个给我看看!”

“我草你姥姥!”

刘一元对着说话声的位置,抬起AK胡乱的扫了一梭子:“你信不信,要不是今天我被差佬踩点了,明天,我他妈的还吞你的货!”

虽然不知道来人具体是谁,但他们已经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堵自己了。

他们是军火商的人。

刘一元他们手里的这批军火,是他们找的捞家拿的。

枪、子弹、手雷,他们拿了。

但是。

钱,他们没给。

为什么没给,因为他们没有钱。

生讹!

十四人团伙,直接把来送货的这批捞家全部埋了。

现在。

人找上门来了。

“哈哈哈….”

男人仰头大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笑声盘旋在山林之上,久久不去。

“我告诉你!”

笑声忽然收声,语气转而变得无比冷漠与生硬:“在港岛,从来就没有人敢吞我蟒蛇的货!”

“今天,差佬也救不了你们!”

“不然,从今往后,港岛的生意还怎么做!”

说完。

蟒蛇无比嚣张的大吼到:“把下山的路给我堵死,等后面的差佬上来!”

“当着差佬的面,做掉他们!”

说完。

整个山林陷入安静之中。

刘一元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趴在地上,也不敢乱动。

到现在为止。

他还没能发觉来的这伙人到底有几人、在什么位置。

回头看了看。

距离自己不过十来米的位置,虽然看不到人,但是已经能看到晃动的草丛。

后面追逐的差佬,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刘一元他们,还真的就被将在原地了。

····

后方。

钟文泽他们本来就距离这边不远。

在山林里的枪声响起以后,便带着人快速的往这边过来了。

让他们意外的是。

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有人敢带人堵刘一元这伙人寻仇。

“都散开点!”

钟文泽走在前面,快速的对着枪响的位置走去。

敏锐的听力,极力的捕捉着那边枪声的具体方位,听声辨位。

很快。

他们拉近了距离。

“三点钟一个,九点钟两个,六点钟两个,正前方是刘一元他们。”

钟文泽伸手一指正前方,语速极快的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做出了报点:“全部分开,两人一小组两人一小组,把控好距离,摸过去,等我号令。”

众多伙计点了点头,快速的分开。

这么久以来,大家之间都已经有了磨合,默契程度很高,三两下各自分组猫腰潜行。

刚才。

钟文泽把刘一元他们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从对话中。

不难听出新加入的这伙人的猖狂。

言语中。

满是对差佬的不屑,那句“当着差佬的面做掉他们”的话更是嚣张到了极点。

钟文泽带着阿祖、宋子杰,三人快速向前,卡在一块石头后面。

四周。

几个伙计正在按照钟文泽的部署,快速的往指定位置摸去。

“怎么说!”

钟文泽躲在石头后面,也不着急着往前突。

他侧身摸出裤兜里的万宝路香烟盒来,给宋子杰、阿祖一人派了一根,点上后优哉游哉的抽了一口,而后抬起

怀了校草的崽后被全校知道了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热门小说 第2张

脖子,提气对着山林里大喊到:“兄弟们,我们已经到了,你们两拨人怎么说?!”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

响亮的声音在山林里响起,久久不去,清晰的传入了在场的两伙人耳中。

山林里。

“啊?”

刘一元一行人与蟒蛇一行人听到钟文泽的声音以后,直接就愣住了。

这一幕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差佬到了。

他们知道。

但是你他妈的不想着怎么抓人,反而对着我们喊话,把自己的位置暴露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一个差佬,还问我们怎么说?

一时间。

钟文泽这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套路,让他们吃不准了。

“怎么?!”

钟文泽见无人回话,直接就笑了起来:“你说你叫蟒蛇是吧?”

他靠着石块,美滋滋的吐了口烟雾:“你刚才不是说要当着差佬的面做掉刘一元他们么?”

“怎么?”

“现在我们到了,你还不动手?!”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