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我们听到江墨的话立即抽身撤退,避免被误伤。

江墨看我们都退了回来于是将自己的法术完全打了出去。

只见狭小的地下室之中忽然狂风大作,然后不一会儿就聚拢了一片乌云。

不同于其他雷法是召唤雷霆,这是一个能够改变天象的法术。

这种法术都是极为强大的。

乌云越发地浓郁,其中的摩擦也越发的剧烈。

随着乌云的浓郁其中的也开始出现电闪雷鸣。

只一会儿,一道雷霆降下,瞬间就秒杀了一片冤魂。

雷霆其实并不强大,但是其中包裹着天地的正气,正是鬼物的死敌,所以才会这样。

“天雷!”

江墨嘶吼着嗓子。

我看着一道接着一道落下的雷霆,终于明白张庄义为什么会收这个二世祖做弟子了。

江墨也许实力在我们这些人中不算出众,但是他是少有的可以同时修炼阳雷和阴雷的人。

只有同时修炼了这两种雷法,才能够修炼天师府的核心奥义天雷法。

“怎么样,现在我不比你弱吧!”

江墨喘息着说道。

以他的修为施展这一招还是有些勉强的。

“比我强。”

我笑着说道,看到江墨的成长我也有些欣慰。

“骗人!”

江墨却不领情。

我们说话的时候百鬼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只也成不了气候,被我们手起刀落的解决了。

只是老者手下的那些人类却都在我们退的时候退的远远的,所以只是受了一些伤。

“还算不错,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不过你们又强就越值得我收藏!”

那老人阴森地笑着。

看着嘴角还挂着鲜血的老人我不知道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但是这种老怪物的底牌一定不少。

还好马洪替我的一会儿我的法力恢复了一些,现在大概还有五成半的法力。

陈天坤不想听老人如同公鸭嗓子般的声音,皱着眉问我:“现在能不能打?”

我点头。

陈天坤脚一跺瞬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上!”

老人当即命令自己的手下去攻击陈天坤。

我给自己施展一个神行术快速追上了陈天坤。

然后一个符咒贴在了陈天坤的背后。

我新炼制的阴阳大力金刚符,可以使人在一刻钟之内获得力量加成,同时刀枪不入的效果。

这是我早就会使用的一个法术,只是我很少与人近身肉搏,又对法术攻击无效所以一直没有使用。

接下来就是陈天坤的个人表演,陈天坤在得知符咒的能力之后招式开始变得大开大合,极少防御。

一时间一个人压着对面十个人打。

但是这十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陈天坤一时间没有一击必杀的机会。

“我去帮小坤哥,你们三个对付那个老头。”

王休仁让我给他也贴了一张符咒然后就冲了出去。

随着王休仁的进场对方那十个人真的不够看了。

开始一个个的倒下。

“你还能不能行?”

我回头问江墨。

“放心吧,再打个三百回合没有问题。”

我闻言点点头,然后开始准备法术。

“你们几个小娃娃也想拦我?再修炼几百年吧!”

老人喊着从桌子下面拿下了一个头颅。

随着那个头颅的拿出这个地方的风水开始变得暴动起来。

最坏的情况来了,这个老家伙已经快要完全炼化这一地风水了。

当然这种炼化不是我们吃药材活着是其他的东西,炼化一方风水指得就是一个人对于一个地方风水的指挥程度。

斗法如同战争,将就天时地利人和,与强大的风水师斗法,地利永远是对方那边的。

“自从输给了你父亲,我就开始专心炼化这一处城市中的风水,现在这风水就是我的,我就是这方天地的神明。”

老人大喝着喊道。

“即便你是真正的神明今天我也要将你斩落!”

我大声的喊着,同时也是给自己打气,我有些慌张,不知道该怎么样对付这样的对手。

“牙尖嘴利的小子,该打!”

老人说完就对着空气挥了一下手。

我心生预警,向旁边飞快的躲去。

接着我身边的地砖就开始碎裂。

这要是真让这老头打到我怎么死的肯呢个都不知道。

同时我也见到了真正的天地的威力。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

那老人疯狂的大笑着。

这老家伙简直就是把对我父亲的怨恨发泄到了我身上。

“我很好奇你们利用风水法阵吸取儿童灵气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开口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毕竟你就要死了。”

那老者胜券在握的说道。

“这些孩子的灵气之中有属于他们的才气与运气,抽离了这些不只是他们能够听话话,有很多有钱人也喜欢这东西。”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些人还有着一条买卖链。

他们抽取的效率确实不高,但是长时间这样会让这些孩子失去自己原本命格。

可以说是极恶的表现了。

“你用邪门法术做这种事情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问道。

“报应?哈哈哈这些东西说给鬼听吧!”

老者厉声说道。

说着庞大的风水之力向我们压来,一时间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不论修为怎么样都难与天地抗衡。

“尽量拖着他,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我一边抵抗,一边向身后的两人说道。

阴阳家也有风水术,但是我只是浅学了一些,可以如同风水先生一样看风水。

但是我了解对于掌控风水对敌极为消耗法力的。

这边的情况甚至影响了陈天坤他们那边。

陈天坤二人一时间竟然落到了下风。

“打他手里那个头颅,那个就是风水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热门小说 第1张

阵阵眼,也是他掌控风水的法器。”

行动变得迟缓的王休仁在硬抗了一刀以后大身喊着。

毕竟是发丘中郎将,风水方面的见识还是高于我的。

“打不到他!只能拖着!”

我回道。

“再拖下去你符咒不灵的话我们两个就凉了!”

王休仁大声喊着。

我看着行动变得迟缓的二人也明白了,我们不一定能拖的过。

看来只有兵行险招了!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