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幸福的一家1—6小说在线阅读

交给二零零零。

简单的几个字,蕴含着极其强大的自信心以及责任心。

这也意味着,但凡交到给二零零零的任务,都将是无比艰巨,困难的。

在采访的最后,美女记者忽然间笑着开了个玩笑,“能不能告诉全国人民,二零零零现在有任务吗?”

美女记者当然清楚,二零零零代表着的意义。

就算是有任务,楚尘也不可能在这里说出来。

然而,想不到的是,楚尘居然点点头,“有的。”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幸福的一家1—6小说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 第1张

美女记者的眼珠子猛然地睁大,看着楚尘。

楚尘微笑,“相信很快大家都会看到。”

采访的视频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原本今日就在关注着镇国勋章授予仪式的人,都对二零零零的神秘与强大非常的好奇,以及期待。

网络上直接炸开了。

“很快就能看到?二零零零将要执行什么任务。”

“毫无疑问,必定是举世瞩目。”

“期待。”

外界纷纷扰扰,热闹非凡,楚尘已经回到了家中。

坐落于京城繁华地带的幽静庭院,价格不可估量,楚尘走在桥上,眺望远处。

家里很安静。

母亲贝婉清和宋颜逛街还没有回来,楚尘走了一圈,也没见父亲在家。

楚尘突然间想到,从来没有听父母提过关于自己爷辈的事情。

有机会要问一下。

楚尘推开了一扇门,是楚昊竹的书房。

书房的布置非常简洁,墙上有几幅画,看起来不显山露水,但楚尘能分辨得出来,这里的任何一幅画,都是稀世珍品,价值连城。

楚尘在书房也看见了楚昊竹的墨宝,“想不到,老爸居然掌握了惊云布雨笔法。”楚尘赞叹,书画界五大绝手,其中之一,就是楚尘的双仙入神,而惊云布雨笔法,也属于其中之一。

楚尘感觉自己还是继承了父亲身上颇为完美的基因。

外面有脚步声音传来。

楚昊竹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

楚尘抬起头,“爸。”

楚昊竹走进来,半会,点头,“恭喜。”

楚尘点头,“谢谢。”

楚昊竹不知道说什么了。

楚尘也不知道说什么。

父子间倒是没有什么隔阂,只不过,很少有这种淡定相处的空间。

这该死的尬聊……楚尘也想打破这个尴尬,只是,他想了不少话题,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半晌,楚尘突然说道,“爸,喝点酒?”

楚昊竹本来也在尴尬地用脚趾抠地板,闻言当即点头。

父子俩都是神变境的武者,寻常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幸福的一家1—6小说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 第2张

的酒水对他们没什么作用了,幸好还有炼魂红酒。

两人来到湖中央的凉亭,三两碟花生豆子,酒满了。

楚尘没忘记把柳十万喊出来,毕竟有这个话痨在的话,父子俩的话题应该会更多一些。

而且,柳十万是个爱酒人士,喝酒的场合怎么少得了他。

“十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父亲。”楚尘将剑状元神摆在了桌面上。

楚昊竹也见过元神,楚尘身边有元神跟随一点也不奇怪,很快也和柳十万熟络起来。

柳十万确实是个话痨,尤其是说起了酒的话题。

柳十万感慨万千,“当年,有一种酒,名震天下,名字听起来很奇怪,叫做猫儿酒,并不是用猫儿来酿酒,而是,酿酒的人,叫做小猫儿,我也没有见过这个人,只听说,这是一个长着猫儿耳朵的绝色女子,是一位奇女子。”

“猫儿酒有什么特别?”楚尘不禁好奇地问。

“入口如琼浆,落喉劲霸道,酒后醉神仙。”柳十万说道,“喝猫儿酒还有特制的杯子,据说,即便是渡劫境巅峰的大人物,也没法喝上百杯猫儿酒。”

楚昊竹也不禁感叹,“要是能够品尝一杯猫儿酒,真是此生无憾。”

楚尘盯着柳十万,“你最后一次的醉酒,该不会……”

柳十万的声音略显尴尬,“恰逢宗门盛会,宗主派我去取他珍藏的猫儿酒,我一时嘴馋,小酌了一点点……”

结果醉了两千年。

楚尘怀疑蜀山仙剑宗的宗主是不是也因此不想带这个家伙前往秦界,而是将他的元神封印在孕神石内,让他自生自灭……

“一点点是多少?”楚昊竹想了解一下柳十万的酒量。

“也就那么……百杯左右吧。”柳十万更加不好意思了。

楚尘睁大了眼眸。

柳十万才刚刚说过,猫儿酒,连渡劫境巅峰的大人物,也没法喝上百杯,他居然偷偷一口气喝了一百杯,没醉死已经是挺幸运了……

“来,喝一杯。”楚尘拿起了酒杯,和父亲碰杯,“虽然没有猫儿酒,这炼魂红酒也挺不错的。”

干杯!

柳十万呆了。

他突然间想到,这个酒局,他只是负责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喝酒的事,与他无关。

柳十万顿感索然无味,不再插口这对父子俩的话题。

可是,柳十万起了个头后,父子俩之间那种无形的距离感消失了,两人越聊越开心。

炼魂红酒不是普通酒水,即便是神变境的武者喝了也容易上头。

两个小时过去。

凉亭内,满地的花生壳。

楚尘都有种脑袋发沉的感觉了,炼魂红酒,冲击灵魂。

“爸,我最近新学了一门古武绝学,我演示给你看。”

楚尘站了起来,没想到楚昊竹上头得更加厉害,站起来拍着楚尘的肩膀,“喊爸多见外啊,兄弟,让哥看看你的功夫。”

楚尘呆住。

老爸的人设在酒后崩塌了。

想不到他也有这么豪情奔放的一面。

但是,楚尘虽然也喝了不少,还是不敢直接喊大哥的。

楚尘拿出了一把长剑。

“此情此景,应当是舞一段醉剑术啊。”柳十万忍不住开口了。

楚尘眼神当即发光,看着柳十万。

意思显而易见。

楚尘看着柳十万的眼神,就如同盯着一个宝藏似的,这家伙时不时会拿出点好东西。

柳十万对醉剑术似乎也不大看重,非常痛快地就将醉剑术传授给楚尘。

楚昊竹也是个武学天才,在旁边也同时掌握了醉剑术。

日落黄昏,古典庭院的凉亭内,两把剑同时起舞。

父子二人,演绎着醉剑术。

剑光闪烁,凌厉逼人。

演绎至痛快的时候,楚尘忍不住抛给楚昊竹一小坛酒,“再喝。”

越喝越醉,越醉越舞,剑光愈发夺目。

柳十万激动无比,“这就是醉酒的感觉。”

真想再醉一场啊。

远处,贝婉清和宋颜携手走来,看见正在趔趄舞剑的父子俩,两人都懵住了。

一套醉剑术结束,楚昊竹勾搭上楚尘的肩膀,“走,兄弟,咱们继续喝。”

楚尘打了个饱嗝,“哥,海量啊。”

贝婉清扶额,这对父子,彻底疯魔了。

喜欢超级弃婿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