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精卫本是带着这般疑云去的天庭,但到了天庭之后,却被诸多事转移了注意力。

刚出人域边界,前方已有天庭仪仗前来迎接;

前行不过半个时辰,天庭方向飞来大批女神女仙,少司命与泠小岚联袂而来,一句一个妹妹喊的十分亲热,让面薄的精卫几乎招架不住。

这般场合,吴妄自是不必现身,若现身反而会让精卫尴尬。

他只需要在一切尘埃落定,精卫在天庭落稳后,去谈谈风月,探索人生。

天庭之中的东皇寝宫再增一座。

大司命旧事重提,问吴妄何时大婚,吴妄略微想了想,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大婚不只是给她们三个名分,也是凝聚大荒万灵之心的绝佳机会。

于是,精卫又为大婚之事忙碌了大半年。

少司命与泠小岚都熟悉了天庭的环境,应对大婚大典也是得心应手;

精卫却是既忐忑又害羞,处处都尽量表现的温婉大方,生怕丢了哥的脸面。

吴妄这时自是不可能坐视不理。

他把手头要做的诸多布置,安排给了自己无比信任的大臣们,专心陪伴在三位准夫人身旁,每天游山玩水,好不惬意。

天地间,也开始流传少司命、天衍圣女泠仙子、炎帝之女精卫,共同辅佐东皇太一执掌天道。

精卫本是沉醉在心上人的柔情蜜意之中,恍恍惚惚过了一年多,待大婚过后,衣衫层层解、已知闺中乐之后,才猛然想起了自己那日的疑惑。

再回想自己来天庭的这一年,素轻姐姐只来见了两面,似乎有意躲避着自己……

精卫越品越觉得有些古怪。

天帝大婚成了整个大荒的盛事,各部族奉献礼物,各仙神绞尽脑汁为天帝献礼。

天道也持续降下了诸多祥瑞,大荒各地都将会迎来为期十年的风调雨顺、少病少灾。

天帝和三位夫人的故事,也传出了许多版本,在天地间广为流转,为人津津乐道。

一时间,多有生灵成夫妇,繁衍大道左右忙。

这场大婚,吴妄这个新郎官反倒成了最清闲的那个,只需要在何时的地点出现在何时的座位上,接受她们三个的敬拜,就算完成了礼仪。

就这一点,天帝大人略有些不满。

这个仪式整的就跟他很有家庭地位一样!

明面上,在那三界之巅的神殿中,三位美人一字排开,身着华服凰裳,个个都是盛装打扮,对着他盈盈下拜,口中呼喊着‘陛下’。。

千娇百媚不外如是。

实际上,回到寝殿,三位夫人一字排开坐在宝座之上,吴妄端着热茶向前,挨个敬了一遍。

后院和谐,是接下来天帝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夜;

温泉洗凝脂,云生雾隐时。

帷幔垂垂落,双影顾迟迟。

吴妄的手掌有些贪婪地体会着怀中玉人那晶莹柔软的肌肤,心底尽量放空,借此躲避着那越来越重的压力。

干掉了帝夋和烛龙,他已不得不直面未来的那场大劫,找不到任何逃避的借口。

啧,压力骤增。

精卫手指勾勒着吴妄胸口的肌肉轮廓,小声问:

“哥,你发现了吗?”

“什么?”

“钟灵呀,”精卫小声呢喃,“我与钟灵接触了数次,它对我很是关照,而且给我的感觉……很像是……”

吴妄笑道:“素轻吗?”

“嗯,是很像素轻姐姐。”

“这个我之前已经问过了。”

吴妄缓声道:

“钟灵只是我未来一件宝物的灵性,这件宝物执掌太一之道,具有种种玄妙之妙用。

它的灵性觉得,素轻与我的关系比较融洽,素轻又是我的侍女,故这才模仿的素轻。”

“真的吗?”

“大概……吧。”

吴妄笑道:“你去问问素轻不就好了。”

“素轻姐姐最近总是躲着我呢,”精卫轻掩檀口打了个哈欠,朝吴妄怀中蹭了蹭,“那等我休息好了,就去找素轻姐姐问问吧。”

吴妄轻轻拍打着她的脊背,像是在天外世界小时那般,将她哄入了熟睡的梦境。

层层帷幔之外,数重阵法外侧,天空正是繁星点点。

远处大殿,天庭的一众仙神尚未结束天帝大婚的酒会。

吴妄出了一会神,便开始闭目养神。

难得放松一阵,等太阳升起了,再想前路那些烦心事也不迟。

吴妄的寝殿外;

星光寥落的玉台前。

一道身影倚靠在白玉柱旁,手中端着一杯清茶,正小口小口优雅地抿着。

她哼着悠扬的小调,眺望着宁静的星空,但当路过的巡逻天兵与天庭女侍远远看她时,总觉得,她那曼妙的身影有几分寂寞环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热门小说 第1张

绕。

“唉,热闹是他们的。”

林素轻轻叹了声,继续品着自己手中这万年一遇极品悟道茶。

她现在有的,也就是一些浅薄的财宝——指吴妄半数库藏,微弱的修为——指天道开后门随时可修为晋升。

人生,就是这么无趣呢。

“素轻阿姨?”

“诶?”

林素轻转身看去,却见那身着黑纱短裙的少女含笑而来,却是熊茗本熊。

“你怎么来这了,不去那边看歌舞呢。”

“感觉他们很无趣呀,看几位舞者在那转圈有什么好玩的。”

熊茗撅了下小嘴,倒是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林素轻手中的茶杯,仰头咕嘟咕嘟豪饮了两口。

林素轻含笑注视着她,右手一翻,又拿出了一杯果酿。

熊茗伸了个懒腰,轻盈地跳起,坐在栏杆上轻轻晃动脚丫。

“素轻阿姨,我怎么感觉,爹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开心呢,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瞎说,”林素轻笑道,“你爹那可是天帝,天道首领,这天地间就他最厉害了呢,他还能有什么心事?”

“我也这般想的,”熊茗鼓了鼓嘴角,“之前听人说烛龙多么多么厉害……烛龙是厉害,当时围杀烛龙的时候,我莫名心惊胆战的,若是被烛龙拍到了,那可真就要重伤了。

但面对完烛龙再看我爹爹,又觉得,烛龙不过如此。

烛龙的强大是可以感知到的,是我能理解的。

但爹爹现身时,他的强大已经让我有些不能理解了呢。”

“是这样的,”林素轻笑道,“你想想呀,天道现在掌握多少大道了?天道的目标,是掌握三千大道,创立完美秩序,少爷可是天道掌舵者,强点很正常啦。”

“嘻嘻。”

熊茗对林素轻眨了下眼:“素轻阿姨什么时候嫁给我爹爹呀?”

“我、我……”

林素轻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地说着一些‘小侍女’‘咱没那份心’‘明明是我先来’的这般话,逗得熊茗大笑不已。

许是她们的笑声太大了些,惊扰了路过的人影,也惹来了许多探视的仙识神念。

栏杆上坐着的少女,栏杆前依偎的美丽仙子,二者构成了一幅简单却精致的构图,让人总忍不住多看几眼。

……

大婚后耽误了不过半月,吴妄又开始了忙碌。

他带着云中君、大司命在天地间巡查了几圈,设立了接下来百年的努力目标,随后就开始闭关,帮助天道整编天外众神献出来的大道。

闭关之后又是闭关。

吴妄需要在千年内悟通超脱之道,这才是顺利闯过终焉大劫的最大依仗。

东野在大战后的整顿;

三界进一步划分;

生灵百族的矛盾;

这些自都是压到了云中君等神肩头上,让他们忙的完全脱不开身。

想超脱,谈何容易?

古往今来,也只有女娲大神完成了这般壮举;而女娲大神有上限极高的造化大道,又有着充裕的岁月去慢慢感悟。

吴妄有的,只有东皇钟在旁提醒,减少试错的成本,终究是要去自己感悟这些。

若是能给他万年,不,三五千年,那想必会从容许多,不至于如此紧迫。

寝宫中,吴妄换了一身宽松的袍子,盘腿坐在蒲团上,心底流淌着一整套完整的计划。

“先把混乱大道收编了吧,阴阳对立,混乱秩序,倒是能给天道莫大的裨益。”

吴妄如此喃喃着,而后慢慢闭上双眼。

寝殿窗户投来的光影打在吴妄身形上,让他宛若日冕的石针,周而复始地挪动着。

天地就这般平静了下来,岁月长河也没了什么激烈的浪花。

吴妄睁眼醒来时,包括混乱大道在内的天外诸神之道,都已被天道收编完全。

他沉吟几声,观察了一阵这个天地,就起身去了少司命处置政务的神殿。

吴妄鲜少踏足此处;

刚现身时,大殿内忙碌的那些身影仿佛被人摁下了暂停键,一双双大眼瞪着门口的身影。

“陛下!”

“陛下来了!快收拾下!”

“拜见陛下!”

整个生命神殿乱成了一锅粥。

吴妄含笑注视着这般情形,待少司命闪身赶来,才缓声道:“你们忙就是,我只是来找夫人聊聊天。”

少司命嗤的一笑,主动向前挽住吴妄胳膊,伴着吴妄离了此处。

两人寻了一处僻静之地,散步闲聊,温存一二,吴妄便问起了一些正事,给少司命安排了一个小任务。

“血海,修罗族?”

少司命轻吟一二,有些不解地问着:“这天地间已经有这么多种族,为何非要用业障催生出修罗族?”

吴妄解释道:“为了提升生灵之力的上限。”

“可,天道为何非要变得如此强大,”少司命话语中透着少许担心,“现如今的天道,若是想覆灭这个天地,对天地而言便是最大的劫难,比十个至强者的破坏力还要巨大……”

“信我。”

吴妄温声说着:“让天道变强只是过程,而非目的,天道会一直在我掌控之中。”

“嗯,”少司命并未多说,只是轻轻颔首,又踮起脚尖主动在吴妄脸颊落下一吻,“若有难事,最该与我分忧。”

她刚想转身离去,却被一只大手握住了腰身,禁锢在了那宽广的胸膛前。

(大道封印,省略三千)。

待少司命赶往血海,吴妄自天庭中溜达了一圈,赶去了泠小岚的寝殿。

吴妄也不含蓄,直接亮出了……一颗氤氲着大道之蕴的卵石。

“这是?”

“运势大道。”

吴妄目中带着几分歉然:

“这条大道,能主宰生灵之运势,一定程度上修改因与果;因它的特殊性,我不敢让天道收编这条大道,想让它游离于天道之外。

小岚,我能否把它托付给你?”

“若你想让我来做的话,我自是可以做的。”

泠小岚柔声应着,将卵石接了过来,轻声问:“怎么做?”

“这样,衣服脱一下,刚好双修时一同参悟这条大道。”

“你呀!”

仙子俏脸绯红,看吴妄说的一本正经,又如何不知他故意捉弄。

但泠小岚并未拆穿,依言而行,毕竟都已是成了婚的夫妻,这点事也不需太过羞涩。

于是,六个日夜过后。

吴妄眼窝深陷地去精卫那边呆了几天,随后便回了自己寝殿之中,继续主持天道诸多事务,发掘三千大道。

他就如躲在幕后的天地工程师,又像是一个明明处在天地间,却又坐在天地之外的守望者,注视着这片丰茂的天地历经沧海桑田。

大劫会以什么形式爆发?

吴妄不知,东皇钟也不知。

因为东皇钟推演过的上千条可能性,或者更准确点说,东皇钟目睹过的上千条时间线上,大劫五花八门,因由万千。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时间节点。

【终焉之劫:大荒天地在未来某个固定的时间节点必然会毁灭。】

就十分抽象。

吴妄已经不知自己在无人时叹息了多少次,也不知自己多少次收拾心情,再次面对着冰冷且繁复玄奥的道则之海。

大道之行,不问吉凶。

全力一搏,莫憾此生。

也仅能这般罢了。

他沉浸于大道时,岁月已失去了度量的意义;但他心底计算着大劫来临的时间,也按照自己定下的日程表,逐一推动着一个又一个事件。

天道收编天外众神的大道之后,东野、天外之地迅速归于平静。

众神在各处神界宣扬着天道的威严,并按天道指引,逐步改造自己的神界,让生灵能自在且富足地生活在大地之上。

渐渐的,大地上开始出现了纷争。

没了神灵压迫的生灵,出现了强者,诞生了强大的部族、国家等势力,开始欺凌弱小,作威作福。

天道并未阻止,只是将生灵的冲突压制在较低的水准,这样既能积攒面对大劫所需的功德之力,又能保持生灵之力的稳步增长。

神农开始处于半隐的状态,人域各处也出现了宗门与宗门的冲突、世家与世家的较量。

但人族定下了铁律,修士之事不可祸及凡人。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热门小说 第2张

天道也会对滥杀无辜者降下严厉的天罚。

除此之外,吴妄酝酿许久的《大荒天劫新规》、《大荒百族修行规范》相继出台,一定程度上放宽了修士晋升的限制,但极大地增加了对心性的考量,并在天劫之中引入了‘业障检测’系统。

杀孽缠身者想要渡劫?

那直接地狱模式。

相应的,大荒之中也多了《天劫排行榜》、《生灵资质排行榜》等一系列非权威榜单。

来天庭当天兵,也成了人域十分火热的仙人就业方向。

顺带一提,昆仑秘境已融入了九重天,极大的提升了天庭九重天的容量,也总算有了仙界的样子。

如此,人界、仙界已是相对成熟。

吴妄却没停下前进的步伐。

这日,天庭之中诸强神得了天道感应,各自停下手头的事务,放下手中的酒杯,沿着天道指引,化作流光自大荒天地的边缘划过,进入了大荒地底。

他们只见,那安安静静的血海之上,有几道身影相伴而立。

一袭血色长袍,长发也都是血色的血海霸主‘妙某’,对着赶来的众神抱拳行礼;众神自是接连还礼,感受着这位血海之主如今强大的道韵。

武神与水神对视一眼,感慨道:“没想到,天道还藏着这般高手。”

水神笑而不语,示意武神没事不要随便开口。

血海之主背后站着的,自是吴妄与少司命,一个英俊潇洒、威严加身,一个风华绝代、仪态不凡。

少司命对吴妄微微欠身,吴妄向前迈出半步。

“今日!血海之上立六道轮回!

自此天地间再无忧虑,生灵之力由六道轮回加持,大荒千年之内将会迎来最鼎盛之时代!”

众神不由面露喜色。

他们岂不是又能蹭到功德……咳,不是。

他们岂不是又能见证一件关乎天地命运的大事了!

只有云中君、大司命等少部分天道序列排前位的神灵,此刻的表情说不出的肃穆。

只有他们知道,吴妄着急布局的背后,是来自于未来那莫大的压力。

吴妄左手高举,血海顿时翻起了波涛。

大荒天地为之一颤。

喜欢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