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长安书院的池塘里,到夏天会盛开荷花,郭嘉虽然不常来,但每到夏天,没人的时候喜欢来到

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里赏荷花,同时也跟老师探讨一下学问。

最近吕布给蔡邕调理身子,郭嘉能够明显感觉到老师原本暮气沉沉的气色好了许多,但对于吕布的邀请,郭嘉有些排斥。

他敏锐地察觉到典韦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这诊治不会有什么不堪入目的内幕吧?

今日如同往常一般来到荷花池观赏荷花,其实喜欢荷花是一方面,另一些心思也只有郭嘉自己才知道,只是羞于出口。

不过今日荷花池边,多了几个人,蔡邕坐在池边喂鱼,另外三个人却是最近郭嘉最不想遇到的三人组。

“主公,老师,你们怎在此处?”本想撤走,却见那最胖的身影此时回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出声招呼,郭嘉也不能再当没看到了,悻悻的走上来。

“奉孝,坐吧。”吕布跟蔡邕并排坐在这荷花池边,当初被典韦吃掉蔡邕养的鲤鱼,吕布让人送来几条,这事儿才算揭过,如今一把鱼饵下去,但见水面之上,鱼儿欢腾飞跃,听到郭嘉的声音,吕布也没回头,让他坐下。

“谢主公。”郭嘉微微一礼,坐在吕布身侧,心中有些忐忑。

“放心,今日过来,不是让你戒掉那寒食散。”吕布回头,看了郭嘉一眼,微笑道。

郭嘉闻言,神色松了下来,对着吕布笑道:“主公言重了,不过此事乃是私事……呵呵~”

“今日来此,其实也确实与你有关。”吕布没理他,自顾自的说道:“昭姬来长安也有许久了,伯喈公其实一直想要找个贤婿。”

郭嘉闻言,心脏不争气的跳动几下,看了看蔡邕,嘴巴突然有些发干,平日里能说会道,今日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本来我荐你做婿,但昭姬前夫卫仲道你也知道,跟你一般身体孱弱,最后没多久便死了,平白让昭姬背上了克夫之名,你这身子骨,比那卫仲道也好不到哪儿去,加上长期浪荡青楼,人哪个正经人家女子愿意嫁你。”吕布看了郭嘉一眼道。

郭嘉沉得住气,没有说话,但面色确有些红润起来。

“我跟蔡翁那是忘年之交,好说歹说,才说动蔡翁给你一个机会,你可愿意?”吕布看向郭嘉,笑问道。

郭嘉苦笑道:“主公为让卑职受诊,也是煞费苦心呐。”

郭嘉虽有一子,但妻子却早已亡故,如今虽然官位不高,却是吕布身边的近臣,他日前途自然不会差,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得活着。

但吕布前天给郭嘉号脉……其实不用号脉,就郭嘉现在的面色,吕布断言他活不过四十,作为自己倚重的谋臣,吕布可不想他短命,尤其是未来这大汉天下必定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吕布身边最缺的就是这种有脑子,跟得上时代变化的谋臣,怎能让他那么早死?

但郭嘉性情说好听点是洒脱,说难听点就是没自制力,还染上了寒食散这种东西,以前吕布只知道那东西有害,但现在……这玩意儿分明就是慢性毒药,耗人阳寿的东西,若不及时调理,郭嘉能给自己做事的日子怕是没几年了。

但身体调理容易,要戒掉寒食散却得凭他自己,吕布之前劝郭嘉戒掉,这也是郭嘉现在看到吕布就想跑的原因,吕布是主公没错,但这公事听你的,私事你不能管我啊。

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情,郭嘉跟吕布在长安城玩儿起了捉迷藏,吕布无奈,为了让郭嘉多活几年,只能找找其他途径了。

“哪有求着让人受诊的,又不是害你。”典韦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昨天刚把马超揍了一顿,主公的手艺没的说,如果郭嘉成亲了,他老丈人这家底,还钱应该没问题吧?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奉孝啊,你若真想成就这番好事,就听主公的,毕竟就你这般模样,谁敢将女儿嫁给你?”贾诩笑呵呵的道。

这男人一但成家,就很难潇洒起来,郭嘉欠了自己那么多钱,如果想免去的话,就得好好工作,顺便自己的事情若要他帮忙也不好不帮。

郭嘉狐疑的看了这两人一眼,从他们的目光中,他感受不到半点真诚。

“这人呐,这辈子总是要有那么一些枷锁的,你要得到什么,自然也要付出些其他东西。”吕布看着池塘里不断跃起的鱼儿道:“就如这些鱼一般,它们生活安逸,吃喝不愁,但若有一日没人喂养,恐怕生存都难,这鱼饵便像那寒食散,虽然让人愉悦,却也会腐蚀人意志,寒食散腐蚀的,还有你寿元呐。”

“嘉该如何做!?”郭嘉终于有些动摇了,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师妹这个美人关郭嘉显然没能度过。

吕布和蔡邕对视一眼,微笑道:“正好

大炕上和岳偷倩 小米和爷爷和爸爸宴会第一章 热门小说 第2张

最近要去趟北工城,有些东西你们也该知晓了,此番你和文和一起,随我去北宫城吧,你可能要在那边住一段时日。”

朝中事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另外今年秋收已近,优种之法经过这几年的培育,关中粮产已经实现翻倍,再过几年,等到阴阳炉最终成型时关中粮产应该是足够支持大汉进入工业化状态了。

而且戒掉寒食散,也需要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至少让他没办法轻易接触到寒食散。

这东西要戒除也没别的法子,只能靠自身毅力,这也是吕布要带郭嘉去北工城的原因,另外一点是北工城到如今也到了开始循环的阶段,这个阶段已经可以开始生产一些东西,将工业一部分投入到生产之中,吕布得去看着。

“喏!”郭嘉点点头。

到此,此番来长安书院的目的算是完成了,吕布起身,看着蔡邕笑道:“伯喈公,这事情就这般定下了。”

“太尉亲自做媒,为了我这不成器弟子,也是费心了,老夫岂敢不尊?”蔡邕点头道。

“还有明年科举之事,事关朝廷取才,也事关这书院学子们的将来,望公慎之。”吕布肃容道。

明年,也就是兴平十一年,吕布准备开办科举,这次是第一次科举,事关重大,此前为了这个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不指望再出现郭嘉、法正这般人才,但至少得有一批真正能用之人。

这关乎着科举是否能够取代以往的察举制,要做的准备很多,不止蔡邕这里要出题,像上次大考那种刺杀,更是绝不容出现的。

“放心!”蔡邕肃容点点头,作为长安书院院主,他对于此番科举,也同样看重,可惜郑康成已经作古,否则若能同来,知道吕布提出的这科举理念,想必他会很高兴吧。

吕布带着郭嘉、贾诩和典韦告别了蔡邕,回家后收拾行装,便准备去北工城,北工城事关机密,知道得人越少越好,便是家中夫人也不知道北工城具体在做什么。

郭嘉和贾诩是第一次跟吕布来北工城,他们也好奇被吕布这般严谨保护起来的北工城究竟藏了什么。

而如今经过两年兴建,北工城已经有了一座城池的雏形,当他们赶来时,正看到几名工匠聚在一起调试火神砲。

“此为何物?”郭嘉好奇的看着那东西,不明所以。

“看一看便是了。”吕布停下来,不止郭嘉好奇,经常跟吕布过来的典韦都不太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下一刻……

“轰~”

惊雷般的巨响声中,足有五百步距离的地方炸起了一片烟尘。

这威力,让郭嘉和贾诩目瞪口呆。

“主公,还是无法精准控制方向。”看到吕布,正在试砲的马钧连忙来到吕布身边,对着吕布一礼道。

“慢慢儿来,不急。”吕布点点头,心中却是暗叹,这个问题,他在模拟世界中到死都没解决,最终也只是让火神砲的射程更远了一些,达到近千步的距离,但准头始终无法保证,自然也不指望马钧短短两年便想出解决办法来。

还有时间,不急。

现在最后一种阴阳炉还没造出来,也不是大规模造火神砲的时候,等到最后一座阴阳炉建成之后,那时候无论造砲管还是做其他东西都会变得非常快。

“主公,刚才那东西……”典韦还有些心有余悸,这东西比床弩都恐怖,若让那东西打上一下,人不得直接没了。

“火神砲,这也是北工城建立的缘故,很多东西,现在不能展露在世人面前。”吕布说着带人来到一处简陋的器械旁,正看到一枚枚箭簇不断通过模具做成,成批的出现,然后被工匠打磨开锋。

另一边,一架没见过的织机飞快的织出锦缎然后被人收走,今年开始,北工城会开始有对外出售的东西,就是这锦缎或是成衣,如果效果好,从今年开始,北工城对于朝廷的依赖会减少很多。

贾诩和郭嘉对视一眼,他们已经明白吕布为何将这北工城保护的如此严密,更拿出近六成的赋税来养活北工城了……

喜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