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徐大小姐在马车上等了许久,迟迟不见谢良辰回来。

管事妈妈撩开车帘禀告:“谢大小姐步行了,准备沿着这一条街一直往前走,说这样逛铺子比较方便。”

徐大小姐皱起眉头:“她还没看够?”

管事妈妈道:“没有,看了三家毛皮铺子了,还与铺子里的掌柜说话,问的是这两年毛皮的价钱。”

徐大小姐道:“他们看得懂吗?”

管事妈妈点头:“应该看得懂,尤其是羊皮和羊裘,那位谢大小姐懂得不少,她身边的几个孩子,奴婢瞧着也明白一些。”

徐大小姐沉吟片刻,站起身向车下走去。

“您要戴上幂篱,”管事妈妈忙上前侍奉,“还得换上皮靴,外面有些凉。”

这样忙碌了半晌,徐大小姐才踏在地上,让管事妈妈引着去寻谢良辰。

谢良辰正在皮毛铺子里与掌柜说话。

徐大小姐站在铺子外,听到里面正说得起劲儿。

掌柜道:“貂皮、狐皮、青鼠皮虽然好,但这些东西达官显贵才能用得着,我们这些小店里,都是羊皮多,羊皮用处也大不是?前些年毛织物也好卖,不过这两年大家不买毛织物了,大家买线穗,线穗做衣服好,想做成什么样的都凭自己思量。”

黑蛋听到这里眼睛发亮。

掌柜的看黑蛋的模样道:“你也懂?”

“春毛不如秋毛,”黑蛋指了指柜上的线穗,“您这剩下的都是春毛做的。”

掌柜笑道:“没发现,你还真明白,下次留货,我就要所些思量。”

黑蛋紧张地道:“以后不卖了吗?”

“卖,”掌柜道,“主要现在线穗不多,不管春毛还是秋毛都能卖出去,日后若是量大了,自然就要挑选。”

掌柜的说完看着谢良辰:“你们不是京中的人吧?”

谢良辰摇头:“不是。”

掌柜看向黑蛋:“这小哥儿的声音一听就是北边来的。”

掌柜说着又去看陈子庚:“这小哥儿应是识字。”

最后,掌柜将目光挪到谢良辰脸上:“姑娘想要带着弟弟们做些生意?”

谢良辰道:“是准备做些买卖。”

“应该,”掌柜道,“八州之地收回来了,总算能太平一阵子了,做些买卖也好度日,不过你们若是准备卖线穗的话,恐怕这货不好寻,还要问问洺州、澶州的货栈卖多少银钱,千万不要比货栈卖的贵,否则出不了手。”

掌柜说的都是真心话,也是看他们从北方来不容易才有意提点。

“是这个道理,”谢良辰道,“您也想去北方看看吗?”

掌柜听到这话有些惊讶:“大小姐怎么知晓?”

谢良辰指了指掌柜手边的纸笺:“您画的是往邢州去的舆图。”

掌柜不过在纸笺上自己勾了几条线,算计着从京城去往

男男BL文全肉高H短篇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热门小说 第1张

邢州要走多少路,有多少花销,没想到就被这位大小姐看了出来。

谢良辰道:“我们一路往南,正好路过这些地方,所以一看便知。”

掌柜仍旧觉得惊讶,走一次就能熟悉路途了?那还真是不简单。

谢良辰前世手中有商队,府衙正经的舆图不会轻易流入坊间,多数都是商队自己画的,更简陋的舆图谢良辰都见过,自然能够分辨。

掌柜顿时来了兴致,吩咐伙计倒茶,要与谢良辰等人仔细说说话。

谢良辰看向陈子庚低声吩咐:“我们在这里说话,你让二叔去别的铺子看看。”

陈子庚跑出去传话,就瞧见站在铺子门口的徐大小姐。

“徐家大小姐,”陈子庚道,“您怎么不进去?”

卖皮毛的地方,大多有一股臭气,而且徐大小姐想要知晓谢良辰等人到底在做些什么,恐怕进去之后,谢良辰反而不肯说了,所以宁愿站在门口听一听。

如今被撞了个正着,她反倒不好再在门口停留,也就顺着陈子庚的话,走进了铺子里。

掌柜看到徐大小姐这身打扮,不禁有些诧异。

谢良辰解释道:“我初来京城哪里也不识得,刚好有熟人愿意帮忙引路。”

掌柜这才明白过来。

谢良辰道:“您是想要去北方收皮毛?”

掌柜的道:“其实从前我们几个做皮毛生意的掌柜也会出去看货,只不过北方这几年战事吃紧,现在眼看局势平稳了,北方还有毛织物和线穗卖过来,我们就想着去瞧瞧,顺道再看看那几个货栈。”

徐大小姐听着谢良辰与掌柜说话,说到毛皮、线穗一些蝇头小利,着实听不出有太多玄机,这位谢大小姐好似真的喜欢做这些,一开口与那些小商贾没什么分别。

谢良辰道:“若是北方有新货,您会不会买一些回来试着卖?”

“自然,”掌柜道,“我们想去一趟,就是为了这个,当时这线穗我们就晚了,京城附近早就卖了,有人上门买,我们才四处寻货。”

谢良辰点点头。

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起身请问掌柜的名字。

掌柜道:“鄙姓焦,家中行二,大家都叫我焦二。”

谢良辰等人从焦掌柜铺子里出来,陈子庚走上前拉住阿姐:“阿姐,我觉得这焦掌柜可以,是个能做事的人。”

谢良辰点头:“让二叔将春毛做的毛毡送过来,一定要嘱咐好焦掌柜,这货物该什么时候卖,怎么卖才好。”

寻几个合适的皮毛铺子之后,就要去看笔墨铺子。

谢良辰想起她身后跟着一位引路的人,若是没有徐家人帮忙,她可能还要自己去打听。

不等谢良辰询问,徐大小姐道:“接下来想去哪里?”

谢良辰道:“笔墨铺子。”

徐大小姐忍不住道:“要去看纸笺?镇州出的那种纸不在这里卖,京中正经笔墨铺子的纸,都要更好一些。”

谢良辰想要卖些北方皮毛还容易,想要卖纸笺是万万不可能的。

谢良辰道:“我去看看,再给村子里的孩子们买些笔、墨。”

徐大小姐只好跟着谢良辰一起前行。

几个人离开之后,焦掌柜铺子的帘子再次被人撩开,陈咏胜和陈仲冬走了进来。

陈仲冬将青布包放在桌案上:“掌柜的,我们是从北方来的,您这里收不收新货?是用春毛做的毛毡,与寻常毛毡不一样,我们做的更紧实,您要不要仔细瞧瞧?”

焦掌柜快步走过去查看,的确是春毛做的毛毡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这毛毡子又密实又平整。

焦掌柜忽然想到刚刚离开的几个人,那几个人身后还有一位富贵人家的小姐跟着,难不成是北方的大商贾来推货物的?

焦掌柜神情登时郑重起来。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