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绵绵细雨撒入人间。

不见月色,不见星光,街道旁的老乞丐已是浑身湿透,在那寒风吹袭之下,不由得打了个摆子。

半晌……

半晌都不曾回神。

他便这么静静的站在这雨夜里,有些呆滞的望着那儒衣先生。

“天下何生这般大胆之辈。”老乞丐心中一叹,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热门小说 第1张

他不自觉的摇头道:“终究是我老了。”

可陈九不老吗?

或许,陈九的心比他都老。

但他口中的老,却从不是这个意思。

陈九是那纵使行事苍老,却终有少年心的,而他这一把老骨头,早已在数年前的清河边上化作一抔‘黄土’。

陈先生似是松了口气一般,伸手拿起那本《城隍正神册》,再看之下,其上字迹却早已消失殆尽,得此册封,这册子也总算是有了实质的作用。

不枉它废了这么多功夫。

却见那黑夜之中蹦出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嘴里衔着一柄纸伞,奔走于明月楼的屋瓦上,顺着那柱子滑落,踏着雨水来到了先生的面前。

“先生先生,下雨了!”

狐九将那纸伞放下,抬头望着先生道:“伞。”

陈九倒是一愣,蹲了下来,伸手摸在了小狐狸的额头上。

先生问道:“下了雨,怎还跑出来送伞?”

狐九眨了眨眼,呜了一声道:“不知道。”

它瞧着先生站在雨里,便担心的很,问白姐姐要了把伞便急匆匆的跑下来了。

这个时候它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一路走来也踩到了路上的水坑,浑身都已湿透了。

陈九和煦一笑,说道:“上来吧。”

“可是……”狐九迟疑一下,看了一眼湿漉漉的自身。

只听先生柔声说道:“无碍的。”

狐九心中一暖,衔起那地上的纸伞,一跃立在了先生的肩头。

它为先生撑起伞来。

狐九有些担忧道:“先生可别淋湿了,会着凉的。”

陈九摸了摸它湿润的毛发,说道:“好,知道了。”

狐九点了点头,“走吧先生,我们回客栈。”

“嗯。”

先生走在那劫后的风雨之中。

肩头所站的红狐撑着油纸伞,替先生遮去了风雨。

红狐瞧着前面,时而又看一眼先生,它只觉得心中欢喜。

总算是能为先生做些事了。

它可不是累赘。

红狐山上沾上的水渍顺着毛发低落,落在了先生的背上,打湿了衣衫。

先生却不在意,只是一步不停的往前走着。

他肩头站着的,大概是他在此方唯一的慰藉了。

.

.

酒安坊中。

城隍老爷正在庙宇中来回走动着,他的神色紧张,心中皆是担忧。

鬼神没了束缚,而城隍乃是阳间与阴间唯一的沟通渠道,如今少了约束,定然会出一些难以预料的事。

虽说《功德金身法》已在凡世流传,可说到底铸就此法也需大量的功德,并非寻常城隍可做到的。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个不稳定的因素。

“莫非此次的事,于陈先生亦有关联?”城隍老爷忽的想到此事,无奈叹道:“若是这般,陈先生当真是糊涂了。”

没有规矩,何成方圆?

却在此刻,城隍老爷忽的一愣,看向了头顶的苍穹。

似有一串金光文字映入眼帘。

“这是……”

城隍老爷愣了一下,在他眼中,面前忽的浮现出一道道文字,不可触碰,不可挥去。

【旧律已破,当立新规,感世间鬼神一道大变,故废除旧律,立下新法。】

【自今日起,城隍正神一职兼顾人妖仙佛,无论山精野怪,仙佛妖魔皆可为正神位,妖不得轮回大道,属乃世间不公也,故重开轮回一道,无论是妖是人,皆可入轮回大道。】

【故赐《功德金身法》已固城隍之力,庇佑万民,自今日起,城隍一职每百年一换,不得连任,事后何去何从,无关任何。】

【为城隍者,当护国庇民,接引亡魂……】

【为城隍者,当殚精竭虑,以城池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热门小说 第2张

江山为己任……】

城隍老爷双膝跪地,望着那浮现在眼前的一字字,恭敬磕头:“小神,必当遵从!”

“叩谢苍天福泽!”

这一拜,拜的是新法。

如今新规下去,世间也能少些苦难,那些活在煎熬之中的城隍也能得以解脱。

公正一词再得尊崇!

自从往后,妖物亦可入轮回大道,所谓轮回一道,也不再只限于人。

方才城隍老爷还在担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今却是完全安下心来。

“好啊,好啊……”城隍老爷由衷的笑出声来。

这万年不变的格局,终是生了变故,就如日月更替,山河流转,终是有了新气象。

面前的天道法术化作星光淡去。

而城隍也感觉到新的枷锁束缚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却没有半点不愿。

在位三百余年,他亦是不知还能在这凡世待多久,如今也只余下了寥寥百年,不过人生一世,眨眼便过去了。

待此间事了,他亦能怀揣着这一身香火功德,去瞧瞧这山川河流,定是美不胜收。

“若是陈先生在就好了。”老城隍笑了一声。

定要与先生饮上三百杯!

天律更替自然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最先知晓的自然便是城隍,之后便是这仙界的无数修士。

“何人胆敢篡改天律!”

“好大的胆子!”

在发现的一刹那,无数双眼眸望透过结界,看向了那凡世江河交汇之地。

但也仅是瞧上一眼,却也不曾加以阻止,口口声声喊着大胆,却比谁都想看看此人是如何死在天道雷劫之下的。

却不曾想,那人居然真的成功了!

废除旧律,立下新规。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无数人瞠目结舌,目光聚集在了那小小的五川坊中。

“居然……”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天律怎能篡改,这不可能!”

无数修士见了此幕道心崩碎,一口鲜血吐出,当场昏厥。

这时有明眼的仙人瞧见了那清河边敕令之人的面容,惊呼道:“是他!是那位!”

这张面孔虽极少被人知晓,但也有人曾有过一面之缘。

便是那位剑过两届山,使让剑山封山百年的鹿仙君!

篡改天律!?

“这究竟……”

“是如何做到的?”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