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而且有借款人的签字,指纹以及畅享集团董事长的印章,条款里也写的清清楚楚,现在古楼要讨债,林家要还债,整个正月,李大海每天都会去公司,除了公司内部的账目,他已经把畅享了解的差不多了。

他想走,想离开滨海,也想反抗去对付韩谦,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是疲劳的,手中的这些股份他随时都可以拿走,没有股份的李大海也没有资格和林家结盟。

学聪明点儿就是按照韩谦说的去做,李大海不是没想过报警,可八区那些老油条和警察玩了半辈子,差不多比对方媳妇都了解对方。

虽然李东升不争气,可毕竟是亲儿子啊,李大海想过,如果他有俩儿子,他这次可能都不会来滨海了。

林孟德找到了李大海,坐在公司里的会议室,林孟德轻声笑道。

“大海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没见咱家侄子呢?”

李大海轻声笑道。

“东升在滨海受了点委屈,这孩子性格冲动,我担心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就送出国去了,当初灰溜溜的走了,这会回来也想找个场子。”

林孟德哈哈大笑。

“哈哈,李老弟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找什么场子啊。”

李大海淡淡笑道。

“我还不到五十岁,时间还多,就算我没办法动他,但是看别人让他韩谦垮台,我也是很愿意看到的,如果林董愿意,请让我做一个看客。”

林孟德轻轻点头,笑脸渐渐消失,开口道。

“大海你来公司这么久了,你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对吧?公司一直在停滞不前,我手中有几个计划,你作为股东,咱们一起看看如何?”

李大海认真回道。

“我许久没有掺和公司的事情了。”

说到此顿了顿,林孟德的脸上浮现出了喜色,开口笑道。

“既然大海你很久没有插手公司的事情,那么···”

“那么咱们一定要好好商量一下,最近我也缺钱。”

此话让林孟德错愕,他以为李大海会识趣的不来插手这几个策划,结果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林孟德嘴上一阵说好,等离开会议室的时候脸色阴沉,难怪当初韩谦会把你踹出滨海,等我解决了韩谦,下一个就是你李大海。

什么玩意。

看见你就恶心。

李大海坐在会议室里悠然自得,丝毫不理会林孟德的脸色,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李大海发了一条短信给韩谦,没过多久,回信来了。

【他可以离开地下室在院子里自由活动。】

李大海长舒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为了儿子,谁来滨海受这个冤枉气?而且还有一点,作为荣耀的前股东,他对林孟德也没有任何好感。

这个家伙在滨海霸占商场近四十年了,林家也该垮台了。

林家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确很麻烦,林纵横已经开始和银行接触了,可惜韩谦已经拜托程锦去市里的几家银行打招呼了,虽然说不能命令他们做事,但是说给个面子还是可以的,不仅如此,蔡青湖已经把她一半的继续转来了滨海,数目巨大的金额存入这些银行,目的也只有一个。

我给你们冲业绩,但是你们也要让我过的舒坦一点。

都是人精,什么意思大家都懂,而且还有荣耀和畅荣,顺城等集团在这里面搅局,林家想在滨海银行拿钱不太容易,而且韩谦根本不担心他们拿钱,因为来不及了。

古楼再一次电话约林纵横见面,地点约在了八区的公司,林纵横赴约而至,走进办公室时恰好古楼在办公室的休息是走了出来,林纵横皱眉道。

“你们这也不缺钱,怎么把公司落在八区这种地方了?”

古楼接了一杯咖啡放在林纵横的面前,轻笑道。

“进入一个新城市不拜关公不拜佛,先拜当地地头蛇,这是我们公司的规矩,涂老大作为滨海的地头蛇,我们的公司想要正常运营和他们必须要搞好关系。”

林纵横冷笑一声。

“涂骁?他算个什么东西,以后的保护费你不用在给他了,我们畅享来保你们就是了。”

古楼笑道。

“多谢林少抬爱了,我们没有交涂老大保护费,只是在这个办公楼的租金上增加了一点安保费用而已。”

话落,苦笑浮现于脸,古楼叹了口气,低声道。

“林少,一点五亿的债务摆在这里,我一个小地区经理扛不住上面的压力,当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热门小说 第2张

初您说两个月,可两月后过年了,我打了申请给您延期,可现在您有拖延了半个多月,我现在也很难做啊。”

林纵横端起咖啡淡淡道。

“怕我不还钱?”

话出,古楼的心里已经开始咒骂林纵横,他妈的这个时候还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要还钱了我还废什么口舌?可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说出来。

古楼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林少的实力我了解,畅享集团作为滨海最大的企业,我怎么能怀疑林少的实力呢?所以我和林少提过,您哪怕今天还了钱,明天我在把钱给您都可以,我也是一个打工的,林少还是不要为难我的好。”

林纵横放下咖啡,皱眉道。

“古楼,你要想好了,滨海最大的不是涂骁,也不是荣耀,你想要撕破脸?”

“难道林少不想还钱了?那也可以,咱们以畅享的股份抵押,合同里写的清清楚楚,我让人计算过,林少您在我这边拿了两次钱,抵股份百分之二十,咱们的债务两清。”

此话一出,林纵横猛然起身,怒道。

“百分之二十?姓古的你说梦话呢?畅享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只值三亿?”

古楼面不改色,在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轻声道。

“这是我找专业人士对畅享的分析,近半年来畅享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唯一盈利的两家生意分别是天鹅湖酒店和戎装国度,戎装国度的商场楼并不是畅享所有,并不值钱,而且天鹅湖似乎是独立企业,并不会听从畅享集团的安排,所以!林少是想还钱还是用股份抵押?”

“如果我都不给你呢?”

林纵横学着韩谦眯起了眼睛,可惜没多大杀伤力,古楼摇头笑道。。

“呵,林少您别开玩笑了,我们的利息是在法律的保护之内,难道说林少您真想闹到法院去?这对咱们的影响都很不好。”

林纵横嗤笑道。

“法院?哈哈,古楼啊古楼,滨海最大的地头蛇是涂骁?你的脑子有病吧,我来告诉你滨海最大的地头蛇是谁,他是···”

“滨海最大的地头蛇?那应该是我韩谦吧?”

办公室中休息室的门被打开,韩谦叼着烟倚靠在门框,满脸笑意的看着林纵横。

见到这一幕林纵横愣住了,随后在看古楼,他的天空崩塌了!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