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人家请吃饭,居然反过来把人家带到派出所……

姜悦别提多尴尬,可作为一个民警又能理解陵海村小霸王的所作所为,只能一个劲儿道歉。

张枚嘴上说没关系,心里却多少有些不爽,姜悦一走她就甩掉高跟鞋嘀咕道:“跟谁做朋友也不能跟警察做朋友,真要是跟他们做朋友,不管说什么话做什么都得提防着,不然怎么被他送进去的都不知道!”

韩晓武在社区干了那么久,协助“陵海禁毒”搞过好几次活动,见过禁毒大队的人和城南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来社区给戒吸人员做毛发检测、做尿检。

搞成这样他心里一样不是滋味儿,但更多的是心有余悸。

姓罗的那小子是妻子的同事,而一个人染上了毒瘾赚多少钱也不够买毒品的,一旦姓罗的没钱了,很难说他会不会蛊惑乃至诱骗妻子吸毒,进而以贩养吸。

“老婆,这事真不能怪韩昕。”

“有什么事他不能当面问,竟然把我骗到派出所。”

韩晓武虽然不是公职人员,但现在跟公职人员也差不多。何况作为曾经的投行精英,情商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他沉默了片刻,轻轻搂着怏怏不乐的妻子,慢声细语地说:“其实他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并且做事也算光明磊落。”

“什么意思?”张枚抬头问。

“他半年前在执行任务时中过枪,子弹打在这儿,差点没命,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枪伤虽然好差不多了,但留下了脑损伤的后遗症,很多事现在都记不得了。”

韩晓武顿了顿,接着道:“上级考虑到他的身体,早就把他从市局的禁毒支队调到了留置看护支队,就是专门帮纪委看押贪污腐败分子的单位。也就是说这事不归他管,可他还是管了,他又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会得罪人?”

中过枪,还是心脏部位中枪的!

张枚大吃一惊:“这么说他是英雄?”

“嗯,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都立过,军功章全佩戴上能挂满胸口。”

韩晓武轻抚着她的香肩,想想又分析道:“对他而言,其实想不得罪人很容易。完全可以私下里给陵海分局的老同事打个电话,让人家半夜敲门带我们去派出所。但他没有,而是亲自陪我们去,并且以礼相待。”

张枚的情商本就不低,刚才只是气糊涂了,听丈夫这么一说,猛然反应过来:“这么说他还算给我们面子。”

“这个面子给大了,其实只要涉及到毒品的案件都归禁毒大队管,他妹夫李亦军就是禁毒大队的民警。但我能看得出来,他应该没跟李亦军提这事,应该是担心对我们造成不好的影响。”

“听你的意思,我们还得感谢他?”

“真应该感谢,你是不知道一旦跟毒品沾上边有多麻烦。”

“我又没吸毒,再麻烦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没吸毒,也不会主动去吸,但跟罗鹏做同事,还一起做项目,万一跟被动吸二手烟那样,无意中沾上怎么办?”

韩晓武反问了一句,接着道:“国家对毒品的态度真是零容忍,这方面你接触的少,可能不知道。公安办其它案件不可以钓鱼执法,但办毒案却可以,可见国家在打击毒品犯罪上的态度。”

张枚悻悻地说:“我既不会吸毒,更不会去贩毒,我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你像吸二手烟那样稀里糊涂吸了点,会不会上瘾放一边,就那么一点点都能检测出来。”

“检测出来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受害者!”

“刚才说过,国家对毒品的态度是零容忍,不管你是故意吸的还是无意中吸的,只要检测出来就会被列入动态管控,每隔几天要去做一次尿检,每隔几个月就要做一次毛发检测。”

想到参加禁毒活动时看过的那些宣传,韩晓武又苦笑道:“不管坐飞机还是坐火车,人家一看到你的身份证就会带你去检测。不管去哪儿出差,只要住酒店,刚办完入住派出所的人就会找上门,要给你做尿检,你说麻不麻烦。”

对于吸毒人员的管控,张枚之前听说过一些。

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顿时微皱起黛眉:“幸亏发现的早,看来我要好好感谢下他。”

“所以说这顿饭没白请,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直,跟他们这些警察交朋友又有什么好怕的?”

“知道了,秘书长先生,你的觉悟比我高行了吧。”

“给他打个电话吧。”

“行。”

与此同时,韩昕刚坐城南派出所的警察回到小区。

正准备上楼,见“小叔叔”打来电话,连忙划开通话键,一脸歉意地说:“小叔叔,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

张枚笑道:“韩警官,是我。”

“原来是小婶婶,今晚的事对不起,我……”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感谢你,话说你的鼻子够灵的,连我衣服上沾了人家吸毒的味道都能闻出来。”

小婶婶不愧是高级知识分子,不然也不会这么通情达理。

韩昕终于松下口气,嘿嘿笑道:“我以前就是专业禁毒的,对毒品的气味比较敏感。”

这个电话必须打,但打通之后张枚实在不知道该跟“便宜侄子”聊点什么,干脆看着正帮着削苹果的爱人,笑道:“你小叔叔对气味也很敏感,不过他的敏感跟你的敏感不一样,他是病!”

“小婶婶,你真会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他真对香味过敏,一闻到香水味和玫瑰花、月季花的香味就头晕脑胀喘不过气,香味如果很浓,甚至会反胃呕吐。”

“是吗,那他有没有去人民医院找医生看看。”

“看过好几次,医生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他远离过敏源,出门戴上口罩。以前戴口罩,个个以为他是个怪胎。现在遇到了疫情,只要出门个个都要戴口罩,也就没什么人说了。”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会对香味过敏。”

便宜侄子为人还是很厚道的,感谢的话张枚又有些说不出口,再想到便宜侄子的工作,她忍不住问:“韩昕,是不是只要有人吸毒,不管是哪儿的人,在哪儿吸的,你们都管?”

韩昕不假思索地说:“当然要管,毒品是万恶之源,只要有线索我们公安机关肯定会查处!”

张枚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以前一个客户的儿子好像吸毒,但我没见过,是听别人说的。”

她走南闯北,认识的人多。

韩昕没想到她不但没为晚上的事生气,反而主动提供线索,不禁笑问道:“那个人姓什么叫什么?小婶婶,你尽管放心,我们会严格保密。”

现在跟他们是本家,并且已经在陵海安了家。

张枚觉得有个做警察的侄子和做警察的侄媳妇也不错,作为“小婶婶”应该给点见面礼,她抬头看着一脸惊愕的老公,低声道:“那孩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爸叫何福栋,是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公司的老板。”

“什么地方人?”

“老家是浙省的,现在公司搬到我们东海了,我等会儿把他的联系方式和公司资料发给你。”

“谢谢小婶婶,感谢小婶婶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应该的,谈不上谢。”张枚想想又恨恨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热门小说 第1张

地说:“这事你们要赶紧查,因为那孩子很可能不只是吸毒。”

韩昕下意识问:“除了吸毒还有什么事?”

“听朋友说他在国外留学时搞同性恋,染上了艾滋。他爸和他妈快气死了,可明知道儿子染上了艾滋,还到处托人帮着介绍女朋友,这不是害人家姑娘了嘛。其实我早就想举报,可没证据不能乱说。”

“小婶婶,你别急,这事交给我。”

“好,我把他爸的情况发给你,你们赶紧查,有消息记得告诉我一声。”

“好的,发过来吧。”

毒品上瘾之后是性的疯狂。

在别人看来小婶婶刚提供的这些情况太过骇人听闻,但作为一个曾经的专业缉毒警,韩昕不觉得有多奇怪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热门小说 第2张

相比那个罗鹏,这个何老板的儿子更值得重视。

韩昕一收到小婶婶发来的信息,立即拨打老魏同志的手机。

魏金圣需要他提供的是线索,而不是反过来给他提供协作,见他又打来电话,故作不快地问:“兄弟,又怎么了?”

“魏哥,我刚刚又收集到一条涉及你们那边的线索,需要抓紧时间查实。”

“什么线索,涉毒吗?”

“不但涉毒,而且很可能涉嫌故意传播艾滋病!”

魏金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切地问:“人在我们东海吗?”

韩昕深吸口气,解释道:“我们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如果那小子没跟他爸他妈回浙省老家过年,那么他应该就在东海。”

毒品一旦上瘾,在强大的管控下还有可能戒断。

一个人要是感染上艾滋病毒,那这辈子就完了。

魏金圣一刻不敢耽误,急切地说:“赶紧把资料发过来,我连夜安排人去核查!”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