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这样在乎的举动和收敛了傲气的温柔都是假的?

“无竞?”项心慈不明所以。

林无竞走了过去,坐到床边,床帐内属于她的气息瞬间将他包围,安神静气,慢慢回过神来,自嘲自己站了一夜要做什么,他过来,是怕皇上对她:“我没事……”

项心慈歪头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眼睛如花似雾,上半身缓缓考过去,抱住她手臂:“你这个样子是没事?说吧。”

林无竞感受着她的温度,贴在肩头的肌肤柔软细腻:“……”

项心慈见他不开口,拉开一点距离再看看他,又再次将脑袋考过去:“他昨晚把你叫去批评你了,还是哪里有战事,他打算让你出兵。”

林无竞转头看着她:“你知道昨晚皇上传召我了?”

“嗯,问了秦姑。”

林无竞的心一点点平定下来,手无意抚在她的胳膊上,尽在眼前的人,她浅浅的呼吸,真切的关系,她没有起床气的安抚,都是假的?

林无竞微微侧头,闭上眼蹭蹭她发顶,让她的气息填满他混乱了一晚上的脑子,快速想着,皇上就是再不悦,应该也不会杀了她,就算看在太子的颜面上也不会。

但不排除皇上会深思熟虑后,报复性的软禁她,皇上绝对不会允许心慈与项世子旁若无人的纠缠在一起,而他只能当看客。

只是……皇上如果真的对心慈不利,哪怕终身软禁在忠国府,会留下他吗,禁卫军,甚至申德,只要皇上下令,恐怕会反过来成为看守心慈的工具,这些人说是在他们手上,其实还是皇家说了算,关键时刻,申德不至于不审时度势。

项心慈推开林无竞,坐定,神色严肃三分:“你怎了?”他情绪不对。

林无竞已经想好最好的结果,无非是跟她一起被软禁,即便不行,他也会如此恳请皇上。

林无竞温和的笑了,将她重新抱过来:“没事。”

项心慈没有挣脱:“我又不是傻子。”

林无竞笑意深入眼底,抚着她的背,吻落在她发丝上:“是。”

项心慈伸手环住他的腰,撒着娇:“还没洗呢……”人却没有松开,靠在他怀里,手指勾住他的手指。

林无竞顿时情动,迫切想证明什么:“已经很香了……”

……

秦姑姑没想到……好在今早皇上没有过来,但随即又想,皇上怎么没有过来,这么进,按说不应该。不过,也有可能被太皇太后那老祖宗找个理由绊住了。

秦姑姑想到太皇太后亦很无奈,自家夫人让送的那些东西,也不是善男信女,皇上夹在中间有的受,做位忠孝仁义的皇上真难,换做先皇,才不管太皇太后怎么想,跟不管史书怎么写。

……

临近中午。

芬娘沉人少悄悄将备善的秦姑姑叫到一旁,低声问:“你觉不觉得林统领有点奇怪?”

秦姑姑疑惑,但老夫人这样问,一定有用意,不禁回想林统领今天的所作所为,似乎、好像:“确实有一点。”林统领晨起从不在夫人这里耽误,今天早上却很晚才出来。

以前就算皇上没来用膳,林统领也不会太过,何况今天皇上根本没让人传话说不来用膳,而是林统领直接就没出来;

好像今天也不是林统领当值,林统领却在职位上,可这样的时候也有过不少;那便是林统领今天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来来往往叫过不少人来来去去了。

秦姑姑心中一紧:“老夫人,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太皇太后她……”

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热门小说 第1张

芬娘让秦姑姑注意称呼,山庄人人多口杂,不比在家里:“不是。”太皇天后以心慈的性格完全不会放在心上,林统领不至于为女人间的事外放焦虑:“你能跟林大人身边的侍卫打听出林大人让他出去做什么了吗?”

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热门小说 第2张

姑姑:“林大人的心腹?”

“对。”

“老夫人等着,我试试去。”

“你又乱叫。”

秦姑姑讨好的叫了声‘芬娘’赶紧去办事。

不一会秦姑姑便回来了,神色疑惑不解,隐隐带了些紧张,看到老夫人,立即将老夫人拉到大厅内,在老夫人耳边道:“林大人让他去打探‘皇上在做什么’?”

秦姑姑说完紧紧盯着老夫人:“是不是皇上和夫人吵架了?”

芬娘反而慈祥的笑了:“你紧张什么,就是吵架了你我能有什么作用,就是问问而已,一起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忙去吧。”

秦姑姑有些不信:“真没事?”她想到皇上昨天没来,早上也没过来,现在中午了也没有过来的意思,这么说,加上昨天,皇上一天半没往她们这里递消息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庄姑姑也没有回来。

芬娘肯定的点点头:“能有什么事,你一直跟在夫人身边,发生什么事了吧,难免磕磕绊绊的,去忙吧。”

秦姑姑再次看老夫人一眼,见老夫人神色镇定,也觉得或许是……昨天夫人游湖没有带皇上,皇上在闹情绪?不是没有可能。

芬娘看着秦姑姑离开,脸上的笑容收敛下来,心里叹口气,心慈昨天和项世子游湖去了,回来后,皇上就召了林无竞过去,她是觉得皇上恐怕是……

但不管是不是,都不是她能插手的,知道了也是不知道,等着结果下来便是。

是好是坏,以在这极致富贵的地方走了一圈,希望彼此都坦然吧,她这把没用的老骨头,不知道孩子需要不需要的只能陪陪她,聊表慰藉了。

……

林无竞叹口气,神色间焦虑未减,皇上没传召大臣,从昨天到现在更没出宣德殿。

长安回的消息说,早晨的时候太医署来汇报太皇太后的病情,皇上没有见。

林无竞不想坐以待毙,不就前让人传话,让庄姑姑带太子过去宣德殿拜见皇上。

庄姑姑刚刚派人传话回来,皇上留了人,但她听着太子在里面哭了好一会了,却没有听到皇上哄人,她几次想进去,皇上都没有应声,庄姑姑怕出了事,让人赶紧传话过来。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