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大野木在见到第一份报纸后,他就忍不住要去搜集其他的报纸了。

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有些摧毁他的三观,按照忍者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是能给普通人和低等级忍者看的吗?

这不是在自己把情报泄露出去了吗?

到说到底他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哪怕思想有些僵硬了可到底也是坐在土影位置上稳稳当当的人!

他很快就想到了很多的可能性,毕竟经过他的仔细观察,他发现这些情报实际上对于村子并没有多少的影响。

说白了,这些情报也不过是一些边角料而已,对于一个村子的整体形式并不会出现多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这些情报的公布甚至还可以对周边的村子进行一些威慑,从而让其他村子知道他们一直被木叶凝视着。

这样无声的威慑可以震慑住不少人,这样在某些意义上也就等同于是在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他看来,这样的做法还真是够聪明的啊!

然而这样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的手下收集到了之前的报纸,他忽然感觉情况好像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大蛇丸是什么人?

那可是猿飞日斩的弟子,木叶三忍之一,并且还是木叶统帅之一!

这样的家伙放在任何的村子,一旦叛逃了就绝对会无的严严实实的,绝对不会透露半点。

可是这个所谓的报纸居然直接曝光了出来,而且还是得到了暗部的认可的?

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面无非是两个意思,一个就是木叶内部在内斗,一个就是这个报纸根本就不是木叶自己搞出来的东西!

木叶内斗这一点已经已经很清晰了,把大蛇丸的事情报道出来根本不像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并且这篇报道明确说明,这是暗部提供的信息,而暗部则是隶属于影的部队。

那么大野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三代火影的上位让暗部不满这位前代火影。

尤其是波风水门本来就还活着的情况下,导致了木叶内部分裂从而演变成了权力内斗呢?

除此之外,这个报纸也并非隶属于木叶,要真是木叶的那个猿飞日斩应该是有办法来取缔它。

毕竟这玩意危害性太大了,哪怕强行取缔容易造成一些麻烦。

但是总好过这无形的让人窒息的影响力,时刻蔓延在自己头顶好吧?

但如果这个报纸是外来的,并非是木叶甚至都并非是火之国的产物,那么猿飞日斩还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毕竟这样做的后果可是真的很严重的,他敢打击一个商业组织——尤其是有暗部站台,并不算严重违反木叶条例的商业组织。

强行疯了会导致他失去公信力,外加上本来就有大蛇丸这件事,因此猿飞日斩还真不敢轻易动手呢。

“还真是有意思的东西,不过暗部应该也塞了不少钱吧,这样去宣传暗部。”

大野木看着报纸的上记载的内容,心里不由得默默的想到。

而且他也在思考,自己要不要也照着办一个?

毕竟这个报纸的影响力他也不是看不出来,这玩意完全可以引导舆论,放在自己手里绝对是一把利器啊。

只是他在这段时间内,也把暗部之前送回来的情报好好看了看,而看过情报的他也有些犹豫了。

因为他发现,这个所谓的报纸真的不太好弄。

木叶那边猿飞日斩亲自下场也办了一家,结果是根本没有多少效果,因为这个老头根本玩不过别人专业的。

除此之外,这些报纸的价格据说非常非常的低,几乎所有人都能买得起。

可以说这样的前期投入会非常的大,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这种报纸必然要在其他的地方赚钱。

很显然,在大野木看来这个报纸就是收了暗部的钱,这才给了更大的篇幅和更多的描写。

即便这样的描写很写实也很客观,并且大野木也知道这些都是真的,但是架不住这里面的故事精彩,而且那么大范围的宣传啊。

这样宣传下来,谁不知道木叶暗部优秀,木叶暗部厉害,这可是一个极佳的加分选项呢。

而大野木自己来做,前期投入有多大且不说,他去哪里找钱来赚?

岩隐村之所以会在三战的时候朝着木叶进军,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他们也比较穷——当然,比砂隐村好多了。

其实也正如四战时他所说的一样,战争的延续更多都是因为各个村子发展不均匀,利益分配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外加上一些仇恨来进行宣传,这才有了那么大规模的战争出现啊。

“自己来做恐怕不太现实,而这种东西也没有办法封住啊。”

大野木也有些苦恼,说实话他可不希望这样的东西进入村子,但是很显然这也没有办法封锁。

他可是看暗部的情报说了,周边的那些被他们当做‘原材料中心’和‘任务中心’以及‘交战地’的小国内,都已经出现了这些报纸了。

并且这些报纸也开始快速的朝着外围蔓延,大野木知道这玩意迟早是要进入土之国的。

甚至,这玩意可能都已经进入土之国了,只是还没有来到岩隐村而已。

同样封锁不了,大野木也不敢去封杀这些报纸,他可不想给岩隐村带来什么信誉危机。

即便这些报纸在岩隐村没有人背书,但是他在其他地方都能卖,在岩隐村就不行是不是说明岩隐村不适合发展呢?

要是这些报纸再在其他地方传播一下,这恐怕会对岩隐村的声誉进行一波打击啊。

“既然如此,那就放进来,不过我要见见他们的那位社长才行。”

大野木也是一个有魄力的人,既然没办法阻止那就干脆顺水推舟一把,毕竟很多时候堵不如疏。

只要控制好这个报纸的言论,与其达到比较不错的合作目的,那么这很可能会给自己,给岩隐带来不错的效应。

“而且我可是看到过,这上面还有一些什么广告之类的东西,虽然我可以学,但是影响力恐怕也仅限于岩隐。

靠着他们来推广岩隐的一些特色,让岩隐得到更多的收益也不错啊……”

……

大野木做了决定了后就立刻会执行,只是这件事倒是苦了那些暗部成员。

不过还好,夏彦从设立这个机构开始,就已经在培养外驻人才,他可不想让报纸和木叶暗部有联系搞的人尽皆知。

而他的这个做法在这一次算是彻底保护了这个秘密,岩隐的暗部在草之国找到了这个分部,并且表达了土影希望和他们的社长交谈。

这个消息直接让草之国驻地的负责人傻眼了,他们才刚刚落座在这里,居然就吸引来了土影的关注?

好在这个负责人也是一个暗部的老忍者了,而且他是平民忍者出生,并没有任何家族忍者的特性,他的暴露可能性也更低。

他很从容的应对了那些岩隐村的暗部之后,就立刻找时间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木叶,几乎是当天这个消息就出现在了夏彦桌上。

“都说说看吧,你们有什么想法。”

在暗部的会议室内,夏彦看着坐在自己下方的暗部精英们,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轻声问道。

说真的,他还真没想到会那么快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预料到过自己的报纸会引来其他村子影的关注,可是那么快搞的他都还没有彻底准备好啊。

这些家伙要找社长,夏彦还真没有来得及给他准备这个社长,换句话来说这还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夏彦苦恼的同时,在他下方坐着一起开会的人脸色也都是大同小异的古怪。

穹和莲华脸上带着些许的苦恼,她们已经开始思索这一次到底要找什么人去。

卡卡西、鳟鱼还有羚羊三位大队长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对于这个计划参与的不算多。

只是知道自己的队伍有人被抽调了过去,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而坐在最外围的鼹鼠也是摸了摸头,他看上去也有些痛苦。

鼹鼠是被夏彦新提拔起来的人,他所负责的是夏彦接手的那批根部的人。

夏彦对于鼹鼠这个家伙还是有些了解的,当初这家伙和夏彦在一个小队,而大队长的选拔中他还是夏彦的对手。

等到夏彦接手暗部部长,并且开始对暗部内的人进行清理和排查时,他也依旧留在了暗部。

对于这样一个人,夏彦自然不可能无视掉。

因此夏彦在提示过羚羊把他提拔为中队长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观察,最终在拿到根部村外部门后让他去负责这一块。

不过村外部分的人员数量可真的不少,真的加起来恐怕比一个大队都要多。

夏彦自然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去负责,他自然会选择一下自己信得过的来一起配合执行。

而这些人既有卡卡西又有叶仓,同时也有内务处的四人,可以说管理者还是非常多的,只是明面上这里交给了鼬鼠。

不过托鼬鼠也不在意这些,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还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也不太合格。

他更知道自己能坐到这个位置靠的是夏彦,因此他没有丝毫的抱怨,老老实实完成自己该做的所有事情。

他总是默默的老老实实去完成夏彦布置的一切任务,根本不会去抱怨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今天的事情实在有些让他头疼了,他也算是站在了暗部一个很特殊的位置了,然而站在他才了解更多的事情。

他错的额发现这里面还是有太多他根本无法处理的事情,找一个能战斗的家伙简单,暗部到处都是。

但是找一个这种人似乎他们是有准备,但是还没有彻底准备好啊。

“这件事实在有些太突然了,我们这边有些准备的不够充分。”好半天,莲华才无奈的开口说道:“我们这边社长培训还没有完成,这实在有些…..”

“有些计划赶不上变化了。”穹也无奈的开口叹息道:“虽然是好事,但总的来说却有些让人头疼。”

“那么你们呢?”夏彦歪了歪头,他把目光看向了卡卡西等人:“你们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有值得推荐的人选吗?”

这种渗透任务的人选,基本都是在战斗人员中挑选,不过被挑选的人都必须是十分聪明的人才行。

甚至必要的情况下,甚至连政务人员都必须要参与其中进行选拔。

毕竟认真来说,这些政务人员在这种时候可比战斗忍者都要好用不少啊。

“不然,让奈良鹿城试试?”

卡卡西思索了片刻后,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鹿城在暗部也待了很长时间了,我看过他的履历,他的智商很高并且也执行不过不少的任务。

只不过因为他太懒了,再加上家族的推荐,最终进入到暗部寻求了一份比较安稳的工作。

不过他学习什么都很快,我想他应该可以胜任这一次的任务。”

“哦?”夏彦听到卡卡西的话不由得认真思索了起来。

奈良鹿城是奈良一族送进暗部的成员,这个家伙似乎继承了奈良一族一切的优缺点——既聪明又咸鱼的不行。

这个家伙在暗部属于那种不喜欢冒头,但是个人水平又非常优秀的那一类。

这样的人夏彦不可能不关注,毕竟是奈良一族的成员啊。

这一次这个家伙也被选入了计划之中,只是这小子实在有些低调让夏彦差点把他给忘记了。

现在经过卡卡西的提醒,夏彦顿时想起了这个家伙,既然有这样的人在,那么为什么不好好用一下呢?

奈良一族确实有很多特点,但是在多的特点也不是不能通过一些手段来抹除掉。

“而且这个家伙那聪明,虽然应付的是土影这个老头,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夏彦想到这里基本已经有决断了,这样的人才不用实在可惜。

而且夏彦又不是让他长期外驻,就算他愿意奈良一族也不会同意的啊。

让这个家伙去应付一下麻烦,表现得好依旧都可以交给他,这也是一部分权力啊…..

……

“真是麻烦啊!”

奈良鹿城坐在草之国的报社分部内,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

幸好他的凤梨头被剃掉了,不然就这德行说他不是奈良的都没有人信了。

奈良鹿城整个人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不过他的工作履历倒是非常的丰富。

最有意思的是,这个家伙无论在哪做什么事情,一开始都是不太引人注目的。

但是当他离开后来查询和回顾,就会发现这个家伙的评价全部都是优秀!

可以说这个家伙真是一个另类的,但是却又异常懒散的人才。

他在结束了之前的一份隶属于政治部的工作之后,就被奈良鹿久找上了门并且推荐他进入暗部。

他对此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进了暗部也不会去做战斗忍者。

既然如此,那么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和奈良鹿久提前说了一声,而奈良鹿久作为族长自然要保护自己的族人,他当然不会反对这种事情。

奈良一族虽然有不错的战斗能力,可是对于他们而言其实他们最擅长的还是出谋划策。

因此奈良鹿城最终顺利的进入到了暗部的政务处,开始了自己一段新的生涯。

只是暗部的变化,实在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谁也没有办法预料到,这个暗部在随后的几年内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样了。

先是一个大队长在任务中丧命,接着又是木叶最年轻的大队长上台。

随后更是九尾事件,原暗部部长被直接干掉,那位最年轻的大队长直接成为了部长。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让奈良鹿城牙疼,他当然看得出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莫名其妙的事情,只是他根本不愿和不敢涉足太深。

他们奈良一族本身就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他可没有兴趣去打破。

等到这位新上任并且在九尾事件中大放光彩的千手部长上台后,他发现木叶内的权利争斗属实有些吓人了。

他不知道多少曾经的同僚被这位新部长,一一的剔除了暗部,还有不知道行动处的人也莫名其妙的遭了殃。

其实他觉得自己可能也距离离开不远了,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倒是留下来了,而且久而久之家族居然也靠拢了过来。

这样的变化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又不是家族决策层,他只是负责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

不过有些事他也无比的感慨,那就是大蛇丸的叛逃以及团藏被干掉,他知道这里面绝对有自己这位部长的身影啊。

“那么年轻就那么有手腕,现在的年轻人也太吓人了。”

确实有些吓人了,奈良鹿城这二三十年的忍者履历就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而且他发现自己这位部长的脑子也似乎比他们奈良一族都厉害。

这位部长居然自己搞出了一个报纸,这个报纸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奈良鹿城不清楚但是也绝对猜得到。

这玩意根本就是一个可以控制、引导舆论的产物,而且根据夏彦不断将其朝着外部扩散,恐怕这位部长是打算用报纸进行软入侵啊。

所谓的软入侵就是依靠着报纸的内容,来对其他村子精神造成破坏,让他们不自觉的开始认同木叶的好。

久而久之他们会对自己的国家、村子感觉到失望,最终会在无形之中对木叶形成极其有利的局面。

不得不说奈良鹿城是一个聪明人,而就是因为他聪明他才知道夏彦这一手的可怕,他才更加的感慨夏彦的才华和能力。

只是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也被拉进到了这个计划,更是被选择培养成了一个报社的管理人员。

“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啊!”

奈良鹿城不止一次心理如此感慨道,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像他这样有着丰富任务经验,并且还能处理政务的人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

可他是真的怕麻烦,也真的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啊。

可惜的是,他进的是暗部,而且暗部的佬大是千手夏彦这位心狠手辣的主。

外加上自己的家族都投了,他是真没有什么理由去解决这种事情的啊。

无奈的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进行了培训,他幻想着反着这种事情应该也不太有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报纸的威力和传染力,或者说暗部这边自己都没有预料到效果会那么好,这导致他们没有彻底准备好就被人找上门来了。

这种倒霉的事情,他还能上哪去说理去?

因此他只能老老实实的被赶鸭子上架,随后被剃了自己留了不知道多久的凤梨头,进行了一系列的伪装就出发到草之国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要见的是土影,说实话他还真有那么些紧张,因为土影可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希望这一次能安然无恙吧。”

奈良鹿城心理默默叹息着,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他心理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热门小说 第1张

再一次的过了一遍自己现在要扮演的身份。

他是报社社长的大儿子,名字叫做上杉鹿城,他的父亲在火之国并没有前来,如果追问就说家父和暗部部长在商谈,没有时间过来。

毕竟可以从暗部那里搞到那么多的信息,如果说和暗部没有一点联系那才是骗人的呢。

至于其他的东西吗,那就需要奈良鹿城自己发挥了,在一定的限制条件下随机应变,这就是奈良鹿城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选择他的原因。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奈良鹿城心理默默念叨着,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跑到了他的身边。

这个人他知道,是这个报社分部的负责人,也是一个暗部的成员,他并没有说太多只是比划了一个手势。

而奈良鹿城瞬间明白了,是大野木来了啊…..

…..

“也不知道鹿城那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木叶之内,夏彦一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一边对着身边的叶仓还有莲华开口说道。

夏彦说邀请叶仓吃晚餐已经说了有一段时间了,甚至一度他都忘记了,不过今天他倒是想起来了,因此在下班的时候他直接把叶仓给拦住了。

其实叶仓就住在夏彦的旁边,夏彦打一声招呼也就差不多了,不过他觉得还是主动邀请比较好,因此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说实话,叶仓在下班后在暗部的大门口遇到夏彦还真吓了她一条,而得知夏彦是邀请她去家里做客,更是吃了一惊。

不过她也没有多少拒绝的想法,干脆就跟着夏彦和莲华一起出发了。

这一路上他们随意扯淡聊得也还算开心,只是夏彦这个家伙有些不合时宜的把话题又扯到了工作上面,瞬间就让两个女生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休息的时候就不要老想着工作的事情吗,在他们看来这根本没有不要,而且还和夏彦自己的政策有些出入。

毕竟还是他自己说的,工作的时候工作,休息的时候就好好休息,工作和休息必须要分开才行。

但是这个家伙当着两个女孩的面,居然聊着聊着又料到工作上面去了,这就实在让人有些无奈了。

夏彦这样的态度,即便是性格清冷的莲华都有些皱眉。

在她看来夏彦什么都好,聪明有野心而且实力够强,必然会是将千手一族重新带入巅峰的人。

但是这个家伙似乎彻底对异性没有太多的兴趣,好像至始至终他的注意力就不在这上面。

他能察觉到,无论是宇智波穹还是身边的这个凤凰,实际上都对夏彦有不同程度的好感。

宇智波穹就不用说了,曾经是夏彦的同桌,并且夏彦还帮过她不少的忙。

那个女孩始终都把夏彦记在心里,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而这个凤凰本名叫做叶仓,是砂隐村的血继忍者,其实一开始莲华知道这些信息也被吓到了。

不过在了解到她的经历之后,尤其是了解到夏彦识破了砂隐村的做法,最终把这个女人救了回来后,她就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

她对于自己的未婚夫那么引人关注倒也没有多大的想法,优秀就是优秀,别人也不可能瞎。

何况她也清楚,自己这个未婚夫倒也不见得多喜欢自己,毕竟他们的未婚夫妻关系,完全是族内帮规划好的。

自己这位未婚夫对于打破规则这种事情,还是非常擅长的。

看看如今的木叶就知道了,木叶当前的格局可真就是自己的未婚夫一手造成的啊!

心理微微叹了口气,莲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和夏彦走到哪一步,她能做的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放心好了,我相信鹿城君那边不会有问题的。”莲华声音清冷的开口说道:“毕竟是暗部的优秀成员,还是夏彦君你亲自点名的,我相信夏彦君的眼观。”

“是吗?”夏彦摸了摸下巴,他思索了片刻后才说道:“说真的,我也不确定鹿城到底能表现的如何,毕竟他面对的可是忍界的一只老狐狸啊。”

“老狐狸…..”叶仓听到夏彦的话,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

把一个影那么肆无忌惮的说成是一个老狐狸,这真的合适吗?

不过仔细想想,大野木在三尾土影位置上待了那么久,恐怕真的早就是一只老狐狸一般的存在了。

叶仓亲身经历过被罗砂算计,更是见识到了夏彦一路过来坑了不知道多少人,作为影恐怕大野木的表现也不会差。

只是,大野木是老狐狸,那么夏彦算是什么?

“小狐狸吗?”

叶仓想到这里,不由得立刻摇了摇头,白毛狐狸这种东西总感觉不太好啊。

几人一路有说有笑,很快就来到了夏彦的家。

叶仓看着眼前的大房子还真有些感慨,她家距离这里非常近,但是她却真的始终都没有进来过。

这一次还是她第一次来到夏彦的家,她在感慨之余还有些莫名的激动。

“欢迎光临。”夏彦笑着对着叶仓说了一句,只是当他自己进去时却楞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家里多了一双鞋,很显然家里是来客人了。

莲华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她稍微思索了一下大概就猜到是谁来了,同样夏彦也猜到了。

果不其然,当夏彦和莲华带着叶仓进去后,一个老人正坐在客厅品着茶,而这个老人就是千手翔真。

“好久不见,翔真长老。”

夏彦微笑着对着千手翔真打了个招呼,莲华也同样对着千手翔真微微鞠了一躬,唯独叶仓现在显得有些窘迫。

她可没料到自己过来会遇到千手一族内的人,而且看样子似乎地位还不低啊。

“是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夏彦。”千手翔真点了点头,他的目光扫过了莲华和叶仓,随后他飒然一笑:“看来我是没选好时间过来啊。”

“朋友聚会,并没有什么时间对不对的。”夏彦轻轻摇了摇头,随后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不知道长老这一次过来,有什么事吗?”

“自然有些事想要和你聊聊。”千手翔真点了点头,他直接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夏彦:“单独的,希望你有这个时间。”

“那是自然。”夏彦轻笑一声,随后他转头看向了叶仓和莲华:“你们先休息,我去和长老聊聊。”

说完这句话,夏彦就很干脆的跟着千手翔真离开了客厅,他还真有些好奇千手翔真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最近这些年,他自己忙得不行自然也没有多少功夫去找千手翔真,或许就是因为自己这样的做法,让这位长老感觉到不适了吧?

当他们来到阳台时,千手翔真停了下来,好半天他才幽幽的叹了口气:“我们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好好聊过了,对吗?”

“抱歉,长老大人。”夏彦轻轻点了点头:“是很久没有好好聊过了。”

“你很忙,我知道,毕竟你是暗部部长了。”千手翔真摇了摇头,他略微叹息的说道:“但是我也希望能帮你一下,也希望能了解一下。”

“就比如,你的一些具体想法,以及…..”

“团藏是不是死在你手里的?”

…….

喜欢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