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女子多艰,齐逸夫妻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儿,齐夫人听罢,激动得跪下:“臣妇叩谢皇后娘娘的大恩,您是臣妇一家的恩人。”

齐逸的女儿也跟着跪下,衷心的道:“臣女叩谢皇后娘娘的照拂,往后臣女处事会多加小心,不落他人圈套、不让爹娘担心、不给家里添乱。”

她才十四岁,就知道提防别人,保护自己,让皇后很欣慰,道:“你是个乖孩子,但你也是功臣之女……真有人找你麻烦,莫怕,直接说出来,本宫给你撑腰。”

“是,臣女遵命!”齐逸的女儿忍着眼泪,郑重叩谢了皇后一回。

皇后笑着点点头:“起来吧,本宫这里没那么多礼。”

“是。”小姑娘是落落大方的起身,越发让皇后喜欢,即使很累,也撑着与她们叙话,直到申时三刻,要关宫门了,皇后才道:“时辰不早了,本宫下回再召你们叙话。”

歇了几口气后,吩咐元女官:“替本宫送送她们。”

“是。”元女官应着,送欧阳鸣她们出宫。

顾锦安被打了一顿,得了两天假,在皇城门口等着欧阳鸣,接她回家。

欧阳鸣很高兴,与齐夫人母女告别,上了自家马车,又等不及的要看顾锦安的伤势:“伤得可重?”

顾锦安笑着摇头:“御林军下手有分寸,就是点皮肉伤,鸣儿不用担心。”

又道:“让你担心了,对不住,下回我会小心。”

欧阳鸣摇头:“不必顾忌我太多,做你想做的事儿,我有欧阳家护着,不会有事儿。”

没嫁给顾锦安之前,她就做好跟他吃苦的准备,且景元帝喜怒无常,不是他小心就能躲过惩罚的。

顾锦安很感动,紧紧抱住她,道:“鸣儿,谢谢你。”

欧阳鸣笑了,脸上飞红:“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又说起皇后娘娘给大狼二狼荷包的事儿。

顾锦安听得一愣,问道:“荷包在那?让我瞧瞧。”

欧阳鸣拿出一个小锦盒,递给顾锦安:“给。”

顾锦安接过,拿出荷包,检查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可他总觉得不对劲,但没有多话,而是一直忍着。

等到了家,进了他们夫妻的正房,关上屋门后,才道:“皇后娘娘并未见过小鱼夫妻,即使再喜欢他们,也不会特地送这两个荷包吧?”

欧阳鸣:“只是两个不贵重的小荷包,应该没什么蹊跷的。”

可顾锦安是个敏感的人,抱着锦盒,思忖很久,最后道:“京城这边可是有个二月二给未满周岁的婴儿送礼的习俗?”

欧阳鸣点头:“是有这个习俗……你是想用这个借口,尽快把荷包送去?”

顾锦安点头,看着锦盒道:“虽不知里面是否有什么玄机,可既然皇后娘娘特地给了,还是尽快给小鱼他们送过去的好。”

欧阳鸣:“成,我这就去安排,你这两天好好在家养伤。”

欧阳鸣是京城姑娘,而这个习俗要准备一些特定的东西,所以得她亲自来办。

“好。”顾锦安被媳妇宠着,很是高兴,不过他也没有闲着,而是准备着家里过年、给岳家年礼的事儿。

欧阳鸣办事利索,两天后,两个小荷包就随着两车礼物,被送出京城。

盯着顾锦安的各家知道是舅舅给两个新生外甥的二月二礼物,也就没有派人过多检查,礼物很顺利的往西北去了。

得亏两个小荷包送得快,在几个月后,帮了大忙。

……

过年的时候,西北又下了大雪,好在各个卫所都囤了足够的干柴、木炭、棉袄,是不用担心再冻死人了。

砰砰砰~

二狼这个坏小子见顾锦里她们在包饺子,趁人不备,抓了一把饺子,拍在炕上,听到声音后,兴奋的大叫:“嗷嗷嗷!”

顾锦里循声看去,气得头疼:“臭小子,你又使坏,赶紧松手,这可是白面肉菜饺子,在西北是金贵东西,别糟蹋了。”

说着,要去抱二狼,怎知这臭小子身子一转,手脚并用,爬到虞嬷嬷身边去了,还回头看顾锦里,朝她大笑:“哇哈!”

两个崽崽是三月出生,如今已经九个月大,会爬能站了,尤其是好动的二狼,那是爬得飞快。

大狼乖乖的坐在一边,见状也笑起来,还挥舞着两只小手,像是在给二狼加油鼓劲似的。

二狼见状,更兴奋,又嗷嗷叫,跟头狼崽子似的。

顾锦里被他们逗笑了,又沉下脸

一下比一下深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热门小说 第1张

,教训二狼:“臭小子,不许嬉皮笑脸的,要是乱爬摔下炕,会疼哭你的。”

虞嬷嬷最疼两个孩子,是维护的道:“夫人别担心,三庆看着呢,摔不着两位少爷。”

说着,想帮二狼抠出手里的烂饺子,可二狼以为虞嬷嬷是在跟他玩,小胖身子一转,又爬到火炕的另一边去了。

顾锦里早就在等着他了,见他来了,一把抱住他,得意的道:“哈,落到为娘手里了吧,看你还怎么

一下比一下深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热门小说 第2张

爬?赶紧乖乖把手掌打开,娘给你洗手,不然烂饺子会糊满炕,那就不能坐了。”

二狼哪里会乖乖配合?

是攥着小拳头,就是不张开,还抬手,朝顾锦里晃着小拳头,正晃得欢快,眼前投来一片阴影,小身子很快腾空,被亲爹给抱走了。

秦三郎很快就把二狼手里的烂饺子抠了出来,给他擦干净小手,啵一下,亲了他一口:“臭小子,又做坏事惹你娘生气,小心爹爹揍你。”

“啊哈!”二狼认出是爹爹回来了,高兴的在爹爹怀里乱蹦着。

秦三郎很高兴,跟他玩了一会儿,很快放下,去抱已经爬到这边,正仰着小脑袋看他的大狼。

“我们大狼真乖,见爹爹抱弟弟,是一点不闹,而是乖乖等着爹爹来抱,这就抱你。”秦三郎一把抱起大狼,跟他玩飞高高,把大狼给乐得一直在笑。

二狼不干了,也闹着要飞高高。

秦三郎一视同仁,抱起二狼,玩了一回,把两个小家伙给伺候舒服了,去拉顾锦里,往里屋走去:“小鱼,给我找件衣服,我有点冷。”

实则不是找东西,而是想抱她。

一进里屋,没了下人后,一把把她抱住。

夫妻俩抱一顿还跟做贼似的,让顾锦里笑得要命,抱住他的腰,问道:“你大年三十回来,可是下半夜就要走?”

千户们要带着大半兵马镇守毒虫沟,过年也是分批回来。

秦三郎摇头:“今年是两个孩子第一回过年,姜大将军给了我两天假,许我初一晚上再回营。”

又低头凝视着她,柔声道:“小鱼,我能跟你们一块守岁过年了。”

落下最后一个字之时,是吻上她,心里欢喜着,想一家四口一直这样下去,不分开。

可惜他们过年,戎人可不过年。

……

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戎人穿着皮毛制成的衣物,顶着风雪,往毒虫沟进发。

嘭嘭嘭!

令兵骑马敲着兽皮鼓,由远而近的奔来,朝着行军的大戎兵士喊着:“天可汗跟大巫师有令,加速行军,赶在楚人过年之时,踏破楚境,夺了他们的土地,抢了他们的女人,让他们给咱们做牛马,当奴才!”

“呼呼呼!”戎人勇士像野人般大喊着:“踏破楚境,抢了他们的女人,让楚人给咱们做牛马!”

还有人不要脸的道:“楚女确实貌美,尤其是身段,软得很,缠在老子身上的时候,跟缠着一条绸缎似的,就是太娇气了,没睡几回就伤了。”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