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RAPPER一姐潮水

茶楼内,清平知府端着茶杯做在雅间靠窗的位置,一边喝茶一边等人,顺便看着店铺外的一切。

一辆普通的马车在茶楼门口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一个人,身穿暗红色锦缎长袍,长身而立,气质矜贵。

他站在车边,朝着周围扫了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才抬脚往里走。

后面两名护卫跟上。

茶楼开在闹市,大多数进来的都是逛街走累了的人,或者是来进货谈生意的。像男子这样气质矜贵的人极其少见,迎上来的伙计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对上男子深邃的目光,吓得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询问了几句以后,带着上了楼上雅间。

三人在雅间门口停下,其中一名护卫直接推开门,男子抬脚进去,伙计从还没关好的门缝中看到里面的男子站了起来。

“主子。”

清平知府行礼。

二皇子淡淡的应了一声,坐下。

清平知府赶紧倒了茶,双手递到他面前,二皇子接了,捧在手心里,透过窗口看着远处的店铺。

“可看到人了?”

清平知府前两日就来京中了,一直没找到机会接触宋宛月,今日听到店铺开业,就过来了想着找个机会能“碰到”她。

“宋姑娘一直没在前面露面,不过我的属下看到她过来了,从后门进的店铺。”

二皇子点头。

大皇子接触许家的事他知道了,虽然知道许家不可能被大皇子利用,但心里还是很不安,他极需搭上宋宛月这条线。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蹬蹬蹬的脚步声上楼来,到了雅间门口停下,随即门被敲了几声。

“进来!”

门被推开,人进来,“大人,宋姑娘出来了!”

清平知府给二皇子行了一礼,匆忙下了楼,急匆匆的上了马车。

出了街道,过了远处的一个拐角处,马车掉了头往回走,走的很快,刚拐过弯,就与迎面来的马车撞上了。

砰的一声,动静很大,两边的马嘶鸣,那边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过来。

“对不住,对不住……”

清平知府这边的车夫一个劲的道歉,“是我太着急了,你们……”

话还没说完,马车内传出痛吟声,车夫脸色一变,急忙掀开车帘,马车内,清平知府扶着额头,有丝丝血迹顺着他的指缝流下来。

“老爷!”

车夫惊呼,白了脸色。

宋家车夫也看到了,急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RAPPER一姐潮水 热门小说 第1张

忙对着马车内道,“夫人,宋姑娘,对方的人好像受伤了。”

责任确实在那边,可对方有人受伤了就不一样了。

“无事,不要大惊小怪。”

清平知府已经拿出了帕子,捂在额头上。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RAPPER一姐潮水 热门小说 第2张

边,宋宛月听到有人受伤,掀开车帘和萧瑶说了一句,从马车上下来,走到近前,“我会……”

清平知府听到声音抬眼看过来,惊讶出声,“宋姑娘?”

宋宛月也看清了他,后面的话咽回去,不动声色的笑着问,“大人,您这是……”

清平知府也笑了,压低了声音,“我来京述职,明日回去,想着过来给家里人买些礼物,宋姑娘这是……”

血迹隐约渗透了帕子,宋宛月看得清楚,拿出了一直放在身上没用完的金疮药,递到车夫手里,“先给大人止下血。”

车夫白着脸,全身都在抖,手更抖的连瓷瓶都拿不住。

宋宛月无奈,她总不能去马车上给清平知府上药吧?左右看了一眼,看到远处的茶楼,“去茶楼,我帮他上药。”

车夫抖着身体把清平知府扶下来,宋宛月走回自家的马车边说了一声,让他们去前面等着,自己走去一个茶楼。

她去的时候,清平知府已经要了一个雅间,宋宛月帮他上了药,又把瓷瓶塞回自己袖带里。

清平知府看的嘴角微微一抽,想着真是越有钱越抠,不过是一瓶金疮药,宋宛月也不舍得给他。

宋宛月又让他稍等,出了茶楼回了自己店铺里拿了一瓶去伤疤的药拿来给他,“等伤口结疤掉了以后,大人每日早晚让人涂抹一次,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清平知府也没客气,直接收下了,闲话家常,“宋姑娘来京城是走亲戚还是想着在这边做生意?”

他既然问了,宋宛月不好不答,道,“本来是来参加我大哥的婚礼的,婚礼上的事情您也知道了,我便留到了现在。”

清平知府点头,又问了几句她什么时候回去的话,道,“我这个样子就不去拜见宋侍郎了,你回了清平县以后,如果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可派人给我送个信。”

宋宛月谢过,站起身,本想说告辞……

清平知府也跟着站起来,“走吧,我也去给家里人买些东西,下午再去拜见几个同僚,明日回去了。”

两人一起往外走,刚出门口,对面雅间的门也被打开,一名男子走出来。

清平知府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

宋宛月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也跟着看了一眼。

“二……”

男子看了清平知府一眼,清平知府立刻咽下后面的话,低下头。

宋宛月眯了眯眼,直觉男子身份不简单,抬脚刚要走,男子已经转身返回了雅间,清平知府眼角余光看到,不顾身份的悄悄的扯了扯宋宛月的衣袖,极低的声音告诉她,“二皇子。”

男子威严的声音已经在雅间内响起,“进来吧。”

宋宛月看着不着痕迹挡在她身前的护卫,低垂下眼眸,随着清平知府进了雅间。

门刚关上,清平知府惶恐不安的行礼。

宋宛月也随着他行了一个。

二皇子眼睛眯了眯,问清平知府,“你怎么在这?”

清平知府把刚才的事说了,听到她就是宋宛月,二皇子看过来,看着她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惧怕,笑了,“早就听闻宋姑娘的大名,还以为他们是夸大其词,今日一看,才知道传言不虚,宋姑娘的确有过人的胆识。”

若是一般的小姑娘,听到她是二皇子,早就吓傻了。

宋宛月微微一笑,“您过奖了,我就是比一般人胆子大一些而已,毕竟我有那么多的依仗。”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